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向目的地悉尼前行……




01


MONASH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并不是墨尔本的莫纳什,而是靠近堪培拉的一个小镇,种植了很多的橙子。所以这里的巨大建筑物就是The Big Orange。

不过可惜,我们去的时候关门了,没能合影,只能隔着围栏纪念一下啦。

路边也会时不时有装满橘子的小屋,自觉投币4刀就可以拿走一袋。嗜水果如命的Ada一口气拿了4大袋,宣称一天就可以吃完10个橙子,我也是惊呆了。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有船舵的招牌,这是不是一个靠渔船出名的小镇呢?




02


 事情有些不对劲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无意的暗示,这两天旅行开始变得不顺利起来。

一直非常非常期待的Mungo National Park也突然几天下雨,导致封路,只能作罢了。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啊,真的好想去啊……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然后又有没有版权意识的ins博主私自盗用了我们拍的视频。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在ins给他留言也完全不理睬,ins举报了也没有用。生气!澳洲的版权意识呢!




03


 第二次救援 


然后……,糟糕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我们的车……突然没有电了。雨刮器,开窗这些耗电的动作突然通通慢了下来。郡主一惊,决定立马开往最近的维修站,然而还是来不及了,车在开了5分钟以后慢慢地停了下来,再也无法启动了。

庆幸的是郡主抓紧最后一点动力,停在了高速边的区域,不至于路中间那么危险。

我们开始询问自己任何懂车的朋友,看看是什么情况。郡主担心是发电机的问题,因为电池今年刚换过,应该不是搭电就能解决的。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把车给拖去维修,我们拨打了救援电话。这个时候我只想说,车买全险真的真的太重要了!不然真的拖一次就想哭一次。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但是也很不幸运,我们的车是在周五下午4点左右坏的。保险公司给出的能找到的拖车工人都下班了,而更遭的是,从周五到周日都是假日,意味着没有维修公司营业,我们只能等到周一才可能把车修好。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总算在打了数不清的电话以后,有个操着浓重口音的拖车司机愿意来载我们了。(口音重到我听了好久,pardon到老头要翻毛腔的时候终于理解他是在问我们具体位置,以及公路的方向是朝悉尼还是墨尔本。)老头问了我们的人数,然后开了一辆宽敞到可以横向坐下5个人的大拖车来。

上了车。看着大家死气沉沉的样子,我突然狂笑,笑到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这真是我遇到过最倒霉,最有趣的一次旅行了。虽然很惨,但是修车,拖车的经验值蹭蹭增长,想想也赚到。

拖车司机把我们拖到最近的yass小镇让我们过夜,然后车直接拖去维修站。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因为Ada周一要上班,小丹也急着找工作,大家不愿意再在小镇耽误这两天了。于是这个四人团突然地就在公路上解散了。两个姑娘坐凌晨的火车离开,而我则决定和郡主等车修好,把接下来的旅程走完。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老头也很贴心,把我们送到了旅馆,放下所有的行李再离开。

我和郡主也告别了两个姑娘,准备在yass小镇度过悠闲的两天。




04


 YASS小镇的三日等待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yass虽小,五脏俱全,一家vintage商店也值得逛很久。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你好可爱啊,哈哈哈哈。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街边废弃的旅店也会有莫兰迪色系的油画点缀,非常有品味。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傍晚,买了酒,裹着厚厚的毯子,就坐在旅店后门的山坡上,看着太阳落山。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似乎时间在这个时候都慢了下来。

连续三周的赶路,即使有夕阳,也都是匆匆看一眼就离开。或许什么计划都没有的时候,才真的完全放松下来,盯着这颗单调又时刻变换的太阳,直到完全落下。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yass有一家特别牛气的bakery,一周只开周五,周六,周日三天。这三天还只开到卖完为止,真不知道怎么盈利的。

我们去尝了尝,卖相不错,味道普通吧。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这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火车博物馆。很幸运,它只有周日开,所以愉快地去参观了一下。(看来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还是会打开一扇窗的嘛。)

营业时间:10:00 am – 16:00 pm
门票价格:5刀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也是第一次知道还可以在铁轨上驾驶吉普车,只要装上特制的轮子就可以,老外果然会玩。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营业时间:11:00 am – 18:30 pm
门票价格:6刀

又去当地的露天游泳池游个泳。冻……冻冻冻死了,这群澳洲小孩子是怎么在这么凉的水里上蹿下跳的。

我也是第一次游超过3米的游泳池。上海的游泳池都太小太浅了,第一次尝试在这么深的池子里划水,刺激,顺便跟着郡主这个潜水高手练习一下水底憋气。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也是第一次尝试在面包机里烤蒜蓉面包,还不错耶。

周一还没睡醒就接到了郡主的电话,车修好了,换了一个电池又能跑了。

于是收拾好行李,接着上路,不过开着开着,又是发现车会突然出现电压低的提示,内心依旧提心吊胆的,想着悉尼也只有3个小时了,应该能撑过去。




05


 St John’s Orphanage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对于废弃的建筑一向情有独钟,于是我们来到了这座废弃的孤儿院。

孤儿院于1978年关闭,并租借给了一个有宣教基地的青年,直到1994年他们离开。

此后,孤儿院一直被遗弃。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查了一下维基百科,发现有记载表示:住在这里的孤儿有被看守和年长的孤儿性虐待的记录,但是孤儿院的修女否认了这一切。虽然如今没办法查证,但是从之前国内很多事件来看,孤儿院这个相对封闭,容易被忽略的机构的确是犯罪的高发区,慈善变成地狱,恐怕不是不可能。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06


 路边的万圣节装饰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07


BLOW HOLE POINT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width=”100%” src=”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614918415062777863″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true”>


在地质学中,吹蚀穴(又称吹穴或俗称喷泉洞)是指在海蚀洞顶部的对外开口。如果该洞穴的地形合适,当海浪从海蚀洞入口涌入时,会提高洞内压力,造成空气及海水从吹蚀穴喷出,产生一股壮观的喷发。澳洲的凯阿玛喷水洞(Kiama Blowhole)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吹蚀穴。

在油管上可以看到澳洲户外牛人直接从这个洞跳下去的视频,真是艺高人胆大。

附近还有一个little blowhole可以去看一下,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去。




08


 终于到悉尼啦 


终于到达悉尼了,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车终于是开到了。

对于没有计划的我来说,到悉尼最合适的还是先住青旅,这里介绍一下我住的两家青旅吧。


Tiger Hostel Sydney

推荐指数:⭐️⭐️⭐️
一晚价格:35刀/床位

优点:

1.胶囊式隔间。疫情期间,一个人独享一个胶囊空间,周围都隔板隔开,一个房间一般也就会住3个人,很安静,适合喜欢私人空间的人。

2.出门就是市中心,唐人街,去哪里都方便。

缺点:

1.非常老式的hostel,没有电梯,扛箱子非常痛苦。(不过工作人员很nice,帮我全程搬东西。老板是中国人,所以前台也都是中国留学生,比较不用担心语言问题。)

2.青旅寝室采光不够好,我不喜欢很暗的房间。


Sydney Harbour YHA

推荐指数:⭐️⭐️⭐️⭐️⭐️
一晚价格:25刀/床位

优点:

1.敞亮,阳光充足,有桌子和独立卫浴。一个四人间目前最多只会安排两个人住,因为是新店没什么人,我住的几天每天都是独享一整个房间。

2.出门就是海港大桥,去歌剧院,植物园跑个步非常方便。

3.青旅建立在一个遗址上,可以看看挖出来的小道具,还挺有意思的。
个人觉得没有缺点。

价格:

一般来说booking预定会比前台订贵一些,因为有手续费,但是我在booking订YHA的时候是25刀一晚,而前台是29刀一晚,据朋友说会送早餐券,不过我25的价格住的时候没有送。记得对比一下网上价格,再去前台订房,并且要说明你们的价格比网上贵,他们会主动降价,给你最低价格的。

另外YHA的会员卡也是有折扣的,只不过我每次入住都是booking有折扣的时候,所以应该不可以和会员卡同时使用,也一直没办卡。




09


 第三次救援 


到了悉尼,就开始马不停蹄地找工作了。听朋友说圣诞节去纽斯卡尔的鸡肉厂是一个赚快钱的好地方,节假日都是double pay,非常适合我这种旅行花了一大笔存款的穷背包客。

目前也是鸡肉厂最缺人的时候,这时候招进去的员工一般都是进入火鸡部门。火鸡非常重,所以会进行体能和握力测试。在接到HR的video interview了以后,对方约定让我周三去他们的office正式面试。只要去了office,进厂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啦。

郡主也很nice,表示明天可以载我过去,顺道玩一圈。

一下子感觉,整个过程还挺顺利的,内心就变得无比放松。

正好这天郡主喊着一起出去玩,于是快快乐乐地一同去了心心念念的威弗利公墓。

在回程的路上,车又一次出现了电量低的问题,于是郡主决定赶快返程,去看看情况,不过还是来不及了。就在上坡的时候,车突然没有了动力,吭哧吭哧,一顿一顿地挪动,就又不动了。幸好它在离开了环岛的最后一秒又撑了两口气,停在了离环岛口两个车位的距离。

得!这下发动机是真不行了,喊救援吧。

然而郡主想要送车的目的地超过了车险的免费距离,于是花了380刀,找了私人拖车公司前来拖车。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这还没完,非常坑的是,因为疫情,拖车司机只允许一个人上车,也就是我和郡主两个人只能走一个。我问可以让我坐在拖车后面吗,对方也不答应,这会给他惹麻烦。

我看了一眼只有10%电的手机,看了一眼郡主。
郡主犹豫了一下,说:“你看你能不能打车之类的。”
我着急道:“我手机快没电了!”
郡主:“没事,用我的充电宝,阿,充电宝没电了。”

这时候,拖车司机开始催促,郡主看了我一眼,有点尴尬:“那我们先去了,你看你能不能打车什么的。”

我内心叹了口气,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行吧,我自己解决。

以最快的速度开启了省电模式,然后查了回悉尼的所有交通方式,选择了最便宜的公交。因为我刚到悉尼,没买公交卡,没有现金,也不了解这里交通的规矩,内心也是有点担心司机不让我上车怎么办。

正好车站有一个澳洲小伙子也在等车,我上前询问了对方没有公交卡是否可以坐公交车,对方说有银行卡应该也是可以刷卡的,不过不太确定,让我定心了很多,不行我就转账给这个小伙子,总有办法离开。

公交车来了,我在和司机确认银行卡可以付费以后,终于放下心坐了下来。记下了下车的站,防止我的手机撑不到最后,顺利地在天即将黑的一刻回到了旅店。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郡主也因为处理车的问题处理到很晚。他想到要租车明天带我去job interview,只不过太晚订车,租车价格太过昂贵,他问我能不能晚两天。我急忙和HR沟通了一下,她给的答复是明天不来面试,那就失去了这次机会。

我想了想,非常平静地说那就算了吧。

郡主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抱歉了好一会。不过我觉得其实都没什么,背包客就是什么情况都要坦然面对,都是成年人,都是自己选的,没有人需要承担任何的责任。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郡主很有诚意地第二天请我吃了饭以及他一直称赞的西瓜蛋糕,的确不错,表面一层是厚厚的玫瑰花瓣,吃起来感觉像是苏州的玫瑰糕点。

餐厅我选择了chin chin,我想起去年刚来墨尔本的时候,也是一个老朋友带着我去了这家餐厅。那时候特别拮据,从来没有舍得下当地的馆子,这个朋友算是第一次给我墨尔本开了荤。一年前感觉一个人在澳洲的大城市生存好难,语言不好,也没有任何当地的工作经验,没有本地留学经验以及打工度假签证的限制也不可能找我国内的本职工作,什么都不顺,如今悉尼依然对我不够友好,但是我已经完全不会恐慌。

打工度假从来没有看起来那么光鲜,然而我的内心真真切切地被打磨得坚硬发亮。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在有些迷茫的两天约上了朋友在澳洲总理官邸门前的长椅上看海,喝完了南澳买的一整瓶酒,放松到倒头就睡,果然没有什么烦恼是一瓶酒解决不了的。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带着猫罐头和猫爬架乞讨的流浪人,给了她一点钱,悄悄地离开。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在悉尼的街头又看到一了一位小丑老爷爷孤零零地在转呼啦圈,想起曾经刚到墨尔本也是这样在街头一个人画画,就过去给了他一些钱。他握住我的手,翻开了一本又皱又破的圣经给我念了一段文字,说他来自韩国,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我耐心地听他说完,问他可以拍一张你的照片吗?他听后立马把所有的小丑头套,小丑花环套在我的身上,开心地笑了起来,就有了这张照片。

希望之后我也可以继续幸运吧。
姚明新的旅程又要开始了,不过在最开头就遇到了一些麻烦,下次再细说吧。




一次旅行,两次维修,三次救援,又失去了面试机会。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