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岛坎特伯雷平原的胡萝卜地

日晒风吹锄野萝卜大半个月后

从靠天气吃饭的农业时代

进入到模式化的工业时代


这是一份在百合花苞厂的工作

每一天都严格遵循着时间表

06:40坐车出发

07:30工作开始

10:00休息十五分钟

12:00午餐半小时

15:00休息十五分钟

17:00结束工作

角色由过去一本正经参观生产线的审计人员

转变为生产线上的一份子

工作时间虽不长

倒也切身感受到了电影《摩登时代》的荒诞感


这种荒诞感来自于被机械拽着走

重复以及程序化

一天九小时所做的事情实际很简单

就是把百合花苞放置在机器内

盖上机器盖后

离心运动使花瓣分离


整个工作环境

用延时摄影记录下来是这样

保持这样的节奏一整天乘以七


在工作最初新鲜感的驱动下

会留意百合花苞的颜色形状

机器的声音与构造




然而随着工作的推移

思绪飘至汪洋大海

肢体动作麻木重复

时间似传送带运走的花瓣

涌入花海

注入似水流年


最短暂珍贵的是休息的两个十五分钟

和午餐半小时时间

茶水间备有咖啡牛奶浓汤与茶

读一小段新闻

以及在午饭时间观察不同地区工友的午餐便当

香港、新西兰、德国、智利的工友

每天都是面包牛奶三明治咖啡

大陆和台湾则一定有米饭或者面


在工厂也不乏见到老人工作的身影

聊天后才知悉

新西兰政府会给每一位年满65岁的居民

发放福利金

每两周一次

每次720刀

他们还会选择继续工作的原因

一方面是因为兴趣爱好

另一方面是在于传承经验


有趣的是

工作间隙还会见他们随音乐手舞足蹈

工厂劳作带来的并非全部是疲惫无聊


花苞厂的工作结束后

继续尝试不同的农业季节工

以后的文章陆续跟大家分享

日出而作的南岛打工旅行生活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