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公寓的一周,没有发生特别开心的事,也没有不开心。和迪亚哥的交流越来越少,两人之间慢慢变成正式的房东和租客关系。除了有一天晚上他叫我去客厅看电影,中国大片,张艺谋的《长城》。他在电脑上找到资源,然后把电视机和电脑用线连起来看。可能是为了照顾朴赫,用的还是韩文字幕,不过韩国小哥在一旁玩电脑,并没有加入我们。

我怀疑迪亚哥是不是看得懂,因为电影很多时候都在讲中国话,用的是韩语字幕,他一个说西班牙语的哥伦比亚人,真的能听懂吗?果然,电影放到一半,他又跑到电脑前,默默把字幕切换成了西班牙语。我顺便帮他科普了一下景甜和黄俊凯,我说景甜背后有big boss给她撑腰,所以她成了主角。黄俊凯在中国拥有超高人气,怕他没什么概念,就说他是中国的Justin Bieber,瞬间懂了。我没告诉他这部片子在中国评价很差,反正他看得还挺开心。


迪亚哥来澳洲两年了,目前在一家墨西哥餐厅做厨师。每天坐一个半小时电车去上班,总是很早就听到他闹钟响的声音,晚上回来得又很晚。他目前时薪是16刀,还没达到澳洲的最低工资标准。没有问他是怎么来澳洲的,看起来不像留学生,也应该不是投资移民,他也说过哥伦比亚没有打工度假这种签证,想来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吧。

最近总在想,这世间有那么多人,有那么多种活法,而自己又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啊,做了一个又一个自以为是的决定,到头来,能不能活成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朴赫在city找了间share room,公寓住满后就搬走了。他走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我问他之后有什么打算,我知道他一直在找工作。有一天他回来,还告诉我一个香肠厂的地址,说他去面试过了,如果我想做也可以去试试。地址我记下了,我想我应该去看看。朴赫说他打算在墨尔本工作一段时间后,就出发去塔斯马尼亚岛。塔斯马尼亚岛在墨尔本的南端,形状像一个爱心。


我以为他是去旅行的,没想到他是要去那里找一份捕鱼的工作,我有些惊讶,而让我更惊讶的是,他说他想成为一名作家,而以他目前的经历还不足以支撑他写出一本书来,所以他必须去体验、去经历不一样的人生。当过渔民后,他还要去当矿工、去当农民,总之要好好折腾自己一番。

海明威,我脱口而出,或许你会成为像海明威一样的作家,一个与海、与山、与狮子搏斗的文学硬汉。海明威,是的,他很伟大,朴赫笑着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每次读《老人与海》都会哭,我告诉他,所以很期待能早日读到他的小说。

朴赫走的时候,我还躺在床上,他过来和我握手,说see you。我听到他关门的声音,突然间有些伤感。我想到我这一年的打工度假之旅,注定会经历很多次这样的时刻。我们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踏上这片土地。在这短短一年时间,尽可能想多走一些地方、多看一些风景。因此,每一次短暂的相聚都是偶遇,而每一次告别都成了必然。陈老师唱,你离开我,就是旅行的意义。虽然这样讲有些肉麻,但还是要说,感同身受啊。


出国以后,感觉自己的厨艺值降为了零。想到在上海的住所,下班后随随便便都能鼓捣出几道菜。而在这里,始终有一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感觉。迪亚哥的厨房没有电饭煲,没办法煮米饭,因此也就失去了做中餐的意义,总不能只吃菜不吃饭吧。想吃米饭了,就去Woolworths买盒饭,回来用微波炉热一热。很多时候,都是去Woolworths买一盒鸡胸肉,再买点胡萝卜、洋葱、番茄,回来做洋葱炒鸡胸肉、胡萝卜炒鸡胸肉、番茄炒鸡胸肉,或洋葱胡萝卜番茄炒鸡胸肉吃。orz

有时也会去湘妹子的咖啡店,吃牛肉或鸡肉汉堡。可能是阿姨过于热情和体贴,竟逐渐对这个地方产生了归属感。每次去药房都会经过,进去吃一顿,心满意足。也经常坐在店里上网,直到打烊才离开。

本来我对自己目前的生存境遇并没有感到多少可悲,毕竟我身边的人,像迪亚哥,像朴赫,他们也都像我一样,吃着类似的食物。直到有一天,悉尼的彦冰发了一张红烧肉的照片给我,说这是她自己做的,我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其实过得并不美满。后来,她又发来更多照片,鸡爪、三明治、红烧牛肉面,我看着,叹着,想把她拉黑。


可能吃得实在太寡淡无味了点,有一天晚上忽然非常想吃辣条,而且是非常非常想的那种,恨不得立刻坐上电车去city的唐人街找找有没有卖,心里默默念叨了很久才睡去。洋装虽然穿在身,中国胃还是那个中国胃呵。

这周只去了一次city,因为之前通过Airbnb定了八晚迪亚哥的房间,眼看着快到期,就上Gumtree搜在city的share room,打算搬到市中心住。看中两个房间,并和房东约好了看房时间,没想到最后竟被其中一个放了鸽子。而另一间,一进门就被里面的味道熏倒窒息,果断拜拜。在回Preston的电车上,给朴赫发了短信,问他那边还有没有空位。他回我,有空位,只是房间又小又脏,不推荐我住。我说好吧,那你自己保重。

刚搬进公寓那晚,迪亚哥就说,如果你想在这里多住几天,可以直接给他现金,不用再通过Airbnb订,这样可以便宜一点,因为Airbnb要收手续费。后来,我给迪亚哥发短信,说我想多住一星期,直接给他现金。他回复没问题,一会儿见。这样,在Preston的日子,又变长了。


是一个容易掉进舒适圈的人,过了几天舒服的日子,就有点浑浑噩噩、不思进取。目前来说,找到一份能赚钱的工作才是正事。但是一想到简历还没做、银行卡还没办、税号还没申请,就有点泄气。想着能拖几天就拖几天吧,反正才来澳洲多少天啊,总得先适应适应。就在这种自欺欺人的心态下,不知不觉十二天过去了。每天板着手指算日子,然后默默鄙视一下自己的拖延症,但第二天起床又不知道该干啥了。有时候站在阳台上看天,白云在蓝天下快速移动位置,会默默发誓,这一年要一定过得精彩才行啊!然而没过三秒,又会宽慰自己,一切顺其自然好了。丧!


代购算是做起来了,虽然有时还是会对自己,在朋友圈发小广告,略感到羞耻,担心可能会被朋友们拉黑。后来经过一番挣扎,想通了,管TM这么多,赚生活费要紧。只是几单生意下来,感觉挣不了几个钱呵。这年头代购太多,每次去药房,都是一群中国人在扫货。相视一笑,皆是同行。因为第一次做,也不知道该怎么定价,别人问价格,都要先上淘宝看一看。一看吓一跳,怎么这么便宜,比澳元直接换算成人民币还便宜,这还怎么做。遇到这种情况,只好安慰自己,淘宝假货很多,这么便宜肯定有问题,而大家之所以买外国货,图的还不是它的质量嘛。所以说,保证正品,比什么都重要。江导我亲自去药房采购,朋友圈发的小广告也都是现场实拍,所以质量肯定是有保证的(此处广告一则),欢迎大家询价呵。


To be continued.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