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疫情回国航班取消,所有的计划都被迫打乱,在珀斯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了好几个月,终于等到北边区域半解封(凭offer进入)。

简历投了好几家酒店,只有carnarvon motle回复可以让我们四个人一起过去上班,前提是我们要住在老板的airbnb里面,价格在可以接受的范围,我们也着急集2/3签,打包滚蛋来到这个西澳网红(垃圾)二签小镇。

之前去coral bay的时候在卡那封停留过一晚,来去匆匆脑海中的印象是几乎陌生,只大概知道是农业大镇,特产香蕉,像杰拉尔顿一样是北上经停点之一,所以酒店的工作机会也蛮多的,很多人来这里集二签,也是后来深度游了才感受到这里真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Carnarvon=不开心

Carnarvon=不开心

2020年5月24日
刚来卡那封就遇到极端天气,刮了一整天风,出门满嘴沙,太末日的感觉了。



01  Carnarvon Motel


我们工作的地方carnarvon motel是一间拥有61个房间的家庭式经营的汽车旅馆,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因为去的时候5月底,区域边界还没有完全解封,motel也不是特别的忙,我们一开始只有早上做housekeeping,每天差不多就4-5个小时的样子,偶尔周六忙的时候会上班,到后来区域之间完全解封,餐厅也重新开放后晚上就被安排去餐厅帮忙,两人做kitchenhand,两人做waitress。(因为招不到人)

也是在motel get了第一次身兼数职(我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体验。

Carnarvon=不开心



motel人员组成


老板Peter&老板娘Clara
老板晚上管reception和厨房,老板娘白天在reception和HSK。


经理Dewyne&katelyn
什么都管,德碗管housekeeping比较多,缺人的时候会来帮忙扯床单,扯着扯着人就不见了那种。Katelyn主要时间在reception,偶尔会来laundry帮忙。


Housekeeping
整个部门由两位固定做房间的阿姨,两位固定laundry的阿姨,老板的女儿Reka,主厨的老公(对主厨是染红发的酷酷阿姨)负责公共区域。外加我们四个和一个扯床单的男生。


Resturant&Kitchen
除了一位主厨和全职kitchenhand外,其他的是经理和hsk的员工。


Reception
有一位全职小姐姐,后来离职了,就由katelyn,老板娘接管了。

所以整个motel来来去去就这些人了,是白加黑的见面关系。



02  HSK工作日常


Housekeeping分工明确,两人laundry负责洗房间收回来的脏床单毛巾和餐厅的桌布和厨房用过的毛巾;清洁人员分两组打扫房间,一组两人,一组三人;两人扯床单放床单等物品。

刚开始我们大家一起做房间清洁,经过了monkey mia的魔鬼集训再来做motel的房间真的是易如反掌。两个人一起铺好床,一人打扫厕所,一人擦外面吸地,结束。

在motel最艰难的事情非铺床莫属,一间房最少三张最多四张床,而且用的是被子,所以被套脏了一点就要换,特别是school holiday小孩子来的时候,被套几乎每间房每张床都换,我选择原地去世。到后来学聪明了,能看见的污点尽量藏,藏不起来的就喷药水擦,实在擦不掉再换被套,这样相对轻松多了。

Carnarvon=不开心
*举报有人偷懒

Carnarvon=不开心
*碰到阿宝住过的房间是真扎心

做了几天房间后,某一天Katelyn叫我跟她一起扯床单,带我开了一圈motel说“明天你就一个人扯床单了”,我当时心想外国人心也太大了吧,万一我把车给撞了可咋整办。

第二天还是怀着紧张兴奋刺激的心情,开上了这辆破旧的老VAN。


Carnarvon=不开心

扯床单的工作就比较无聊了,拿到当天要扯的房间列表后,把VAN装满床单毛巾以及房间需要的小物件,就可以撸起袖子开干。

因为有两个组在不同的地方,一边负责大号的房间,一边小号,还要平均的两头跑,扯完床单后要把需要的床单、毛巾、洗漱用品、牛奶、水放在房间,垃圾也要全部收走,收完一圈后把脏的送回去洗,以免laundry没有活干。

一开始真的是手忙脚乱,这组的还没好,那组又在催,要不就是King SIngle的床放了single的床单要回去重放,总之就是头炸。熟悉了一段时间后,VAN的倒挡又突然失灵,本来就不是很熟悉的工作更是难上加难。于是扯床单还附赠了免费体验项目;推车。到后来熟练了,混成了motel老(推车)司机了,扯床单的空隙还能坐在房间里休息吃点东西再继续,果然还是逆境教人成长啊。

我跟他们开玩笑的说,回去我说不定可以兼职开货拉拉。

Carnarvon=不开心
*美女,五块一位上车就走

做HSK还是蛮快乐的,毕竟每天上班都能听到好多精彩的故事。比如两位做清洁的阿姨会互相吐槽对方;老板与老板娘的爱情故事家务事;其中一位阿姨是经理的女朋友,常常说起他们两个人的夕阳红爱情故事,顺便夸奖自己改变了经理很多,是个不错的女人,平时跟她讲英语她大部分都理解不了,但每次讲八卦的时候英语就突飞猛进。

记忆特别深刻的一次是她跟我们讲她以前有一个motel上班的男生做了蛋糕share给她吃,但是并没有讲蛋糕里面加了料(大麻之类的东西),她吃了之后整个人开始眩晕,然后开始感觉自己在空中飞,飞了一周才回到地面,我当场差点笑走,可怜的老阿姨。



03  厨房小白进阶之路


从来没有做过后厨工作的我对kitchenhand一无所知,原来就是帮厨师做一切杂物活,事无巨细。厨房一般3-4个人一起上班,每个人负责一个部分,进阶路是沙拉区-油炸区-HOTROCK区-出菜区,作为小白来说还是学到了很多。

沙拉区=打杂区

做早/晚餐的tray,送roomservice的餐,帮厨师补盘子,中途还要洗碗等一切琐事,虽然到处跑但是基本不用动脑。


油炸区 

motel的食物其实没啥技术含量,大部分都是油炸食品。所以在油炸区就是炸鱼薯鸡块鸡排,经常不小心被烫到。


HotRock区

motel特色美食hotrock,直接把生肉放在被烤到快200度的热石上面,让客人自己掌握烤肉的时间,菜是超级无敌简单,但是!在hotrock区就要拿铁铲把热石从烤箱里面拿出来放在盘子里,真的是又热又重,忙得时候一晚上几十个单,手臂肌肉可以得到很好的锻炼。在这个区还要负责烤箱里面的东西,总的来说算不怎么忙的,就是要举重。


出菜区

Chef的根据地了,摆盘叮铃。厨师阿姨走了,艾米就成为厨房的二把手,get了光荣的称号“罗写夫”。


Carnarvon=不开心

在厨房上班每天最期待的就是餐厅关门开始收东西的时候,当天剩下鱼薯鸡块沙拉面包可以打包带回家,但是这些东西是真的腻,吃了一段时间后大家都只带沙拉了。

School holiday开始的时候,早上8点开始上hsk,3点左右下班,4点厨房上班,11点多下班,那一阵子感觉像工作的永动机,完全没有时间停下来,每天除了上班就是睡觉,工时也达到了人生巅峰,得到了仅此一次的税前周薪2000,常常感叹挣钱真的非常不容易。


Carnarvon=不开心

2020年6月26日
被安排去厨房帮忙(打了一晚上酱油
装盐罐的时候不小心漏在桌上
前台小姐姐路过随手拿了一点撒在肩上
她说这样做起可以赶走坏运气
于是今天也澳式迷信了一下
希望每天都有Good Things Happen



04  Day off干了啥


Carnarvon太空博物馆


Carnarvon=不开心


疫情刚刚结束,laundry的阿姨就拿着宣传单告诉我们博物馆重新开放啦,报她名字免费入场,本来也没有什么兴趣,但想着反正免费可以去看看。小小的一间博物馆,里面的员工都是志愿者,有一些蛮有意思的互动装置,打发打发时间也还不错。


One Mile Jetty


Carnarvon=不开心


在卡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去jetty钓鱼,但是jetty已经年久失修不能正常通过,多亏“当地向导”翠西姐带我们手脚并用,从桥下爬上jetty,并手把手教学,让我们成功的钓到了鱼,不管小鱼还是小小鱼,钓到鱼本身就很令人开心。然而败家如我,后面陆续将她的钓鱼工具埋葬在了卡村的大海。


Blowholes


Carnarvon=不开心


大概是卡那封最出名的景点了吧,但是!看喷水洞很没有意思,往左边一直走,去浮潜才是美滋滋。海水干净清澈又不是很深,可以看到蛮多彩色小鱼,是我们的宝藏day off圣地。

2020年6月6日
blowhole太美了,每周都想来泡泡水。


Cactus garden


Carnarvon=不开心


非常网红的拍照地,就在去农场哪一条路的路边,纯拍照没有其他什么可以玩的了,听说花园里面放的鲸鱼骨头是真的。



05  还有糟心的时刻


因为要等Airbnb打扫好我们才能搬进去,老板暂时让我们住在motel里面。来之前听说过卡村的小阿宝坏得很,但是还没有

真正的感受到他们的恶意,心想着都已经在motel里面了,又有监控,肯定是安全的,所以我们的鞋都是放门外的,可没想到某天早上出门上班,发现门口的鞋子全部不见了,包括拖鞋,我们四个人总共损失6双鞋,我就最惨了,被偷得只剩拖鞋了,还是借的鞋去上班,真无几把语。

搞笑的是下班后去逛超市,碰到这群偷鞋的小孩,已经穿上了我们的鞋开开心心的汽车自行车,我们看到真是觉得又气又好笑。


Carnarvon=不开心


在motel白住了一个月,老板突然说Airbnb没办法租给我们了,于是我们搬到了motel背后那条街,后来才发现那里是阿宝重灾区。

某天凌晨2点多,被车的警报声叫醒,出门一看车门被打开了,心想是没锁门吗,走近才发现我朋友车窗被砸碎了,方向盘下面的电线也被扯出来,车上并没有什么东西,不知道他们砸车到底是为什么,报警后,两位女警官问了一下大概情况,收集了一下指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第一次遇到大家口中所说的被砸车,除了对阿宝深深的厌恶,还有恐惧,他们就像一颗不定时炸弹,而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下一个倒霉蛋会不会是自己。

没过几天的又一个凌晨,我迷迷糊糊听到窗外有人放歌(我的房间窗户靠外面马路),脑补了一下应该是有人偷偷往房间里面看,从那以后我每天晚上都提心吊胆,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感觉外面有人,对卡那封的恶意每日累积。

Carnarvon=不开心

Carnarvon=不开心

可能是工作,是生活,是诸多让人无法放松的因素叠加在一起,我想我应该离开这个让我全是负能量的地方,于是我辞职了。

最后一天和同事们告别,依然是不舍的,大家说如果在Karratha呆不习惯就马上回来吧。

希望motel未来一切都好吧。




Carnarvon=不开心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