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京到香港,从香港再到墨尔本。从秦淮河畔的疏影到香江的旖旎璀璨,再到南半球一望无际的辽阔。港龙与澳航的照顾实在是太周到,一路上影音咖啡美酒和小食甜品不停断。


长大以后,我已经习惯一个人飞往遥远的地方去进行一场未知的旅程。无论是大洋彼岸的奇异国度,或是大陆的某些边陲小镇,我都尝试去走过。18年六月份,我抵达澳洲墨尔本。久仰墨尔本为世界宜居城市和咖啡之都,生活应该简单潇洒惬意得很吧。


飞机降落在了停机坪,我也陶醉在对未来的憧憬之中。飞机上视频裡面不断播放著 Spirit of Australia 的国家宣传片,我的心跳节奏也在加快:袋鼠之国,我来啦!


飞机终于稳落,安检过关之后,我拖著行李箱走往出口开始寻找前往酒店的计程车,此刻玻璃窗外的墨尔本正飘著绵绵阴雨。



入境澳洲第一天,碰上好色出租车司机...
*窗外的機翼和雲朵  美到如夢似幻


寻找计程车并非难事,出口处正停泊著两辆车子等待接客人。依稀记得每次在印度乘车之前我都会如临大敌般思忖再三。可是墨尔本是一个享誉全球的宜居之都,我当然不需要担心啦。二话不说我就拽著行李跳上了车子。


司机是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肤色黝黑。开往公司安排的酒店大概要二十馀分钟车程,我们的话题也在礼貌的聊天中开始。


小伙子问我是哪裡人,我说自己来自中国,第一次来澳洲。我问小伙子呢?他回答说自己来自索马里,是这裡的新一代移民。我心中暗暗觉得澳洲的文化十分多元,移民也来自世界各个不同的角落。从前对索马里的唯一印象是那裡比较混乱,海盗猖狂。我问他你的文化背景呢?他说自己是穆斯林。


话题开始还比较正常,然而后面的画风却超出了我的想像:他问我有男朋友吗?我说有的(虽然当时我的恋爱关係处在一个十分微妙的状态,但是我并不需要告诉这个好奇的司机)他又问我男朋友也会来澳洲吗?我说会的,我们暂时异地但是相信不久以后我们可以重逢。


我说你呢。他说他有老婆。可是他喜欢中国的女孩子。听到这裡我突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因为这样的回答即便真实但也失之偏颇,尤其是在司机和乘客的对话之中。


我说:这样不合适吧?你不是有老婆了吗?他说虽然他有老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外面玩啊。


你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回来呢?他问我。我心中其实并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过来,于是我应付司机说:他很快会来。本想通过暗示他我有一个爱我的马上会来看我的男友来告诫他不要讲话没有分寸。结果他很兴奋地说:哇,那么你现在是一个人,你也应该找机会好好玩一玩啊。中国女孩子很可爱的。我喜欢中国女孩子。我想找个中国女朋友。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央求,试探和诱惑。


他不断在讲话,似乎希望劝说我相信在伴侣不在之际寻欢作乐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我不禁火冒三丈:明明告诉你我有男友了你居然还说这样粗鲁的话。可我又不想点燃药火。相较之下,我只是一个弱小的女孩子,如果万一有危险的话我只会让自己身处不利的境地。况且司机还是来自索马里的穆斯林,众所周知中东和北非穆斯林地区女性的地位不容乐观。当时的我真得到了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境地。


虽然心有愠色,但是我又无法表达出来。我于是选择乾脆不跟他说话,只是冷冷地注视著前方的路,希望车子早点到达酒店。


没想到这个办法居然让他不安起来。这位司机开始变得紧张。他说对不起,他刚刚只是说笑,希望我不要当真。


我没有理他。他大概认识到自己刚刚的言语过格了。


我爱我的妻子,我的家庭幸福美满,请你不要误解我刚才的意思。


太晚了。我心中想到。依旧没有理他。


公司预定的酒店距离机场并不太远,所以僵局并没有持续太久,车子不久便停泊在了酒店的停车场。



入境澳洲第一天,碰上好色出租车司机...
*墨爾本北部的風光

他谄媚地问:我帮你拉行李去大堂好了。我说不必了,你给我发票就可以了。他果然害怕了。说你不需要发票的,你有发票是没有用的。


我重複了一遍:请给我发票。语气斩钉截铁。

我巴不得早一点跟他说再见,拿到发票后拖著行李径自离开。



在酒店一切收拾停当之后,我开始思考如果维权。因为这个司机儘管没有在肢体上侵犯我,但是他的语言已经构成了严重的侵犯,更何况这很可能不是他的初犯,也许他会继续骚扰其他的女乘客。


我于是找到了发票上面他的出租车公司。由于当时我没有出租车公司的联繫方式,所以我只好在Whatsapp 上面联络这家公司。


依据头像,这家公司的老闆似乎也是一个中东的人,他身著白色的长袍,头戴一顶帽子。我在信息中向他表述了我的遭遇,希望这根救命稻草能够为我主持公道。然而这位老闆并没有觉得意外,似乎这件事情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日常事情。他说:这样不好,但也没有办法,就这样让它过去了吧。


儘管事实证明他们不过是一丘之貉,我依然不能让它这样过去。我要保护身后的那些无数的弱势女乘客,让她们在将来不至于再次受到类似的羞辱。


第一週的某天下午我从北部搭火车去东南部探访旧友的家人。下午六点之后,站台上面都会有两个警察负责大家的交通安全。


我下车之后顺便问警察去往 Mount Wavely 的路。两位热心的年轻警察竭尽全力帮助我指明去路。我感谢他们之际,灵机一动,请问你们知道我在计程车上遇到性骚扰该如何维权吗?这次果真是问对了人。他们说司机骚扰乘客是绝对不允许的行为,一位警察在纸上写下了我投诉的机构。


后面,我在警察推荐的网站上面找到了投诉门户 :

https://cpv.vic.gov.au/about-us/feedback-form/temporary-feedback-form 

(应该是这样一个网站,由于事件已经过去两年半我已经找不到最初的纪录和邮件,欢迎大家核实)

我如实汇报提交了投诉内容,后面的一切顺风顺水。


若干天之后,那时候我已经搬到了墨尔本南部,在南半球最大的商场Chadstone 上班,某天午间休息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个政府机关的电话,一位女士用亲切的声音询问了我当时的具体情况。我一一答覆。后面第二次来电的时候她告诉我机构已经给了这个司机一次严正警告,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将这位司机告上法庭。


事已至此,我的警戒目的已经达成。我不愿继续上诉,因为我希望这个年轻人不至于一败涂地。他犯了错误,我希望他吸取教训,但不至于身败名裂。


于是我邮件告诉这位阿姨我愿意就此停止。就这样,我在澳洲遇到的第一件奇葩故事终于宣告了结局。






入境澳洲第一天,碰上好色出租车司机...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