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枝儿、叶儿啊(国际篇)



偶然间翻箱倒柜,找出来个老古董,MP3。好奇心作祟,充了电,戴上耳机——苍天啊,几年间都不曾听过的旋律响起,一秒回到解放前。


那些花儿、枝儿、叶儿啊(国际篇)


这部MP3上一次发光发热还是在2018年,那些在Ayr农场打工旅行的日子。


很多人边听歌边干活,我也如此,但我嫌手机太沉,而且采瓜摘椒时弯腰、下蹲、起身的动作幅度大,容易掉出兜。毕竟,就曾有小伙伴的手机掉在了一眼无垠的椒田里,大家不得不牺牲午休时间集体为他大面积搜寻,壮观程度堪比美剧里警方和市民在野外联合出动为受害人查找线索一般。


那时,AirPods还不流行,耳机大多是有线的。为了不影响干活,有的人把手机揣在腰包里,有的人把手机挂在臂带上。而我,直接抛弃了手机,选择小巧、轻便又带背夹的MP3,不管是衣领、袖口还是兜边,步步高点读机,想夹哪里夹哪里。


那些花儿、枝儿、叶儿啊(国际篇)


MP3里的歌还是那些歌,但让我一秒回到解放前的那些人呢。有的,经常联系;有的,偶尔联系;有的,再也没联系。


跟大家一签、二签、回国乃至周游世界的选择不同,我在一签中途转了学签,来到塔州之后就再也没挪过地方。而他们,那些朴树口中唱着的花儿啊、枝儿啊、叶儿啊,三年后,真的都散落在了天涯。


那些花儿、枝儿、叶儿啊(国际篇)



Po


某个稀疏平常的下班途中,Po心血来潮想学中文,问有没有人可以教他。当时班车上其他几个中国人都不作答,为了缓解尴尬,我随口应了。就这样,革命的友谊开始步上了万里征程。他每天来找我学拼音,有时还会送我一些瓜果,后来干脆搬来和我一起住;再后来,当我去悉尼时,他请假三天全程接待;去年年初在他回泰国前,又专程来霍巴特探望了我一番。


Po有点黑、有点丑、有点贱、有点色情,但这不妨碍他是我在澳洲结识的最好的外国朋友,没有之一,因为他身上的真诚与善良,通透、纯粹的比钻石还要闪亮。


回国后,他结了婚,也换过几份工作。而这段日子,他竟然在学西厨!交了学费、报了学校的那种,每天不是用萝卜雕花就是给鸡爪子剪指甲。跟我玩票的性质不同,他对厨艺怀有一腔热忱,而且有志借此移民加拿大。


既然如此,就祝福他吧。等他将来在加拿大开餐厅,我去参一股。


那些花儿、枝儿、叶儿啊(国际篇)



Yuto


老实说,我跟Yuto接触的不多,但我对他始终心怀感激。


最开始做农场时,没有采瓜的体力,也不懂摘椒的技巧,完全跟不上拖车的速度,一直被落在后头。而这个时候,在第一时间以迅雷之势跳到我这垄帮我补足进度、追上拖车的人就是Yuto,一个开朗、直爽、愣头愣脑的日本小哥。


拖车匀速向前,他在跳过来帮我追上差距后,立马又跳回自己的那一垄,调头反追。没做过类似工作的人无法想象这其中的艰难与取舍:每个人都有固定的一垄或两垄地,一旦我去帮了你,我自己的任务就会落下,等我再返回自己垄地时,我必须加倍速度与力气才能追上拖车。而同时,还要保证采摘的质量,避免被监管警告或责备。


这种互帮互助在农场是个温暖且有趣的现象,犹如家常便饭。主动跳到你这一垄帮你采摘的人完全自愿,没有任何的取笑和怨言,不计回报,也不讲国别,每个人都希望全车队的12个小伙伴可以共同进退。反观我离开农场后遇到过的一些华人老板和同事,如果你做得慢、做得不好,不论你是新手与否,都会受到挖苦、讥讽、侮辱甚至谩骂。


Yuto当时还兼职我们往返农场班车的司机,某个晚上轻狂不羁,酒后驾车还载着其他的工友,被管理员发现后即刻被逐出了农场。至此,本就交谈甚少的我们再未相见。但那些在我万念俱灰,眼看着拖车渐行渐远可能这辈子都追不上了的时刻,他就像一道闪电、一道光,给过我难以言表的希望与感激。


我在塔州读书的这两年,他也结束了在澳洲的打工旅行,通过Ins的状态得知,他环游了亚洲的不少国家。


那些花儿、枝儿、叶儿啊(国际篇)



Momo

 

Momo是个大大咧咧的日本女孩,英语非常一般,但农场里的男女老少她都通吃。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的性格是天生的,比如交际、比如热情、比如爱笑、比如乐观。


在我离开农场时,送了她一张我亲手写的卡片,她随即张开血盆大口在人流熙攘嘈杂的公共厨房里“哇哇”地哭,一边哭还一边告诉经过我们身边认识与不认识的人:“Ming is leaving……”


在我到了布里斯班后,听闻她与几个朋友在租车旅行时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车子翻下了山路,同行的其他人不同程度的骨折,有的手术、有的打石膏。而她,同样是在车里,竟然只有一些不需要就医的擦伤,这丫头命可真好。


后来,在她路过布里斯班时,我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留宿了她一夜,还和室友一起为她打了火锅。在第二天的细雨蒙蒙中,我送她上了火车,从此作别。


一年后,这丫头回了国。不过,她不是一个人回的,她拐回去了一个黄毛小哥。两个人登记结婚已经一年多,凑巧的是,她的黄毛夫君跟她一样,也有一张血盆大口。


那些花儿、枝儿、叶儿啊(国际篇)



Shinyou


第一天做农场时,没有经验,瓜车装满被拖走后没有及时取下水瓶,烈日滚滚下别人都在喝水休息,唯独我没有。突然,一个水瓶递到我面前,一个略显羞赧的大男孩笑着作出仰头喝的姿势:“Water?”我不渴,谢过一次。


又一辆拖车装满,一辆拖车开来,还不是装有我水瓶的那一辆,这个大男孩依旧把他的水瓶递给我。我还不渴,谢过第二次。等到第三辆还不是有我水瓶的那辆拖车时,他依旧把他的水瓶递给我。我终于渴了,接过喝下了几口,谢过第三次。


这个被我谢过三次的大男孩叫Shinyou,我哩亲故。


Shinyou姓Kim,来自韩国,英文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说到这,不得不吐槽一下澳洲打工旅行签证对大陆申请人的不公。西方国家自然不用说,但就连离我们最近的日韩、港台等地区的申请人都不需要英语成绩、不需要学历学位、不需要资产证明,只要你申请,就能来。而大陆呢,每次放出1000个名额都要抢破头,还要递交一堆杂七杂八的公证材料,天理何在。


Shinyou善良又谦恭,但因为语言问题,明显能察觉到他极度想与你交流但又心力不足的焦急和窘迫。不过没关系,我的英文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大家慢慢熟络后,打招呼的方式通常是我先喊一声:“我哩亲故啊!”他再含糊磕巴地回我一句:“老铁啊!”


说来也怪,语言是个问题,但貌似又不是问题。尽管从他嘴里几乎蹦不出一句像样的英文,但没多久他就和一个日本小妹妹相好了,两个人搬到了一起住,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日子。这过着过着,就随小妹妹一起过回了日本。


去年在Ins上我们曾有过一段简单的留言,他说已经定居在了日本,热烈欢迎我去找他。


因为梅酒,因为刺身,因为动漫,因为高中老同学,也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他们”,日本,看来必须要去一次了。


那些花儿、枝儿、叶儿啊(国际篇)



Anthony


真实、全面、客观、公正地说,来自法国的安东尼是我们农场里情商最高、最有管理才干的队长。


每天上工时,农场里的亚洲人和欧洲人会自然分化,即亚洲人去亚洲人多的车组,欧洲人去欧洲人多的车组,但因为每个车组的人员额定,所以就常会有亚洲人被分在欧洲组,或欧洲人被分在亚洲组的情况。


而队长,就是各个拖车的司机,指挥负责左右两翼传送带下12名队员的工作。事实证明,队长靠谱,这一天的工作会贼舒心;队长不靠谱,这一天的工作会贼憋屈。曾经被分到过几个欧洲车组,综合对比下来,安东尼这个队长最靠谱。


亚洲人到哪都积极发扬吃苦耐劳的精神。一辆拖车装满开走,另一辆拖车开来之前,这其中的间隙应该休息,但亚洲人普遍会撸起袖子加油干,即使没有拖车,也会向着自己的这垄地一往无前地摘下去,待新的拖车来,再走回来直接把摘好的扔上去就行了。一开始这只是一些个人意愿,但慢慢地大家都这么做,就演变成了规则。我无数次地不解:咱们是计时,不是计件啊!


没用,大家只会一个比一个摘得多、摘得远。但是安东尼就不一样,在他的车组,不但车速慢,换车的间隙严禁工作,必须休息。他不但苦口婆心地叮嘱你多喝水,还自带了一个音箱,让大家惬意地听着音乐、抽着烟。


我们采Honeydew、采Rock Melon、采Orange Candy、采Spanish Melon,采一切供给全澳Coles和Woolworths的各种瓜,但工作中是不会吃的。可凭着大家累月的经验,某些成熟度高、品相好的瓜打眼一看就准甜、准好吃,无奈,最终还是要把它们扔到传送带上,留给超市里的顾客。可安东尼不一样,他看到好瓜会暂时留下,等到大家休息时,主动切了分给大家吃。有时即使没到休息时间,他也会停下拖车,让大家先把瓜吃了再干活,而这种事在亚洲组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


采瓜,实际应该说成“切瓜”或是“割瓜”,人手一把小尖刀,切断或割断连接瓜蒂的藤再把瓜抱起来扔到拖车上的过程。所以,刀刃越利,切割速度越快,工作效率才会越高。由此,磨刀就是大家在休息时的固定动作。但磨刀棒和磨刀石的数量有限,要么就去抢,要么就得等。不管是抢还是等,磨刀都是自己的工作,无人代劳。可安东尼就又不一样了,如果被分在他的车组,他会把大家的刀收上去自己一个人磨,磨好了再分下来,以便让我们有更多的午休时间。


大部分人辛苦做农场都是为了攒二签的工时,一旦攒满就会走人。安东尼也如此,在他临行的前一晚,我赶去送了他一个中国结,用极度蹩脚的英文表达着我对他的感谢和这份礼物的寓意。而当时,他已发动车子准备跟朋友去酒吧,不顾引擎的“嗡嗡”作响和朋友的一再催促,他认真、耐心地听我讲完了所有的话,又回赠了我一些感谢和祝福。


一别三年没见,特地去查了查他最近的Ins——在圣巴斯蒂安的海边游着呢。


那些花儿、枝儿、叶儿啊(国际篇)


未完待续 ▌







作者:小明

转自公众号:小明在哪里

投稿微信:adj-helper3


那些花儿、枝儿、叶儿啊(国际篇)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