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从零到一的感觉

注定了这辈子的颠沛流离



摄于2017年3月 新加坡机场 

出发去世界最孤独的城市—珀斯

这一路一直刻意得不看银行卡的余额。不计划地走,顺其自然地活。我的小心思自己自然清楚:想看看身无分文的自己怎么声嘶力竭得活下来。


摄于2016年11月 香港旺角 

一路上顺其自然地吃喝拉撒 那时的我还是白净白净的 哈哈

我特别喜欢这种感觉:把自己扔在陌生的城市,没钱没朋友没地儿睡,不知道去哪不知道要干嘛,然后像homeless一样躲在广场的角落里,观察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群,有时会因为某个人的某个动作噗嗤得笑起来…….然后困饿累到极限像疯子一样去找吃的找睡觉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这种赤裸裸的感觉。我妈说我有病,朋友们说我有自虐倾向,我倒是陶醉于这种原始的生存欲望屡次突破心里底线时候的快感。


摄于2017年3月 澳大利亚珀斯  

喜欢身无分文躲在城市的角落里观察形形色色的人

在出发的109天之后,正式抵达被称为世界最孤独的城市—–珀斯。因为从珀斯到离它最近的城市都需要飞3个小时。为什么选择珀斯为土澳第一站?因为兜儿里的钱只够买到珀斯,买完票之后还剩差不多人民币2000多,在物价不低的珀斯可以活差不多1个星期多。到了的时候没计划,平静,不紧张不兴奋,不知道期待什么。


摄于2017年4月 珀斯附近的Wave Rock  

喜欢西澳的原始粗犷孤独

觉得晚上去市区住店有些亏,就索性睡机场,后来找到有利位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着,躺着睁眼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意外发现冲凉的地儿,冲完凉之后假装精神的奔向市中心找个落脚的地方。一出机场,感觉很赞,一片宽阔一片新鲜。不过,妈的公交车到市中心要差不多人民币25元让我内心爆了粗口。但转眼间内心窃喜,这么残酷的地方我喜欢。加上耳机里的high音乐,你就觉得你很牛逼,生活很牛逼。


摄于2017年3月 珀斯机场 

为了省钱,前两天,老规矩睡机场


摄于2017年3月 珀斯机场 

冲完凉假装精神的去市中心找落脚的地方 那一刻感觉牛逼透了!

随便找了一家青旅,倒头便睡成猪头到晚上。然后下楼觅食,感觉这里的年轻人怪怪的,没有我意识里的那么relax,没有眼神的交流,可能大家都在苦逼地赚钱攒路费吧。后来住了其他的青旅,才感觉到这里的青旅常住的背包客有些不一样。


摄于2017年3月 珀斯北桥的spinner青旅  

一宿没睡的我 一觉干到晚上  晕晕乎乎的下楼觅食

睡了一觉后,感觉还是舍不得一晚100多人民币的住宿,于是决定回机场睡。机场又有网又有沙发还有冲凉和免费的水,来回车费50多人民币,可以省一半。于是我便过着白天市中心各种递简历找工作,晚上坐车回机场睡觉的日子。但是,这么搞了两天发现不行,妈的,不知道为什么在机场怎么都睡不着晚上!我也特么奇了怪了,老子睡过那么多的机场,唯独征服不了珀斯机场。


摄于2017年3月 珀斯机场  

发现免费冲凉的地儿 这更加坚定我住机场 哈哈哈

不过还是有意外收获,那天晚上我躺在机场沙发上,准备逼着自己睡觉,不知道怎么就和旁边的老黑Davide聊了起来,他错过了飞机,在等下一班,当他得知我在为了省钱睡机场的时候,他硬要打电话给他的侄子来机场接我去借宿。深入了解之后,虔诚基督教徒的他拉着我的手替我祈祷,希望上帝保佑我明天就可以找到工作。他是当年苏丹分裂的时候,来自南苏丹的难民,现在在悉尼做蔬菜包装工,他失去过亲人,重生,组建自己的家庭。他简单,善良,淳朴,本来就睡不着的我,那天晚上又在机场失眠。后来过了半个月,他竟然给我打电话询问我的情况。


摄于2017年3月 珀斯机场 

曾经是难民的Davide知道我因为省钱睡机场,几次确定我真的不要在他侄子家借宿么。在他眼里,我这种旅行方式是 “fucking crazy”的。也许因为他虔诚的祈祷给我带来了好运。

鉴于邪门的珀斯机场,索性决定回青旅住,因为不睡觉真的不行。算了算手里的钱刚好可以活一周。然后,就破釜沉舟地各种渠道的找工作,即便这样,我还是有自己的底线。


摄于2017年3月 

各种投简历 累了就随便找个地儿一坐 倒是舒服

第一,不做有危险的工作,比如说肉场啊屠宰场啊,总能听说各种被切断手或者戳瞎眼睛类似的事情。

第二,不做慢性伤害健康的事情(这也是老妈现在对我唯一的要求:不管干什么,只要保证安全就好!不安分的儿子背后总要有个大心脏的老妈坐镇):比如说一些农场割草的工作,会有大量的粉尘在空中,时间长了会得肺病。


摄于2016年 北京  

对于大心脏的老妈来说  对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安全

从小便知道这个是因为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就因为给生产队轧草多年而造成的常年咳嗽干呕。所以这两种工作我是坚决不会做的。我的底线是给中餐馆打工,我承认我内心深处是排斥海外的中餐馆老板。后来确实在极其绝望的情况下拒绝了薪水还不错的农场轧草的工作。我对自己可以不犹豫地保持原则很是高兴!


开始的几天可以吃面包火腿香蕉和水

但是,现实是,没工作便没钱便没东西吃。那一周多的时间,每天的食物就是面包,火腿,香蕉加水。最后几天,只能不情愿的砍掉火腿和香蕉,只有面包和水。这期间,有些感动的是,公众号还有朋友圈的不少朋友,给我发红包让我加油之类的话,有些甚至没有见过面。我都欣然地收下存在微信红包里,等我回国的时候好请你们喝酒。


后面几天只能砍掉火腿和香蕉,只有水和面包

我知道自己搞的定当时的状况,一点也没有觉得慌张或者是怎样,就平静地每天一家家得投简历,觉得顺其自然工作自然会来….也做好了去中餐馆做奴隶的准备,当时心里还琢磨生活的戏剧化,想想当年在意国做穷学生的时候也没有做过餐馆,难不成在这儿完成人生跳跃?哈哈哈



自己一直是比较平静的,就算最后在只有面包和水的那几天,还是忘不了看看水看看绿色 哈哈

所剩的钱估计可以再坚持三天的时候,差不多晚上11点多的时候,看到FB群组上发的什么需要两个人第二天拆货柜,联系上之后,虽然钱不多,地方又有点远。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接受然后第二天早上一去傻眼,原以为拆货柜是把什么大的东西拆成小的,早上没吃早饭穿的干干净净得过去上工。原来,拆货柜在台湾香港的意思是卸集装箱的意思,就是用手把集装箱里的货搬到托盘上,然后叉车再搞走它们。


摄于2017年3月  

第一天拆货柜其实卸集装箱的这些油  第一次干这种活儿 当时还有点兴奋

第一天搞得是食用油,有点儿沉,不好拿,勒的手疼。几千桶油我和搭档的于哥比规定的时间提前45分钟完成,因为没吃早饭,又没干过这么重的活儿,后面几百桶真的是咬着牙抗下来,然后就是两天后背疼成狗,几天睡觉翻身困难,后来干多了才知道,第一天干的这种油是最不容易干的其实。



卸货时最讨厌下雨,因为货大多怕淋湿,所以要冒雨以最快的速度把门口的货卸完 快到没有时间喘气


摄于2017年3月/4月 珀斯 

后来卸过各种货 大米啊冻鱼啊啤酒啊什么的  因为我每次都会比工头规定的时间提前完成,大家都开心 所以我一直戏称自己是”珀斯第一卸货手” 哈哈哈

世上从来没有偶然,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必然的。其实,第一天和我一起搬油的于哥才是背后的承包商老板!套路是这样的:叫Ettason的进口商把卸货柜的活儿承包给于哥,他又承包给了香港仔。那天巧就巧在,前一天Ettason晚通知于哥到货,于哥很晚通知香港仔要人干活儿,直接造成只找到我一个人,赶巧于哥没事儿就临时过来干干玩儿玩儿。其实他的主业是搬家,是珀斯区域华人圈里搬家领域的No.1!然后又赶巧之前给他搬货的哥们儿临时回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一个不小心 我就变成了 搬家公司的力工

于是,我一个不小心变成了搬家公司的力工。其实所谓公司,无非是我和于哥两人。当然,后来才知道,搬家远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搬家不但要有力气还要有耐力和灵气 图上是当时帮人家运货 发现商家发错货

第一,你要有足够的力气,轻则百十来斤的桌子柜子床什么的,重则上千斤的沙发甚至钢琴台球桌什么的都需要我们两个人徒手加个平板滑轮搞定。


搬家需要不间断用力气,每天真的累成狗 这是在等客人开门的间歇出来自拍个  为了更新这篇公众号 

第二,需要足够的耐力,于哥的生意是珀斯地区的老大,每天的活儿自然排的很满,那期间每天早上几乎都要5,6点钟起床一直干到晚上9,10点,有一天我俩一直搬家到凌晨1点40!!!而且,通常情况下,中午饭是吃不上的,因为活儿都是一个挨着一个,上午的活儿稍微慢点,出点儿什么意外,就没时间吃中饭。土澳的房子都是家大业大的,很多卧室,就自然会有很多的床,柜子,桌子什么的


搬过各种各样的房子还有办公室,富人的穷人的,搬多了,有时在想自己以后会有什么样子的房子。

第三,你还要有灵气,也就是要聪明要有眼力尖儿。搬家并不是想象当中的使蛮力的工作,需要很好的逻辑分析加上些数学能力。举个例子:我们的货车就那么大,怎么能够一车就把客人的所有东西都装上车是需要很好的空间利用,像玩儿俄罗斯方块儿一样的提前分析计算然后排列。有时候我说于哥是个艺术家,他真的能把看似不可能的巨多的东西漂亮得码在车里。


有时候,客人都会觉得放不下,但是最终我们还是给放进去了。

还有,家具那么大,怎么能把这些东西从很小的门穿过去?其实是需要在空中各种闪转腾挪的各种试,我俩经常脸红脖子粗得搬着几百斤的家具在门口倒腾来倒腾去,要是再遇上个卧室在二楼的格局,那就是噩梦!因为通常情况下,家里的楼梯都是很窄然后各种螺旋。到现在有些家具我都不知道当时我俩是怎么转上去的!最坑爹的是,好多的家具都没有手把着的地方,就是没办法发力,这也是为啥搬了半个月的家,我这胳膊和腿各种淤青各种小伤。


这是第一天搬家后拍的,还没有刮伤,后来腿和胳膊各种刮碰蹭伤,再加上淤青很是粗犷,我喜欢。

客人们的家具都很贵,要么是什么真皮沙发要么是什么红木,总之,就是要一万个小心的给人家搬出来再放回去!这就需要你在空中抬得时间更长,搬了半个月的家,我的手掌一直是肿着的,手指头使不上劲儿,每天都要让室友帮着开瓶盖……


有时候,我们也帮人家清理垃圾,有一次清理一个餐馆包括厕所,你懂的  图上只是清理一个仓库。

就这样,我变成了一名光荣的搬家力工。每天跟着于哥的车几乎跑遍珀斯各种地方,见各种各样的客人。


每天就是跟着车 满珀斯跑

其中有一家的客人不得不说:那天上午,我们像往常一样把车停在房子的外面,那是个不富裕的区域,刚一到便听见客人差不多40几岁的妇女和他的房东在吵架,我们走进去一看,是那种合租的房子,房东是个马来还是香港的老头,东西倒是不多,当时按照我们的经验,那些东西装上车需要2个小时。然后,我们就一边听着那个妇女像泼妇似得各种吵骂一边干活儿,时不时地也来我们这儿抬高嗓门儿让我们快点儿!因为,我们是按照时间收费的,所以那个妇女就不停地催我们快点儿快点儿。


图上这两个便是那个妇女的孩子们,住着政府的救助房,一个患有智力障碍一个那么小 ,当时姐姐在用冷水泡面,自己连调料包都撕不开,熟悉了后泼妇的形象变弱,有的只是一个弱女子生活不易的场景。

搞得于哥最后也和那妇女叽歪了几句,最后我们用了1个小时就装完车,到了新家后才发现,原来她的大女儿腿残疾而且智力障碍,小儿子六七岁。细聊后得知,这个女的山东人,以前丈夫在这边,后来丈夫把她和孩子俩PR到澳洲,来了后才发现她丈夫在这边有好多女人,后来索性她丈夫和其他女人回国了,留下这么个妇女加上两个孩子。聊到这儿,于哥和我也不生气了,我们搬完东西后,于哥就招呼着我帮着钉窗帘啊什么的。


完活儿后 好心的于哥帮着钉窗帘啊弄沙发啊什么的 这些活儿要是找专门的人 在土澳是很贵的。

在给于哥做力工的这半个月,其实学到很多东西。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做这种体力的工作,按照国内的标准,这种工作是不体面的,有时甚至被人鄙视,但我乐在其中,有很多让我shock的东西。工作没有贵贱之分,人也没有三六九等。


于哥情商很高,简单坦诚,直来直去,有担当又有些聪明。移民澳洲20年,还是有股东北爷们儿的豪爽,他从来不在残疾人的停车位上停车,即便那样会增加很多工作量;和客人沟通的尺寸拿捏的很恰当;总是为客人着想,从来不偷懒耍滑头;总是考虑我要吃饭,中午尽可能绕到可以吃饭的地方打包。



要离开的前一天,于哥领我去吃fremantle最有名气的一家吃炸鱼薯条的店,贵的我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给的工钱高的即便在白工里也是可以的。每次算钱的时候,都是给我多算时间。说实话,于哥是个好老板,是那种会让他的员工打心眼儿里地为他拼命的那种老板。


周末被邀请去于哥家吃饭,好久没有在家里吃饭了感觉,坐着的所有人都是哈尔滨人。

但是,最后我还是提前的离开了。最主要的原因是,有些受不了”骂”,其实也不是骂,不知道用什么恰当的词来形容,于哥对工作质量的要求非常非常高!非常认真!所以干活儿的时候,每时每刻我都必须保持高度的集中,即便这样,很多时候还是跟不上他的节奏,不知道该怎么配合,每当这时候,他会很直接地呵斥,其实我也知道,只是那一瞬间的事儿,完了就完了。但是,时间长了,你还是会觉得不舒服,因为这样的呵斥,哪怕是无恶意,也是会违背我内心对工作、对钱的定义。自然也就让我萌生了去意。


其次,搬家其实是个高危的工作。因为搬运的东西大多很重,磕了碰了是小事儿,不小心砸到至少是个骨折什么的,经常听于哥说哪个同行手指被砸断,哪个胳膊脱臼之类的,而且有几次我也的确差点被几百斤的货柜还有沙发砸到。


因为图上里面的那两个板子后来我失手把于哥头砸流血,现在仍然自责自己的毛毛躁躁。

也确实发生一件现在想想还让我后怕的意外:那天,搬的是一个办公室,搞了一天没吃饭,搬到最后差不多晚上七八点,没有灯,摸着黑我们卸家具,当时是有两个巨沉的桌板子放在两个写字桌的上面,然后为了固定,我们都是用的那种两面是勾中间是弹簧的绳子两头拴在车墙的杆儿上。

当时的情况是,我们要拿外面的桌板子,当我把绷紧的弹簧绳打开时,两个板子就倒了下来,我是正对着板子,于是就左手顶着里面的板子,右手抵着外面的板子,因为下面的写字桌很宽,所以我要撅着屁股去够这两个板子,于哥这时候是在板子的侧面一手抵着一个板子,脑袋在两个板子之间,让我把弹簧绳再挂回去绑住里面的板子。

那两个板子很大也很重加上天黑,最主要的是那个弹簧绳有些短,要使劲拽才可以够的上车墙上的杆儿,就在我使劲拽着弹簧绳的时候,一下没拿住,”嗖”的一声绳上挂钩直接飞到于哥的头上,当时我一愣,就看于哥一声不吭地趴在桌子上,我当时非常紧张,怕砸到眼睛上,然后他说了句”脑门”,松了口气的我过去一看,脑门立马已经肿的像馒头一样而且不停的在流血…..


摄于珀斯海关仓库 

就这样结束了我的搬运工的体验

就这样,我跟着于哥经历了一段难忘的搬家力工的体验,很愉快也很痛快。正好两周的时间,存了一些钱的我现在又回到仓库卸集装箱,同时计划着下一站。



又再次回来继续拆集装箱,每天像快乐的小2B一样卸着货 图上就是我搭档叉车司机,天天被他逗死。

也趁着这几天转转看看大西澳的山山水水。到今天为止,正好来澳洲一个月,从身无分文到略有存款,短租了房子,时不时得再吃吃澳牛搞搞澳虾什么的,没事儿出去溜溜享受下南半球的蓝天白云大海大自然…..


可以有时间和闲钱享受下西澳的大自然!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观”波浪岩,据说自然形成于27亿年前。


我大爱这种从零到一的感觉,

感谢生活给我的一切。


2017.04.09/10/11 

澳大利亚珀斯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