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有一个月没更新公众号了呢。九月,当黄色的秋天在北半球大地悄悄蔓延时,此时的南半球,也正欣欣然地迎来它那花枝招展的春姑娘,嫩芽探头,小草拔高,百花竟放,连鸟儿的欢歌啼鸣似乎也比往日寒冬欢快了几分。是的,不管这场疫情给全球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但属于自然的季节更迭和生命轮回,却永远也不会缺席。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南半球的春天正在悄然到临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鸟儿在回归,不经意抬头,总会看见鸟儿成群结队飞过天际

在这过去一个月的日子里,红儿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因为疫情很多地方都去不了,还是住在菲利普岛的海边度假小屋里,还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跑步、读书、拍照、做饭、发呆……不过,正如南半球迎来那万物复苏、欣欣向荣的春天般,属于红儿的春天也似乎跟着悄然而至,有一些渺小的、琐细的、但又很美好的事情在“偷偷地”发生着。不过,或许这些事情都太过于细碎,细碎到不足以为道,抑或者这只是作为当事人的我,一种很私人的细微感受罢了,不足以引起共鸣。

可是,它们又是如此的真实且温暖,所以,在今天这个旅澳第500天的平常又特殊的日子里,我决定写点什么,记下点什么,哪怕细碎,也足够来日回味许久吧!




摄影比赛 意外获奖


看到这个小标题,千万别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其实只是一个墨尔本华人旅行团体在线上举办的小小摄影比赛罢了,赛事主题是邀请所有摄影爱好者,把维州疫情期间封城的生活用摄影的方式记录下来。

九月初,我来菲利普岛已经两个多月,其间拍了很多照片。那段时间我闲来无事,把之前拍的所有海岛照片都整理了下,其实只是想作为疫情后海岛找工作的能力证明罢了。刚好这时赛事推出来了,我想都没想,便顺手投稿参赛了,投完之后,也没多加在意,甚至差点忘了这事。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哈哈这奖品最吸引我的,估计就是农场定制鳟鱼豪华午餐了

结果某一天,就突然看到自己获奖了,而且还是奖品最丰厚的“最佳创意奖”——一份价值$256的虹鳟鱼农场双人钓鱼名额奖励。看到这获奖信息,我觉得又高兴又好笑,高兴的是,一个随意参加的摄影比赛竟然意外地获奖了,不管这比赛是大是小,能获奖总归是高兴的事;好笑的是,我所在的菲利普岛,就是得天独厚的钓鱼胜地,每年有无数游客慕名来海岛钓鱼兼度假,每天无论去到哪总能看到有人拿着鱼竿站在海边钓鱼,所以,一想到自己放下自家屋后那天然优渥的钓鱼宝地大老远跑去其他地方钓鱼,想想就觉得好好笑~




再获工作 超棒体验


进入九月份,最高兴的事,莫过于又找到了一份新工作,这份工作,离家近、待遇佳、氛围好,老板和同事都是超级nice和friendly的澳洲本地人,最关键的是,这还是一家供有咖啡的西餐厅,这意味着虽然我没有咖啡师证和任何咖啡经验,但我终于找到了一份与咖啡相关的工作了,这让我距离心中的梦想又更近了一步。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上班第一天,有幸喝到了老板娘亲手制作的咖啡在这里上班,很幸福的一件事就是想喝咖啡随时喝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
*更重要的是居然还有老板娘自学的卤肉太久没吃潮汕卤味的我,馋得直流口水呀

之后将会写一篇关于这份工作的推文,敬请期待哟~




自学咖啡 初试成功


九月最后一天,入手了一台意式咖啡机,当作送给自己又一年不能与家人团聚的中秋节礼物。从那天起,便开始了咖啡居家自学之路。

家里没有Wi-Fi,看不了教学视频,所以我只能跟着网上下载的电子书一点点自学;也没有专业人士指导,哪步操作失误都不知道,只能自己一点点尝试和摸索;更没有为我捧场、帮我品尝消化的“小白鼠”,所以百分之九十的练习成品都直接被我倒掉了……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
*练习过程的作品,几乎都被我倒掉了

不过,越是失败,我越不甘心,越想尝试,越想努力做得更好,所以,每次当我摸索出一些新发现,又或者取得一点小进步,总会变得欣喜若狂——那种由探索和进步所带来的成就、惊喜与快乐,真的难以言喻——是那样的狂喜,又那样的兴奋,只恨不得能立马抱住一个人,大声呼喊到“啊,我学会了”“原来如此”……

或许也正因为如此,自学咖啡的过程完全不觉得枯燥,反而充满了无限的趣味与惊喜。

嗯,今天刚好是自学咖啡满半个月的日子,附上成果图一张(^-^)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
*在家自学咖啡半个月的成果

又兴奋又好玩,过程充满了无限的乐趣

之后也会写一篇关于在家自学咖啡的文章,敬请期待哟~




异国邻里 同里共情


春天,带给我唯一的也是最大的困恼,莫过于院子里那疯长不停的野花野草了。Bruce走了,把唯一的电动割草机也带走了,原本他儿子会再送一台过来,但因为疫情他暂时来不了海岛,所以我只能跟这些野花野草“相依为命”了。

有一天,当我站在楼上啃苹果时,透过厨房的玻璃窗,看见隔壁七十多岁的邻居老爷爷在除草。于是犹豫再三,脸皮极薄的我大着胆子跑到老爷爷跟前,开口跟他借割草机。生怕被拒绝,我说话声音很小,小到都怕他老人家耳聋听不见我说话。然而,事实证明,一切都是我的多虑,老爷爷人很好,他听完爽快地把割草机借给了我,还添了新油,教我使用方法,甚至在我好几次努力都启动失败、急得一脸窘迫时,老爷爷赶忙从家里跑过来帮我。

借了第一次,便有了第二次……后来,我实在觉得不好意思,便动手做了些homemade寿司送给他们,以表谢意。哪知,第二天我下楼时,在门口发现了他们送回来的饭盒,里面除了一张小纸条,还有他们亲手做的小酥饼。看完,我笑了,心里乐得跟那甜酥酥的饼干一样,真的甜到了心里头。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
*做给邻居的寿司,以表谢意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收到邻居回赠的小酥饼,心里甜滋滋的

虽然我们来自不同国家,虽然我们彼此交谈不深,虽然我们只是偶尔门口碰见的点头之交,但有时候啊,就是人与人之间这种简简单单的小温暖,让人倍感亲切与动容。




公车女孩 异龄同乐


那天,我坐公交去邻镇买东西。在公车上,遇到一个四五岁的可爱的小女孩,她不安分地坐在妈妈身旁,见我上车,她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紧紧地盯着我看,那双炯炯有神又全神贯注的蓝色大眼眸,犹如一道刺眼的光芒,像要把我这个来自“外星球”的入侵者给看穿了般。等我在后车厢找到座位坐下来时,她还时不时地偷偷转过头盯着我看,被我发现后,我对她那充满好奇的精灵似得粉嫩小脸咧嘴一笑,生怕我戴着口罩她看不到我的笑容,我还特意又挥手跟她打了打招呼。只见小女孩笑了,害羞地转回头,身子软软地摊在妈妈怀里,又想看又怕被发现,整整一副娇羞又怜人的可爱模样!

后来,当我买完东西准备坐公交回家时,又遇到了小女孩和她的妈妈。小女孩认出了我,一直对着我笑,我忍不住拿起相机,想要捕捉她那可爱的笑容,但小女孩害羞地躲在了妈妈身后,一旦发现我放下了相机,她又小心翼翼地探出小脑袋瓜试图看我——就这样,她的妈妈俨然成为了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防护墙,我们左摇右晃地在大街上玩起了“捉迷藏”,每次当我按下快门大喊一声“Capture you”时,小女孩总会兴奋不已地大笑起来,笑声犹如一阵阵音符,跌宕起伏在大街上的每个角落,为这个没有阳光、略微阴冷的初春带来了些许的光彩与温暖。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被小女孩笑容治愈了

两个年龄相差很大的女孩,一大一小,两种不同的文化与肤色,某一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偶遇,交织出一种简单又平凡的快乐。




沙滩偶遇 恍如昨日


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背着相机,在屋后的沙滩漫步。当我拿着相机对着远处的某一处景点准备按下快门时,一位看似五十多岁的澳洲阿姨牵着小狗,正准备从我身旁经过。她见过手里拿着相机,问我是不是在这旅游。我说,不是的,我就住附近,只是见天气正好,所以出来散散步拍拍照。

阿姨听完笑了,她说她也住附近,三年前才和老公搬来这个海岛定居,这里真的很美,走到哪都是景点,住在这里,舒心得很。我说是啊,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就深深爱上了,总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才行。

或许因了着份共同的海岛情愫,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起来。短短十几分钟,阿姨几乎把她的“全部家底”向我掀了出来:家里有几个儿女几个孙子,有的在悉尼有的在墨尔本有的在昆州,有的结婚了生娃了,有的原本打算今年结婚但因为疫情延后了,而她和老公,三年前在海岛买了房子,去年刚退休,于是二老便在此过上了舒心惬意的养老生活……聊着聊着,我还惊喜地发现,阿姨居然还是我新工作老板的邻居,实在是难得的偶遇与巧合。

后来,我们挥手告别,阿姨牵着小狗,慢悠悠地散步回家,而我则朝着夕阳下落的方向继续前进。转身的瞬间,内心突然涌起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可以和一个初次见面的外国人这样畅谈无阻地聊天了,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可以不假思索地用英语表达出自己想说的话?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那天拍到的橘色夕阳

还记得以前在广州生活时,有时坐地铁遇到一些外国面孔,总情不自禁地想往他们身边靠近一些,试图从他们突出别致的五官和圆润有力的语调中探寻些什么,或许只是一双盈亮深邃的蓝眼眸,或者只是几个听得懂但却拼凑不成句的英语单词,不管是什么,对于当时的我来说,那些偶然出现在我眼前并快速与我擦肩而过的外国人,他们代表着另一个未能涉及与接触的陌生的世界,他们身上散发着一种令我着迷的、渴望去探索、去经历、去体验的未知与新奇。

而现在,景易人换,当我置身于曾经无比着迷与渴望的异域他国,或许我也成为了当地人想要了解与探索的未知与好奇吧。这种感觉,当一个人独处静思时,显得尤为强烈与奇妙,尤其是在一个暖阳明媚的闲适午后,一个人无忧无虑地漫步海滩,转身看着身后留下的那一连串的脚印,好像它们连接着过去与现在,连接着曾经与未来——走着走着,就突然走到了这里。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走着走着,就突然走到了

兴许,这就是命运的另一种安排吧!

而我,一路走来,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




旅澳第500天,我贪恋的不过山间的一缕清风与人世的一抹温存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