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开始写这篇文字的时候,一周的北岛探索之旅接近尾声了。此刻我和肉丁在Waikatere的海景公园里面,看着对岸的奥克兰天空塔和海港大桥,吹着海风,看着海鸥,晒着太阳。

由于太懒了,这篇文字始于奥克兰,终于惠灵顿。在惠灵顿的潮气里闷了两天,总算是把文字补全了。


新西兰大农村,牛群过路都可以修一个地下通道

这又是一次基本没有计划的旅程,对我们来说意义还是比较重大的。在户外住了几天,不仅感受大自然,也看到了很多同样走在路上的旅行者,还有那些长期居住在房车里面的老人。


租了一架小飞船,仿佛过上蜗牛一样的生活

原本以为租了一辆可以睡觉的小车就可以无所顾虑,实际上,找营地也是一件挺费心的事儿。

从奥克兰出发,没开一会就到达Rotorua,然后经过Taupo到达Tongariro国家公园。然后前往Tauranga,最后前往Piha海滩,回到奥克兰。


露营地旁边湖水中的天鹅一家人

收拾行李出发那天,一个房产公司的中介老太太看到我在车上整理过来搭讪,听说我要去环北岛后,皱皱眉说有些欧洲人开着开着就跑到右边车道去了,太危险了,然后撅着嘴走开了。实际上,这一周时间内,除了有一次从休息区出来时候脑抽了一下开到右侧车道以外,其他时候靠左行驶完全没有障碍。甚至有点担心回国后不习惯右侧车道了。


新西兰的公路一般都是单行线,不是连续急转弯,就是上下坡

快到Rotorua的时候,已经可以远远看到有些地面冒热气了,臭鸡蛋味已经透过车窗飘进来。这是新西兰最活跃的火山地带,臭鸡蛋味是火山地质喷出的硫化物味道。

转天早早赶到Rotorua的Wai-O-Tapu地热公园看地热间歇泉的喷发。果然如肉丁所说,这么定时定点肯定是人工的。真相就是,毛利大哥与世界各地的游客打招呼互动以及简短的一段历史介绍后,大哥往里面撒了点魔法药粉(其实就是有机香皂),然后就喷发了。他还强调了下,不要以为这样就不自然了,如果想看自然喷发要等上好久。这个名叫Lady Knox Geyser的间歇泉除了真的喷得很高以外,整个节目让人挺失望的。


Kia Ora!毛利语招呼后,大哥先用中文问好

地热公园里面的小景点很多,名字起的很吸引人,比如什么Devil’s Home之类。但是只有那个最大的地热湖讨我喜欢,其他的感觉都是在骗我的血汗钱。最大的湖叫The Champagne Pool,不断的冒着热气。有个中国妈妈拉着姑娘一起把脸贴过去,跟孩子说,宝贝,快来敷敷脸。


冒着泡的香槟湖,整个景区我觉得只有这里值得看

快走的时候,我竟然已经喜欢上这股臭鸡蛋味道了,使劲儿吸一口神清气爽。

经过Taupo的时候,我和肉丁被这座小镇的气息迷住了,沿着Taupo湖开下去,路边80%都是Motel,绝对的度假胜地。


把车停在路边,Lake Taupo就在身后

开往Tongariro的山路窄而且不断的上下坡和急转弯,肉丁始终搂着安全带提心吊胆,然后还问我是否知道秋名山车神。

绕过山,来到开阔的大路上做了件好事,在路边捡了一个搭车的香港姑娘。也是要去国家公园走Alpine Crossing的,正好顺路拉过去。


Taupo可以在飞机里用餐的MCD。后来在其他小镇也发现了飞机里的咖啡厅

Tongariro Alpine Crossing全场19.4公里,是新西兰很出名的徒步线路(不是新西兰九大徒步线路哦,Tongariro的北线才是,我记得应该是大约50公里。不开心),每年夏天有很多人来徒步,但是冬天穿越的话,官方建议是由专业的向导指引完成。专业向导价格大约200刀一个人,呵呵。

受香港姑娘影响,放松心情,直接出发了。甚至连回程的公交都没预订,因为香港姑娘说她准备搭车回营地。

早上7:37出发,我和肉丁跟香港姑娘一起开始徒步。走出了十五分钟,我想起来没锁车,又回去锁了趟车,衰。所以真正出发的时间应该是8:00左右。

香港姑娘早早的把我们甩在了后面。看着人家在前面走,我和肉丁坐在石头上气喘吁吁。

最后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3:20左右了,也算是控制在在官方建议的五个半到七个半小时后的区间内。






最后下山的路上全都是美丽的草

可能是因为前一天做了好事,从徒步终点出来以后还没走出去一公里,就被好心的西班牙旅行者接上了,本来只顺一半的路,最后直接把我们送到了离露营地最近的主路口上。对于最后一段小路,我们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决定自己走回去。西班牙小哥问了我好几次are you sure,看到我sure的很sure之后才掉头走掉。然后肉丁低头在手机上一查,6公里,我靠。

最后一段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来的,大概是边走边哭的。夕阳从背后照下来,周围都变成了黄色,很美,但是丝毫不能缓解我和肉丁的酸痛。



最后的一段路,从白天走到了黑夜

回顾一下这次徒步,遗憾也是有的,因为体力限制,我俩没有挑战两座山峰的顶端,这个遗憾留给下次弥补吧。

下一个目的地,我们去了Tauranga。没想到Tauranga的夜晚也可以抬头看到银河。来到这座城市,几乎每个路口都是转盘,很少有红绿灯,去转盘里面转圈吧。由于对路线不熟,在一个转盘转了一整圈之后,肉丁告诉我,那个在入口等着拐弯的女司机看我的眼神都是蒙圈的样子。但是肉丁也是的,帮我看地图指路,然后跟我说,往左拐,不对右拐,不对左拐~我都是晕的,也难怪女司机看我的眼神是蒙圈的。


摄于Tongariro附近的营地

新西兰的公路大多比较窄,而且铺设的质量感觉也很一般。随处可见道路维修施工。前往Piha的黑沙滩的山路跟Tongariro那里的相比,很难说哪个更难开,路更窄了,绝对是练车技的好地方。感谢我的驾校让我俩毫发无损的回来了。


雪山在那头,我们在这头

Piha海滩旁边有一个露营地,不幸的是主人出去度假了。露营地要到第二天才会开放。开过了这么艰难的路段,不走到海滩就回去实在太遗憾了。我和肉丁决定把车停路边也要去海滩走走。

海滩真的很黑,而且很大很美,山路的艰辛都值了。


这只是海滩的一部分,山后面还有海滩,背后的山还有海滩

从海滩回来的时候,路过营地的办公室,刚看到告示的第一行”It’s our turn for a holiday”,然后看到门里面出来一个女人。打招呼交谈后,原来这个人正是主人Fiona,刚刚度假回来,停下车还不到五分钟。我和肉丁一定是太幸运了。后面的男孩正要撕掉告示的时候,Fiona回头喊住说,不要撕掉,我们只让像杰一样善良的人住进来。然后她笑着对我说,给我几分钟喝杯咖啡,然后你们过来,好么?

就这样,我们住在了离Piha最近的营地,而且还给我们打了折扣。


浪太大,一不小心就被浪拍了。不信你问湿身的肉丁

一周的时间下来,习惯了满眼的绿色和耳边的鸟鸣,遇到了很多友善的人,很多感受没法用文字写出来。

感谢在让我们搭车的巴萨罗纳友人,感谢电瓶没电时用自己的车帮我打火的脏辫帅哥,感谢给我们讲解Taupo情况的退休老人。


最后再贴一张小飞船的照片,大家有空尽早起飞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