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十二点多,我的澳洲邻居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深夜十二点多,我的澳洲邻居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红/儿/旅/拍/进/行/中

深夜十二点多,我的澳洲邻居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如果是你热爱的东西,千万别轻易放手,这种爱是我们继续生活下去的动力,无论别人理不理解。”(美剧《绝望的主妇》)

 PART  ONE

来到澳洲之后,我的生活作息健康规律了不少,基本都是每天早上七点左右起床,晚上十点不到就入睡了;一天两顿,早餐是各种谷物混搭起来的燕麦粥,营养又饱腹,午餐是各式什锦蔬菜搭配烫熟的酸菜汤,低脂又健康,过了下午五点,基本不再进食,除了偶尔晚上睡前喝一点点小红酒。

深夜十二点多,我的澳洲邻居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 最近在小红书上学的隔夜燕麦粥,真的健康又美味,低脂又饱腹

最近时季更替,南半球入冬,工作的咖啡馆改了营业时间,我也因此起得更早了,凌晨五点起床,六点半摸黑上班,中午一点半下班,回到家,做个菜吃个饭刷下手机看下电视,然后躺在床上睡个午觉,睡醒后已是午后四点多,换身衣服出门跑个步或拍个照,回来继续跳绳四五十分钟,然后洗澡,护肤,上床睡觉——一天就这么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地过去了,但好在无比的充实健康,不慌不忙,不紧不慢,自由自在,且乐享其中。

深夜十二点多,我的澳洲邻居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 五点早起上班的好处是,总能时不时见到极其惊艳的日出晨光

前几天晚上,为了赶在旅澳两周年之际出一篇推文,我一直弄到深夜十二点多仍未睡去。正当我两眼专注耐心地等待电脑屏幕以龟速般的网速上传图片时,突然接到邻居NEIL,一个八十多岁、满头银发、面容慈善的澳洲老爷爷打来的电话,他关切地问我,你还好吗,怎么这么晚了客厅的灯还亮着,你有没有事。听到他老人家关切的语气,我赶紧说,没事没事,就是在写点东西,我想今晚把它写完,不过我已经快好了。老爷爷说,那就好,你弄完赶紧睡吧。

这其实是件很小的事情,但却让我深深地感受到自己被这个世界温柔地对待着。我已经忘了上一次被别人催着睡觉是什么时候了,应该是两年前还没出国的时候吧,也应该只有爸妈会催着我早点睡觉了。因为毕业之后我都是自己一个人租房住,平时工作一忙,加班到凌晨一两点是常有的事,以至于熬夜成了习惯,所以,即便有时难得准点下班,早早地洗完澡躺在床上,但也难以入睡;而邻居之间,明明住同个小区同栋楼,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但很少有人会主动跟你打招呼,更不会有人主动关心你下班了没,吃饭了没,睡觉了没——所以,广州六年的独居生活,教会我最大的事情是:一个人生活,更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关心自己,爱自己。

 PART  TWO

而澳洲,这里的居住环境和条件与国内有之天壤之别,尤其是乡镇地区,基本都是独户独院,一家一栋小洋房,花园院子是必备,而门面朝向则因房屋设计不同而千差万别,并不会因为坐落在同一条街道就面朝同一个方向,因此在澳洲生活,虽然邻里之间只有短短几米之遥,但除非你刻意串门,否则一星期打照面的次数可能还不到一次

深夜十二点多,我的澳洲邻居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 冬日午后的阳光总是如此迷人,我可以坐在这个角落,写一整天的东西,看着窗外的暖阳,从屋子的一头跑到另一头

但更因为此,更因为我和邻居平时几乎不串门也很少见面,才让我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那些来自他们的默默关心和善意帮助。记得有一次,我休息在家,放着音乐听着歌,趁着风和日丽打扫卫生,正当我忙得起劲时,NEIL突然敲门造访,他说他刚刚听到街上有一阵奇怪的刺耳的巨响声,怕我被吓到,所以过来看看我有没有事。我说,我很好,刚刚一直在听音乐搞卫生,没注意到有什么巨响声。NEIL笑着说,那就好,看来是我多心了。而后,我们两个站在门口闲聊了几句,聊聊彼此的近况,随后,八十多岁的NEIL,扶着楼梯,颤颤巍巍地下楼,回家了。

 PART  THREE

去年六月份,我刚来海岛生活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这边垃圾的处理周期,因此,每次只要垃圾桶一满,我就把它们往外推,也不管今天是不是垃圾回收日。直到有一天, NEIL的妻子INGRIL出门散步遇到我,赶紧跟我说,“垃圾车每周一来一次,单周回收红桶的生活垃圾和绿桶的生物垃圾,双周回收黄桶的可回收垃圾和绿桶的生物垃圾,你每周日下午把对应的垃圾桶推出去,等垃圾车回收完,你再把它们推回院子就好了”。INGRIL用英语噼里啪啦说了一大推,我听都听懵了,什么绿桶红桶黄桶,什么单周双周,我搞都搞不清楚,但我还是硬着头皮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说好的,其实我只听明白了每周日推出去,每周一推回来。

于是,等到下一次周日下午,我就把三个垃圾桶统统推出去,然后等周一垃圾车收完之后,我又把它们统统推回院子。这样过了两三周之后,INGRIL直接找到我,她把一张垃圾回收日程表递给我,然后又耐心地跟我说了一遍垃圾的处理周期,看着写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垃圾日程表,我总算明白她的意思了。

深夜十二点多,我的澳洲邻居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 澳洲垃圾回收日程表,话说你看懂了吗

再再下一次,我总算在对的时间把对的垃圾桶往外推了。如此好几个星期之后,我信心满满地想,这下总算没问题了吧,不就是倒个垃圾芝麻大点的事吗。然而!有天INGRIL再次出门散步遇到了我,她面带微笑地跟我打了下招呼,然后用温和的语气跟我说,“VIVIAN,你每次把垃圾桶推出来的时候,记得把盖子开口的方向朝向路面,这样垃圾车一来把垃圾桶一卷一倒就完事了,不然垃圾会洒落一地的”,说完她用手指了指盖子上那一行不注意看完全不知道的文字“THIS SIDE TO ROAD”,我看完,又尴尬又抱歉,连忙跟她说声,谢谢,以后我会注意的。

后来我仔细回想,在我总把垃圾推错放错的那两三个月里,每次回到家,垃圾桶总是完完整整地被摆回到院子里,而且地上一点垃圾也没有,我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是NEIL和INGRIL一直在偷偷帮我忙,当我推错垃圾桶的时候,是他们偷偷地帮我推了回来,在我摆错方向的时候,是他们偷偷帮我捡起了垃圾又偷偷调整了方向,而现在,在他们多次的好心指点下,我总算知道怎么处理垃圾了。

然而,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在继续偷偷帮着我。每周日下午,我把垃圾桶往外推,隔天周一上完班回到家,我总会发现,NEIL已经帮我把空的垃圾桶推回到院子了。每个月,每个周,如此反复,从不间断。

——这就是澳洲所带给我的许许多多的温暖中的一小部分,就是这些很细微的善意帮助及友好对待,治愈着人心,温暖着灵魂,让我时常深刻地感受到自己被这个世界温柔地对待着

 PART  FOUR

就拿上周发生的另一件小事来说吧。那天,我上完班,骑车去购物,经过跨海大桥时,疯狂呼啸着的强烈海风把我整个人吹得寸步难骑,最后还把我头上戴的保暖帽吹到了车水马龙的高架桥上,我当时整个人都被吹懵了,眼睛都差点睁不开,不得不停下来推着车子走,当时心想,帽子不要了,只可惜造成了垃圾污染。哪知,在我放弃帽子准备赶紧下桥时,一个开车经过的男子看到了掉在桥上的帽子和人行道内一脸无奈的我,突然在不允许停车的高架桥上停下车来,他打开车门,下了车,捡起了我的帽子,然后递给了栏杆内的我,最后匆匆地返回到自己的车上。因为他这么突然一停,后面所有跟着的车辆也通通停了下来,我转头回望,长长的跨海大桥,一条长长的突然静止的车列,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有最前头帮我捡帽子的男子,还有拿着帽子又尴尬又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我,最后,我朝开车离去的男子挥了挥手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因为这件小事,让我感动了许久,直到跟朋友聊起时,依然历历在目。

深夜十二点多,我的澳洲邻居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深夜十二点多,我的澳洲邻居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 就是在这座长长的跨海大桥上,风吹掉了我的帽子,男子开车经过,在桥中间停了下来,帮我捡回了帽子

是的,来到澳洲之后,我更加深切感受到自己被这个世界温柔地对待着。那些来自邻居,来自朋友,来自客人,来自陌生人的友好与善意,常常让我为之动容过,为之感慨。虽然我拍了无数的照片,也写了无数的文字,但我有时候总觉得,那些东西都过于苍白无力,根本就映照不出大自然千变万化的美,也表达不出我当时感慨万千的心情,那种突然被治愈、被温暖、被感动的心情!有时候我甚至在心底里忍不住呼喊:真希望那些看我照片或读我文字的人,有机会也能亲眼目睹和经历我当下的一切,这样他们就能明白那究竟是怎样一种心情和体会了。

 POSTCRIPT 

上篇推文,有朋友在评论区留言,“你有没有被自己的见闻/感受绑架了”。我的回答是,不知道吖,但是是真心喜欢这里的生活和这里的人,所以想尽情地享受每个当下,每种感受罢了……

其实,我很清楚地知道,无论在哪里,中国也好澳洲也罢,抑或是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其迷人的风景,好吃的美食,可爱且认真生活的人,温暖治愈且慰藉人心的千千万万无穷无尽的事物……只不过对于我,一个难得有机会走出原来熟悉环境去看不一样的世界的“我”,一个原本就心思细腻敏感且常常容易被感动的“我”,一个对自我、对生命、对那些自己所热爱的东西有着越来越强烈认知的“我”,这样的一个我,在这场独特的人生旅程里,要更加打开自己的心扉,放大自己的感官,扩大自己的见闻,用心去经历,去体会,去感受,去生活。

这才不枉漂洋过海来这里走一遭,不是吗?





深夜十二点多,我的澳洲邻居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