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游击战”式的农场生活


草莓结束后的一周,我过着“游击战”式的农场生活,哪里缺人去哪里。4天,先后去了3家不同的农场。

第一天,在一个农场做地瓜剪枝+种苗。时隔3个月,再次回到外场工作,风里全都是自由的气息。工作内容挺简单,supervisor给每人发把小刀,然后现场演示如何剪枝。我们按照标准,把一定长度的地瓜枝剪下来,集中放在一起。然后,supervisor会专门负责收,放到卡车上。


剪枝3小时,之后去种苗。怎么个种法儿?

不得不说,澳洲的机械化程度,让来自农村的我大开眼界。有个大机器,司机坐在中间,两边各有4个座位。每个座位的正前方,摆放装满地瓜枝的筐。地里有一根根水管,水管上每隔10cm左右的距离,有个小孔。小孔正往外渗水,所以很容易识别。

我们坐在座位上,只需要3个动作。从筐里拿地瓜枝,放到小孔的位置,拨土盖住地瓜枝,露出顶部一小节,即可。机器缓慢匀速往前,我们手不停,确保每个孔下面都有地瓜枝。

身为新手,很容易漏苗,或者土没盖严实。有位帅哥跟在后面,不厌其烦地帮忙补苗、盖土。还安慰我,没关系,刚开始都会这样的。

一起干活儿的大概有15个人,只有我一个亚洲面孔。其他人有些来自法国、西班牙、美国,supervisor都是澳洲本地人。有一种说法儿,亚洲人越多的地方,工作强度越高;欧美人越多的地方,工作相对越轻松。

下班前,我开心地和大家打招呼:明天见。没想到,再也不见。后悔呀,那个帮忙补苗的法国帅哥,我还没来得及加他Instagram。

width=”100%” src=”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610255869349330948″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true”>

*高清的视频,一上传就模糊,怎么回事儿“游击战”式的农场生活


第二天,我被安排去另一个农场包地瓜。这个地瓜厂,即使周薪破千,我也很难坚持。

先说车间吧,传送带像压缩简化版的怒江72拐,缩在一起,拥挤不堪。我站的位置,左边、前方、下方都摆着装地瓜的筐,每隔几分钟,就会被放满,就需要被迅速搬走。负责搬的男生,怕撞到我,每次都会提醒“Excuse me”,”Sorry”,“Excuse me”,”Sorry”……一天无数遍,我的后背、腿、腰时不时还是会蹭到。哎,感觉自己很多余,站着都碍事。

我站在传送带的终点,和supervisor一起干活。6、7个筐,每个筐都有相应的标准。我们要迅速把传送带上的地瓜,放进对应的筐里。第一天我脑子都是懵的,分不清标准,总是放错位置。传送带又很快,源源不断的地瓜像洪水一般来势汹汹。supervisor没有责备我什么,但看着自己放的地瓜一直被她重分类,我心理压力很大。

每隔3、5分钟,传送带上的地瓜就会堵塞严重,必须往回推。”Push back”成了我最讨厌的一句指令。必须使上吃奶的精神,才推得动那些又大又多又重的地瓜。推多了,肱二头肌都要成型了。

smoko休息区域坐的椅子,只有一小块是干净的,其他地方布满已经干巴的鸟屎。脚边还有一只老母鸡,跺来跺去。看它那么悠闲,我就来气。

午饭半小时,12点半-5点之间,只有5分钟休息时间,脱掉2层手套,上个洗手间,就得马上带回手套赶紧就位。我一下午滴水不沾,以免尿急走不开。

如果干活儿的时候,有摄像头拍我的脸,镜头里一定是度日如年、生无可恋的表情。

“游击战”式的农场生活
*正中间的台湾妹子,做完3个月,要离开了,合影留念
 图片里有个男生,日本和英国的混血儿,猜猜是哪个“游击战”式的农场生活


第4天,去到另一家农场。哇塞,那环境,宽敞明亮干爽整洁,传送带是直直的一长条,看得人神清气爽。尽管也是包地瓜,尽管也需要push back,但我干得很开心。

下班回去,我忍不住和背包客栈负责人讲,这个地瓜农场有多好多好。能不能安排我进去做?

负责人沟通后,回复:可以。下周开始,全职包地瓜“游击战”式的农场生活





“游击战”式的农场生活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