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打君曰

在国内的各位可能会在豆瓣、微博或其他平台看过一些招义工的帖子,一般是由一些热门的旅游地的民宿主人发出来的,例如说:大理/丽江/厦门某民宿招义工,包吃住,店主空闲时会带你游玩当地,义工的工作就是帮助店主做一些轻松的整理工作。像这种就是换宿了,国内喜欢称之为”义工”,其实大同小异,都是通过劳动来换取食宿,在青年群体里面这种方式很流行,在国外更是很早就火了。

在塔斯马尼亚的John家中换宿是作者小黑犬的第一次换宿,一切都超新鲜!

这篇文字关于我2017年6月22日至2017年6月29日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换宿的经历。

by 小黑犬

01

什么是换宿呢?

简单说是通过打工换取食宿。

但是打工换宿的英文是’help exchange’

所以跟中文字面意思不太一样的是,虽然形式上是通过打工换取食宿,但是性质上是以志愿者(volunteer)或者说帮助者(helper)的身份,以体验和文化交流为主要目的,同时通过劳动换取食宿,节省旅行开支。所以通常换宿的工作时间不会太长,工作强度不会太大,在同一个HOST停留的时间一般不会太久。

02

为什么要去换宿?

肯定有人觉得,换宿辛苦,不如花钱玩的爽。

也有人会觉得,既然付出劳动,应当得到薪资,所以为什么不去找农场的工作,既能体验又能赚钱,赚了钱可以随便玩。

第一个问题,其实换宿的网站HELPX最初被建立,就是为了帮助世界各地的背包客实现周游世界的梦想的,现实是大多数在路上的年轻人,其实都没什么钱,换宿这种方式,把食宿这两个大的花销解决掉,给了我们这些普通人去看看不同的风景的机会。另外,穷游住背包客栈或者换宿与旅游住五星酒店获得的体验完全不同,前者在旅途中遇到的人数量更多类型更加丰富,那些人可以与你分享他们千奇百怪的经历,也可以与你共享他们的视角,可以说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咯。

第二个问题,因为我们是以志愿者和帮助者的心态,劳动又一般比较轻松,所以与打工还是有分别的。通常换宿每天的工作不会超过6小时,一个星期中有许多自己的时间可以到处去逛逛,有的HOST还会在休息日带着这些志愿者去附近玩。

03

换宿要注意些什么?

当然是安全问题。

买保险。在helpx网站上买会员查看以往的评价(淘宝可以买,比官网的便宜)。提前联系好到达时间和地点并遵守约定。去没有信号的地方换宿,女生建议结伴,并告知家人朋友。

04

换宿开始啦

我说:”6月中我要去换宿了。”

Felicia:”真的吗我也想要去,还没体验过,应该很好玩!”

Felicia是我的朋友,我们约定一起去塔斯马尼亚换宿,大概提前了两周时间,我在helpx上面找到了7个HOST,在文档里把每一个HOST的资料贴上,写了备注,发给Felicia,John的那一个,我写,这个家伙是个神经病。

Felicia看过后,说:”我喜欢神经病的那一个“。

于是我们就订了从墨尔本去塔斯马尼亚的机票。

我们飞到Launceston机场,搭巴士到Deloraine这个小镇,John在那里带着另外一个中国背包客Lichun和日本背包客Sakiho迎接我们。见了面才发现John是一个有点矮小的老人,银白色的头发,很多皱纹的白色又有些红润的脸,蓝色背带裤前面的口袋塞满了笔和本子,穿着格子衬衫,衣服旧旧的,整个人都很复古情怀。


这是我们送Lichun走的那天拍的照片

John的房子建在深山老林里,没有电话信号没有网络,所有的设施都是他用三十几年一点一点建立的,他从山上的小溪引水下来,用水力和太阳能发电,使用生态马桶(很”奇妙”,请自行google),取暖要靠砍柴生火,还养了一群鸡做宠物。可以说他自己建造了一个世外桃源。


他的房子里面有很多很多黑胶唱片,还有很多很多书,各种杂物很多比我们还要年长,所以他说他这里是一个博物馆,一点没错。


壁炉边

我们聊天喝茶看电影

房间里面有两架钢琴

有一天,Sakiho问他:”John, How long do you want to live?”(John, 你想活多久啊?)

我们听到这个问题都很傻眼,笑到不行。不过John认真的想了想,说,我希望我可以有两个生命,一个用来不停的建造这个房子,另一个用来弹这些钢琴曲。

他喜欢音乐,绘画,爱读书,常有些对乏味生活的奇妙的幽默感,十分讨厌现代科技,但又不得不靠网络来联系我们这些背包客。

 

我们的卧室其实是一个图书馆

与其说是我们在帮助他工作,不如说是他一直在带我们玩,因为下雨很多工作不能做,他挑了一天休假带我们去岩洞、动物园、海边的灯塔、小镇的二手商店、巧克力工厂去玩,回家的路上开车,John叔叔累到快睡着。


Tasmania Devil

一种看起来萌萌的但是其实很凶猛的动物


澳洲最自由的动物大概就是鸟了吧


小袋鼠就要跳进袋子里面了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袋鼠妈妈



二手商店的小丑


还有大爱的匹诺曹木偶


比大洋路的奥特维更南端的灯塔


墨尔本与塔斯马尼亚往来的客船

其他的时间我们的工作多种多样,他在今年开始的几个月修缮了他和其他背包客建造的被洪水冲坏了的桥,最近正在建造车库,所以他教我们刷防锈漆,带我们伐木,教我们砍柴生火,移植盆栽,清理鸡舍,山上徒步检查水源……

John博学多闻,又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他给我们安排的工作,很少重复,他希望我们学到更多,通过做成这些以为做不成的工作建立自信。


真正的丛林徒步


恶搞的路标随处可见


老人家伐木的时候有点帅


他带我们找到这颗死掉的千岁的树

要我们一定坐进去拍张照

然后说

我们就在这棵树的asshole里面


知道了这个手势的意思后

忍不住想要用一下


 

砍柴其实很发泄

我们因为要急着回墨尔本开学,所以往返机票就是买的一星期,不过John说随时欢迎我们回去。虽然还没过去多久,但是想到住在山里的日子还是很梦幻,在手机已经变成外挂器官的年代,我高估了自己脱离网络的生存能力,回来现代化的世界还是很开心的。

和John还有其他伙伴们的相处变成了宝贵的回忆,John说过的很多话我都会记得,虽然他不看好现代科技,对人类的未来有些悲观,但是他仍然以”活在当下”的态度用幽默感过好每一天。因为他选择的生活并不算是平常人的生活,所以也会让我们这些背包客发现生活方式的各种可能性吧。

哦对了,关于那架昂贵的钢琴,其实是他被电脑惹火了以后,想,我应该要做让自己开心的事,而不是相反,于是碎了电脑买了钢琴。

故事太多说不完,不过现在你可能会知道,为什么大家都爱John叔叔了。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

  1. 头像

    hello 我也要去john家换宿了 你感觉怎么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