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要一杯1/2浓度脱脂奶三个糖53℃的拿铁 —— 机场咖啡店工作实录


在澳洲当咖啡师挺有意思的,除了分分钟想把客人杀死以外。

这个视频的名字叫《千万不要在澳洲当咖啡师》

width=”100%” src=”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502034013396467717″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true”>

*via 萌叔大卫老师


你好,要一杯1/2浓度脱脂奶三个糖53℃的拿铁 —— 机场咖啡店工作实录


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凯恩斯吗?——机场咖啡店工作实录 「楼上篇」👆👆👆
从楼上到楼下的路 是一道明明白白的分水岭。



V 楼 下 


“楼下”的画风是截然不同的,arrival店小,虽然客流不及“楼上”,但只配两个人手。


所以这两个人啊,必须惺惺相惜,其利断金,再有几分默契加持,整个工作流程才能得心应手,要是相互推托,计较你我,那就完犊子,谁也别想好过。

“楼下”除了没有厨房,其余所有岗位都由这两个人完成,所以这两个人既是barista,也是FOH,也做food preparation。当如饥似渴的旅客排起长龙时,做shot那个人同时还得分个裂点客人的单,一手拿着手柄磨粉,一手飞快地在till上进行一系列猛如虎的操作,然后丢给客人一句give me a sec(等我两秒),回头把冰箱里的toastie扔进烤箱;另一个负责打奶,做好咖啡往边上一放,盖子都不带盖的,大吼几声名字,等客人踉踉跄跄地过来,交代一句:pls help yourself with the lid if you need(需要盖子请自取啊),既环保又节约时间,然后转身去检查toastie,取出来包好塞进纸袋,再吼个几声,送走。

几乎没有customer service可言。

我们和客人之间,就是清清白白的买卖关系,不卖笑,不陪聊那种,我以最快的速度给你出咖啡,你以最快的速度拿走,你我心中都清楚,这是我们这辈子最后一次相见,这一别,就是永远。

所以没有customer service可言。




VI 高 端 玩 家 自 定 义 


位于arrival大厅的「楼下」,客人里混进不少固定每天来买咖啡的机场工作人员,因此除了五花八门的各国口音,还有五花八门的咖啡诉求排山倒海而来。


你好,要一杯1/2浓度脱脂奶三个糖53℃的拿铁 —— 机场咖啡店工作实录

千万不要以为在澳洲这个咖啡文化浓郁的国家,当地人对咖啡就有多深入的研究,不知道latte,cappuccino,flat white这三剑客区别的大有人在。

有一次一个当地客人点了一杯卡布和一杯拿铁,出单的时候他问我哪个是哪个(没盖盖子),我…

你好,要一杯1/2浓度脱脂奶三个糖53℃的拿铁 —— 机场咖啡店工作实录*上图仅用作示意  请忽略夸张的卡布奶泡


但与其说他们不知道,不如说他们不屑于知道。

对于local而言,一杯被名字束缚的咖啡是没有灵魂的,善于私人订制口味才是真OZ。一杯四五块的咖啡,常常能点出高定的气质,仿佛不来点附加条件体现不出自己对生活的追求。

你好,要一杯1/2浓度脱脂奶三个糖53℃的拿铁 —— 机场咖啡店工作实录

一个开出租车的老头,每次都点一个large long black 1/2 strength,almond milk on side(大杯黑咖啡,半份浓度,另一份杏仁牛奶单独装)。

还有一个很strong的汉子,喜欢点很strong的咖啡,比如flat white extra shot, 3/4 top up(一杯澳白,加多一份浓缩,牛奶3/4满)。

其实这些都不足为奇,咖啡师当久了你会解锁咖啡的千千万万种可能性。


如果说咖啡品种本身就是咖啡、牛奶、水三种元素的各种组合,那澳洲人就是要将组合的权利把握在自己手里。

万物皆可on side(旁一边/单独装),espresso on side, milk on side,water on side,甚至还有人点一杯拿铁,milk on side的,敢情我就给您把浓缩萃好,牛奶打好,您自个儿组装呗——一定是宜家的死忠粉。

你好,要一杯1/2浓度脱脂奶三个糖53℃的拿铁 —— 机场咖啡店工作实录

成长于一个咖啡的国度,如果只和普通玩家一样选择标配,那有什么意思,高端玩家玩儿的都是自定义。

一个在机场工作的小姐姐,每次来买咖啡都是自带杯,点个small size还要1/2 strength(半个shot),再外加3个糖,我就特别想问一句,排长队来买一个咖啡味甜牛奶,隔壁右转便利店不香吗?

还有些人,就特别会点一些颠覆咖啡本质的东西。

想喝一杯flat white,但不直说,非要点一杯latte,然后 no froth(不要奶泡)。


知识点👇👇👇

latte和flat white的其中一个区别,就是前者的奶泡在牛奶沉淀稳定后厚度为1cm,而后者为0.5cm。

这感觉就像你在一家港式茶餐厅点了一杯鸳鸯,走咖啡谢谢!还有些人,可能是航天技术人员出身,对数字的控制欲极强。

也是一个在机场工作的小姐姐,我叫她Miss. 53℃。

她每次来都要点一杯53℃的拿铁。可能是用发射宇宙飞船的公式精准计算出来的,在南纬18°湿热气候里最宜人的咖啡温度,50℃太清冷,55℃太烫嘴,53℃最符合人体工学。

你好,要一杯1/2浓度脱脂奶三个糖53℃的拿铁 —— 机场咖啡店工作实录

还有些人,对甜度的执着让我瞠目结舌。

澳洲本土版的iced coffee是有ice-cream和cream的,热巧是要配棉花糖的,但这些标配仿佛还不能满足五行缺糖的澳洲人。


最近杰伦的新歌不是掀起一个梗“我的咖啡糖不用太多, 这世界已经因为她甜得过头”。

店员:Any sugar for your coffee?
(咖啡来点儿糖吗?)


普通客人:nah,i am sweet enough.
(啊不了谢谢,我已经足够甜了)

整个场面就很sweet..


然而在澳洲就玩儿不起来:

店员:Any sugar for your coffee?
(咖啡来点儿糖吗?)


澳洲客人:Five,please!
(来五个,谢谢!)

整个场面就很齁…

也有比较克制的,skim flat white with 3 sugar,虽然加了三个糖,但我要了脱脂奶呀,四舍五入等于健康不长胖,一点毛病没有。


讲究的人也是有的。

有一回没睡醒,做一杯long black,萃好espresso才装了热水,油脂被热水冲击得所剩无几,端出去客人说这不是long black,这不是long black,也不说不满的理由,就一直重复这句话。

只好道歉,端回来老老实实再做一杯。

你看,遇到懂行的人还是要认怂。



知识点👇👇👇


Americano(美式)和long black(澳洲黑咖啡)的区别,在于前者先加espresso再加热水,其实就是将表面的油脂冲击打散,口感较清爽,如图:

你好,要一杯1/2浓度脱脂奶三个糖53℃的拿铁 —— 机场咖啡店工作实录

Long Black则是先放热水再加espresso,最大程度保留表层的棕褐色油脂,口感浓郁醇厚,如图:

你好,要一杯1/2浓度脱脂奶三个糖53℃的拿铁 —— 机场咖啡店工作实录

总之啊,想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澳洲咖啡师,这五花八门的咖啡诉求,得手到擒来。



VII 关于 工作 在机场 


在机场工作就是一件还蛮酷的事情。

关于ASIC。


ASIC全称Aviation Security Identification Card,是一张证明你背景清白、没有炸飞机意图的卡,手持这张卡,你才能进入航站楼。

因为审批需要30天左右,一开始新人在没有ASIC的情况下,就需要一个持卡的老员工把人带进航站楼。一开始我们这批新人在航站楼内部的departure店上班的时候,大家每天先在楼下碰头,等人齐了一起被带上楼,下班了再凑齐一起被带出来,像是执行秘密任务的FBI。

等到你的ASIC批下来了,你就可以独自上下班了,进入安检前从上衣口袋掏出来,像FBI亮身份那样,然后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去插队…

你好,要一杯1/2浓度脱脂奶三个糖53℃的拿铁 —— 机场咖啡店工作实录

办这张卡需要$220,在hudson’s工作6个月后可以向公司申请报销,但因为我工作时间短,一开始便自知干不到6个月,于是我耍了些小手段让这张卡一直没有批下来,直到我离职…

关于停车位。

机场的停车位都贵的要死。很遗憾,我们没有free staff parking,办张员工卡能享受全天$5的优惠。


关于工时。

机场工作的工时绝对是季节性产物。

众所周知Cairns是一个旅游城市,旅游旺季工时多,一周5天每天10小时,累个半死不活;淡季所有人的工时都骤减,一周幸存个三四天已是万幸。

有句古话叫什么?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休息的日子也别闲着,约着去roadtrip啊,Cairns周边这么多个雨林,这么多条可野营的线路,一天两天是耍不够的。像是佛系玩家的雨林探索路线Daintree,我就去了两次。


下期,来个Daintree雨林roadtrip攻略!

再见!

啊 好想念在Hudson’s工作的日子





你好,要一杯1/2浓度脱脂奶三个糖53℃的拿铁 —— 机场咖啡店工作实录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