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得知PTE过了后,便开启了放飞自我模式,无外乎就是宅着追剧,和朋友见面吃饭啥的。在阿德莱德呆了快半个月,由于之前买的机票被取消了,于是便天天刷机票考虑回家路线,我朋友还天天劝我留下来申请第三年,虽然那时澳洲疫情还不严重只有几十例,但是我总感觉迟早会爆发,当地人还不戴口罩,欧洲疫情严重,澳洲也还没对欧洲封锁,纠结了一周后决定走为上。

还在爱丽丝泉的时候在埃及认识的澳洲小哥问我何时离开,他有可能去乌鲁鲁,我说我下周就离开了,他说这么快还没向我展示他所生活的东海岸,我便开玩笑说那可以在我离开澳洲之前带我road trip啊,他说也不是不可以,让他考虑下。

还有大概两周签证就到期之前我问小哥安排的怎么样了,他说可以请几天假,大概有五天的时间来road trip,我们在布里斯班集合。于是我便开始计划着去布里斯班,布村是我在澳洲的第一站(其实当年是飞到了黄金海岸然后巴士去的布里斯班),没想到两年快结束的时候还有机会回去看一看。

和小哥顺利汇合,3月7号一早便开始了说走就走的公路旅行。小哥准备带我在营地搭帐篷自己做吃的,徒步外加教我冲浪,简直是太OZ太local了。看这周的天气特别不好,几乎每天都下雨,还好人品爆发,实际上下了两天的雨。

从布里斯班一路南下,他之前已经走过这一带了,特别轻车熟路,停留的地名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去了春溪公园看瀑布;打卡了黄金海岸,之前我自己去海边的时候也就坐在沙滩上看看大海,这次不一样,我居然下海玩儿拍打过来的海浪而且发现还很好玩,前提是一直拽着小哥否则我会被拍到沙滩上吧;连夜赶到拜伦湾,本来计划呆两天,结果呆了三天,又下了海晒的皮肤发红却也很开心(为了保护大海没涂防晒),在昆州和维州交界的公园吃了经典的炸鱼薯条看日落,结果被咬了一身的包,小哥看着我脸上的两个包笑到不行的说“I feel so sorry”(一个白眼赠给他)。

在营地我们也没做几顿饭,几乎天天出去镇上吃,有一天吃饭的时候还看到了一个神马裸体游行(见最后的视频),我说这在中国绝对不可能发生。

在阴天的时候打卡了拜伦湾著名的灯塔,虽然下着小雨,但是我们很幸运的看到了一群海豚,早一刻或者晚一刻都看不到,我们就那么好运的看到了。有一天全天阴天下雨,在帐篷里实在是呆不下去了,便去商场看了场电影,那天正好是半价日,虽然电影挺无聊的,但是这好像是我在澳洲看的唯一一场电影。

第三天天气晴朗我们出发去另一个小镇,还路过了他的小学,我实在是很羡慕,因为小学距离大海的距离走路只有五分钟。海浪巨大无法下海,他带我去他心心念念的“可乐湖”里面漂浮,这个湖是棕色的,因为一种植物的根系染成的颜色,小哥说进去泡一会儿皮肤特别滑,我便听信了,在他的冲浪板上趴着划来划去玩的不亦乐乎,虽然是阴天,但是还是晒出来个印子。再后来去某公园野餐,又开始下雨,反正那几天就是阴晴不定,本该是湛蓝的海,结果我看的时候是黑不拉几的颜色,但是好在某天终于天气放晴,我们去了一个我感觉是此行最好看的地方,名字记不住了,终于看到了湛蓝的大海,特别特别好看。

晚上去当地很有名的一家店吃了最后一顿澳洲牛排,心情非常棒。

最后一天他带我去爬了一座山,我是很抗拒爬山徒步之类需要体力的活动的,但是他一直说怎么怎么好看,算了豁出去了,爬就怕,结果刚开始爬的前10分钟我就开始打退堂鼓,山路特别难走,而且到了半路的时候还下小雨,泥泞不堪,我说我们回去吧,小哥坚持说爬上去特别美,并且各种鼓励我爬。最后几百米超级难爬,真的是要手脚并用的拽着锁链往上爬,秉承着不给中国人丢脸的原则,我们爬了3个小时,终于到了山顶,却发现薄云笼罩啥也看不见,坐下来吃了午餐后发现云消雾散,传说中的美景终于出现了,天气通透的可以看见几十公里外的拜伦湾,其实我感觉也就那样吧,景色虽然不是很吸引我,但是也算是挑战了自己吧。下山也不简单,其中手脚并用的那一段真的很难,此处体验了腿长的好处。

下山又下了两个半小时,全程五个多小时累的我回到车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小哥看我如此蔫吧乐够呛,一边嘲笑我一边说我挑战了自己很厉害。晚上吃了一顿很好吃的泰餐,恢复活力。

一段澳洲疫情爆发前的road trip
一段澳洲疫情爆发前的road trip
*如果晴天颜色会更漂亮

一段澳洲疫情爆发前的road trip
*著名的灯塔

一段澳洲疫情爆发前的road trip
*放大仔细看有海豚🐬

一段澳洲疫情爆发前的road trip
*设施完善的房车营地真的很棒

一段澳洲疫情爆发前的road trip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

一段澳洲疫情爆发前的road trip
*终于放晴

一段澳洲疫情爆发前的road trip
一段澳洲疫情爆发前的road trip
一段澳洲疫情爆发前的road trip
一段澳洲疫情爆发前的road trip
*澳式BBQ居然很美味

一段澳洲疫情爆发前的road trip

最后一天早上还是阴天大风,在海边吃完了早午餐后小哥送我去拜伦湾机场,五天半的旅行到此结束。五天时间不长而且还有阴天下雨相陪,虽然没参观很多地方,但是却玩的很棒,体验了很多之前旅行从没体验的东西,又是下海又是爬山,还体验了野营。虽然没机会学冲浪,但是我是很庆幸,因为我连游泳还不会,在冲浪板上漂浮下就好啦。

我们这几天的运气也很棒,拜伦湾是个特别有名的旅游小镇,物价贵自然不说,停车也贵,小哥不愧是local,在每个地方都能找到免费停车的地方,唯一一次要付费的是在灯塔半山腰上的停车场(就十几个车位),正好我们找到了最后一个车位,要交钱的时候发现机器上写着out of order(坏了),哈哈哈好幸运。

小哥人很好,前年在埃及遇到并且一起旅行了几天,全程充当保镖角色,这次是司兼导,旅行中遇到个能玩的来的旅伴不容易。我特别想给他邮一箱干脆面过去,因为在山顶野餐时他居然觉得方便面加调料干吃很好吃,并说是最好吃的零食,太可怜了,没吃过正经中餐和小食品的歪果仁太可怜了!

用一场如此接地气的公路旅行结束两年的澳洲之旅,很完美了。在签证到期的最后一天13号从悉尼飞回国,仅仅一周之后澳洲疫情爆发,回国机票飙升到上万并一票难求,我真的很幸运可以顺利回国。而一周以前的旅行在此时看起来如此的不切实际,虽然就在几天前,但感觉像是去年的事,旅行变得不可能变得奢侈,更加感叹自己如此幸运。

就这样匆忙结束了澳洲两年的打工旅行,收获满满回忆满满,有空再细细回忆。不知道下一次再见会是什么时候,好像至今还没缓过神来我已经离开了澳洲,并且下次再见遥遥无期。我会想念澳洲的蓝天白云和友好慵懒爱笑的澳洲人,想念没什么车的路上和基本不鸣笛且给行人让路的规矩,想念无论去到哪里都是好态度的微笑服务,甚至想念每周都有不同半价商品的coles 和wws。想念的太多太多了,不觉得难过,因为一定会后会有期的。

width=”100%” src=”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320893141410611204″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true”>





一段澳洲疫情爆发前的road trip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