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度假路,朋友来来去去才是常态...

我能够来到班德堡,住进这家背包客栈,做这份包装草莓的工作,要感谢Phoebe和Jayson两位小伙伴。

3月份的时候,我曾打算离开墨尔本,去往可以集二签的地方。可没有车,换地方谈何容易,澳洲的公共交通便利程度远远不如国内。再者,没有提前联系到靠谱的工作,澳洲这么大,要移去哪里。


在打工度假者的圈子里,有很多微信群,有的群是按照地区建的,比如墨尔本群,珀斯群,凯恩斯群,达尔文群……


我当时在墨尔本微信群里询问,有没有人打算离开墨尔本,去集二签,有几位素未谋面的小伙伴给了回应。Phoebe,是其中的一位。


我们在微信上简单沟通之后,发现彼此面临的问题是一样样的。然后,纠结中墨尔本就封城了……


5月下旬,Phoebe和朋友一起自驾,从墨尔本抵达昆州(Queensland)。然后,开始在卡布丘(Caboolture)包草莓。她热心地帮我询问supervisor,对方说缺人,而且可以去布里斯班机场接。




在卡布丘,我第一次见到Phoebe,昆明妹子,在澳门读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工作。一看就是很外向的样子,个头儿和我差不多,大大的双眼皮儿,高高的马尾,左耳带着酷酷的耳钉,鼻翼上还有个小小的鼻钉。爱穿肚脐装,工作之余电子烟不离手,个性十足。


当我抵达卡布丘时,phoebe已经在那儿包了3周的草莓。有一天,包着包着她忽然崩溃了,怀疑自己,怀疑人生,怀疑来澳洲到底是为了什么。


下班之后,便联系朋友寻找其他工作机会。她交友广阔,不到一周,就敲定了下家。


我和Jayson迷迷瞪瞪带着全部家当,跟随她一起来到班德堡,住进目前这家背包客栈。


很快,Phoebe就认识了这里的许许多多人,英国人、爱尔兰人、德国人、阿根廷人、马来西亚人、比利时人、日本人……


她在厨房里熟稔地和大家打招呼,在院子里一次次和大家喝酒聊天。音乐,啤酒,人群,俨然如同小型酒吧。


我自知不胜酒力,一瓶青岛淡爽就能让我脸红耳朵红,心跳加速脑袋发懵。所以我一年到头都很少沾酒,也不馋它。


本着好奇的心,时不时我也会加入院子里的聚会。因为有phoebe在,内向的我少了很多心理负担,没那么别扭尴尬。

在墨尔本的时候,Phoebe常常去酒吧pub。三五分钟化好妆,换身衣服,叫个Uber就出发了,潇洒至极。


令我诧异的是,Phoebe说自己有社交恐惧,每到一个地方认识新朋友,都需要花费时间精力,会心累。可她社交时,表现得那么自然,怎么做到的。

我一般午餐吃很多,晚餐牛奶麦片加水果。倒不是刻意控制饮食,多年的习惯导致一到晚上就食欲寡淡。


Phoebe不同,她中午只吃个简单的自制三明治,晚餐会特别丰盛。节瓜、番茄、鸡蛋、四季豆、绿叶蔬菜……炖上丰丰盛盛的一锅。


然后,到了10点左右,我洗漱完毕准备睡觉时,她又会感到巨饿。咔滋咔滋,薯片吃起。第二天,又吐槽自己太胖该减肥了,如此循环……


呃,这样吃不长肉,都没天理啊。



Jayson和Phoebe在墨尔本时,就互相认识且要好。也是因为Phoebe帮忙介绍,Jayson从墨尔本前往卡布丘。


我第一次看到Jayson时,没好意思主动打招呼,因为他看上去像是个帅气高冷的富二代。

在卡布丘那天,我俩一起搭档给草莓剪枝,边干活边聊天。他在墨尔本的工作经历,简直让我脑洞大开。


圣诞节前,装饰一棵大型圣诞树,圣诞节后,拆掉圣诞树。这是一份临时工,却是白工时薪。同一棵圣诞树,就让他挣了不少钱。


然后,房产销售,入职第一个月,就卖出去一套房子,也是成交的唯一一笔订单。可就是这笔佣金,足足养活了他半年。还在墨尔本的富人区,住着海景房。太爽了。


后来因为疫情,房产销售不景气。他又自己印传单,在社区信箱里派发,做housekeeping。

Jayson来自浙江,毕业后在上海从事服装设计的工作,很是高大上。不知是不是艺术生的特质,生活中的他常常丢三落四。


第一天去机采番茄,把电子烟和房卡弄丢了。第二天,又把外套落在地里了。平日里,东西随手放。他买的面包,久久放在我们门口的桌子上,我和Phoebe商量偷偷吃掉,估计他也不会发现。

这样的他,生活自理能力,肯定不咋地吧?


No. No. No.


他的手艺,一次次让我们惊艳。

做火锅,他会自配火锅底料,会用花生酱胡椒粉调制碗碟蘸酱,味道堪比海底捞;


刷完YouTube的一个视频,他就能进厨房如法炮制,半小时后,端出一盘热乎乎的爆米花;


煮米饭无需电饭煲,直接用煮汤的小锅,18分钟就能做出一锅香气扑鼻口感软弹的白米饭;


炒意面,摆盘好看,味道好吃,就像是餐厅出品的一样;


还有,炖羊肉、包越南春卷、煮咖喱牛腩......

每次他下厨,我的伙食水平都会提升好几个档次。怎么形容呢?相当于经济快餐,升到下馆子的水平。

他还会縫衣服,在超市买工具自己给自己理发……


作为一名女性,我情何以堪。苍天如此不公,把这么多禀赋都赐予了他,哎,羡慕嫉妒呐。


8月的第一周,Phoebe和Jayson因为工作原因,搬去另一家背包客栈。离别前一天,我们把披萨、薯条、地瓜都烤了,吃了一顿算不上“散伙饭”的晚餐。


我数了数,性格迥异的我们一起相处了一个半月的时光。茫茫人海,能够在澳洲结识这样的小伙伴儿,既神奇又有趣。不知今后是否还会再相逢。

打工度假路,朋友来来去去才是常态...

写到这儿,忽然想起曾在书上看到的一段话:

“他们来了,点燃了烛光,又走了,就仿佛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但这样的过客,会给你留下温暖,会让你更相信自己,同时也更相信别人。”




打工度假路,朋友来来去去才是常态...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