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快一年半了,前面一年在打工度假(Australia work and holiday visa 462),今年年初开始在西澳大学(UWA 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读两年的硕士项目Master of Social Work。

说真的刚开始角色转换颇为不适应,现在过去了3个半月左右,算是慢慢settle in student life。

为了给自己的一些观察和感悟保鲜,打败拖延症,今天第一写。

By Sarah

我个人觉得在澳洲打工度假的日子更轻松一些,因为那时候的心态是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去体验一种新的生活和文化,去做一些以前没机会做过的事情,当然那时也有为之后担忧焦虑过,譬如:我在打工度假做的这些hospitality工作或是换宿对以后工作有什么帮助?

当然从更广阔的意义上来说这些都是有意义的--我掌握了更多的生活/生存技能,还在异国他乡维持了自己生活的运转并积极参与到当地文化生活中去。也诚如乔布斯所说all dots will connect in life when you look back

但从当时的时间点往未来看的自己,加之国内各种新浪潮与机遇,自己同辈的小伙伴在各自领域深耕快速成长,说感受不到同辈压力那不现实,特别是社交网络更加放大了这种焦虑。

但总的来说,因为那时不需要为未来考虑太多,听了许多各国打工度假小伙伴的用这一年去体验各种不同人生的精彩故事,遇见了许多之前的人生中可能没有交集的人,所以觉得充满了各种青春的活力,即使是在身边成群的欧洲打工度假签证标配--即1819岁高中刚毕业或20刚出头的德国法国小伙伴们之中。

记得台湾小伙伴跟我讲他一路从珀斯骑单车北上到Broome的热血壮举;青旅遇到的英国注册护士和朋友从阿德莱德一路开车来到珀斯所见之美景并分享作为护士的生死观;和接待的德国、新西兰沙发客去徒步、聊人生发现很多想法非常一致即使认识不久;在西澳著名的Bibulmun track上遇到来自美国加拿大瑞士澳洲等徒步者,他们如此有毅力计划两个多月的时间来挑战这条步道

而现在做了学生呢,又回到了现实当中,压力来自以下几个方面:

.面对国际学生高昂的学费,为了对得起父母的支持,自己的时间成本,必须好好为自己的职业规划作打算,目前澳洲特别是西澳经济不算乐观,很多本地人都没有全职工作做;  

.澳洲的许多实习(placement/work experience)并没有工资或补贴,本地学生和国际学生都会做一些part-time的工作(即打工)来cover自己生活费,目前在国际学生签证的合法规定内一周20小时,而这加上上课的日子还有功课,基本就只剩一个整天能休息了,一个人分成两个角色,一个是全职学生,另一个是打工小妹,我还有做Red Cross志愿者,之后还有一些新的想尝试的东西,总之就是感觉时间不够用

.social work是一个对文化理解力要求特别高的职业,而由于缺乏在澳洲welfare system福利体系当中的经验,很多时候觉得上课所学的东西有些难以relate to,所以现在非常想有机会多积累一些相关经验。

不过我也很感恩,在现在的master课程当中遇到的同届同学,大多数都有工作经验,无论是来自human services sector还是其他行业,都能从大家身上学到许多。而最近拓展兴趣参加了珀斯当地的一个丛林徒步社团(bushwalkers club),遇到的会员也大都比我年长,每次徒步时和大家聊天,都有很多新的启发。譬如在澳洲整个教育体系会给人各种机会,你工作一段时间想转换职业方向,有pathway可以让你入学,无论是tafe或是uni,你可以选择part-time读书,而就算本科就读的学生也能比较容易的转换自己所学的专业和大学。

今天徒步遇到一位来自悉尼的建筑师,就是因为同是建筑专业毕业的女朋友工作了几年想转行就去考了医学院postgrad来西澳读书而跟着过来;今天徒步遇到的另一位我妈妈辈的女士,毕业于心理学系,做了十来年mental health相关的一线工作一直到后来做到regional health organisation经理,后来因为这个职业过于emotionally demanding就去tafe读了金融然后现在转了公司内部的财务管理,用她的话说就是把之前岗位的管理技能带来过来,又学了新的技能,就这样转行了。

在这样一个有机会去学习、尝试自己感兴趣的新领域的社会,真的很幸福。对比国内,因为教育资源的稀缺,进入大学的高考是如此竞争激烈,也不会在大学见到不同年龄和多元背景的学生……

虽然有时候也会突然特别想念国内那些便宜又方便的美食,会怀念北京丰富的活动,还有可以想见面就可以见面谈心聊人生的朋友,但在珀斯一天天踏踏实实的生活里,发现自己慢慢习惯并喜欢上了这里简单的生活。

我喜欢珀斯一年充足的阳光,总是湛蓝的天空,离自然很近,人很友好,可以跟陌生人在等车时聊天。那天徒步社团推荐了Banff Mountain Film Festival今年在珀斯的放映活动,于是跑去youtube上看了往年的影片,当看到攀冰(ice climbing)、滑翔伞(paragliding)、高耸雪山上翻转着滑行的滑雪这样的运动时,我不由得问自己:活这一辈子,自由到底是什么?

能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撒欢儿,找到人与自然平衡之中挑战自己的极限,就像那个驾驶滑翔伞飞翔在山谷间的法国小哥一样,那一刻他一定感受到了自由。

现在有时觉得自己大概已经很难回到高楼林立的大城市生活了,因为离自然太远了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