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实录|记人生第一次被入室盗窃

2021年8月15日,昨天是七夕情人节,今日我居住的小镇Dubbo新增cases21例,从上周开始疫情在小镇突然爆发以来,累计病例已逾60,离这里车程五个小时的悉尼,昨日新增466,今日新增420。从上周三开始,Dubbo进入lock down,昨天下午5点开始,进入全面戒严。

在目前严峻的形势之下,我从被入室盗窃的纷乱情绪中逐渐拉回现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整理生活,保护自己。

Part 1.当我觉得在澳洲已经经历够多的时候,澳洲告诉我——“并没有”
我每周上下班的时间相对固定,早7晚4,8月2日下午四点下班的时候,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开车去chemist warehouse买了些东西,到家的时候大概4点40左右(我之后一直安慰自己,很可能是这买东西的时间差救了我,没有碰到盗贼,自己人是安全的),开门进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一直到打开我自己卧室的门,因为右边就是built in的一整排大衣柜,紧挨着卧室门,打开的一瞬间看到被衣柜的大门挡住了视线,当下还怀疑自己是不是早上走的时候忘记关柜门或者柜门自己松动了,但当我又往前迈一步的时候,整个人懵了五秒钟,所有的柜门和抽屉全部被打开,全部被翻过——

澳洲实录|记人生第一次被入室盗窃
澳洲实录|记人生第一次被入室盗窃
澳洲实录|记人生第一次被入室盗窃

我当时是不愿意接受被偷了的想法的,说服自己可能是房东做什么驱虫等等的,但是手不自觉地就去打开自己藏现金的抽屉,发现两个放钱的小包都不翼而飞了,加起来一共6000多刀的现金,全部没了。又跑去房东的卧室查看,也是类似的情形,马上拿起手机拍了照片然后打电话给房东,打了两次没人接,于是立马000报警,报了姓名地址情况等等。之后又给房东电话通了,我说咱家被盗了。她说,啥都别动,我马上回家。

Part 2. 当我以为我国警察一般般的时候,澳洲警察说“我们才是废物”
房东回家之后,我俩开始等警察,在门口等警察的期间,把左邻右舍都喊了出来聚在一起讨论,左边邻居家有狗,但是说没有听到动静;对面邻居说,大概下午三点半看到了一个年轻的阿宝(澳洲土著)从我家车库进入;右边邻居家门口有摄像头,翻了一遍下午的录像,并没有任何发现。

这期间我俩还弄清楚了这个贼到底是从哪儿进来的——

澳洲实录|记人生第一次被入室盗窃

这是一间闲置的卧室,绝大部分澳洲乡下都不会装防盗网,窗户外面只有一层防蝇虫的网子,贼把网窗卸下来,好死不死里面的窗户没有锁,他就大刀阔斧地进来偷了。

从我下午4点50报警,等到了晚上6点半,两个嫩得能掐出水儿的澳洲警察(倒是挺帅的)终于来了。一个问了些照例的问题,另一个去每个房间拍照。当他们问贼是怎么进来的时候我们如实说了,并且说,那个卧室我们没有人进去过,怕破坏证据,正说着,拍照的警察就说“我进去拍个照”,也没戴手套,直接拧开把手,我????(这个贼很奇怪,他走的时候都会把门恢复成之前的样子,这就是我刚进家门的时候一点异样都没发现的原因,所以我们猜测,他一定是碰过各种门把手的,这一间被破窗而进的卧室多少会有指纹存留,除非他戴手套)

这是我无知还是您不专业啊?
警察说明天会来两个人过来采指纹,问了我们的姓名电话邮箱,又留了他自己的联系方式卡片,就走了。当晚我什么都没敢动,依然怕破坏证据。

第二天我和房东都没去上班,留在家里互相慰藉,大概中午两个女警察过来采指纹,那间卧室被卸下来的网窗、屋里屋外的门把手、被打开过的抽屉把手、我的房间被撕开的塑料袋,都采了,也都没有任何发现。女警察也说,应该戴了手套了,再加上我家的家具木头都是滑面的,很难留下指纹,安慰了我们几句,就走了。

当我一鼓作气准备收拾房间的时候,猛然发现有一个全部是纸质文件的抽屉,明显是被翻动了,如果没戴手套的话是会有指纹的,于是我喊房东过来说,这些资料被动过了,房东说了句,“it doesn’t matter,they(警察)will not come back.”我到现在依然想不明白,是因为警察太忙了不会想回来,还是她觉得就算警察回来采了指纹,也是没用的?

Part 3. 劝别人的时候都会说,切身经历才知道it’s not easy at all
警察走了之后加第二天,我一直都在打扫整理卧室,把床挪了位置,买了粉粉的床头,买了粉粉的地毯,买了鞋架,买了香草味的diffuser,买了一幅画挂起来,把所有闲置物品拍照上传脸书售卖,再一些更无用的捐给了veinnies。我想让我自己觉得我的房间完全不一样了。

更重要的是,我给自己的卧室配了钥匙,买了保险箱,ebay买了摄像头。好像一直保持忙碌,会令我的大脑短暂失忆一样,就不会让它反应过来,我是真真切切地丢了6000多现金,那是我一年多的所有周末和休息时间换来的真金白银,是我在中餐厅勤勤恳恳用笑脸相迎丑恶顾客的付出换来的收入,一瞬间全没了。

我不忍心自己停下脚步去思考这些,但是当我把能想到的措施全部做完的时候,那些思绪一下子全部涌进我的脑袋,我担心焦虑得睡不着觉,一个礼拜每天只能睡5个小时,痛苦、烦躁、后悔、不安、后怕,五味杂陈全部倾泻而出,但是我哭不出来,我的朋友替我红了眼眶,我的房东替我哭了一场,但是我没有。

一直到一个礼拜后我问我房东,她除了会把家里的警报器修好(之前一直是坏的),还会不会做其他的安全措施的时候,她告诉我她没有钱支付更多了,于是我提出了想搬家的想法,这个时候我才绷不住哭了。我说我没办法呆在这个房子里了,我害怕。她拥抱了哭着的我,说“don’t make a decision in rush” 但如果决定了会支持我。我脑子中的恶魔小人一直告诉我,第一因为她没有丢东西,所以没办法感受到像我一样的情绪;第二,这不是她自己的房子,不想花看似多余的钱;第三,她有自己的珠宝店,有很强的安全措施,她值钱的东西都放在自己的店里,家里没值钱的东西,更没必要装安保摄像头;第四,澳洲人普遍不相信警察,也不觉得装了摄像头有了证据就能抓到人;第五,考虑到澳洲的贼很大几率是阿宝,即便是抓到了,第二天照样放出来。

Part 4. 经历过什么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从中学到了什么
第一,人身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人好好的,其他的没那么重要;
第二,不要存现金!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存现金在房间,我真的不清楚,因为中餐厅发现金,想着自己哪天突然回国了就直接拿走,就是这么简单。
第三,澳洲人普遍卧室门没有锁或者没有钥匙,一定要自己配钥匙!锁卧室门!
第四,买个小摄像头几十刀而已,建议入手一个放卧室(如果你房东介意放在客厅的话),而且不要买usb卡要买云存储,一年也就几十刀,万一小偷把摄像头毁了,但是录像已经上传云端了,即使警察指望不上,也可以把录像贴到网上。
第五,事情发生之后我才知道,澳洲入室盗窃非常非常非常多,我这两天找朋友聊天才知道,大部分澳洲人都被入室盗窃过!我的是只拿现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为什么,所有值钱的电子产品都没动),但是其他被盗窃过的澳洲人,那些贼真的是见什么拿什么。
第六,不要以为有些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于是抱着侥幸心理,尽量做自己能做的,即使最后发生了也没什么可后悔的(所以我的肠子一直是青色的,当初就差把家里大门打开迎接小偷进门了)。
第七,网络、电子产品都要设置密码。事情发生快两个礼拜才突然发现,丢的一只钱包里还有我的大学时期开始用的一个小小的U盘,里面都是我的作品、照片、个人信息资料,十年的记忆丢了不说,个人资料也很怕泄漏,后悔没设密码。现在只能祈祷小偷把它随手丢掉了。

总之,我的心情思绪彻底恢复应该还要一段时间,我要给自己打满鸡血,用最快的时间把丢掉的属于我的钱挣回来。

愿大家引以为戒。
以上。





澳洲实录|记人生第一次被入室盗窃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