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
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早晨9点得知自己失业,
下午6点坐上了飞往布里斯班的航班。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除了换宿。没有任何计划。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一个半月之前我还在悉尼
那时候一天一个政策。
不知道边境什么时候就封锁了。
随着疫情严重,失业的预感也越来越强。
离开是我当下最好的选择。
去哪里又是我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
疫情之下找工作又危险又有难度。
换宿既节约了成本又减少了不必要的出行。
那时候我也没有心力去网上一家一家挑。
知道朱妈家口碑有保障,就直接联系了。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悉尼机场空空荡荡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降落布里斯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朱妈说她是布里斯班唯一一家做换宿的亚洲人,已经换宿几十年了。家里一家四口,儿子偶尔回来。换宿的人住在一楼车库改装的房间内,每天简单打扫卫生,在花园除草浇水,晚上做顿饭,就可以获取免费的食宿。周末不需要工作,三餐自理。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3.23号到达布里斯班,25号昆州就宣布入境隔离14天的政策。不过出于安全起见,我还是被安排住在朱妈朋友家隔离。那14天我打听到了朱妈换宿的内容,特别是晚上的食谱。像是考试之前有人帮忙划重点,隔离的日子里,我天天都在学做饭。毕竟在此之前,我一个人都是靠速食续命,连油都没买过……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我做的菜都是原谅色


当然刚去朱妈家第一天我就暴露了……让我安心的是并不需要我切菜,当然我也不会切。只需要把菜倒进锅里,按朱妈要求炒就行了。朱妈看出来我不会做饭,最开始连调料都是自己放,我真的只是没有感情的炒菜机器。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在朱妈的训练下,我做的饭逐渐可以下咽了。
(我只会做两三个素菜)

换宿的内容简单轻松,我负责一楼的清扫。每天扫地拖地,碗筷归位,擦台面,半小时足够,刚来第一周需要洗碗,第二周则会安排下午浇花,隔一天一次,差不多半小时到四十分钟。每次拿水管浇花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是个辛勤的园丁,哈哈哈哈!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朱妈家的花园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认真工作的身影


晚餐过后要陪朱妈散步,周一到周五每天半小时。散步的时候朱妈会分享房客或者自己朋友的小故事,朱妈的口头语就是,故事讲不完啦。我好期待朱妈能出书,可能一本都不够写,要有上下册。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每天散步的小路

特别幸运的是,疫情原因,我第二周没有睡在车库,而是搬到了楼上的房间。从此我起床的时间就变成了九点,九点半,因为床很舒服……楼上的两个房客已经住了好久,还有两间分别留给儿子女儿。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车库的换宿房间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楼上的出租房间


楼下的车库没空几天也出租出去了,价格低到不敢想象。朱妈说特殊时期,大家都没工作,来朱妈家的房客都是过渡时期找工作的,昨天刚有一个小伙伴找到工作搬走了。好心的朱爸朱妈会每天晚饭时候祷告,保佑每一位房客的工作顺利。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换宿的自由时间还是蛮多的,每天下午我们一般都会玩桌游,偶尔玩剧本杀。某个公众号真的应该给我推广费了,不知道拉了多少人入坑……每周朱爸或者房客都会开车带我们去超市买东西,偶尔还会聚餐。朱妈儿子在母亲节给朱妈买了大彩电,我们现在多了一项活动就是看电影。疫情期间虽然不能出门,但生活好像也没有那么无趣。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复活节帮朱妈写信封发口罩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复活节朱妈女儿送我们的彩蛋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跟房客一起打麻将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玩剧本杀大家的笔记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朱妈家的吃喝玩乐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这段时间听到了很多故事,也认识到了许多新朋友。


跟我搭档的亚琼是个有点内向又很坚强的女孩子,在emerald等工已经三周了,还没消息。新搭档Lexi是个虽然娇小但充满活力的女生,已经集完二签,打算去农场体验新生活。Michael和Coco是我刚来没多久就离开朱妈家的房客,在Bundaberg开始工作了。Snow顺利的找到了餐厅的工作,刚搬走,新住进来的另一个Coco是j一口京片儿的北京女孩儿,资深背包客,从emerald跑回来找工作。两位男生吴同学和黄同学则一直有工作,让我们羡慕不已。


我的换宿之旅也快结束了
从一开始在厨房做什么都会被嫌弃
到现在已经被嫌弃的麻木
压力之下的我应该还是有点进步的……

朱妈家对于我来讲像半个新东方
至少学会了几道家常菜
也感恩朱妈收留我
不然这时候的我还留在悉尼坐吃山空
每周交房租到倾家荡产

下个周的我大概要去农场集二签
希望我一切顺利
也祝大家都能找到工作


我是Sherry, 一个在澳洲打工度假的小透明。
计划环澳。失业中。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大名鼎鼎的朱妈换宿到底是什么样的?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