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留少年时,总有少年来



难留少年时,总有少年来



最近,送别聚会(Farewell party)一场接一场,一个个熟悉的小伙伴相继离开,让人感慨万千。


老乡Yve结束2年的澳洲打工度假生活,回到国内,没人再约我吃螺蛳粉了;

台湾妹子Olivia前往西澳,开启新的旅程,没人约我下班一起走路回住处了;

川妹子Amy也要离岛,前往Sunshine Coast;

阿根廷的Barbara和男友先是飞到意大利,之后计划定居丹麦;

阿根廷的Ludmila和男友Josh先是飞到西班牙,在欧洲旅行,然后回阿根廷和家人共度圣诞节;

尼泊尔姑娘Saru、Prakriti结束近3年的岛民生活,前往Newcastle/Brisbane定居;

还有热情活泼的Mika、Maria、Evylne、Sophia、Laura……


难留少年时,总有少年来

*从左到右,分别是我,Julia, Amy, Yve, Chisumi


难留少年时,总有少年来

*尼泊尔姑娘Saru, Prakriti,性格温和低调不张扬


她们的先生都是厨师,通过雇主担保移民到澳洲。

2个月前,26岁的Prakriti和先生在布里斯班附近买下一栋房子,300多平米,带前院后院车库。国内无法想象的豪宅,在澳洲做个勤勤恳恳的公民就能实现,让人好羡慕。


难留少年时,总有少年来

*个个都是party queen


拿手机的是Ludmila,热情幽默开朗自信,干活儿又快又认真,很是招人喜欢。离别前一晚,内敛的我第一次主动上前拥抱她,她叮嘱道:Chloe, Don’t work too hard. Enjoy your life. You are a good girl. You deserve it.

喧闹的party上,我忍不住泪奔。愿世上的好姑娘,都能拥有幸福人生。


难留少年时,总有少年来

*上班前的大合影,笑容不分职位,国籍,语言



*相识大半年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这些姑娘们一起爬山喝茶看日落

岛上的人员流动率一直很高,很多人待3个月就撤,满半年以上就算久。我属于慢热类型,好不容易和别人熟悉了,能够敞开心扉交流,又面临分别,心里空落落。

前天去餐厅做兼职,猛然发现短短2个月,从厨师到服务员,几乎全是新面孔。看着一张张年轻陌生的面孔,忍不住想起电视剧《山河令》里,百岁剑仙看着江湖后辈,感慨道:难留少年时,总有少年来。






难留少年时,总有少年来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