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的故事。


01


彼时,我住在珀斯的Canning Vale,距离市区大概30分钟车程的一片郊区。

平时在附近的亚超上班,休息天就去邻近超市屯够一周的粮食蔬果。

那天心血来潮,我去了市区的IGA超市,买了很多:牛奶、鸡蛋、牛排、水果……整整两大袋沉甸甸的。

出来时天已全黑,珀斯的市区也变得静悄悄了。

珀斯 | 他拿着50刀,请我给他按摩

实在太重了,我只能走一段路停下来休息一会,就这样断断续续硬撑到了火车站再转公交车回去,那时我多么希望有个人可以帮助我……


02


公交车上人少之又少,我下车时,有个男人也下车了。

“Excuese me,May I help you?”

男人问我,我心头一惊,万分感动,微笑道谢。

借着微弱路灯,只见他皮肤棕色,身材高大健壮,身穿橘色的蓝领工作服套装,衣服看起来有点脏,约摸四十左右。

珀斯 | 他拿着50刀,请我给他按摩
*下车后回家的路

到家还需步行800米路程,我们边走边闲聊。

他是新西兰人,在珀斯工作,也问了我一些基本的问题。

我到家时很开心,对他感谢有加。


03


他站在家门口的草坪外,突然拿出一张50澳币。

我一脸懵逼,心想:完了,只是帮忙拎一下就要敲诈我50澳币吗?!……

他摇头,杵在草坪外说了一堆英语,带着浓重的新西兰口音,我听得云里雾里。

此时我已经进入家门了,并且锁上了铁门。

隐约感觉到了他的不怀好意,但是我依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只是错觉。

珀斯 | 他拿着50刀,请我给他按摩
*家门口的彩虹

此时,男人已经靠近了铁门,我想我英语不够好,叫了我的马来室友出来,她是留学生,英语比我好。

“Massage?”

男人对我室友又说了一堆,这个词我听懂了。

“NO!”

最终男人讪讪离开了。他的表情至始至终都很平静。

虽然我毫发无伤,但内心却是崩溃的,我以为的善意帮助,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

事后想想觉得后怕,他已经认识我们家了,会不会再过来?……

曾天真的想,在澳洲色情业合法,为什么还要这样呢?难道我长得像“按摩”的?


04


这一年,我遇见了很多人,他们都待我很好,帮助了我很多。

只有这件事,像是一个污点,刻在了美丽的珀斯。

珀斯 | 他拿着50刀,请我给他按摩




珀斯 | 他拿着50刀,请我给他按摩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