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续写的狗尾,就一直再拖,这也是拖延症最重要的起因。这篇帖子给小岛收个尾,然后写一下凯恩斯的找工作经历。

1.小岛完结篇

7月份的时候我在星期四岛一家酒店上打杂做清洁。我住在一个有个宽阔阳台的房子里,每天在吊床上看着远方的渔船,在海边读完了冰火之歌的第一部。然而真没想到我四周后就离开了。

至于我为什么离开,请容我举个例子。

我在前几篇博客里一直有提到的Ted从东南亚旅行回来后其实又回岛上攒钱了,有一天突然在fb暴露了行踪,然后我们之前的前同事在fb是这么评价的,他女朋友不好意思过来说, 我们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我们需要钱。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当然知道世界上不会有纯粹的黑白,但在当时的我看来,我的的菲律宾经理Shila和几个南美同事就是最接近pure evil的那一类人。

话说有一次,Shila可能对我和一个葡萄牙女生的工作不满意,作为惩罚,她叫我俩去花园里扫落叶,在炎热烈日底下,她给了我们至少四个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量,然后严肃的告诉我们要一个小时完成。我真的很想保住这个美丽小岛上的工作所以真的是很拼命,尽管知道肯定完成不了,但能早一点是一点。而在此刻,我那经理站在一个花园的阳台上,双手叉腰,和酒店的电工有说有笑,然后时而迅速变脸,指点江山。 我在那一刻并没有感受到天气有多炎热,工作有多低贱,因为我感受到的只有尊严被玩弄。所以当晚在阳台喝啤酒的时候,我跟Ted说,我终于知道当年你们美国南部的黑奴在监工的压迫下采棉花的感觉了。这个世界上,总会有小人物,在自己拿到一丁点的权力后,就开始玩弄他人以回赠之前命运对他的不公。冰火里Cersei Lanister对即将被她折磨的尼姑所说,其实我很清楚之前你在牢里折磨我并不是相信什么主义,而是it feels good。 我也同样清楚Sheila折磨我们并不是想激励员工,而是因为折磨员工感觉很爽。

在这个经理之后,加上之前和之后遇到的几件事,我对澳洲外来的移民,特别是中东和南美的移民非常戒备。我自己的解释是,外来移民因为之前生活环境的比较艰苦,他们习惯性地条件反射般的把之前的勾心斗角,甚至坑蒙拐骗带到这里。比如阿根廷这个国家,很多人不了解的是,他们一到大的球赛都会斗殴死人,政府强行规定货币和美元的汇率导致黑市横行,政府公务员比普通老百姓还多。所以阿根廷人多bitch我一点都不奇怪。

说说我这些南美同事,一次我回家发现所有四个南美同事在沙发上坐着等我,当然不是等我打麻将,而是怒气冲冲一人一句质问我为什么又把里面门的插捎锁上了他们晚下班的人进不来。 我打小生活在一个不关门不关电就会被训斥的家庭环境,关门反锁已经是我的肌肉反射。我做出解释并保证不会有下次,然后走进我自己的房间,我关上门的那一瞬间一阵海风把我房间关上了,当时我根本没有留意。而第二天,菲律宾经理找我谈话说如果不能很好的和同事相处就不要在这干了,说我胡乱锁门,挨批评后还摔门发脾气。我说的这只是冰山一角,南美人为了抢工时打小报告打得非常细致。然后我希望有一天能找到一个叫liuliu的大陆背包客,这个姑娘在我之前上岛,在这个岛上做了三周被南美人排挤走了,到后面我还从南美人那听到过她的故事。Liuliu你在哪里?

幸运的是,我在后面的大半年里,再也没有遇到恶劣到这个程度的上司,同事。尽管我后面的工作很多一样的卑微,但是在辛苦工作后能得到一句肯定,和同事能在工作时插科打诨,总能其乐融融,有时工作是什么并没有那么重要,为谁工作,和谁一起工作却真的重要。

当然,任何事你都能找到有益的一方面,所以我开始反省我自己之前在国内一家公司也担任过一个小组织领导的角色,那种先来后到的狂妄也曾让我对新员工有时有点过于苛刻,我并不是总是我想的那样,对世界对他人总是充满善意。

除此之外,岛上的居民其实是超级友好的,这些islanders非常的平和,我还受邀参加了几次house party. 记得有一次,连续转战几个party,当晚直接喝到人生的第一次断片儿,最后记得的一幕是主人家的金毛一直跑过来舔我的脸,接下来就没有然后了。我醒来后居然还睡在了自己的床上。

我在岛上居然还遇到了一个来自祖国四川的的背包客。她在岛上的咖啡厅工作。相比而言她的工作简直dreamy,打咖啡点单。认识的那天我们在酒吧边听大家唱卡拉OK边闲聊,我惊讶地发现在16年底我住在大理的那一个月,我们都住在大理的金玉缘青旅,时间几乎一样却又刚刚擦肩而过。岛上离别后的六个月,我们又还在悉尼碰面了,她现在准备回国申请加拿大的学校。这一年的working holiday对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带来了人生路径的转向。

从她那我也学到一件事,那就是打咖啡这个技能非常值得一学。我来之前问过国内的咖啡师,都说要一年半载才能打出像样的咖啡,短期培训无用,遂放弃。但是实际情况是,即便是像她这样在墨尔本只培训了非常短的一段时间,也比小白找工作有太多的优势。后面我在墨尔本又碰到一位男生,也是凭短期的培训找到了咖啡厅的工作。大家可以在国内学点咖啡甚至奶茶再过来,或者墨尔本也有大大小小的培训班,价格也不贵。

由于前面所说的原因,我在四周后定了离岛的机票,飞机在飞越大堡礁的时候我满心的不舍,今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在一个安静的小岛上生活了。但是这其实是个伪命题,用”再也没有机会”造句你能造出一万个,然而生活是独木桥。

从此处文章隔断,以下为:凯恩斯

2.Asylum青旅

到凯恩斯后坐了20刀贼贵的巴士到了网上定的青旅。进门之后有个铺满沙子的院子,周围散布着几个吊床,两三个沙发有点脏,但是坐满了外国背包客。经验告诉我这是个比较嬉皮士的青旅,但是我就计划留凯恩斯三天没所谓,但是没想到,这里成了我在澳洲最接近家的地方。


进入房间后,看到一哥们在此时的下午一点还在酣睡。我当然并不知道这位会是我这一年的最好的朋友。离别后我们还相约每月初一给对方写一个近况的update,既能保持联系,记录人生轨迹,也是对自己有一定的鞭策,当然我们也约定,不管对方过得多颓废,不准judge对方。这位就是我微博里也提到过的Nikola,塞尔维亚裔的法国人。


Nikola起床后告诉我他在做人力车夫,就是自行车拉着一个车厢,每天晚上在lake street那块送醉醺醺的背包客从一个酒吧到另一个club,他说做这个很好很能体验生活。我听完说wow,但脑中飘过一丝暗笑,你们老外也有今天,做黄包车司机的工作现在反过来了。不过事实上这个工作还不错,每天只需要工作6小时左右,在7,8,9月的旅游旺季,多少也有一百多刀的收入,有时一个客人喝high了还能给个fat tip。这个工作很容易应聘上,申请个ABN(相当于个体户执照)然后体格ok就能上。

然后Nikola就很热情的给我介绍这个青旅,我很快通过他认识了几个张口what’s up,闭嘴几个黄段子的法国人。如果我stereotype一下的话,我认为法国人是一个很特殊的让人又爱又恨的存在。爱的地方是他们太会生活了,什么事都慢悠悠的,早上起来一定要what’s up然后来一个high five,真的让人精神一振。 下班回来在what’s up有时还抱一下,很温暖。看到姑娘更不能放过一定要bizu(脸贴脸)。厨房做饭的时候一定要把speaker带上放上动感的音乐,边切青椒边摇脖子给对面的妹子使眼神。聊天的时候那蓝眼睛eye contact简直盯着你不放,有时候你一个转身这哥们手还放一姑娘腿上去了。而作为亚洲人,我们眼睛一对上就得一起避开, 我们对不熟的人能说个hi就不错了,肢体接触几乎只限于握手。总体来说,和这样一帮人在一起,你能更加感受到生命的温度。

但是恨或者说不喜欢的地方就是,法国以及南欧的意大利西班牙之类,性格太没有组织性,说七点去吃饭,他们能拖到十点才回来,不把钱花到借债不去找工作,去超市买个东西要花两个小时,因为路上都是熟人,也不只是打个招呼而已,叽里呱啦一聊十几分钟。和他们在一块,一天干不成几个事,但是他们无所谓,一定要take it slow.

当天晚上这个青旅还组织烧烤,我去喝了几杯后迅速几乎认识了所有人,我一晚加了40个facebook好友。一生中估计也没几次你会找到一个这么匹配你磁场的地方,几乎从那时候起我就决定干脆留下来找工作。

3.凯恩斯旅游工作的几条线

来之前我其实听过几个背包客说凯恩斯非常难找工作,这个城市太小,而前来觅食的背包客又太多。我采用的办法就是扫街,具体操作是从聚会里认识的一个叫一丁的女生那学来的。她之前在新西兰一年,算是背包客前辈,她总是人情洋溢的讲着新西兰多么山清水净,人民多么淳朴善良。来澳洲后很失望,尤其是这里充斥着黑工。她的办法就是拿着简历在那种门口贴着招聘广告的店里投简历,如果只是店员在的话就尽量说要见经理,能当时就聊几句是最好的。对于凯恩斯这种旅游城市来讲,我们投递的对象当然是针对游客的礼品店,旅行社,甚至是餐厅。我投了两天没有一个理我的就士气低落,而她疯狂的扫街,把那些自己感兴趣的即便没有挂招聘广告的也投了个遍,没过几天她就拿到正品UGG的工作职位。而我处处碰壁,即使那种我最不齿的中餐馆那里,明明写着招聘广告,一个带着眼镜的餐厅经理,在听说我是whv后,用着广东口音告诉我先把简历留下来就没有了然后。

然而,事实证明,踏破铁鞋无觅处,不如遇贵人助。前面说的一丁姑娘告诉我一个药店在招人,把怎么去那怎么找到老板这么细的信息都告诉了我。到了这家店里,看到一个亚裔中年大姐,我马上礼貌的您好然后说明来意,只见她回一句,do you speak English?不是中国人,囧,然后我马上切换到英语,她又问了下我签证的问题就给了我工作。对于这个总是被问题,我的建议是不要太诚实,尽量把签证说长一点点,而且需要强调你没有travel plan,愿意留在这长期工作,甚至更牛的可以说我申请了学签,可以做很久很久。之所以澄清这个问题是因为后来我在悉尼找到一个不错的工作,甚至可以拿到Sponsor,但是因为这个吃了大亏。

我其实在澳洲是个生存技能很差的人,我几乎没有能混饭吃的特长,打不了咖啡,调不了鸡尾酒,去西餐厅服务员我还不会认菜单不会认红酒,体格混不了建筑工地,长得也撑不起台面,但是有一点,我英语还不错,基本如果是交流性比较大的工作我说几句英语能让别人试用我。所以我的经验是,英语太重要,我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来自于我这个技能,而如果你,跟我一样没有特殊技能,雅思又在5.5以下,最好是来之前专门练习以下口语。我的意思并不是你要把口语刷到7分,没有人会看你的雅思成绩单,但是在你打电话的时候,在你发英语短信的时候,对方能迅速根据你的英语水平判断你是否可用。我也想过,我回国后肯定会做英语培训老师,而新的whv们如果有兴趣,我会帮你们提高口语。甚至前期我自己因为需要磨练自己的教书技能,我不打算收费,你请我吃个东西喝个咖啡,我教你英语。

找到第一份工作后我心情就宽慰很多了,我是一个有找工作焦虑的人,只要没找到工作我就没有心思做其他事情,后面在悉尼找工作也是这样。但是其实从后面回望的时候,一天一周的得失真的一点都不重要,我们这一年最重要的不是赚到多少钱,这点钱对北上广深的一套公寓是杯水车薪,真正的意义在于你自己来着所寻找的东西,有人是为了学英语,有人是为了寻求移民,而有人想法更走心,为了更好的认识自己,认识人生。

我在凯恩斯的时候找工作一直有一条线,那就是找一个导游工作,但是不巧的是大概是从去年开始对导游证都有严格的要求。退而求其次我想到了旅行社的sales,所以lake street那家woolworth附近几个街区的旅行社我基本都进去问过。我觉得凯恩斯旅行社可分为三大类,或许可以减少后来者探索的时间,第一,华人旅行社,可以去尝试,但是工资低,招人偏向pr,机会不多但是不妨去试试。第二类,针对背包客的连锁旅行社,happy travel,wicked travel, perterpan,这几个旅社录用背包客的比率很高,时薪23左右。但是,我在悉尼和凯恩斯都发现他们几乎只招在东海岸做过完整road trip的人,甚至也要有新西兰的旅游经验,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个中国背包客甚至亚洲背包客被录用过。或许后面他们重视中国市场后会有转机,但是目前渺茫。第三,就是oz开的小型的当地旅行社,我最推荐去这里去碰碰运气。这类旅行社比较灵活,只要你能给我赚钱我就要你,而我后面找到的就是这种。

还有一条我没有深挖的一条线,不妨也说说。那就是这些旅游公司的hospitality staff,举几个我自己知道的例子,船上的中文船员,之前在reef magic这家公司的船上碰到一个女船员,估计是朝鲜族的中国人,中韩语英都说的极为流利,而且而且,还给船上游客提供按摩,大写的服。还比如,绿岛上面卖冰淇淋,租赁潜水设备之类,某某岛上酒店里做housekeeping,这类工作没有前面高但是真是找到人品也要好。前几天看推送的文章微博里叫””叶灵杺_打工度假日记”的小伙伴大概就是在quicksilver从事类似的工作。我因为做过sales,对这些旅游公司名字还记得一点,比如big cat, reef magic, down under, raging thunders, quick silver,bad fish, big foot等等。大家可以盯着他们官网工作的更新。

当然还有一个我都没必要说,大家都能想到的潜水教练工作,如果英文不错,又有diving master是极容易找到工作的,我相信每年的这五千个小伙伴里总有几个master。

我常常想我们这第一批背包客,几乎是蒙着眼睛来澳洲的,当时我们唯一的指导文件就是台湾人写的《打工度假圣经》,现在回看那本书太浅太泛,很多信息过时,里面的给的中介电话也用不了。中国大陆第一批背包客我认为虽然平均素质略高于台湾背包客,但是整体过得并不好。我自己也常常处在混乱的规划和迷茫中,这一年行将结束才发现有好多遗憾。但是随着经验口口相传,后面的伙伴接过火炬的时候会越来越好,我们自己慢慢会有人出书写攻略,有人开针对大陆背包客的sharehouse,有人会做找工作的中介,有人,比如我,会做英语培训。

第三篇就大致写到这,接下来我会去road trip,我应该会重新开个帖子写这一部分。而来澳的前半年系列从下一部也该改成来澳的后半年了。

 

 

本文作者:王小科
新浪微博:王小科在澳洲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