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公路旅行TCHIKITA



步入丛林

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

我希望活得深刻

并汲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

然后从中学习

以免让我在生命终结时

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




顺着炎热干燥的空气开始公路旅行,我们把所有的行李放在车顶塞满后备箱。
充满夏天味道的夜晚和喝光的威士忌酒瓶。
坐在九十年代吉普里翻着那本被暴雨侵泡过的书。
电台放着上个世纪的摇滚乐,烟雾缓缓融入车厢里黄色温暖的灯光。

悉尼到凯恩斯
途径拜伦湾、黄金海岸、埃尔利海滩

不完美公路旅行TCHIKITA

卢多带上了他的朋友凯利斯。
他只有19岁,刚刚高中毕业来体验大学前的间隔年。
咖色皮肤,阿拉伯血统,浑身健硕的肌肉,喜欢裸着上身背斜挎包。
不会对陌生人说一句真话。

“洛娜!对不起!”
凯利斯坐上副驾驶回过头说。
“为什么?”
我在后座帮卢多和凯利斯卷着烟。

凯利斯扭开音量
Tchiki-Tchikita,
Tchiki-Tchikita,
Tchiki-Tchikita

“不好意思,这歌词真他妈的屎,但是每个法国人都爱他!”

后来为了方便他们开始叫我Tchikita
这首歌从公路旅行开始,直到半个月后结束。


拜伦湾
拜伦湾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确立了自己作为嬉皮士聚居地的名声。
毫无疑问,这种悠闲的氛围依然存在,伴随着美丽、未受破坏的海滩和海岸线,拜伦湾仍然是澳大利亚背包旅行的主要内容。

不完美公路旅行TCHIKITA

礼品店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曼陀罗挂布,彩色小面包车旁靠着一群准备去宁宾吞云吐雾的嬉皮。

这里没有悉尼街头露着屁股乞讨的流浪汉,却少不了和椅子吵架,然后坐下继续破口大骂的老头。

“你看,他肯定是藏在我们的后备箱过来的!”
卢多看着马路边对自己发疯的老头开玩笑说。

不完美公路旅行TCHIKITA

露营与宿醉是公路旅行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地平线冒着白烟,我从营地里闷热、发烫的帐篷里爬出来,生无可恋的呼吸着每一口干燥灼热的空气。我们赶在天黑前到达。从冷藏箱里取出酒水,摆开桌椅和锅具,还有永远吃不完的意大利面。

夜晚陪伴我们的是酒、无聊的笑话和头顶无尽的银河。

至少有片让我们探险的土地,做有冒险意义的事,才显得不会那么按部就班。


昆士兰州

昆州是最适合漫长度假的地方。
越来越多拖着游艇去海边的车,无数的海滩、岛屿和热带雨林。
如果澳大利亚属于户外爱好者,那么昆士兰州便是冲浪和浮潜的天堂。

不完美公路旅行TCHIKITA

黄金海岸冲浪者天堂
第二年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舍不得离开。最喜爱的城市之一,未来最想定居的地方。

不完美公路旅行TCHIKITA

布里斯班银库赌场
同伴们总是在这里碰碰运气,掏光了兜里所有的钱

我们在夜晚陌生的街道叫喊着,跑着,跳舞。
路上不断扔掉没用的行李减轻背包重量。
在不知名干燥的小镇停下,在酒馆喝一大口酒,和好奇的本地人打发时间。

或者花一下午在海滩上享受毒辣的阳光,生怕夏天在自己的身上留不下任何颜色。

不完美公路旅行TCHIKITA

不完美公路旅行TCHIKITA

飓风前的埃尔利海滩

幸运的是在飓风来之前,我们在埃尔利逗留了一段时间,这是我最喜欢的小镇。
酒吧里永远挤着看拳击、度假和喝酒聊天的人群。


🌊

长途旅行的疲惫终于在凯恩斯结束。

我调侃现在的状态像行尸走肉一般让人崩溃。凯利斯一直抱怨着太热,准备买回国的机票。卢多还是乐此不疲的准备着餐前小吃,从包里掏出几张现金和沾着烟丝的硬币,自言自语着去买酒。

一周后凯利斯和我们告别。
我和卢多移动到了麦凯的寄宿家庭。

不完美公路旅行TCHIKITA

露易丝从卧室拿出了一双小靴子。
“我不舍得扔掉,这是鲁比参加我们婚礼时穿的。”她坐在我旁边。
“我一岁的时候,参加了爸爸妈妈的婚礼!”
鲁比爬上椅子,坐在桌子上咧着嘴笑着对我说。

“你会想家吗?”
“不想。”
这个答案我总是脱口而出,因为我真的不想。

“我们喜欢在任何一件事儿加上年龄限制,不打算结婚或者丁克,在大部分人眼里是个怪人。”

露易丝露出了惊讶又惋惜的表情。

“如果你留在这里会很好,不会有人问你为什么不结婚,那是你自己的事儿。”

不完美公路旅行TCHIKITA

盖瑞给卢多装了满满一个保鲜盒的大麻。

“我得了皮肤癌,”
盖瑞坐在懒人沙发上喝啤酒,看着节目大笑,回头对我们说,“只有靠大麻来缓解,我朋友经常让他的女儿带去学校给同学分。”

盖瑞总是满脸笑,友好、善良。

露易丝和盖瑞常在周末带着我们烧烤或者去游乐场,介绍朋友给我们认识。

我一直对这次寄宿家庭的生活非常满意。
尤其是对原生家庭不太好的人来说,能与温馨和睦的家庭生活在一起,真的很幸运。

不完美公路旅行TCHIKITA

在我们和一家人告别后,卢多告诉我,他偷走了盖瑞秘密地洞里所有的叶子。
“大概有这么多。”
他比划着小臂。
“你利用了他们的善良!”我说,“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拿我们当家人!”

过了半小时,车子突然坏在半路,下着暴雨。
卢多花了400刀拖车。
“这是报应。
”他念叨着,“我拿了盖瑞的东西。”

因为这件事儿我和卢多相处的很不愉快。
这样的旅伴让我感到厌恶又失望。


🌊

大部分时间内,我觉得寂寞是有益于健康的。有了伴儿,即使是最好的伴儿,不久也要厌倦,弄得很糟糕。我爱孤独。我没有碰到比寂寞更好的同伴了。

在5点半的清晨,我搭上了一辆去埃尔利海滩的灰狗,车上的人昏昏欲睡。

日出照进车窗,又要开始的新生活,认识新的朋友。我兴奋又紧张,打算着在埃尔利呆很长一段时间。日历上还有半年,这种感觉就像是知道自己的死期,要做完所有愿望清单上的事儿才不算白来。


当然,埃尔利也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不完美公路旅行TCHIKITA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