在新西兰干过的苦力 2.0 | 药厂机操



在新西兰的1年03个月我做过5份工作:

露营车洗车/药厂机操/

玉米厂工人/仓库整理/芦笋厂QC

另外还有一些临时工作

草莓采摘/咖啡厅服务员试工/

中餐厅打饭试工/新房清洁

回顾:

在新西兰干过的苦力 1.0 | 洗车工



阿尔法药厂

时薪:$16.5~17.0/小时

工时:54小时/周(9小时/6天)

时间:2018.12~2019.02


阿尔法算是在奥克兰华人背包客中最最最有名的一个公司了,只要到奥克兰,只要到东区,就一定会被推荐这家公司,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工时长。

我刚到新西兰的时候,天真的以为来打工度假的人真的是来度假的,谁知道大家打工的时候比度假卖力一百倍。

上一份车行的工作周工时只有40小时,虽然可以无限添加,但我嫌累。当时在合租房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室友就一脸无语的看着我,后来才知道,她是嫌我不够珍惜。


在新西兰干过的苦力 2.0 | 药厂机操

*「奥克兰美术馆」


大家都叫这个公司阿尔法鱼油厂,但其实它不只是卖鱼油,还有保健药品。我主要负责的产品就是鹿胎素,就是用鹿的胎盘搞的胶囊,红红的,腥味很重。

我分到的是午班,从下午2点工作到晚上11点半。我真的太爱这个工作时间了,晚出晚归,而且午班的人巨少,可以疯狂摸鱼。


在新西兰干过的苦力 2.0 | 药厂机操

*「跨年夜的天空塔」


硬要说的话,阿尔法还是有一点点员工福利的。

比如新年在餐厅会有个自助party,每人能分个$50红包。但圣诞的2周假期是无薪的,只会安排一些人做工厂清洁。另外还有工作满2个月会涨50cent时薪。(听别人说是满1个月涨,但我是2个月才涨)


在新西兰干过的苦力 2.0 | 药厂机操

*「除夕夜的佛光山寺」


我一直觉得我的工作运比较好,虽然不是说可以带我飞黄腾达,但是基本我需要工作的时候就能马上拿到几个不差的offer(找工作攻略见底部),而且同事全都是在世活佛,对我非常好。


因为这是个华人工厂,所以当时一起工作的几乎都是华人,除了大陆的,还有啥马来西亚、柬埔寨、台湾、香港,和一个台湾妹妹的意大利男朋友。

显而易见,这种环境里我也英语也improve不到哪里去,唯一讲英语的两个人就是马来西亚的领班,还有这个意大利小哥。


马来西亚的英语,撇开奇怪的腔调,我还勉强听得懂,只不过我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回应。但是意大利的口音我真的无能为力,一直到一年后我回国,台湾妹妹和意大利小哥给我送机我都还是需要一个实时翻译。


在新西兰干过的苦力 2.0 | 药厂机操

*「周末和同事一起做饭」


我在阿尔法的工作基本就是坐在板凳上看机器。

因为鹿胎素的腥味实在太重了,所以需要一台机器来给胶囊裹一层外衣,我就是负责搞这个机器。

一批药大概裹个四十分钟,然后花半小时铲出来,一天裹四批,完后再花两个小时拆洗机器。

整个流程听着蛮无聊的,但其实也真的是很无聊,只不过相比早班的流水线工作来说轻松了太多。


在新西兰干过的苦力 2.0 | 药厂机操

*「路边鸭子路过过」


之前有一回早班缺人手,我就在流水线上呆了几个小时。

流水线的工作基本是来一批新员工就有一半的人被逼走,因为太快了。

胶囊的盒子一个个从传送带上过,我负责的部分是用气枪把空盒里的灰尘吹掉,我对面的女孩子就把干燥剂丢进去。


不得不说,我真的是天生的女工,因为对面的妹妹说我是她见过动作最快的,而且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因为我非常爱干机械性的东西。

后来做最后一份芦笋厂工作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也在阿尔法站过吹瓶子岗的朋友,她说她干了四天就跑走了。


在新西兰干过的苦力 2.0 | 药厂机操

*「下班时间的停车场」


不过对我来说比较崩溃的是奶粉装袋的工作,一个屋子里有三台装袋机器,戴了耳罩也是邦邦邦的巨吵。

一开始我全天都在这个房间里,就觉得这工作还行。可能是心理作用,后来有的同事在里面呆了一整天后说脑壳疼,精神崩溃。

从那以后我也变得经常在那个房间里眩晕,就连晚上做梦都一直梦到我拿着一个托盘的奶粉小袋,疯狂翻找漏奶的那一个。


在新西兰干过的苦力 2.0 | 药厂机操

*「懒得做饭所以每天都疯狂吃三明治」


除了这些我还做过鱼油胶囊和鹿胎素筛选的工作,就是一大批胶囊,像搓麻将一样慢慢搓,然后挑出几个瘪的或者漏的瑕疵品。

这个工作实在太清闲了,我们就一遍搓一边聊天,一边聊天一遍唱歌,太快乐了,每次干这活就笑得腮帮子疼。


在新西兰干过的苦力 2.0 | 药厂机操

*「午班团队」


真的,如果还有在奥克兰要去阿尔法工作的兄弟姐妹,看了这篇文章,一定要选午班!


后来离职的时候,其实身边的同事也来来去去几轮了,但是还是挺舍不得的。

主管请吃了饭,同事请吃了蛋糕,但好在喜欢的朋友最后都一直在见面和联络,而且下一份工作几乎是我最棒的工作了,不止可以天天摸鱼,时薪还有20.55刀(最低时薪17.7刀)。


在新西兰干过的苦力 2.0 | 药厂机操

*「做饭打出了三黄蛋」





在新西兰干过的苦力 2.0 | 药厂机操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