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我常想在纷扰中寻出一点闲静来,然而委实不容易。目前是这么离奇,心里是这么芜杂。一个人做到只剩了回忆的时候,生涯大概总要算是无聊了罢,但有时竟会连回忆也没有……”
——鲁迅




前些时日因为疫情,在镇远古镇住了两晚,旅社中只有我和老板,赶巧,还有一本鲁迅文集。书的第一部分是《朝花夕拾》,小引读来亲切又新鲜,竟也引我写些回忆。当然,我这些回忆不太久也不太有趣,权当自我絮叨,如果读不下去,我自然理解。不过为避免太过无趣,我放了不少图片,正好有朋友说想多看看我拍的照片,所以在这里一并发出,基本都是朋友圈未发过的。



2021年6月28日一早告别了小伙伴,接种完第二针Pfizer,朋友与我就驱车前往Tablelands,我们最终的目的地是澳洲东海岸,他要放空一段时间,而我要回国之前转一转。


车子开出town不久,便少有人迹。广袤的澳大利亚腹地,红土与枯草,矮矮的灌木丛,在开阔的视野中沉默着,又似诉说着某种无解的苦楚。我们路过Devils Marbles,朋友特地转进景区让我逛逛。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这个景点不多聊,感兴趣的自己搜索吧。


我们一心赶路,同时担心昆士兰对北领地封锁州界,所以未多做停留,快马加鞭到了Tablelands。这是个蛮安全的Road House,原计划住在Tennant Creek,但本地的朋友不建议住那,说那里晚上不安全。另外有小伙伴之前在这个Road House工作过,也极力推荐,所以放心住下了。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road house 外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餐厅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roadhouse 养的鸡?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日落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入夜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帐篷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日出


在这里曾遇到一位老先生印象挺深的,聊起来得知他自己旅行,用摩托车带着所有的必需品,我们很感兴趣,第二天专门去看了看他的摩托车,也算少见多怪吧…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老先生的摩托车和trailer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澳大利亚一望无际的平原


第二天顺利进入昆士兰,有点兴奋,早前准备的boarder pass也没人看,比我们想象的容易得多。车子驶离北领地时有些不舍,尽管这里早就待到腻烦,但工作生活一年多,遇到了很多有意思的小伙伴。再换个角度想,我们又能长久的待在哪呢?一年多已算是这快节奏时代比较长久的一段,尤其对那些总在路上的人。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我们兴奋地进入Queensland,也有人兴奋地进入Northern Territory。


言归正传,过了边境后我们抵达矿业重镇mount isa ,匆匆吃了一顿日式拉面,又买了两份KFC就离开了。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晚上住在Julia Creek。这个很少背包客停留的小镇,却有我和朋友心心念念的Artesian Bath House项目,可以一边泡澡,一边喝酒,一边看日落余晖,既能赶走旅途疲惫,又可以小酌怡情,想想都美。不幸的是“僧多粥少”,我们提早两星期都没预定到,只能过去再碰碰运气,结果是没有运气…有遗憾,但这不就是旅途嘛。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放两张Instagram上的图片,出处见图片上方用户名。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julia creek的日落


营地一晚还很舒服,算我住过的所有营地中设施最齐全也最干净整洁之一。夜幕降临燃起篝火,几个享受退休生活的老人以及假期中的年轻人围坐在篝火旁聊着旅途趣事以及疫情。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那几天疫情又变严峻,我们原计划第二天到达Townsville,但Townsville已进入lockdown,所以只能临时改路线直接北上去Cairns。但我们对新的路况不熟,担心不好开,于是向他们请教,他们很热情的解答了疑问,最后互道safe trip回去睡了。确定了可以走的路,那晚睡的很安稳。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那晚的星光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早起拉开帐篷,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


第三天下午的路有点难走,是我们最不希望遇到土路。虽然得到过“高人”指点,但还是没有幸免。不过确实如他所说我们的车可以通过,这段路没有特别长也不是很坑洼。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越往东部走,树木就越高越密,景观与中部完全不同,而我们这天要住的营地,就隐藏在树林中。对这个营地非常期待,Google上的评分不错,评论里还有人说这个营地历史悠久且食物特别棒。不过抵达时天色已晚,朋友开了一天的车很疲惫,加上下着小雨,我们又因为些记不起来的小事有过争论,所以情绪都有点低落。不过很快我们就握手言和,并且迅速搭好了帐篷。但更棘手的事是我们发现没有公共厨房…于是只能就着细雨打了边炉煮火锅吃,也算有趣。当时我们还感叹,这露天雨中火锅怕是很难有第二次了,好在我们都喜欢这种旅行方式。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营地的卫生间


第四天醒的挺早,因为还惦记着昨晚营地主人推荐到附近池塘观鸟的事。对了,称呼营地主人为农场主更为妥帖,他们给的地图介绍了这里的情况,包括土地面积、他们的孩子及近况,甚至还包括两只狗的喜好以及垃圾回收等等信息,非常详尽有爱。农场主是这片土地第五代继承人,他们一直生活在这里,很多东西都自给自足,这里晚餐的pizza、早餐的面包所用的面粉和蔬菜都来自他们自己的农场。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时值澳大利亚冬季,树木没那么繁茂,昨夜的云还未褪去,有薄雾缭绕着,这样的天气,观鸟好像有点不适合,但散步却再合适不过了。出发前营地主人的两只狗先后过来跟我打招呼,太可爱。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我穿多了衣服,一早起来有些冷,结果走着走着就热起来,顺利找到了地图上的Garden Dam,又走了很远的路找到Big Dam,驻足许久寻找鸟的踪迹,但只能偶尔看到几只,所以仍然想去最佳观鸟点No.1 Dam 。但向深处走了很久,没有看到No.1的指示牌,放弃又不舍得,不想就这样半途而废。怀疑是刚刚走错了岔路,于是返回去试另一条路,又走了一段还是没有水坝的迹象。在这条不知通往何处的路上,越走越怕迷路,又担心朋友担心我,想联系又没有信号,虽然我的手机卡是号称澳大利亚信号最强的Telstra…昨晚抵达时为了向家人报平安,不得不请农场主开热点给我。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Garden Dam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不走下去了,这里的鸟儿又与别处的有什么不同呢?我们有很多执念,但执念有时牵扯上责任和一些已不相干的事,就如乡愁一般,是一厢情愿罢了。世界在改变,唯有回忆还留在原地,可久而久之,就像鲁迅先生所说,竟会连回忆也没有?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呢?毕竟池塘边的鸟儿,在别处也见得到。


其实当时我只纠结了一下,便回到营地,朋友也才醒来没多久,我就没有那么歉疚。我们一起点了早餐,我好像只要了一杯咖啡?记不清了。朋友点了一份比较big的早餐,看样子确实不错。等餐的间隙我们讨论了对钱的看法以及“躺平”啊、“梦想”啊之类的话题。


再之后我们又继续向东向北游玩了几天,也去了很多景色更美的地方,但我仍记得那个似隔绝状态的营地。于别人来说不值一提,但于我有着魔力,使我时而回忆那天清晨,树林、鸟鸣、一方孤独的池塘。风吹落昨夜树叶上残留的雨滴,洒在水面上,只有小小短短的涟漪,连同那些对话都好似发生在昨天。


width=”100%” src=”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2154655866971537411″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true”>


放几张后面旅途的照片,也许我会继续写,也许不会。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一条小溪汇入大海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黄昏时分的海边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雨中的风车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Don’t be in the dark about the power of mushrooms.


其实同样记忆犹新,同样近乎忘记身在何处,还有一次是在Alice Springs 。夏日午后,蝉鸣不止,你知道它们就栖在Gum Trees上,却也不知道具体藏在哪儿。


那喧嚣的声音像烈日要攫取大地上最后一丝水分蒸发在空气里,无处遁逃。而它突然抓住我的一瞬,让我不禁想到这样的蝉鸣,在不同的时空又有何区别?这世上的蝉鸣难道不都一样?而除了蝉鸣,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东西皆一样,只是我们喜欢添油加醋罢了,而这些外加的,有时浪漫,有时悲哀。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一只刚刚脱壳的蝉


絮叨完其实还想聊聊赵婷的电影Nomadland,但又觉得说起就停不下来,以后有机会再说吧。不过还是要说几句Into the Wild,我喜欢电影片头引用的拜伦的诗:I love not man the less,but nature more.(吾爱世人,自然甚之。)我也如此享受大自然并且敬畏它,总是觉得远离了喧嚣更能回归自我。 


无意将两部电影比较,但确有一些共同之处。说实话我更爱Nomadland,不仅因为它给了我们精神家园无处安放的实实在在的原因,也给了我们答案。我不得不说几句反鸡汤的话,你一定听说有些人跟你讲:“年轻的时候,想做什么就去做,因为老了你会后悔没有做”或者“如果一件事你一辈子只做一次,那么去做它”。这些话听起来热血,兴致高昂。但请问,你是否问过自己是否真的享受做这件事?并且你做了这件事可能会让你付出无法挽回的代价,你是否做好接受它的准备?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如果你只是觉得别人做很酷你就要做,那我劝你三思之后再行动。


放一张Nomadland电影截图,我们路上见!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为这么好的电影被禁不平,但说来说去,都是些老生常谈。我聊的也无非是历史重演无数次的“话题”。从镇远回来之后,我买了鲁迅先生的《朝花夕拾》“百年”纪念版,顺便也买了他的《呐喊》、《彷徨》和《野草》。翻翻书,再看看当下,哪有什么新鲜事?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投稿微信:adj-helper3

如果回忆是一方密林中孤独的池塘,谁又会在何时鼓起勇气开辟新径再次探寻它?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