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在澳洲好不容易治好的焦虑症又犯了” 打工度假结束后何去何从?



这是撕开间隔年结束后的残酷真相的毒鸡汤,请谨慎食用。




01 逃避虽可耻但有用



撕下解封条的那天,我突然不想走出房间。仿佛只要我一直像只鸵鸟一样躲在房间,就可以假装自己还在澳洲,就可以无视接下来所有的未知和迷茫。



这21天比想象中过得快很多。


在澳洲呆的时间虽然没做什么大事,但每一天出于生活成本高的焦虑感,除了转移、度假和找工作的路上,我基本都在上班。可以说每一个阶段、甚至每一天,都有明确的目标和任务。而我也习惯了时薪制带来的对时间的紧迫性,总容不得自己闲下来什么都不干。


隔离期间尝试过给自己定一些目标,最后都没干成,好像做什么事都没动力了。在酒店和在家期间,每天睡13、14小时,然后上网冲浪、看剧、看文章度过接下来的时间,偶尔想提起精神做点正事,发现自己完全不能集中注意力了。


然后接下来的日子,离解除隔离越近,我就越消沉。


到最后,什么也不想做,就只是躺着,躺着冥想。什么也不做,放任自己浪费时间,这样的任性让我愧疚感越来越重,但又很舒服。


爸妈怕我无聊,送饭的时候总是想多跟我说说话。但我连话都不想说,接上饭就关门,将他们的关切挡在门外。


2月20日,隔离最后一天,居委提前给我发了解除隔离通知书,告诉我午夜12点后就正式解除隔离了。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我意识到,出了这个门,我就没法再做鸵鸟躲着逃避接下来会面对的问题了。我又要回到现实生活了。我要找工作要爆肝工作要买房供房要结婚生子要承担起社会责任,一想到好像再也不能自由自在了,一股酸楚涌上鼻头。


害怕。焦虑。不知所措。低落。眼泪不自觉地浸湿了枕头。


早就知道很多回了国的人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重新适应并接受国内的生活,本以为我在离开澳洲之前已经彻底厌倦,迫不及待想重新感受国内的烟火气,没想到我依然还是会遭受这样突然席卷而来的消极情绪。




02 才刚成真的美梦



解除隔离后,我决定先在家待一段时间,缓冲一下突然改变环境带来的不适应感。本计划着每天换着吃各种思念已久的美食,见各种朋友,约各种局。结果一到家,突然变得清心寡欲,每天没什么食欲,也不想见人。


家里面每一样东西都还是在一样的位置,爸妈还是做着多年来一样的事情,小区里面依然树木茂盛,街道依然拥挤繁华。


惊喜地发现这样一个小城市居然也开了星巴克,点了一杯久违的flat white,拿到之后失望地发现只是一杯凉掉的拿铁。偌大的商超里形形色色的服装店很多,曾经只有kmart一个选择依然逛得很开心,现在居然不知道该买什么了。身边经过的人穿着都很时尚精致,好像只有我灰头土脸素面朝天。


这时候,铺天盖地的游离感席卷了我。


我感觉我像个游客,跟这个熟悉的环境格格不入,突然会开始喘不上气。




03 梦醒的感觉



后来我问了几个同样是近期回国的人,还有几个曾经留学回国的朋友。


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


“我花了一个月才找到了新工作,在即将上班的前一晚,突然开始害怕了。在澳洲生活了四年多,从来没感受过压力和焦虑,但现在还没开始我就怕我适应不了国内的节奏。”


“澳洲仿佛就是一个避风港,没有经济压力,没人干涉我,回来后直接崩溃了,父母觉得我没结婚没买房没固定工作,每天都是焦虑重重,不自觉的我的心态也崩了。我现在很想回澳洲,想回去逃避现实。”


“我觉得我过去一年拥有了一辈子的自由。而现在我要失去它了。”


突然地,我想明白了我到底在恐惧什么。


早就习惯了独自漂泊,习惯了孤独,习惯了低物欲的生活。平静舒服,无忧无虑的澳洲生活似乎让我游走在废掉的边缘。而我还能再挤进去刀枪无眼的职场吗,我能接受这样残酷百倍收入却要减半的落差感吗,我不再能不开心就换一个环境,不能在累了的时候选择开始度假,甚至不能控制自己的上下班时间和工作时间了。


当初离开家去澳洲,是抱着希望自己成长的心情,以为经历过一遭后,心态会改变。可最后,我好像什么都没有得到,人生依然没有方向,职业发展依然没有头绪,性格依然是这样冒冒失失,感情观依然是如此幼稚。甚至同龄人开始在事业上成功,或者组建了幸福的家庭了,而我还要重新开始的时候,我开始怀疑过去几年的意义。


我以为我准备好了直面血淋淋的生活,原来我高估了自己。


其实一切都没有变,焦虑从不会消失,逃到澳洲了也没用。逃避总有结束的一天,在间隔年中找到人生方向这样的故事,终究只是故事,大部分平庸如我的人,即便是勇敢地开启了不一样的生活,起初的迷茫最后还是会继续迷茫。我想接受自己的平庸大概是这两年最大的收获了吧。


而如果心态不好的话,回来或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04 Move on



朋友问我,回国了什么感受。


“不知道呢,好像是回家了,又好像是离开家了。”


解除隔离那天,走出家门,在家乡的街道上走着,阳光很刺眼,马路很嘈杂。


戴上耳机,放上熟悉的那几首歌,我仿佛又走回了黑得兰的凌晨四点,整条街道寂静无声,只有我在灯下拉长的身影。


我突然很想念澳洲那些绚烂的日落和星空,无数时刻深刻感受到的孤独和宁静。


而我明白,那只是一场梦,梦醒了。此后在人生这条需要拼尽全力厮杀的路上,在各种血肉模糊筋疲力尽的时刻,我一定会想念在澳洲的这两年的自由和欢喜,那些肆意大笑的回忆,应该能撑过我走很多艰难的瞬间。


现在,我对自己最大的希望,就是能保持自由的心。







“后来,在澳洲好不容易治好的焦虑症又犯了” 打工度假结束后何去何从?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