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

正式下签后,结伴余腾,性情中人,计划以摩托车环澳、尔后在澳洲最靠近南极的塔斯马尼亚岛流浪一月多。不多磨蹭,当天,即拍下了从上海奔赴墨尔本的机票,越南航空,不过,这比廉价航空还低廉的价格和毫无海外乘机的经历,不由让我捏了把冷汗,揣着妈妈给的桃木、朋友求的护身符祈祷着。

临行,幻想着自己独身在机场前往南半球,风萧萧兮易水寒,多么壮志豪情。然而,迎来一帮逗比们来送机,还欲擒故纵的,差点在浦东机场拉横幅追飞机,大包小包送着,写了七封情书让我带上,反射弧绕了一整年、整个地球的我如今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毕业就像巴别塔,四散天涯,多年之后,也会像前辈们操着熟悉而陌生的语言吧。

但记忆中大家在校船上航海实习,蔚蓝的海上放声歌唱,被船长豢养的无忧无虑的生活,总是闪亮的。


机舱俯瞰


墨尔本的挑战

11月初的上海,微凉,转机的越南胡志明市,以湿热的气息和机场高达20多美元的拖鞋迎接,经历十多小时的飞行,在我持续的耳鸣中终于迎来了南半球的春夏。


越南航空的机餐

“墨尔本欢迎你。”不大的墨尔本国际机场赫然写着中文,朋友来接我,第一站即是墨尔本市中心的唐人街,”天府李米线”的一碗养生米线足以疗愈人,但餐厅内周董熟悉的嗓音,街上二胡喜庆地拉着”小苹果”,耳边的中文和街上形形色色的亚裔面孔,让我一时间无法确定飞行了十多小时,来到的究竟是英语系国家还是上海热闹的街头。

等人间隙,好奇朋友墨尔本留学生的圈子,常听人说国人爱好扎堆,问是否这里留学生也是这般情况。朋友不置可否,又给了我这样的解释,他曾跟朋友去西人的派对,西人开放,喝嗨了裸着跳到吧台尽情宣泄是有的;再说大学课堂,同样的项目,人家思维之开阔灵活源自从小的教育,有时候的鸿沟让人感概良多。从小浸淫的文化和思维方式不同,玩的方式不同,不同的民族性和个性,圈子也渐渐显现出来了。

我到的那几天处于Melbourne Cup(墨尔本赛马日)街头巷尾可见盛装的女士,贴身剪裁作工良好的裙子、典雅精致的礼帽、姣好的面容不分年纪,眼眸下皆是自信,这样的场景在之后我为爱丽丝泉的turf club(马术俱乐部)工作也遇过,那是ladies day(女士日),专为女士打造,女士皆盛装出席,还有独立的酒吧和舞池。相较于国内能把各种节日消费成”买买买”,澳洲这项举措能让女性大大方方地把美丽自信展示出来,并能真正感受到属于自己的节日的乐趣。


Melbourne cup盛装的女士(图片源自网络)


初来乍到

预订的时候手贱,定了一天的greenhouse backpacker(温室背包客栈),一家位于市中心绝佳地理位置、气氛良好的背包客栈,为省钱订了五人混合间,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反正就一天,而且也不至于全都是男生吧。然而,说什么什么中!我推开房间一瞬还好,只是觉得稍微乱了些,并未在意。再次回到房间,台湾、法国、德国、南美小哥你来我往,显然,他们早到了几天,有了些革命情谊,并没怎么理我,好家伙,转念想,好友先前住青旅还因为前台的错,住进了8人男生间,她没太在意,顶到把一群男生弄的尴尬了。于是,我就那么自顾自地安然睡了一夜。第二天,拖着28公斤的大行李箱和一个双肩包转战YHA

住了4YHA,熬不住了,算算,YHA澳币30左右一晚,130刀已随风飘去,外食随便一顿15澳币左右没了,虽然YHA有公共厨房,但第一次衣食住行全部自己料理、在家也不下厨房的我有些懵逼,看着公共厨房里体格健壮的南美小哥轻而易举翻锅,煎烤牛排,烹佐菜,一盘盘分装,羡慕得很,心想——”要是我那么厉害就好了!”哦,不,其实是——”他是我的朋友就好了!”

而身怀1000澳元壮志豪情闯澳洲的我,当务之急,是找到一份工作;同寝的欧洲女孩不是过来墨尔本游玩的,就是一路打工换宿在澳洲玩到底、钱快花光即将回国的,碰到一个台湾女孩子,辗转在农场和工厂工作,只是亚洲人居多,没有特别好的英文环境,况且我也不想那么早移动;不如说是too young too simple已经被留学生朋友告诫过,墨尔本很难找到份不错的工作。

弦是紧绷的,脑子里一团乱麻,急于找到工作和房子安顿下来,以至于都没有心情欣赏这美丽的世界宜居城市。来的第二天,把墨尔本市中心所有的肯德基和麦当劳网投了一遍,也很快收到了拒信。同行的余腾很快通过在地的华人网站——亿忆网寻得一份摩托车送外卖的工作。心里不是滋味,一来不想找华人老板的工作,有一种骄傲,我的英文是过得去的;二来,一来就努力地扑向找工作却收效甚微,心还躁动不安。


Greenhouse backpacker 公共空间(图片来自网络)


马来小住

经朋友介绍,寻得一处sharehouse(合租房),女生四人上下床铺,市中心不错的地段,这是我得到的信息。听起来不错,为了省钱,进行了来澳第一周的第二次搬家。这也是第一次,我目睹,墨尔本市中心公寓房的合租情况,房东是马来西亚人,在赌场工作,不大的空间,房东与女友用一个大房间;另一间放置上下床,女生四人间;客厅稍大,用软帘隔开,另住两个男生;总共八人;厨房区域小小的,餐桌坐三四人,想要移动就显得捉襟见肘了。四人一把钥匙,论回家,麻烦得很。夜晚,站在阳台,高层俯瞰,四周灯火,是墨尔本市中心的繁华。


墨尔本夜景

除开我们四人,其余的是马来西亚人。持价格高昂的”学生签”或是三个月的”旅游签”,前者有每月打工时数不能超过20小时的规定,后者则不可以合法打工。即是说没有合法最低起薪、没有养老金、受伤了无法得到保障的黑工。台湾人的圈子里,把马来人这样的举措叫做“跳飞机”,法定最低时薪是17.292015年)澳元,而他们不得已做着8澳元的工作,甚至更低的,这样的情况,农场尤甚。听闻,他们勤恳地工作,通过中介,再把钱汇回国内,养活全家。余腾的送餐队有这样的情况,本国人多了,自然会扎堆团结,排挤外人;后来在爱丽丝泉附近的葡萄园也碰到过类似情况。

容身之所算是有了,尽管不尽如人意,算是打破幻想,幻想中阳光、沙滩、冲浪、美酒、佳肴的打工旅行,第一站就在挣扎。多想无益,生存下去才是王道。打印了一沓简历,在主街Swanston st(斯旺斯顿街)上,其实多为华人餐馆,看到在招人的,小心翼翼地走进去,递上简历,偏生那时还有心高气傲、阳春白雪,不接受周末加班,不接受大夜班,特挑工作。那时的我不明白职缺需要等待的道理,悬着的心也一直放不下来,让坑爹帮忙改简历,被痛批了一顿”密密麻麻的社团经历和社会实践,跟广告似的,投餐馆,谁看?”痛改前非,绞尽脑汁地把大学时代为数不多的打工次数、包括在台湾期间打工换宿的经历加入。


墨尔本的建筑


初尝按摩推拿

换上新的简历,重新走上街头,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浦东一路同程而来的护士杰,
“在澳洲念护士,尔后去了欧洲,此番回到澳洲,希望寻得一份工作,好安家落户,把双亲接过来。”他介绍道。给我忠告:墨尔本找工的不易,高校林立,留学生众多,势必僧多粥少,若没特殊技能,好工作着实难找。尤其唐人街,时薪可用”八九不离十”来形容。顿生“技能到用时方恨少”之感。他陪我走了一程,原本踟蹰着要不要走进询问的店家,因着杰在后面,我也只能假装自信,硬着头皮询问老板。随后,杰请朋友吃饭,邀我同去,唐人街,烧腊店,在澳五年的同胞,席间杰问道“有几个好哥们?哥们铁不铁?”答曰”经历事情才知道。”这番对话,一窥在外华人之心。

此番,来澳一周不到,正值送朋友到南十字星火车站,妈妈来电。痛斥我没本事,房子工作一样都做不好,用老一辈人的想法训斥着。坐在Flinders St Station电车站的我哭成傻逼,连日的心理压力,加上家人莫名地痛斥与不理解,好在夜色黑,没那么丢人,挂断电话。送完朋友,平复心情,才有气力解释这番生活情景。

没了法子,总得抓住最后根稻草。余腾朋友的朋友在市里的一家中医推拿店。排斥这般的原因是,澳洲的按摩店很是发达,但会有提供色情服务的灰色地带。而这家位于墨尔本室内大型购物商场,为连锁店,顾客群为周边白领,又是朋友介绍,不至于。

联系到了经理,玄,北方口音,性格爽朗,医药相关科系,自言早先打工遍布唐人街各家,从洗碗工一步步做上来,以至于有些店家看到他都会免费招待,颇有种”一呼百应”的豪气。最先从颈肩学起,精油等是后话,学成,用玄的话讲,可以”上活”,看各自悟性,无底薪,都是靠抽成,起先是45%,往后就是50%。说着,他指向前台滑手机的男生,”他悟性很好,才来一个多星期,已经上活儿了。”

不忙的时候,我和大家一起负责一些杂活儿,观摩,记笔记,练习。店里生意不是很忙,应该说整个购物中心都较为冷清。中午时分,大家微波下自己带来的食物或是外食就算解决。

我按照自己粗浅的笔记和大家的指导练习着最基本的肩颈:

  • 充分放松,约两三分钟,分别运用四指和大拇指抓、提;
    从上到肩胛骨附近用大鱼际松紧结合地揉,至发热
  • 擀肩,约八分钟,将手臂视作擀面杖,压下去,手要放松
脖子,五分钟,拨筋……


墨尔本街头的涂鸦,觉得很像我,就拍下了


戏剧性的转折,入住脸楼

话说那前台滑手机的男生,Chris,墨尔本大学学生,大一,郑州人。想着暑假回国也是玩,便留在墨尔本打工。闲聊中,提到找房的困难,提到留学生的租房微信群有人多次刷屏脸楼,以至于我朋友还以为他是房仲。这哥们惊起:”那是我室友!”Chris遥想当年他找合适的房子租下,历经千辛万苦,恰逢朋友伸以援手,睡了半个多月的地板,才找到如今风水宝地,过起了当爹当室友的生活。如此感概,好人属性大爆发,说回去和室友商量,我可以借地板(澳洲多为地毯)一用。我欣然答应。之后熟了,Chris数落我为何如此轻易相信别人。我反问他,他说:”不知道,就觉得你跟我的一个姐姐很像,很亲切。”

戏剧性的转折,一周之内的第三次搬家。口头允诺住一周,实则受不了拥挤和回家的不方便,要搬离,看多了碰到恶房东的帖子,心有戚戚,不能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但女生一人出门在外,是得多个心眼,只能骗房东说已经找到工作,需要搬至近点的地方。房东姐姐表示理解,更在我小小求情下少收了点日租。

次日早晨,行李箱,重达28公斤,再加一个双肩包,硬生生地一路拖着走到电车站,九牛二虎之力想要把这家当扛上高台阶的电车车厢内。一位澳洲爷爷和印度叔叔忙过来搭把手,他听闻我想要环澳,对如此庞大的家当表示惊叹,。电车免费区到底,还需要拖着傻笨的行李走两站,爷爷很绅士地要帮我扛下去,一接手,表情有点够呛。想起,在学校时,有次,当时的男友帮我提行李箱,一路沉默没说话,等我走进宿舍,透过玻璃看到,他在耍手,莫名觉得好笑,一直没有告诉他。

我说了”谢谢”。

老人家很热情地问我:”中文应该怎么回答谢谢呀?”

“不用谢。”

“不用谢。”

Chris很好,有着高于同龄人的成熟,很多技能是来澳后更新的,譬如说特别擅长的做饭,就是得耐心候着,人家秉持”慢工出细活儿”,中途再得开着”暴走漫画”之类的来跟进一下国内的动态。听坑爹说,墨尔本的中国留学生,男生普遍比女生做得一手好饭——追妹子用,甚至他老人家就精致到做酸梅汤和各色精美的小点心。那日早晨,我就被用一顿蛋炒饭款待了,真真是”黯然销魂蛋炒饭”,起兴儿,再自个儿煎个油条儿。


维多利亚图书馆


新一轮的找工总动员

房子的大事儿算可以安顿几日,工作还是得勤勉点找,推拿店于我,学成需要点时候,但也想着要换个语言环境,既然好不容易出个国,定要碰撞出点啥,每每走过那些咖啡飘香的忙碌街头小店时,总幻想自己能在里面工作,富有情调的音乐,精巧的食物,谈笑风生的客人,但往往看到都是金发碧眼的雇员,就打退了堂鼓。

墨尔本,街头巷尾,人头攒动,似乎充满着机会,特别是留学生寒暑假期间。而有些店明确写着不接受持”打工旅行签证”者,需要的是长期稳定的雇员,而不是我们这种来去自由的背包客,就这样有好几家都收回了橄榄枝,包括面包店收银、青年旅社前台、7-11便利店的收银。有些受挫,但默默地写下爱尔兰剧作家Samuel Beckett的诗句”fail againfail better“来勉励自己

朋友给建议,就说自己是墨大的学生,毕竟雇主也不会特意查签证,等到要离开墨尔本,就编个”学业忙”之类的理由撤,而事实上,很多留学生因为各种原因也无法做长期的。想到后一层,我答应一试,走进QV里面看起来最精致的两家店,也是我无数次走过却不敢进去的——分别出售巧克力和马卡龙,皆非华人老板,心有戚戚地说明来意,没想到是,这两家没有张贴广告的店竟然正好缺人,收下我的简历,写下我有空的时间,等电话联系。简直是惊天逆转,只是撒谎说自己是墨大的学生,始终让我觉得疙瘩,我不想骗人,也不想因此让人给背包客或是中国人贴上标签。好在上天没有给我纠结的机会,没多久换电话卡就忘了这茬,有没有接到电话只有天知道了。

投出简历,对期待的工作寄予厚望,小心翼翼地焦灼地等待着,被拴住似的,囿于经费,困于心境,也不敢大肆出去玩,雇主的来电此刻变得跟录取通知书同等重要,却自信地构想着万一都能上,如何巧妙规划。果不其然,被甩了个大脸巴子,时间一点点流逝,我感到生活却充满太多不确定,以往的我憧憬这种未知和不确定性,然而此刻,我眉头无法舒展。


圣基尔达的海边


从工作挑我变成我挑工作

小试茶道

好运似乎接踵而至,而在这之前的煎熬与漫长的心理等待,只有当事者自知了。

唐人街一家茶店老板给我打电话,问”有没有找到工作?”,自然欣然应允,约好时间面试,这时,哪怕没有喝茶品茶的习惯,也是要表现出热忱的。老板是马来西亚人,给出的时薪8澳元,看表现涨,虽然远远低于最低时薪,了胜于无。

培训是有趣味的,一遍遍地学习冲泡各色红茶、绿茶、乌龙茶、普洱茶的方法,品茶,翻《茶经》。特别是尝到云南的”老班章”,据说还得有黑道关系才可得到这珍贵的茶种,连酒都没醉过的我第一次感受到醉茶。


远渡重洋,在异国他乡学习茶文化,也是蛮有趣的,人在旅途,总会做些想想让人发笑的事儿。全身心投入进去,想着店并不忙,得空好好翻《茶经》,把这一套都仔细学了,学点东西,也能得到加薪的机会。然而,老板的一些举动,让我觉得并没有受到重视,就像在一段感情中,一个人全身心付出,另一人只是想找个备胎了了,不对等的状态终将决裂。严重的不守时、上班前一晚才通知、继续收简历和张贴招聘启事、不给钥匙却临时让新人照顾诺大的店,还有后来才知道——那位深受重用的已经在此工作三四个月的姐姐工资还是只有8澳元,林林总总,让人觉得不被尊重,可更不让自己舒服的是,一时间,鼓不起勇气说”不”——害怕面对老板的阴沉面色。终究是找了个托词,裸辞,被坑爹数落了一番。再后来,跳脱出那环境,豁然开朗,我是持合法签证工作的,语言能力尚可,没有必要憋屈地去做那份工作,不受到尊重。

或许有人会说,挣扎在生计中,别无选择,但我想,是思维模式的差异导致了生存或是说生活模式的差异,远走维州别处乡镇或尝试别的找工方式,天无绝人之路的,方法总比困难多,最坏的结果就是向家里请求支援,我很庆幸,自己还没有用到场外援助。

咖啡店的”快准狠”

几日后,收到市中心一家take away(外带)咖啡店的试工,时薪12刀,低于法定工资,但在唐人街附近,算是不错且可谋生的价位。福建老板,留澳多年,除开厨房含蓄的韩国姐姐,其他员工都是国人。因处于办公大楼内的food court,往来顾客皆为匆忙的白领,动作不麻利有时会遭人嫌弃,虽说情况也不多。

店里售卖明目众多的面包、沙拉、果汁、咖啡,偏生没有菜单和价目表,还有早餐的优惠组合,都是需要自行记下的。老板觉得我英文尚可,给了个机会试试,表现好了,自然工时也就多了,职责除开泡咖啡,还需备餐、做饮料、厨房帮手、收银。这份工作的好处是,澳洲看中食材和食物的新鲜,因此每日能分得一些吃食,免去了一些饮食的支出,店也收得早,离家极近,早早下班,偷得浮生半日闲。

匆忙的午餐时分,时常让新手的我手忙脚乱,好在老板同事照顾,屡次给我机会;来自客人的善意更是暖人。某次,一位女士重复几次要求,语气却也不是很重,但我着实不解其意,老板同事又在忙,很怕被骂,致歉,没料到女士一脸歉意地回答:”是我抱歉了,这几天心情不好,刚刚对你态度不是很好。”

因记不住店里繁多的明目价位和生疏的榨果汁手法,又兼了份差,工时不够又是得不到练习的,做生意毕竟讲究投资与回报,之后的被炒鱿鱼也在情理之中。


源自墨尔本郊区一家咖啡店

北方原住民小岛的邀约

工作是网投的,在台湾人的Facebook(脸书)群组里看到的消息,靠近北领地首府达尔文——一座名为elcho island的小岛,岛民两千,95%为肤色黝黑的澳洲原住民,在华裔老板的零售店里做收银,包食宿,时薪不错,也包从达尔文往返岛上的机票,需签6个月的合同(持打工度假签证,为期一年,为同一个雇主,不得连续工作超过六个月)。

“你是第一候选人,若你来,是我们这儿第一个来自中国内地的,现在有台湾、日本和澳裔菲律宾的员工。”老板如是说。

“可以自己做饭不?”

“并不需要,包食宿,东南亚的厨师会做好。”

我的心咯噔一下,偏生不喜欢旁人为我打点好的便利,东南亚菜是美味,想想加了椰浆,真的让人欲罢不能,然而此行的意义不就是最大限度地延展自己嘛,尽管墨尔本生活艰难,还是在心里打下了个问号。

“那岛上有图书馆吗?”我询问着岛上的基础设施。

“没有,原住民不怎么读书。”老板尽可能地回答我一切稀奇古怪的问题。

“一定需要做满六个月吗?”

“是的。”

我脑海中浮现出六个月的各种可能性:辗转城市的流浪、背包客的派对……

“真的很感谢,但是六个月于我太久,祝您早日找到合适的人选。”

“谢谢。”


Elcho Island (图片来自duoduo


岛上的原住民与画(图片来自duoduo


岛上原住民小朋友(图片来自duoduo


酒店式公寓的女汉子

南十字星火车站的咖啡厅,见了新老板,酒店式公寓的老板,Allen,人善且有着北方人的大方爽快,旅居海外华人的典型——初来乍到的搬重物辗转打拼,逐渐在异国的土地扎根。

酒店式公寓,是从中介手里租了公寓里的一些屋子,统一装修后,作为酒店。同一套公寓里,就有另两家业界竞争。

老板瞅着我英文不错,台湾的打工换宿更是加了分,不免想,下次回台东,可要好好谢谢素素他们当年收留我之恩。

我的职责兵分二路,一路,手持各种化学喷剂,肩扛换洗床单被罩,房务清洁,这对一个”强迫症患者”而言,酸甜参半;二路,酒店前台,且是流动的,意指我得揣着个手机,房务清洁时也得好生提防着铃声是否突然响起,时不时地从楼上绕着弯儿地帮客人check in,带停车位(因着大楼的构造,房间和停车场分开,蜿蜒曲折),回答些诸如”房间电灯开关在哪里”的充满想象力的提问,只要别是由booking等网站的印度接线员打来的电话,我的心情还是明亮的。但一心二用加之有时电梯来捣乱,偏生客人还等得紧,可能锻炼脾气了。

房务清洁结束得早,通常,两点前,所以是适合留学生的兼差。那之后,便留下我,等待客人之余,习惯性地为第二天做好准备,省却清早手忙脚乱之苦,补货理货,搬动并整理沉重的床单被罩,连男生也不免觉得重,我哭笑不得地问老板”我怎么做了这差事?”老板回说可真是把我当男生用的。

——————————————————————————————————————————————

墨尔本的日子就那么不咸不淡地过下去,
我在酒店、咖啡店、教会、街头涌动的人潮中兜兜转转,大城市就将那些欲望摆在那里,高冷地撩拨着一个菜鸟背包客的荷包,音乐剧、澳洲网球公开赛、演唱会、精美的食物和化妆品。

工时无法掌控在自己手里,消费能力超出荷包承受范围,朋友的来访加剧了我的焦躁不安,”不愤不启,不悱不发”这话是有道理的,屋漏偏逢连夜雨,我进水的耳朵和脑子(注1)增加了意外的费用。

此番窘境中感悟出的道理是:靠他人吃饭,受雇于人终究是命运掌握在他人手里。此生定不能如此,不禁生出一股单干的豪气。

首站选墨尔本的仅在于距离塔斯马尼亚近,还有认识的朋友可以照应着,后者大概是多数人奔赴他乡异国的重要考虑因素吧。然而,他人带有强烈主观色彩的认知不足以构成一座城市,也无法阻止个人探索的脚步,有时,打听着多了愈发打退堂鼓,明灭了一份勇气,正如我爱塔州的荒野多于墨市便捷的生活,只是我爱,别人眼里又是另一个哈姆莱特。

1:耳朵因为游泳进水,几日不见好;脑子意指没有事先好好做调查、了解情况而花了冤枉钱。


从酒店俯瞰


关于墨尔本

墨尔本是座迷人的城市,CBD规划呈长方形,纵横清晰了然,10%的政府预算皆花在了艺术上,所见高楼林立,却各自风味。多元文化的融合,举目各种肤色,多种语言环绕,有时候恍惚,真不知道回国回到学校,习惯了多元文化冲击的我会如何。学校众多,环境优美,对于我这种没车没驾照的人而言,生活机能着实方便。活动名目繁多,Taylor swift的演唱会连开几场,澳网让人心情彭拜,音乐剧小剧场层出不穷,游行节日又常常封了主街,让人只得走路或绕道上班。


澳网公开赛2015 男单四分之一决赛

市区apartment,健身房、游泳池、SPA,甚至电影院是标配。例如我住过的Latrobe St,短租暑假回国留学生的,对面是RMIT古老的建筑,走3分钟到购物中心或墨尔本旧监狱,5分钟到电车站或著名的意大利美食街,7分钟到世界文化遗产Carlton gardens和皇家展览馆,只是租金对于WHVer贵得滴血。


QV公寓的游泳池

墨尔本的夏季,太阳8,9点方才下山,下班踱步便可至林立的花园,搭火车或电车便至海滩海港,CBD的空气质量也舒服得让人贪婪,城市和自然结合得颇为美妙。

而对于这个世界宜居城市排名稳居前列的地方,美中不足的是它的天气——一天如四季;昨天20-,今天40+吗;明明刚刚瓢泼大雨风雨飘摇,现在晴空万里臭氧空洞恨不得让每一个人得皮肤癌,描绘的就是墨尔本。

而对于祖国大陆,尚未登录澳洲的WHVer,不比台湾日本韩国的前赴后继者们,一切想象皆太美好,离开墨尔本朋友跟我描述到我初来乍到的憧憬”每天十点上班,工作几个小时后,小啜一杯咖啡,继续工作,四五点下班,在维多利亚图书馆门前晒晒太阳,回家做一顿精美的晚餐,弹弹吉他,入睡”,我扑哧笑了。如果不是经历丰富如游历34个国家的加拿大籍台湾女生,或是熟稔7国语言的马来西亚小哥等,在墨尔本漂得如鱼得水,怕是太想当然了。

出国独自一人生活,自己租房被坑、买菜煮饭修水管、认识新的朋友和不同国家的人相处,渐渐真心敬佩起每个年岁比我长的人,他们所经历的我尚未经历,好在年岁还长,不论此刻做的是国内如何被瞧不上的工作,功,不唐捐,心已泛了波浪。


文章来自Viola。扫一扫,关注Viola的间隔年故事——澳洲打工旅行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