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不会永远是朋友圈里加了滤镜的美照,现实丧多了。

比如我,感冒发烧,四肢无力,喉咙痛到讲不出话,坐在机场候机大厅等着半夜起飞的航班时,昏昏欲睡。而周围一群大叔大妈,兴高采烈、神采飞扬,仿佛下一刻就会跳起广场舞。那场面,我想我真是丧成一条狗了。不止一次想扔掉机票,扔掉行李,冲出机场找个最近的旅馆睡上三天三夜。等养好病再战江湖也不迟,何必搞得这么狼狈。后来冷静下来又想,不行不行,代价太高,还是乖乖上飞机吧,说不定睡一觉就好了。

果然,逼急了,连自己都骗。

在登机前的最后一刻,终于还是用Booking订了间吉隆坡的酒店,原本打算的吉隆坡一日游即将变成吉隆坡酒店一日躺。想当初之所以定这张机票,除了贪图便宜,还想着能用近18个小时的转机时间,将吉隆坡好好玩一玩。人算不如天算,谁知竟败给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倒春寒。

五个小时后,飞机在吉隆坡降落,出了机场就坐火车去了市区,早上八点已经住进酒店了。因为自己带的感冒药装在行李箱里先飞走了,只能在酒店附近的711买了退烧贴和润喉糖,没想到效果挺好。用了两个退烧贴,吃了一包润喉糖,离开酒店的时候明显轻松不少,喉咙也没有之前那么疼痛难忍,想着一切还算值得。


睡到下午三点多醒,室外阴沉沉响起了雷声,然后一场暴雨从天而降。站在窗前眺望,整座城市成了一头被大雨困住的巨兽。边上一栋高档公寓楼亮起几盏灯,灯光是淡淡的黄色,能透过窗帘看到里面有人走动。此时此刻,在这座热带半岛上,还有人在这样生活,想想又不禁心生感慨。从市区回机场的火车上,看到了吉隆坡标志性的双子星塔,远远地,像一个模型出现在天际线上。这座城市,也算来过了,我想,虽然是以这样一种匆匆一瞥的方式。但有时候缘分就这么多,也没什么好遗憾。

从吉隆坡到墨尔本要飞8个小时,中途断断续续睡过去四五次,而每次都被不舒服的座椅弄醒。坐的也不是靠窗的位子,所以也错过了在飞机上看日出的机会。不过当阳光照进舷窗的那一刻,整个心还是有一种一下子被点亮的感觉。座椅后面印着澳大利亚旅游宣传广告,广告词好像是这么写的:There’s Nothing Like Australia. 

十三个小时的飞行,飞越赤道和海洋,飞越三个时区,终于要见面啦。

飞机降落地面的时候天还下着雨,想象中蔚蓝的天空没有出现。墨尔本机场实行自助通关,所以很快就拖着行李出机场了。在到达大厅买了Optus电话卡,原本打算买Telstra的,据说在偏远的地方信号更好,只是找了很久没找到,而当时自己又累又饿,实在不想再折腾。看到ATM就去取钱,但不知怎么一直取不出来,明明支持银联卡的啊。就这样身无分文去坐公交车,问司机能不能刷卡,司机摇摇头,我们只支持现金,不过没关系,你上车吧。稀里糊涂免费蹭了一趟公交车,慢悠悠去了Broadmeadows火车站。到火车站的时候,天已经放晴,来之前就知道澳大利亚的太阳非常猛,算是感受到了,拖着行李走几步就已经汗流浃背。


在火车站买票的时候,不知怎么信用卡又刷不出来(第二天打电话给建行信用卡中心才知道我的卡因为输错密码被锁了orz),所以只能去附近找ATM机取钱。ATM在一家餐厅里面,取了钱发现实在饿得不行,那就先吃点东西吧。点完才知道原来是土耳其菜啊,第一次吃,味道实在不咋滴。要不是求生欲望强烈,恐怕一点吃不下。

在国内的时候通过Hostelworld订了三晚青旅,位置在市中心,坐火车到Flinders Station,然后拖着行李走十分钟。十六个人一间,男女混住,放眼望去好像只有我一个亚洲人。怪不得青旅名字叫Europa Melbourne,俨然是欧洲背包客的地盘。睡一觉起床去找吃的,本来想买点菜和面条回青旅煮,因为这里有公共厨房可以用,但去了商场发现大部分菜都卖完了,而且八点一到收银员就喊着打烊。最后,在路边找了家日本拉面馆,一碗热腾腾的面下肚,才终于有种缓过来的感觉。原来一直飘着的自己,终于像落了地。


第二天跟着免费导游游览了墨尔本的CBD,从维多利亚州立图书馆开始,中途经过Block Arcade、Flinders Station、唐人街等地标,最后在一个能完美看到城市天际线的地方结束。总共三个小时行程,除了天气不给力(时不时还下点雨)外,还算是一次不错的体验。期间认识了一个新加坡女生,一个人飞来墨尔本度假。免费导游结束后和她一起又逛了一下午,因为她比我先到几天,英语又比我好,所以基本就是她到哪我跟哪儿。去一个shopping mall里吃了寿司,后来天下起大雨,又去星巴克请她喝了杯咖啡。异国他乡见到能说中文的都觉得亲切,甚至只是一张亚洲面孔都觉得一下子距离近了不少。


第三天起的很晚,反正没什么安排,就背个包随便走走。谷歌地图还玩得不怎么溜,索性就不考虑方向,想着city就这么点大。每次过人行道,绿灯亮的一刻总是伴随着”啾”的一声,然后是一连串”哒哒哒”的声音,似乎在催着你赶紧过马路,危机感十足。走到著名的维多利亚市场,作为南半球最大、世界第三大的露天市场,已经有超过150年的历史。只可惜那天是星期三,闭门休市。市场边上是Flagstaff Gardens,树木茂盛,绿草如茵,有人躺着休息,有人在跑步,还有人在练拳击。我在一条椅子上坐下来,看着不远处草坪上一个班级的学生在玩游戏,不知道什么游戏,只觉得非常有趣,全程微笑脸。回去的路上,碰到同住一个青旅的意大利小哥,和他聊了一路。想来其实他就睡在我隔壁床上,但这样的聊天还是第一次。因为青旅里任何时候都有人在睡觉,所以大家都会不约而同保持安静,这样一来,也就没那么多交流的机会。不过如果你自己做饭,那公共厨房绝对是一个谈天的好去处。


离开青旅的那天早上还想着和意大利道个别,看到他还在睡,就没去打扰。去前台办理退房手续,平时总是热闹的厨房今天显得格外安静,大家都神色凝重地盯着电视,电视画面里是伦敦恐怖袭击的现场报道。每当发生这样的事情,心里愤怒之余,还会油然而生一种此刻大家都更加团结在一起的感觉。

前一天晚上在Airbnb订了一个房间,虽然离city有四十分钟电车车程,但价格便宜。房东说要七点半下班才能办理入住,所以早早过来的我只好在街边找个咖啡店落脚。万万没想到,这家坐满白人顾客的咖啡馆,竟是一对来自湖南的母女开的。要知道,墨尔本可是世界上咖啡文化最浓厚的城市。想在这座城市开一家咖啡店并生存下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于中国面孔来说尤为如此。在和她们的交谈中也发现一路走来的艰辛和不易,只庆幸最难的日子已经过去。平易近人的阿姨说,你是八个月来第二个走进这里的中国人哦,看到你的时候还在想你怎么会来这里。我笑,一切都是缘分吧。

出来以后,时常把缘分这个词挂在嘴边,感觉自己成了冯小刚电影里的某个角色。


房东迪亚哥来自哥伦比亚,讲话带有很重的鼻音,所以经常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到了公寓后,发现我要和一个韩国人合住一个房间。这位韩国小哥也是来working holiday的,带着一本厚厚的英文版Sherlock Holmes,长得有点像香港歌手方大同。聊了很多关于找工作、买车的事情。小哥英语比我还不行,所以来墨尔本两个星期了还没找到工作。

来公寓的第一个晚上,应该是这个星期睡得最好的一次,又深又沉,醒来已经早上十点。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刻,才能真正感受到内心的平静。从阳台望出去,街对面是一家托儿所,很多小孩子在游乐场里追逐嬉戏。再往前面是一大片平坦的住宅区,缺少高楼大厦的遮挡,视野变得宽阔无比。傍晚,天边还会出现绚丽的晚霞。

昨天晚上,迪亚哥神秘兮兮地叫我去阳台,告诉我楼下一群人在吸大麻。我问他怎么知道,他说哥伦比亚很多大麻,他能闻出来。我深吸几口气,空气中确实弥漫着一种难以描述的气味,这就是大麻味儿?迪亚哥这个人挺逗的,有一次他还问我你吃过熊猫肉吗?我想了想说,吃过啊,好吃,就是有点贵,然后他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与其说是震惊,更像是嘴馋了。

To Be Continued.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