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七月初的南半球正值冬季,下了冰雹,也刚落下了雪,这个时候去激流岛,正好拥抱热情的岛屿,逃离凛冬片刻。

从基督城飞往奥克兰的航班上,塔斯曼海在晴日里蓝得发亮,高空之下,光秃秃的火山群有了初雪的覆盖,冬天又来了,那么春天不会遥远,可不会遥远的春天,不知道要等几度、才能完全地重获自由。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文字/摄影 桃花岛小妖女 


戴口罩对于南岛人来说,并不是一件习惯的事,一辆公交车上,大多时候只有司机才会这样做,而换到奥克兰,只是南北岛的差别,像是换了个世界,公交上人人戴口罩,轮渡上人人不离口罩,激流岛也不例外。

这是一个太平洋上的小岛,距离奥克兰只有半个小时的船程,我躲在小岛的阳光里,大海是温柔的,日子是温暖的,虽然我明白、温暖又只是短暂的,如同光明,如同黑夜。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山上的民宿,岛民的清晨是慵懒的


疫情之前,激流岛是个热闹的观光地,酒庄是这个小岛的名片,虽然说起新西兰的酒庄,南岛的马尔堡地区最负盛名,但作为奥克兰周边的一部分,激流岛更容易地就有源源客流,与成团成团的客人相应的,是忙着赚的钱。

萧条,是疫情对旅游业的重锤,尤其是那些依赖海外游客的地方,激流岛的酒庄也受了影响,几家倒闭了,几家只接受预约的拜访,更多的酒庄开始缩短营业时间,闭门的夜晚,闭门的平日,安静又笼罩着小岛,安静之中,又有一种落寞。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Batch Winery-疫情后的冷清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Batch Winery-安静的葡萄园


Batch Winery是我在激流岛遇见的第一家酒庄,纯属意外。原本我是在Rocky Bay爬山,顺着指示牌上的lookout,没想到最后冒出的是一个酒庄,山顶之上,面朝大海,大海的那头还能望见奥克兰的都市,都市在远处喧嚣,这里静悄悄。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Rocky Bay-如湖水一般清澈的海


另一头,Casita Miro的餐厅座无虚席,这其实是一家西班牙式酒庄的餐厅,不过有一个名号:奥克兰最佳餐厅前50,即使是下午三点,这个家庭式的小房子里也充满了人声沸腾,疫情前,没有预定的人只能悻悻离去,现在运气好的我当场就坐了进去。

现实是巨大的反差,你看,几家欢喜几家愁,欢喜的人也许也在遗憾昨日的美好,忧愁的人又担心明天是否会更好,疫情这么反反复复快两年了,我倒是真不知这场灾难何时才有一个头。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Casita Miro酒庄的餐厅


说起新西兰的葡萄酒,马尔堡地区出产着世界一流的Sauvignon Blanc,正所谓橘生淮南则为橘,对于葡萄来说,不同的土壤养出的葡萄也大有不同。

火山粘土是激流岛的特殊地质,这里的水土更适合酿造出红葡萄酒,波多尔混酿和西拉是这里酒庄的特色,我不是一个葡萄酒爱好者,酒有多不同,我是品不太出,但是比起新西兰的其他地区,激流岛的酒庄更懂得营造情调。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Mudbrick的露台餐厅


Mudbrick听说是这个岛上最浪漫的酒庄,正所谓浪漫莫过于法国,这个酒庄走的是南法风情,酒庄是个偌大的庄园,除了葡萄藤,还种满了薰衣草,来这里品酒倒变成了其次,拍出收获一堆赞的照片才是众人所往。

有个夸张的说法,如果想要在Mudbrick举办一场婚礼,预定至少得提前一年,至于我,也对这个酒庄心动了,倒是因为一场日落,依山傍海,我承认这里有着激流岛最浪漫的日落。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Mudbrick-庄园山丘上的浪漫夕阳


Palm Beach的海边,Oneroa Beach的海边,当我沿着沙滩,吹着来自太平洋暖暖的海风,我的心里有种莫名的快乐。

有一种说法,生活在温暖小岛上的岛民天生就带着欢乐,他们热情,他们爱笑,或多或少都受到了阳光的感染。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Oneroa Beach


我的眼里,激流岛上的人们也是快乐的岛民,有面朝大海的房子,老爷爷穿着泳裤从院子就跨到了大海,冬天的海一点都不冰冷;有弹着吉他的猛男,阳光里,海浪边,一曲一曲满是欢歌;狗狗溜着主人撒欢地跑,游艇海面上慢慢飘。

在这里度假的我,住在山上的一处民宿,白天阳光晒到我发烫,晚上暖气催人睡,明明是同一种酒,在这里喝似乎就能忘却了烦恼,小岛,让人有种逃离现实的感觉。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Oneroa Beach


如此美好的小岛,却感动不了一个诗人。

Waiheke Island是这个小岛的名字,一个中国诗人远赴重洋搬到了新西兰,在这个小岛上定居了下来,在他的笔下,Waiheke Island被称作了激流岛。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Palm Beach


这个诗人擅长写朦胧诗,黑夜给了他一双黑色的眼睛,他说: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这个寻找光明的诗人叫做顾城,在这美好的小岛上,拿着斧头砍死老婆的男人也叫做顾城。

在我的理解中,顾城是一个巨婴,一个神经病,虽然也是所谓的当代“唯灵浪漫主义”诗人,做诗人呢,说得浪漫容易,做人呢,活得浪漫则难。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激流岛上可爱的细节


细节体现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激流岛的岛民在我的观察里很是可爱。

造型各异的信箱,有做成小猫样子,有画上阳光笑脸,还有人干脆还在信箱顶上种起了多肉;

徒步的步道,每隔一段就有休息的椅子,椅子看似普普通通,镂空的花纹仔细一瞧都是小动物的模样,一把一个样;

鞋子不知哪个神人挂到了空中的电线上,啤酒瓶多了垒在一起也能砌成一面墙,还怪好看的。

生活是因为人变得可爱,还是人因为生活变得可爱呢?

如果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会用它来寻找光明,

但寻找光明的我,也会用那双眼睛去欣赏黑夜。

你呢?亲爱的朋友们。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激流岛街景







激流岛,谁的黑夜、谁的光明?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