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红红火火的故事,
让人湿热的橘子。


故事分享人

疯狂的小猪

她在最难的州,做着让人湿热的工作

我今年还是18



工作:摘橘子
时薪:想太多,是计件
地点:维多利亚州 GTR FARM

进澳快半年,

当初选择的间隔年打工度假随着疫情来到8月了,而我在的地方就是澳洲最难的州-维多利亚州。

有多难?疫情最难,确诊人数最近迷幻反弹飙飙,


就连民主自由的澳,也颁布8.2开始所有维州人,

出门必须带口罩,这好像比某美要明智很多。

她在最难的州,做着让人湿热的工作

但庆幸的是我离墨尔本很远很远,

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摘着橘子…..已经忘记这是第几份工。

她在最难的州,做着让人湿热的工作

但印象很深刻是前一份工作是紫色的,

而这份是橘色的,

颜色在变,

但维州的昼夜温差依旧不留情面。

她在最难的州,做着让人湿热的工作

每天每人胸前背个袋鼠包,摘满了后倒进bin里,这里的bin巨大一个,看着它变满的过程,很磨人。

她在最难的州,做着让人湿热的工作

背着那个包,每天下班都感觉矮了几公分,

摘橘子其实好鬼无聊,最好的事情可能就是,

每天吃不完的橘子,维C泡腾片都省了,

橘子树虽然不高,

但偶尔也要用到小梯子。

她在最难的州,做着让人湿热的工作

她在最难的州,做着让人湿热的工作

既然是计件的工作,所以你想暴富,

就暴炸你的速度,

然而我很懒。

约70-80澳一bin,

而挣的钱很大程度也看队友,

因为4个人一个队伍,

如果队伍有新手,

那你可能每天100澳左右收入,

现在可能知道bin有多大了。

她在最难的州,做着让人湿热的工作

不过不得不承认,

计件工作从来都是部分人是快手,

反正我不是,我是佛性橘子手。




她在最难的州,做着让人湿热的工作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