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9 D21 周五 

说好的晚上下雨,上午便起了风;

午后狂风作,暴雨起,更是把电给停了。

早:常规+泡腾水

中:(烤吐司+荷包蛋-+罐头的豆子 )*2

晚:牛肉味的方便面+几片面包片儿

昨儿夜间醒来几次,不为别的,喉咙发炎,难受,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患上感冒的,敢情一到晚上钻被窝真的只留下头在外边呼吸新鲜空气,快卷成虾米了。不过体质这东西,加强锻炼把免疫力提上去了,受的罪便会少,平日里太娇惯这身子不太好,由奢入简难啊。

来姨妈了,第一天,十之八九要受点罪,况且还在感冒中,头晕。

用好早餐,稍微收拾了下,John让我除些杂草,之再去林子里伐些木材,应该是给Troy的,今天我不太想去伐木,那些木桩可重了,大姨妈第一天的我不想那么累,不过幸运的是,我不用在冥想课程期间太过担心这事儿了。旁侧的杂草好除,连根拔起容易,再往牧场一丢,牛儿自然会吃,只是昨儿那些牛,今天又翻脸不认人。

John说,看天气预报,晚上会下雨,洗衣机上还有20分钟,让我等着把衣服晾好再一起去林子里。然而,洗衣机不知出了什么毛病,死活就停留在20分钟上,然而,此时,雨随它高兴地下了下来,还挺开心,没理由去林子里了。我刷鞋,John让我别浪费水,有点不开心,要是他好好跟我解释或者用和缓的语气说就成了,毕竟我那鞋子是掉进泥里的,不好好洗怎么成;就像他下午进我房门都没敲门,让人觉得不礼貌,但他就是个很随自己心情来的人。心情就是,不需要干体力活好开心;但没有帮到忙做事又好愧疚,于是,我默默去把客厅吸尘了一遍——总算完成这项啦,然而,客厅地脏到一定程度,吸尘器也让人呵呵哒,但总比没有强。

我的房间

下午,风起,狂风大作,雨下,滂沱如注,一叫嚣起来就让人害怕,都忘了就昨天以前还是明媚蔚蓝的天空呢。然而,啪一声,电停了,起先我以为就我这儿,然而,是所有,要明天才能恢复供电,倒无所谓,反而享受这种没有电、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能点蜡烛的浪漫,我们吃的是真正意义上的烛光晚餐,是方便面罢了。Bella做完手术有些疲累,睡过头了,Fran和她自然就晚回家了。

没有电的日子,好在洗澡水是令人满意的,甚至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热的,都需要开冷的一边了,真想一直呆着,但John说别浪费水是有他道理的,不情愿地从热水澡里出来。

晚上在房间做视频,Bella敲门进来,送上一个小小的蜡烛和一个挡风的烛台,很贴心,怕长形的蜡烛易倒,Shilo身上的蜡就有不小心倒下滴到的,希望不疼。

Ps:今天吃了四个蛋。John做的两个荷包蛋,中午;Cloth的两个Running Eggs,两个,好像太多了哦。

 
7.30 D22 周六 变幻莫测的天气

Cloth的另一面

我给大家写中文书信

早:四片吐司,因为没有电

中:Smash土豆,算是土豆泥吧;

羊肉炖蘑菇(超级好吃)

晚:意大利面

天气看起来很美,但说不准的,典型Balingup冬季,五分钟一变脸,料都料不到,就如昨天那猝不及防的狂风暴雨。

John去换机油了,等着Troy来,好一起去林子里弄点木柴。Fran花点时间,做些主妇的事——把屋前屋后堆积的东西做个出清和整理,东西堆积得很多,甚至还有John小时候用的婴儿椅,延续着给Bella用,到Nia手里就坏了。这东西堆得越多,心就越乱,回去好好和妈妈整理,把家里,至少说自己的房间弄得极简些。照例处理完水池里堆积的碗筷,接着帮Fran做些杂事儿,包括把不需要的食物和蔬果倒掉,青柠放了很多,原本的黄色呈现出蓝绿色,从推车里到处,霉菌跟粉尘似的飘散,纳粹和日本人的“毒气”闪现在我脑中。话说回来,感冒了还咳嗽,自己现在就是个大病菌,好想喝“川贝枇杷膏”,喉咙这几天可以不舒服到早晨很早醒。

不想做什么,说变就变的天气也做不了什么太多的事。Cloth在继续写她的小说。午饭后,和她一起帮忙Fran的Cheese Cake,Fran让我把青柠的皮刨进去,想起上次在咖啡店吃的那款就是,一来增强嗅觉,二来口感上更为奇妙,真是太聪明了;还有,第一次知道,最底层是用黄油和压扁的饼干碎屑做的,真真奇妙。

下午,Fran忙着送两个小姑娘去Nick家,和John去林子里伐木,我身体不舒服,不想动弹,窝在室内,摩西吮着脚,在我怀里躺了好久,窗外蓝色的雀儿蹦跶来蹦跶去,我知道以自己的水准,去拍它肯定会被吓跑,不若好好看着。雨又下着,然而很快放晴,整座彩虹桥就明朗地出现在我的眼前,而且第一次,看到双彩虹,兴奋,美到在说OMG!我写信,做信封,想把临别礼物给最好,是中文信。我设置手机语言时,手贱调成了阿拉伯语,傻眼,字序都是反的,吓得再也不敢乱动了,对Fran说阿拉伯语就是我的天书。她说和她看中文差不多。那么,有的是时间纠结了,就像宝箱在手,寻找钥匙的心痒痒。

四个月大的摩西蜷缩在我腿上

关闭了玩家模式

收起了小爪子

只剩下软绵绵肉乎乎的肉垫

小小的

安详地睡着

偶尔听到鸟叫

从睡梦中惊醒

竖直耳朵

睁着好奇的眼睛观望

又钻回我的掌心

进入另一个安宁的世界

外面的天空

洗过一般得蓝

Fran 告诉我,昨晚她们回家,Cloth哭着对她们敞开心扉,她不想离开这里。Cloth一直以来没有告诉我们,她妈妈对她管教严格,花重金送她去马术学校,她不喜欢,但是却没有勇气说不;学校里她没有朋友;妈妈和爸爸因为工作的原因,和她相处很少,因此是不亲近的。而在这里,尽管历经激烈的争吵,她和Bella现在往往能找到共同点,相处融洽,Fran说Bella对Cloth的感觉也是从不喜欢到喜欢。学校里有不错的朋友,甚至还有互相喜欢着的男孩子,Fran家又是极为民主自由的,或许还有更多的理由。不过,她很清楚“这是她的暑期项目,别人不能强迫”,所以剩下四周的Perth那里的交换,她和项目负责人沟通,选择继续留在这里,这让我开了眼界——确实,在合理范围内,完全没问题,项目并没有那么死板。

这些都是好事,在14岁的时候,发现这些问题,并能在一个极为自由的家庭想方设法地去解决这些问题,对于成长,非常有益。Cloth在某些方面和以前的我很像,和家人并不十分亲近,在初中高中没有持续的非常交心的朋友(我是指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也不善于社交,但这人生啊,有时就是欲扬先抑的,我现在拥有的值得我那么多年漫长的等待:)

窗外,早先有繁星,隐约看得出银河;女孩子们在十点才回到家;

现在,狂风大作,屋内安然。

 
7.31 D23 周日 忽晴忽雨

在山上的最后一晚

早:两片吐司加一块松饼

(Cloth留给我的)

中:一个三明治加一小块起司蛋糕

晚:一些奇怪的手工水饺加一块起司蛋糕

感冒加咳嗽更严重了,似乎做了更奇怪的梦,电视剧版本似的——我因为不愿意过早地固守在小家庭中,且家族的背景在,无法和心心相印的恋人在一起。恋人遵从家族的安排,娶妻生子,子承父位,在朝中有重要地位;而我,走南闯北,戎马沙场,为朝中重将。至于怎么发展,开放性结局了。

起床时,大家都早早地起了,Cloth留了一块松饼给我,这松饼呀,一定要趁热吃,软软的,才棒!

一整天没有做什么,拍了一小段视频,想做延时用。

我送给Cloth礼物

想出去走走,但是风雨欲来,但不知何时,被大雨挡在半途可不是好事,况且外边极冷,不想因此让感冒加重,吃了药也不见好。

躺在火炉旁的沙发里,外面狂风大雨,却能安然躲在屋内,被三只猫和一只狗包围的感觉是幸福的。

读了Susan个人杂志里的一些文章,深深觉得很多点和自己契合,很想去曼哈顿,因为那里没有普通人,我不是。

Cloth和Nick的问题,回国期限、跨国和年龄(都只有14岁)摆在那里,要么接受Open Relationship,要么一开始就选择理智避开,一旦开始就会得到伤害,看别人的问题哪,就像在反思自己的问题。

送临别礼物给Fran一家和Cloth。

我也收到Fran送的礼物,一张当地常见的鸟的书签和羽毛,以及Fran亲手织的帽子,不知何时织就,是澳洲的羊毛,很漂亮很适合我。

我想,在这里我学到了许多。

自由选择-来自于家庭的鼓励

热烈-来自于Bella

幽默感-Fran

……

许许多多,潜移默化地融入我的血液。

感谢,我真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有多棒!

但一定很棒!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