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来澳洲已经一年又十个月了,其实我以为更久,这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已经经历过很多人和事,结果居然只不过一年十个月而已。


在来之前做衣物等装备准备的时候,我是希望尽量不去农场工作的,虽然澳洲是个农业大国。考虑有三:户外劳动很辛苦、有遇到不良农场主的可能性、不一定能赚到钱。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塔斯郊外的绚丽日出

在这听过爱马士和应采儿的有趣故事


可作为典型巨蟹座,我总是操心得太多,什么都习惯做个坏打算,以免被意料之外的糟糕情况打得措手不及。就像买保险一样,买了不是觉得会出事,而是多个安心。


想到如果万一我不喜欢澳洲的城市,或者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尤其像集二签、三签的话,可能还是会有没得选那天。就算不想去,也好奇着,或许体验下也不差,那就做点准备吧。


内心想着能不去最好,身体却很诚实开始查攻略。保存了各州作物季节表,收藏了很多前辈的经验分享,另外怕有些东西在澳洲不好买,或者更贵,还淘宝了遮阳帽、袖套等,塞进了29寸行李箱的角落。


(后话:这类东西在澳洲Kmart、迪卡侬、BCF之类的商店、官网或亚马逊网购等能买到。)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德文港的灯塔


事实证明,万物皆逃不过“真香”定律。


澳洲的大城市,至今为止我去过的是悉尼、墨尔本、布里斯本、霍巴特,我觉得它们都大同小异,相比国内,便利性还不如北上广深,堵车程度却有得一拼。


另外我不喜欢逛街刷店,而且可能是我在拉萨待久了,对高楼和人流略有排斥,看到我所见的澳洲也不过如此嘛,城市比原野更“荒凉”啊,差点动了回国念头。


好在塔斯以一州之力,用它的美色诱惑到了我,与小花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一月中旬正是薰衣草花季


去年年初疫情之下,我离开悉尼,去塔斯顺便集二签,从此入了小花的坑。这是我的第一份农场工,也是目前做过的唯一一份农场工(红莓农场的四天打酱油忽略不计)。


从2010年2月开始做小花采摘,至今已经一年半了,第四季。每次换州及换季中间有半个月到一个月的gap,但基本也算全年开工。


科普:小花是小花椰菜的简称,英文名broccolini,或baby broccoli,它是芥蓝和西兰花的杂交品种,茎部也可食用,头部一样是颗粒状的小颗粒组成,但不是西兰花/花椰菜一整颗大颗的那种。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图片够大够清楚了吧!


重点:小花以根计单位,像你在公园里缠着你要你买花的小女孩手里的玫瑰花似的,一根一根的,细长的。


如果你是一个人走在公园没有人缠着你买花所以你不知道一根一根是什么意思,那我原谅你。如果不是,还来问,那你是super boss,阅读理解能力非凡人,我惹不起。


至于我为什么没有换工作,它不辛苦吗?


当然不,其实相比多数农场工作,这一定属于高辛苦级别的: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这是收了共三人的菜量


弯腰式采摘方式;

风吹、日晒、雨淋;

塔州变态的山坡地形;

或许会遇到奇葩的同事;

团队工作的磨合、默契培养;

break或lunch time无法准时;

短天一两小时、长天直到天黑;

下班时一身湿还有脏泥巴和菜味;

雨衣雨裤雨鞋手套等都是消耗品;

休息日不确定甚至可能一至二周无休;

天气等不可控因素导致作物生长问题;

为提高效率左手要锻炼得能抱住越多菜越好;

成千上万次手指和手腕重复折菜导致的酸痛;

如果请假,队员们需要分摊你的道,增添麻烦;


太多了······


我会说,这个工作你能做得下来,没有什么农场工作你不能胜任。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曾有不明大量病变小花出现

清理不过来后不得不废田停采


而好处自然是能赚到钱,尤其是高效率式的。经过一年半的手速训练和默契磨合,我们团队在昆州这间小农场的时薪已经达到税前102刀了。


上个月有几天都是上班三个多小时,收入就三百多刀了。(这是昆州农场的收入,塔斯由于菜况和地形等因素,无法达到此程度高时薪。)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现代“文学”技巧:凡尔赛一下


有人肯定会想,一个小时100,那我一周上个30小时都不得了了。


事实是,我们把普通采手十个小时要完成的量,提速到三小时完成,再多也不会有,得第二天再来采其他的block,每天有每天的schedule,而且菜长高长粗了才能有更多重量,也不至于歪腰太低采小根的,导致菜苗断子绝孙。


这样下班时通常才十来点钟,仍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早晨。想去悠闲吃个brunch的、游玩爬山的、或者回家在厨房大展身手的(通常是我),就会有大把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另外,这毕竟是农作物,种植规模是固定的,有生长周期,得按它的规律来,不是你想多采、菜就有那么多,必须按照只采高和粗的原则让它良性循环。


而且不是所有的Block都能长得根根粗大、不散掉、不开花,虽然科技进步,但农业仍然算是靠天吃饭的类型,受温度、日照等变量因素的影响也非常大。


如果不能接受,可以选择不做这个行业。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而关于收入的多、少,我觉得这是比较出来的。


我听说过草莓农场有人一周税后三千,每周七天上班,每天至少10个小时以上;也听说过矿区有人一周工作近百个小时,周薪逼近四千,累到坐别人车去上班都要抓紧睡一觉;还听说过有人注册两个账号每天从早到晚勤奋跑Uber eats,扣除油钱车耗,一周也有两三千之多。


我非常尊重且敬佩所有用自己的付出、并以正当途径赚取回报的人。只是我会从自己的需求考量,如果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工作,是的,我会忙碌充实,我也会有不错的收入,但失去的生活,是很难用钱买来的。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所以,小花不能算通常意义上的高薪工作,或许可以算一个不难达到高时薪的工作。多数新手在接受培训后,一周左右基本能达到法定最低时薪(我第三天就达到了30刀+的时薪)。


周薪方面,一周工作20-40小时不等,通常情况下破千不难,比起一般付时薪的工作,每天下班时间更早,总体休息时间会更多。周薪少时有过六七百,多则破过三千,平均约在1200-1500左右。当然也看菜况,不绝对。


当新手掌握基本技能后想再提高速度,就需要练习更多技巧,配上责任心,以及良好的团队合作。有心者事竟成吧。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去年我写过相关经验的分享,一是为了记录,二则恰逢塔斯开季,需要征更多的采手,今年也是同样的原因。




先强调,这是一份团体计件的工作,我所提到的“时薪”,都是我们自己根据重量计算出来的金额除以每天工作时长而得来的,会适当扣除休息部分。


工作地点根据季节不同,11月-4月在塔斯的West Pine,6-10月在昆州的Gympie. 工期长且稳定,一季长达半年,只要菜正常生长,一片田能采10-13次左右。


这里重点说塔斯的情况,因为昆州Gympie是个小农场,只需要7人即可完成整季收获,且必须是快手。塔斯的农场每个团队一般安排5-8人不等,配一台叉着7个放菜用的大bin的采收车。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司机开车行进在采手的前方。当采手们采到靠近车、或者手中抱了太多无法再同时采时,收取身边1-2人的菜,然后放在bin里摆好(整齐可以放更多,减少换bin次数),放完后司机会再前进一段距离,如此重复至做完一条道。


根据每个block种植量不同、道的长短不同,每天要完成的道的数量也不尽相同。


每个人会站在两条菜苗的中间,采左右两边各一条,边采边前进。道会固定某个人采,下次还是他自己的,漏菜多的话,就要清理更多垃圾,对整个团队都不利。


采摘时一般都是用右手采、左手抱着菜,也有左撇子反着来的,自己喜欢哪个方式就用哪个,厉害的人会练成左右手都能采,这样累的时候,两只手可以交换稍微休息下。


当一车7个bin装满后,司机会把菜载回统一下bin的地点,由另一个叉车司机叉到卡车上,达到一定量时再载去包装厂。之后supervisor会再告知picker具体重量,团队多少人,就按多少人来平分。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团体计件这种模式是农场规定的,且据实践经验,如果队员合作良好,效率一定比单独计件更高。


比如:有人速度稍慢,或者是他的道东西多,离车远,就需要离车近(而他不一定是采得快)的人,去帮忙拉近,使大家与车之间保持相似距离,否则就会浪费不必要的时间在折返交菜。


这很考验团队所有成员的观察力、判断力和责任心。招人的时候也会强调,如果每个人都尽可能提高速度、互帮互助,那么大家赚到的钱会一起变多,也可以早做完早下班休息。


当然,不排除有滥竽充数 的偷懒者,就需要进行有效的沟通来解决了。如果有人实在是浑水摸鱼,我们再累也会宁缺毋滥,跟他说拜拜。以去年经验来看,绝大部分人都自觉且上进,跟钱过不去的人还是少数。


另外,农场希望各个team尽量同时下班,采得快的队做完自己的部分后,可以去采还没有完成的队的菜。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下班了去挖一挖免费的新鲜胡萝卜


薪水方面,一般是每周三晚上发薪,有时候周四,同时邮件发电子payslip,正规白工,交养老金。可集二三签,可用408,学生签,伴侣签等等。类别属于农业,没有六个月雇主工作限制。我的二三签都是这份工作集到的。


小花农场是真正的户外工作,没有微波炉可以热饭,一般会带面包饼干、三明治等食物,放在自己车上,break time时到车上取。喝的水、饮料要自备好足够的量。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我会带很多水果或迅速补充能量的食物


有时候自己的车会停得比较远,也不一定每趟下bin时都跟车回来,就可以一个team用一个大袋子一起装点水、巧克力啥的,挂在采收车上,方便拿取。


遇到下雨时可能仍要照常完成采摘,所以可以备一些衣物、袜子等有需要时进行更换。因为一旦delay,就会有连锁反应,之后会更难采,甚至产量减少。


如果雨太大,不得已的情况下出于安全考虑,会stop picking,但要做好第二天回来清理那些开成花的垃圾的准备。


农场有配流动厕所,建议自带纸巾。厕所一般在采收车停放的地方,不会真的跟着移动,有时候采的地方会离厕所很远,所以要么在开始前去流动厕所解决,要么户外流动解决。


如果采摘中途要回去上厕所,确实略有不便,尤其是团体计件,耽误的就不只是自己的时间了。当然该上厕所还是得去啦。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坡太陡,这辆特殊的采收车前面的bin可能会掉

picker们一路护送


这个工作需要自备雨衣、雨裤、雨鞋、手套这些(我认为的)必需品。其他参考物品为:太阳帽、保护手指的胶带或创可贴、防晒霜、魔术头巾、袖套等。下一篇再写这些东西哪里买比较好。


关于采摘技巧,我去年其实写了很多,但说实话,在没有实践之前,我写得费劲,解释一堆,还不如田里手把手地教一分钟。说说去年塔斯小花农场的故事好了。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读一半了,远程送一个熊抱 🙂


去年塔斯11月中旬开季,有一些同事可能还是看过我写的文章来的,induction的时候听到过“你就是Livy啊”这样“打招呼“的话,要不是场面和谐,真担心下一秒就是“瞧你写的啥玩意儿把老子骗来了,等了十天还没开工······”这类。


点击下面蓝色字可跳转回顾⬇️

澳洲打工度假 | 时薪最高曾达82刀的农场计件工作,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澳洲打工度假 | “高时薪”的小花椰菜采摘的续文


那时候好怕开季后骂我文不符实的,因为我觉得我没有把“高时薪“这件事解释得太清楚,而且小花需要的一些技巧,不是每个人都能get到。还好没有人来找我麻烦,大家很有素质,但今年写文章就想着谨慎点了。


由于澳洲封锁国境,没有新背包客进入,凭想象就知道招人有多难,但靠着supervisor Eric 的“耐心解说”(也可能是连哄带骗哈哈哈!开个玩笑,招人很辛苦——都说优点就讲你画大饼,说缺点人就吓跑了。还好已知好几个去年的同事今年还会回来继续做),竟被他招齐了四个team,不少其他州赶来塔斯的,这在疫情之下真的不容易,点个大赞。


要是没有这么多人,那么,或许那一季没有一个picker,能活着走出小花地。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为节约时间,我们经常在菜地里解决午餐


所以这浩浩荡荡一共二十多人,在最开始几次大杂烩采摘后,分为了四个team,且各有特色。


A team都是有经验的老picker,大多数都在同一个team合作过2-3季,是追求速度狂魔、不爱休息的(自封)精英队;


B team是国际组,除了大陆的,还有马来人、日本人,是中途不断有人离开又加人、就这样还能经常吵架的“问题多多”组;


C team组员恰好都来自宝岛台湾,有时候会比较任性自主改变采摘方式、之后不得不吞下苦果,熬到天黑拯救因为提前下班导致开花的菜田;也是从开始就被担心他们会整组离职的组,结果都坚持到了结束(还有两位竟被成功“拐”来Gympie);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跨年夜的聚会


D team组员除了一个印尼女生,都来自大陆(广东塔州分粤),大部分是在塔读书的学生,勤奋能吃苦,从季初到季末都任劳任怨,虽然因为有那个像是拖油瓶般存在的国际友人,导致时薪没有太大飞跃(不然肯定可以更高),但他们属于踏实能熬型,做到天黑也可以。由于女生人数以绝对优势压倒男生人数,也被称为女生组。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A team与D team一起聚餐的大合照


这些人多数都从季初做到了季末,比如我一开始不看好的微信网友兼打粉May,不仅做完塔斯整季,结束后还到昆州的Ipswich帮忙,再去了她心心念念的雪山,真的很优秀。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可可爱爱的短发阿May值得一张特写


再者,去年塔斯的开季实在是太惨太烂了。初春的塔斯天气湿冷,比郁达夫笔下的春晚还阴郁,菜长不大,开季时间不断往后推,从农场主最初说的10月底推迟到11月17日,有人在背包客栈等了快一个月。


不知什么原因,农场主告知的种植量与实际总是不太相符。如果是好田,那至少可以相对多赚点,心理上舒服些。如果是垃圾田,则痛苦加倍。


农场在种植小花苗之前,估计没有把地翻得够透,有些田的杂草长得比小花都高。我们还曾领过时薪,去脚踩杂草。


本以为时薪清个杂草,简单嘛。实操时眼泪直接掉下来,那大山坡叫一个酸爽啊。走起来难的坡地,采摘时自然也痛苦,有些坡度可达45度以上,令人望坡兴叹。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太阳出来我爬山坡(哭着唱的


然后,前五片田几乎就是恶魔般的存在,菜又细又短,还爱开花。细到什么程度呢?通常超市里卖2.5刀一把的菜,有5-7根,200多克吧。而我们曾在2号田的时候,采了20根,才大概足够那样一把的量。此处手动土拨鼠咆哮。


所以即使是有经验的A team,时薪也一度只有二三十。甚至直到第13号田之前,都没有一片田称得上是漂亮的。


这群人就这么熬着熬着,从十一月熬到一月,才稍微见了点曙光。


或许是天气变温暖,或许是苗和土地的质量好,十三、十四号田的菜达到了巅峰。


那会儿终于有了点挣钱的感觉,并且之后的都还不错,虽然由于塔州开学等原因,人也逐渐变少,更加辛苦忙碌,但好歹劳有所得。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采到快结束的小花田像是Windows桌面


直到四月底,本季塔斯小花正式结束。


这一季里,A team 周薪最高时3000+,时薪最高时达70+,其他新人team周薪也都破过2k,时薪高时能到50+,非常不错的了。


回想这些过去了大半年的事儿,仿佛就在昨天似的。希望今年开季时能稍微好一点儿,也不敢抱太大期望,毕竟听天由命的事。




插个题外话,不知道啥原因,上一季在农场附近出事的同事的车竟有四辆,都是上下班路上发生的,原因有雨天打滑、转弯车速过快、give way没有让道、撞树等,好在人都没事。但这四辆车都报废了,而且几乎没人买了全险。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点击图片可看车祸现场照片


所以顺道提个醒,塔斯主要是山地地形,春夏季降雨充沛,极容易发生打滑等事故。做体力活儿赚点钱不容易,买车的钱不是捡来的,命很要紧,除了安全驾驶,几百块的全险值得买。


最近刚好第三次续车险,我的原则是其他什么都可以省,买全险绝不眨眼,有些钱一省就出事,灵验得很。NRMA有无索赔和忠诚奖励,我的马自达6一年全险428刀,如果事故导致车子报废,可赔偿4800刀。而我车买来才3200刀。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好山好水好菜在等你,珍爱生命


前面也说过,买保险不是觉得会出事,是以防万一,图个安心。如果真不幸出车祸,至少经济损失方面能有所补偿。


尤其大家都离家万里,成年人还是尽量做到不让家人朋友操心吧,这么远他们帮不上忙,甚至怪罪在“出什么国”之类的问题上,岂不更糟心。


行文至此,又是一篇长篇,到此先停,下一篇再写写具体上一季在塔斯的收入、住宿和游玩,以及今年招人的相关事项等,感谢阅读。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投稿微信:adj-helper3


做了一年半还没“腻”的小花农场采摘工作分享(2021版)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