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大家好,我终于又发文了。

前段时间非常懒,一个月前不顾还在408的特殊工作限制条款,辞了羊厂无聊的日常工作,疯玩儿了一段时间,上个礼拜入职了所在小镇一家很火的Cafe,加上我本来周末就会在Golf club的中餐厅帮忙,现在等于全职在做服务员了,感触颇深。

在澳洲餐馆打工,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Wentworth falls /本文的插图都来自萝贝卡本人摄于蓝山

来澳洲之前,我内心对餐馆以及所有服务行业都有些抵触(心理阴影),甚至声称来了澳洲即便做农场、做外采,也绝不会去餐馆…然而人终究逃不过“真香定律”或者“墨菲定律”,随便怎么说吧。

去年圣诞节左右的时候,通过一个朋友的介绍,进了Golf club的中餐厅做waitress,由于餐厅老板人不错以及工作内容很简单,并且只在每周五、六的晚上做,加起来一个礼拜的工时顶多6个小时,挺轻松的一些原因吧,就走上了这条服务员的路子,一直做兼职到现在。

在澳洲餐馆打工,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Wentworth falls

然而也正是这条路子,让我在任性辞职后多了一些选择,如果没有先前的餐厅经验,也不会比较顺利地进入我们小镇上很火的Cafe做服务员,想着以后可以“曲线救国”,慢慢学习一些咖啡知识,为以后的“咖啡师”路子累积经验。

好的背景就先介绍到这,今天主要想吐槽一下我最近遇到的一些S*以及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我还是太年轻气盛啊,想起来都脑充血。


在澳洲餐馆打工,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Lincoln’s rock


第一类 因为上菜慢而生气的“怨妇”

周五晚上是Golf club的中餐厅每周最忙的一天,而餐厅属于被club外包出去的一家小小的“家族企业”,炒菜师傅是老板,做前菜的是老板娘,配菜指挥的是老板娘弟弟,前台是老板大女儿,其他的炒饭、洗碗及外场几乎都是临时找的背包客,所以可以想象到最繁忙的时候有多么地力不从心,周五晚的客人等一个小时才吃到饭并不是稀奇事儿。


而就有一天,一个中年妇女在等了一个小时后急不可耐地冲到前台,质问我,为什么我们的菜还不上?我说,对不起,我们今晚很忙。她又说,我们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我说,其他客人也都等了很久了。她说,为什么比我晚来的那谁和那谁谁都上菜了我们没有?我说,真不好意思,但是那谁和那谁谁都是比你先来的。然而这娘们一句一句不间断地往外蹦的话,根本就不给我回答的时间,简直在撒气,直接怼我:“I don’t care,just serve!us!right!now!”扔下这句话给了个眼神让我自己体会就回了!就!这么!去!了!

在澳洲餐馆打工,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Lincoln’s rock

啊!!!一万只草泥马在我内心的大草原肆无忌惮地奔腾啊啊啊!

本餐厅的容量就是这么小,你们作为来这个club无数次的local应该知道的,拜托来早一点,点菜早一点,不要等到已经饿到失去理智地时候来质问我这只弱小无助的服务员!

真的想追过去甩一巴掌给她,“不吃给老子滚啊!”

在澳洲餐馆打工,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Three sisters


第二类 咋样都看服务员不顺眼的“醉妇”

其实这个事件是上周刚刚发生在中餐厅的,也是直接导致这篇文章产生的“始作俑者”。

上礼拜五的晚上,10个左右的中年妇女在outside聚餐,桌子上摆着很多香槟的瓶子,她们三三两两散落在座位,聊着天喝着酒。我是在上主菜的时候开始服务她们的,A这个腌za(我找不到这个字)妇人看到我开始上主菜了,头也不抬地问我,“where is my salt and pepper squid?”


(先稍微科普下,salt and pepper squid 就是椒盐鱿鱼,本来在菜单上是主菜,但有些老外喜欢把它当前菜,但一般点菜的时候会跟前台说的,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说,总之我们的单子上是在主菜的位置。)

在澳洲餐馆打工,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Grand canyon walking track

我说,哦,你想把它当前菜的?
A特别不屑地说,对啊,当然啊。(一直没有正眼瞧过我)
我说,好的,我这就去看下。

第二次服务,是她们吃得差不多了我去收盘子,这时候轮到B这个贱B出场了,她们面前的盘子几乎都空了,但我还是出于习惯和礼貌问了一句,吃完了吗你?

B特别轻蔑带点挑衅说,“sure!what else I can eat?”

这是第二次了,我自己对自己说,所以我没任何回应,继续收我的盘子。


当我把所有盘子都收到桌子没有人坐的一边,准备拿走的同时,她们叽叽喳喳地在让另一位club的常客帮她们合照,就在常客拿着手机刚刚走到我的身后,还不到一秒钟,就响起了A冲我刺耳的大喊——“Excuse me——?”(意思是我挡住她们拍照了)

我没有犹豫地喊了回去——“I know!I’m doing that!!”

在澳洲餐馆打工,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Grand canyon walking track


结果令我没有想到,这帮腌za泼妇竟然异口同声哄堂大笑,然后A说——“I’m sorry dear, I just bit drunk.”然后我微笑着回敬“no worries”就撤了。

试问,如果没有第三次我的回怼,她们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是的,她们并没有说什么污言秽语,但是肢体以及语气还可以再狂妄一些吗?

我回家之后把整件事情跟房东Gina说了。我说,如果只是一次两次,我会忍,但是,她们太过分了!而且我自认为在做自己的工作,并没有做任何不对的事情,我凭什么要受这个气?Gina说,“如果我当时在场,我要她们好看!”并告诉我,Golf club 附近的社区是她们所谓的“富人区”,经常出去那儿的人很可能是“有钱人”,并且除了Gina身边的朋友,很多所谓的“富人”都是拿鼻孔看人的,说着还用手指在脸上做了个猪鼻子来逗我笑。

拜托,让一些中国真正的有钱人过来让他们开开眼界吧,告诉告诉他们啥叫真有钱!

在澳洲餐馆打工,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Hassans walls lookout


第三类 因为餐厅厨房里的同事而受的气

这件事就发生在我上周刚入职的Cafe了。自认为这家餐厅其实是我真正意义上开始做西餐厅waitress的起点,因为对整个餐饮体系包括咖啡饮料的知识,我全部都是空白(我有个咖啡师证,但没有经验的咖啡师跟路人毫无区别),而工作前三天,不管是客人、老板、各个同事,给我的感觉都不错,事情发生在第四天。

对这家Cafe来说,最繁忙的时间段是早上和中午,因为他家供应的是早餐和午餐,最忙的时间段大家都神经紧绷,尤其是厨房,我很能理解。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是一家“地中海风味”的餐厅,厨房里的厨师们,一个是巴基斯坦的,一个是尼泊尔的,一个是印度的。他们每次响铃让我拿餐的时候说的英语简直让我怀疑我的英文听力,尤其在我对每样菜的“长相”都不熟悉的时候。


当然我不会跟别人说我来餐厅之前就在网上搜到他家早餐菜单做了预习以及上班之后把菜单拍照(因为跟网上找的有很多出入)拿回家抄写等等,但我每次拿餐不管他们说没说这道餐的名字我还是会问一两遍甚至拿出单子看一下名字,因为他们的英文——我真的很难听懂啊!

在澳洲餐馆打工,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Bluemountain botanic garden


所以第四天工作的时候,某厨师一直在冷笑,拿一次,冷笑一次,拿一次,冷笑一次。第三次,某厨师对我说——

“Hey,you should try to remember all the dishes name,you couldn’t ask them again and agian!”

“I’m trying! and! it’s not my fault that couldn’t understand what you speaking!”

我嚷完了拿着餐往出走,某厨师可能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到了,接着说——

“Look,I didn’t want to argue with you.”

“I didn’t either!”

吵完之后我俩半天没说话(但中间其他厨师还关心问我还好吗,挺温暖的),但是以我在这家餐厅工作了三天的经验来说,我知道任何事情都会传到前台老板的耳朵里,于是在我有一次路过前台的时候,老板叫住我,问我这几天上班怎么样,我说很好啊,于是他说,但你要了解我们所有的菜单以及菜的做法,比如客人需要加什么材料,都能怎么加…(我后来想可能是因为在我接单的时候他发现的问题)

我当时心里有点委屈。我来这儿的第一天,带我的服务员说这是first day of trail,你不用taking orders,但是两个小时后我就接单了,我觉得这要归功于我入职之前做的功课,简单记住了菜式(这里也可以推荐给想要做西餐厅服务员的同学,我觉得是可以让我们尽快上手的tips)。

我说,”Yes,I know,but I could’t remember all the things in one day!”

老板看我有点激动,说,我没有在pushing you,我只是在说你工作以后需要知道的事情,你不要有压力…难道有人在pushing you?

我摇了摇头,”No.”

老板继续说,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属于新领域,你不知道这些很正常。

在澳洲餐馆打工,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Leura 小镇好美的一面墙


事情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在我和某厨师半天没讲话之后,在大家在厨房开玩笑的某个契机,我们又开始讲话了。怎么说呢,同事之间尽量不要闹矛盾,即使闹了矛盾,如果对方给个台阶下,我还是照样下,毕竟大家还要继续相处一起工作。但如果有人让我不舒服了,还是要适时给他们摆个脸子,让他们知道,老娘真没那么好欺负。

我可能真的不适合做服务行业吧。但我想,即便以后回国了,老娘把在澳洲能做的工作都做了一遍,了无遗憾地离开澳洲,感觉也不错。

在澳洲餐馆打工,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在澳洲餐馆打工,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Everglades house garden


今天吐槽先到这里,你们在澳洲做服务行业遇到过什么奇葩也可以留言,大家一起交流下~

Wish you guys have a great week.




在澳洲餐馆打工,分分钟想摔盘子砸丫的那些瞬间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