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绑宿”不靠谱?


01


草莓结束之后,我误打误撞,进入P farm,包装地瓜。

第一天,感觉非常好,工作环境干净整洁宽敞明亮。同事说,这是妥妥的白工,工时多且稳定,很适合存钱。

我一听,心生波澜。一千个打工度假者,就有一千种经历。大家来到澳洲,各有各的目的。有的人目标很明确,就是为挣钱。而农场,是公认的适合存钱的地方。

背包客栈里有位河南女生,白天采玉米,晚上夜班包蔬菜,周而复始。像我这种睡不好觉就容易心神不宁暴躁的人,忍不住纳闷:你不用睡觉吗?人家特淡定:这都不是事儿。

另一个内蒙古女生,来澳洲2年多了,虽换过地方,但一直做农场,就为挣钱。什么road trip,什么墨尔本悉尼凯恩斯,她都不在乎。她说,在农场待满第3年就回国,以后再也不来澳洲了。那语气,让我想起有人吃红薯吃伤了,发誓此后再也不吃。

还有一位台湾男生,在背包客栈住了一年多,邦德堡每个月份有什么水果农作物成熟,他一清二楚。瘦瘦小小的他,很能吃苦。为了节省路费,每天骑自行车半小时上下班。

目标清晰的人,没那么多纠结迷茫。从这个角度看,他们的状态令我羡慕。


02


邦德堡是个农业“大镇”(本地人称之为“市”,可我总觉得“镇”更贴切)。这里有许许多多农场,出产各种各样的蔬菜水果,比如辣椒、西红柿、节瓜、玉米、红薯、姜、甘蔗、草莓、蓝莓、无花果、牛油果、芒果、柠檬……

在这里,农场主一般不直接招人,而是和背包客栈合作。我们住在背包客栈,按时支付房租,背包客栈负责人安排我们去各个农场工作。这就是“绑宿”。

最开始听说“绑宿”这个词的时候,我脑子里自动把它等同于“坑爹”。肯定房租贵,工作差,收入没保障。

实则不然。

邦德堡的经历,让我意识到,绑宿对于像我这样的背包客而言,是很好的选择。一来,自己找工作消息渠道太有限,而背包客栈合作的农场众多,不愁没有工作;二来,农场大多没有公共交通,无车一族,步履维艰。而背包客栈会统筹安排车接车送,我们每天支付车资就行。三来,背包客栈人来人往,可以结识很多小伙伴。此后,再找工作,就可以相互介绍。


03


来到P farm的前3周,我基本都是默默无闻地干活。别看我独自跑了不少地方,性格依然内向,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刚开始的状态常常是沉默寡言。

P farm的农场主是澳洲本地人,在此工作的大多是和我一样的背包客,17个人里面,有一大半是韩国人。另外,有4位来自尼泊尔的女生,形影不离。

工作内容很简单。女生两两一组搭档,把传送带上符合条件的地瓜,装到对应的箱子里,确保每箱地瓜都符合质量和重量要求。男生负责封箱、搬运。

我和大陆妹子、韩国妹子、波兰妹子、尼泊尔妹子,都搭档过。刚开始,身为新手对筛选标准不熟悉,容易放错。有些妹子很“决绝”,她们捡起我放的地瓜,毫不犹豫地扔出去,地瓜撞在传送带侧边的板子上,啪啪作响。如果接二连三地扔了又扔,她们就很不耐烦很嫌弃。那眼神、那表情、那语气,我都不知该怎么应对。相比之下,原来草莓厂那个强势挑我毛病的台湾妹子,反倒算得上温柔。

整个farm,只有我来自另一个背包客栈,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每每smoko休息、午饭时间,别人都成群扎推,只有我独自坐在一条长椅上。


后来,一个德国女孩Salome主动过来,和我聊天。Gerli才19岁,去年来澳洲旅行,在悉尼认识了来自意大利的男友,两人在一起5个月,正是热恋期。渐渐地,又认识了Anna、Gerli。

Anna来自波兰,听闻我之前是做会计的,她眨眨眼,说:做会计和包地瓜一样,一样无聊。她说的好精辟,我无言以对
谁说“绑宿”不靠谱?

一天中午,Gerli叫住我:Chloe,你头发上有东西。
我:什么东西?
她走过来,一边帮我捋头发,一边说:鸟屎,已经干了。
我一脸懵逼:嚓,哪来的鸟,头顶上这坨鸟屎,怎么办?
Gerli笑了:这是好运的征兆哦。
另一个韩国妹子说,房顶可能有鸟巢,昨天她袖子上也有一坨鸟屎。
真是醉了。

算了,就这么地吧,晚上回去洗头发。在农场,大家都习惯了灰头土脸,顶着一坨鸟屎干活儿,也不碍事谁说“绑宿”不靠谱?

谁说“绑宿”不靠谱?
*Gerli,来自爱沙尼亚Estonia,长得有些像演员安妮海瑟薇
 很是羡慕她的大眼睛高鼻梁

谁说“绑宿”不靠谱?
*你知道吗?地瓜的形状,超乎想象。有的像刚出生的小老鼠,一根长长的须像极了老鼠的尾巴;有的像鸡蛋,椭圆椭圆的;有的像巨型大萝卜,一个重达4KG,单手都捏不住;最恶心的是雨后的地瓜,头顶长满密密麻麻的茎叶,让人后背起鸡皮疙瘩谁说“绑宿”不靠谱?

谁说“绑宿”不靠谱?
*一天中午,接完开水,猛然发现泡面桶里没有一次性叉子。C先生说,用手抓。切,我用饼干当叉子谁说“绑宿”不靠谱?

https://wx2.qq.com/cgi-bin/mmwebwx-bin/webwxgetvideo?msgid=7883385056339137200&skey=%40crypt_7c6ca22d_e8f3e8af6d9770a00a335fe8e4f7cede


04


最近,地瓜厂的工作时间是这样的:

周一至周五  6am-5pm
周六  6am-12pm

一周总计58.5小时,时薪24.8,确实很适合存钱。每天干活的时候,都觉得很无趣,忍不住一再看墙上的时钟,盼着快点结束,快点下班。每周收到工资的时候,又会生起坚持下去的动力。

如果没有收到海岛的offer,我很可能会继续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后悔啊,为什么要在墨尔本做那么久的黑工,为什么没有早点来到邦德堡?




谁说“绑宿”不靠谱?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