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澳洲5年,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来澳洲5年,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2020年11月16号,我来汉密尔顿岛(Hamilton Island)的第一天,去制服室领工作服。内向的我,每到一个新环境,总是很忐忑。在试穿工作服是否合身时,L用中文问:大小合身吗?

我瞬间感觉好亲切。


L来自江苏,是一位口直心快的小姐姐。


说起来,L是国内最早出来打工度假的背包客之一。

早在2015年之前,她就去了新西兰打工度假。2015年澳洲对国内开放打工度假,她申请到了第一批的名额。当时抢名额的过程也很梦幻,QQ群里有人问,谁需要抢名额,把名字、护照号码这些信息发过来。她照做了,原本没报啥期望,没想到对方很快便回复:抢名额成功。L发了个红包,对方没收。后来,两人再也没有了联系。


命运就是这么偶然,L的人生轨迹因为一个陌生人的义务帮忙,而改变了。


如今的L,已在澳洲成了家,过着相对稳定自在的生活。


聊起之前在国内的工作,L说她曾是体制内的一名公务员,三天两头需要学习下发的新材料,每每出远门甚至离开所在的城市,都需要层层报备。

这么麻烦,具体是什么岗位?

狱警。

What?

没错,就是狱警。


我很难想象,瘦瘦小小的她穿梭在监狱里,每天和各种各样的犯人打交道的样子。

监狱里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和《越狱》或者《肖申克的救赎》里那样?犯人们每天都需要做些什么?和犯人打交道,会很恐怖吗?


L所在的是关押女犯人的地方,她们的住宿环境类似于咱们的大学宿舍,伙食挺好,逢年过节还有加餐。每天她们都需要去旁边的工厂干活儿,制作衣服用于出口。犯人也是人,她们有的厨艺很好,有的会才艺,有的很有领导才能,有的偷奸耍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即使在监狱。


当L决定辞职出来打工度假时,家里人都反对。当她决定留在澳洲生活时,家里人更不理解。在家里人看来,也许她在遥远的地球另一边,过着吃不好穿不好,无房无车无保障的生活。L调侃,她成了家里的扶贫对象。


不知是独立倔强的人选择了异国他乡的生活,还是异国他乡的生活让人独立倔强。L为人处世不拖泥带水,给人飒飒的感觉。尽管有时说话很直接,不那么中听,相处久了你会懂她没有恶意。谁不曾言语伤人,谁又不曾被言语伤过?


我想拍视频,经营抖音账号,L帮忙出主意,还愿意真人出镜,接受采访。



曾经有个人在微信公众号后台问:在澳洲打工度假,情况怎么样?

这是一个太笼统无法回答的问题。每个来打工度假的人,都有着不一样的经历,不一样的感受。正如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来澳洲5年,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