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翻到2013年的一篇日记,大概记录了这样一段心情:

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情是打包行李,一件件点清楚自己的家当,因为我知道,那几个并不张扬的手提袋就是我此时此刻拥有的全部,对,是全部。面包刚丢进面包机,就得拿出地图和LP,查看清楚今天要走的路。汽车快没油了吧?牛奶放在后备箱一天会坏掉吗?今晚的青年旅社订好了没?妈蛋,好像把那瓶珍贵的老干妈忘在上一站了。

昨晚刚认识的德国女孩Sophie,两分钟前她已经背着包离开了,转身前她冲我笑了笑,连句See you也没留下。男女混住的青旅里,每晚都和陌生男子共处一室,要接受他们轰鸣的鼾声和暴力的磨牙声,anyway,今晚只要别再遇到个脚臭的,我就谢天谢地了。

持续的暴晒,皮肤已经脱皮了,我看着镜子中这张斑驳黝黑的脸,早已过了惊慌失措的阶段,拿出从超市买来的修复凝露往伤口上抹,额~有点疼。特意又瞅了瞅,恩,我确定真的不知道这个牌子。

脖子上的晒伤还没照顾到就听见Bruce惊叫:蚂蚁你看,你的白色裙子都染红了!我闻声跑出去,那条唯一能让我上镜看起来文艺清晰点的连衣裙,被晒在旁边某位友人的红色T恤染出了一条刀痕,有什么办法呢,默默收下来,放进箱子里,今晚跨年还准备穿呢,权当喜庆吧!

而此刻,我成功到达了目的地——Tekapo,汽车顺利找到了加油站,放在后备箱的牛奶果真坏了,不过好在青年旅社的预定没出差错,并且我已经确定今晚没有脚臭的男室友。放下行李,排队洗完头洗完澡,换上那条个性刀痕的白色连衣裙,我坐在最美的湖边看日落。给自己买了份大薯条,没有老干妈,年夜饭就这么凑合了吧。夕阳很美,冰川堰塞湖的折射,让眼前的色彩全都跳起了舞。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如痴如醉,我在这样的醉意里,却想到了爸妈,哦,还有我温暖的床和妈妈做的排骨莲藕汤……”

这是流浪生活里十分顺利的一天,对,意外和离别都是流浪的一部分,这个部分里包括各种无法形容的情绪和难捱的隐忍。很多人问我,蚂蚁,你在新西兰转了工签为什么要回国?老出去耍为什么不去澳洲继续working holiday

因为我知道,流浪或许看起来很美,但一定没有想象中那么美。

不要把朝九晚五不自由划上等号,没有绝对的自由,朝九晚五至少给了你喘息和安稳。这份安全感会升温你的幸福感,带着饱满的幸福感去世界看看吧,美的一直是这个世界,不是流浪本身。

在不能四处溜达的日子里,我愿把生活,过成如下这般:(图片来自网络)

















无论是前行还是停留,奔波或是安稳,愿每一个你,都是满足的,充沛的,快乐的一塌糊涂的。

写在最后:
我不是一个专业的旅行者,没有去过几十个国家几百个城市。我只是踏踏实实用一年半的时间沉浸在新西兰,体验生活,感受差异。这些体验与故事构成了我完整的青春,让我丰富且满足。如果它也感动了你,我很快乐。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