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M小姐是和我同时期在Bruce农场打工换宿的法国女生。

没有人有义务成为你情绪的垃圾桶,即便是你最亲近的人

她身材高挑,五官挺秀,双眸灵动,做事敏捷。每次Bruce安排我们做事时,她基本听一次就明白了,而我却还处于懵懂状态,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我跟着她一起干活,看她怎么做我就跟着怎么做,搬柴、除草、松土、喂鸟、遛狗、擦玻璃等……每天,我们有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一起,从清晨遛狗、上午干活一直到晚上做饭,绝大部分时候,我们都相处得极为融洽且愉快。

M小姐学习能力和掌控能力很强。有一天,Bruce教她开拖拉机,有过开车经验的她,短短五分钟不到就学会了,而且还能载着几百斤重的木头来去自如。第二天,她甚至当起了我的教练,教我这个没有驾照从未开过车的人开起了拖拉机,有一次在转弯时,我实在太紧张了,刹车和油门傻傻分不清,右脚直接用力地踩在油门上,拖拉机直接往前冲差点撞到土堆里,但一旁的M小姐却一脸的镇定自若,她一边不停地在我耳边说,“Calm down,calm down. It’s ok, it’s ok”,一边灵活迅速地伸脚帮我踩住了刹车——一场惊心动魄的“事故”就这样被她悄无声息地遏制在脚下成了“故事”



02


M小姐有个很大的特点,她的情绪总是起伏不定,而且是那种“极乐极悲”两种极端情绪的起伏不定:心情好的时候恨不得敲锣打鼓跟所有人分享,心情差时感觉整个世界都欠了她一样。

没有人有义务成为你情绪的垃圾桶,即便是你最亲近的人

有一天下午,我们没事做,M小姐一个人骑车去镇上的礼物店买宝石,她很迷恋于收藏各色各样带有不同寓意的石头。晚上回到家,她兴奋不已地跟我们说,她花了一百多刀买了很多石头,店里的预言家因此为她做了一次免费预测,说她在不久的将来会有好运将至,无论是工作、友情还是爱情,让她不用着急,耐心等待即可,预言家还说,M小姐将会在澳洲遇到她命中的另一半,两个人可能结婚生子……

整整一个晚上,从M小姐回家到我们各自回房休息,甚至到第二天清晨我们一起遛狗,她都在乐此不疲地谈着这件事, 她甚至还说,预言家叮嘱她睡觉时小心点,可能会有人会在梦里碰她的后脑勺,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的话,会对她很不利。M小姐对此深信不疑,她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某种我们常人所看不见的力量,在帮助或摧毁着这个世界,而她的愿望,就是得到某种正向力量的引导,去帮助很多很多的人……从那天起,我才知道,M小姐虽然不信仰任何宗教,但却是个虔诚无比的有神论者



03


除了相信鬼神之说,M小姐有时还会做一些很crazy但又很可爱的事情。

有一次,那是我们搬来海岛住之后,她去墨尔本市中心咨询纹身之事,刚好路过一家美体店,门外挂着“Piercing(穿孔)”的广告,她犹豫了一下便走了进去,然后花了200多刀,在自己的两个乳头上各打了一个孔,戴上了缀有黑色小珠子的挂坠。一回到家,她就立马兴奋地告诉我,她今天去做了Piercing,我当时还不懂Piercing这个词,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直到她在浴室,掀起她的上衣,让我看到了那两个戴有黑色小珠子的乳头,我才明白。那一刻,我目瞪口呆,简直难以置信,居然有人在自己的乳头打孔戴珠,这还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而M小姐,此时正以欣赏的眼神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嘴里不停地说“How crazy I am? Why did I do this”,脸上却洋溢着满心的欢喜与开心。



04


还有另外一次,也是发生在M小姐做Piercing的同一天。

没有人有义务成为你情绪的垃圾桶,即便是你最亲近的人

那天,M小姐一大清早六点多去坐公交,因为对路线不熟悉,不知道怎么转车,刚好在公交站遇到一个也要去市中心的澳洲男子,男子说,你跟着我就好了,我们同一个站下车,然后转不同的市区地铁。M小姐见男子面容和善、言语亲切,便决定跟他搭车同行。一路上,两个人在车里有说有笑,男子还跟她分享了很多自己在听的音乐。到了站下了车,俩人各自分开,男子走了一小段路后立马掉回头找M小姐,问她晚上可不可以一起吃个饭,能否留个号码给他,方便保持联系。

M小姐把号码给了男子,但没有当场答应他吃饭的事,而是在男子转身离开后,立马打电话给我,跟我分享刚刚发生在她身上的事,还问我应不应答应跟男子吃饭。我说,这边公交班次少,来回一趟要五个多小时,很不方便,如果在外面吃晚饭的话,可能你今晚就回不来了,要在外面过夜,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不是很安全。M小姐想想觉得有道理,便短信回绝了男子。

然而,回到家后,M小姐再也按耐不住之前电话里的狂喜,她欢欣鼓舞地跟我描述着关于男子的一切,他的面容,他的年龄,他的音乐,还有他是怎么帮她最后又是怎么约她吃饭的——虽然她今晚拒绝了他,但男子发来短信说他还想再见到她,希望下次他们能在海岛上约个饭见个面……M小姐说,她觉得这一切都太奇妙了,她从来没被这样搭讪过,一想到再见到那个男子,她就兴奋到不能自已,她甚至觉得,那个男子就是之前预言家所说的,在澳洲遇到的命定之人。

接下来那两三天,M小姐再也无心做任何事了,连她最喜欢的吉他也被搁在了一边,她每天就盯着手机屏幕上她和男子的聊天对话框发呆,跟我说男子回了她什么信息,跟她分享了什么歌,约她什么时候吃饭;每次收到男子的短信,M小姐总要问我,我该怎么回他,我可以问他工作吗,我这样回会不会太直接了……

没有人有义务成为你情绪的垃圾桶,即便是你最亲近的人

然而,奇怪的是,男子三番四次地想约M小姐,但怎么也不愿意来我们所在的小镇见她,即便M小姐已经答应他,跟他说我们附近有家很不错的餐馆,但男子就是不想来,他说他没有车不方便,但却要同样没有车的M小姐一个人大老远跑去他所在的小镇跟他吃晚饭。如此反反复复好几次都约不成之后,M小姐一脸严肃地问我,你觉得这事怎么看。

其实早在这之前,我就觉得这男的有点意图不轨,但那几天M小姐实在太兴奋了,甚至是到了狂热的地步,我实在是不好打击她的热情和快乐。但这一次,既然她这么认真地问我,我就老老实实地告诉她我的真实想法:首先,在澳洲这个地广人稀、基本人人必有车的国家里,一个三十岁出头还没车的男人,要么在说谎,要么他很穷;其二,他不愿意来见你却要你大老远跑去见他,说明他不够绅士;其三,一旦你赴约了,吃完饭没有公交回来,那么意味着你可能要在那边过夜,而且是跟他过夜……

听我说完,M小姐脸色沉重地点了点下头,其实她自己也感觉得到这个男子不怀好意,但她需要有个人明确地指出这一点,去浇灭她那无法自制的、缺乏理性的躁动与狂热。过了不久,M小姐给男子发了最后一条短信,然后把他拉入了黑名单,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提起过他了。

没有人有义务成为你情绪的垃圾桶,即便是你最亲近的人



05


以上,都是M小姐比较“极乐”时候的事情,而她的“极悲”并非字面上所理解的“极度悲伤”,而是她总会很容易因为一些“极小”的事情,就变得非常地焦虑与不开心。

有一次,Bruce让她开着除草机把后院的草坪修一修。但那除草机的发动机出了点问题,每次开不了几米,就罢工了,启动-熄火-启动-熄火,如此反复好几次,M小姐彻底没了耐心,整个人变得焦躁不安,尽管Bruce没有说过任何一句怪过她的话。刚好那天,Bruce家里来了好多亲人,儿子夫妇,女儿夫妇,侄女一家子,所有人都在客厅里有说有笑很是开心,但M小姐却一脸不悦地站在一旁,一个人默默地吃完午餐,然后跟Bruce说她有点累,先回房休息,有事再叫她。



06


还有一次,我们两个人一起做饭,那天晚上主要是我掌厨。我把四季豆从冰柜里拿出来,想跟鸡肉一起炒,这是我下午就跟M小姐商量好的煮法,然而,估计她忘了,直接把四季豆倒进蒸锅里,我提醒了她一句,她立马反问道why,我说这不是我们下午说好的吗,她又问“What’s different”,这一次,我明显感觉到她语气里的不悦,怕她生气,我赶紧说,没事没事,我再拿新的好了。结果当我拿新的出来后,她已经把之前的四季豆倒出来,淡淡地说了一句,我还给你了。

等我们做完饭准备摆餐具时,M小姐拿了两个白盘子和一个款式及颜色都不一样的绿盘子,有点强迫症的我把绿盘子换成了白盘子,M小姐发现后,又不悦了,用一种比先前更强硬的语气质问我“Why?What’s different”……那天晚上,因为这两件小事,我叫了她好几次吃饭,她都假装听不见。

没有人有义务成为你情绪的垃圾桶,即便是你最亲近的人

其实,M小姐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这种脾性,有一天晚上,我们和Bruce三个人一起吃饭时,就聊到了这一点,而且还聊了很久。

M小姐说,她从小生活在一个家教很严的家庭里,父亲总是命令她做这做那,从不给她自由选择的机会,无论是朋友、学习、生活抑或工作等,当初她辞职要来澳洲打工旅行时,她父亲甚至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说再也不想见到她——所以,这种从小命令式的压迫教育反而让她形成了一种逆反性格,以至于后来在跟别人的相处中,只要对方有任何一点不按自己的想法来,她就很容易失去耐心,一下子变得焦虑、狂躁、不开心。M小姐说,“其实我也很想改,但每次情绪一上来就无法受控制,过后想想又觉得有点懊恼”。

听完她的话,Bruce说,“那天除草机坏了,我就明显感觉到你情绪不对劲,但我什么也没说,如果你是我女儿的话,我会给你一个拥抱,跟你说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看我和Vivian,我们两个人每天看起来表面都很平静,但其实我们内心也有难过或焦虑的时候,只是我们很少表现出来。所以,你只要给你自己多点耐心,学会怎么跟自己相处,一切都会好的”。



07


自从那次聊天知道M小姐的脾性后,我总是尽量避免和她发生意见分歧,凡事都按着她的想法来。但有一次,也是比较严重的一次,让我确实有点受不了她那“时好时坏、极乐极悲”的情绪。

没有人有义务成为你情绪的垃圾桶,即便是你最亲近的人

那天,我一个刚认识的澳洲新朋友,准备开车带我去海岛上最大的小镇购物,去之前,我问M小姐要不要一起去,M小姐说不用了,她前两天才去过超市。于是,我便和朋友出发了,上午,我们逛完超市买完东西,朋友又带我去了岛上最著名的旅游景点拍照,差不多中午十二点半,我们准备找个地方喝个咖啡吃个饭,这时,M小姐突然发来短信,说她心脏一直跳个不停,感觉自己快死了,让我赶紧回去帮她。

看到她的短信,我取消了吃饭的计划,让朋友赶紧把我送回家,我还问朋友,他能不能帮我把M小姐送到最近的医院,因为我知道,在澳洲随随便便叫个救护车,没有花个上万块也要好几千大洋。朋友说可以的,于是我们赶紧掉头回家。回家的路上,M小姐一直发短信问我,回了吗,什么时候到;我跟她说,在回的路上,15分钟后到;她立马回了句“Are you kidding me?I am going to die”——看到她的回复,我很是无奈,距离就摆在眼前,就算我们急赶忙赶也至少要15分钟,难不成跟孙悟空一样一个跟斗十万八千里翻回家吗?

十五分钟不到,等我们赶到家时,M小姐正坐在沙发上,一边哭着一边跟Bruce通电话,我和朋友见状,二话不说,赶紧把她扶到车上。上了车,我那个天生幽默的朋友,拼命地找各种话题跟M小姐聊天,试图分散她的焦虑与注意力,短短五分钟不到,M小姐就破涕为笑了,还跟我的朋友聊起了家常——那一刻,我就知道M小姐没事了。一个五分钟前哭着喊着觉得自己要死了、但五分钟后立马有说有笑的人,能有什么事?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把M小姐送到了医院。因为疫情特殊时期,我和朋友不能在医院里陪同,只能在医院门口等候。结果一等就是三个多小时,我和朋友午饭都没吃,朋友怕我饿着,赶紧买了咖啡和面包让我填肚子。下午四点多,M小姐总算结束一系列检查,从医院里走出来。医生说,一切正常,查不出任何问题,有可能是焦虑过度了,如果实在不放心,可以预约去大医院做个更专业的体检。半个月后,M小姐去了大医院,前前后后花了700多刀,医生给的结果都一致,没事的很健康。

M小姐突发状况那天,原本是我休假她上班的日子,但因为她的情况,从医院回家的我只能顶替她去上班了。晚上,下完班回到家的我,身心俱疲,原本应该开开心心出去玩的假日,却变成了漫长的等待和无聊的工作,加上之前一直在小心翼翼地照顾着M小姐的情绪,总是尽量迁就她,避免因意见不合而让她不开心,所以那天晚上的我,也有点不开心了——总是在努力着照顾着别人的情绪,那谁来照顾我的情绪呀?



08


——这件事情,其实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这一个多月来,M小姐在经历一次又一次反复无常的情绪波动起伏后,总算买到了车,找到心仪的工作,现在的她,正待在维多利亚的某个农场里,安心地集着她的第三签,而我又恢复了一个人自由自在的生活。

在M小姐离开后,我有时会跟Bruce或我的朋友聊起她,他们对M小姐对评价都一样:M小姐漂亮、有趣、聪明、能干,但有时候就是担心的事情太多了,很容易焦虑不安,而且她很容易把这种负面情绪也带给身边的人。Bruce还笑着说了一句我印象深刻的话,“Sometimes she really challenges my limits(她有时真的在挑战我的极限)”。

没有人有义务成为你情绪的垃圾桶,即便是你最亲近的人

其实,在与M小姐相处的这段时间,引起了我很多的反思,好几年前的我也跟现在的她一样,情绪总是起伏不定,而且经常把自己的情绪带给身边的人。

还记得大学有段时间,我在感情上遇到些问题,每次和最好的朋友待在一起时,我就抓住她说个没完没了,毫不消停。终于有一天,我的朋友失去耐心了,她大声对我说,“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把我当成你情绪的垃圾桶,我们待在一起时,除了聊感情,还能聊点其他有意义的东西吗”。当时的我,听完这句话好受伤,在我看来,我是把你当成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才跟你聊我的心事,而你却说那是情绪垃圾桶。因为那句话,我此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找过那位好朋友了。

现在的我,会想起那件事,只觉得当时的自己真的是幼稚得可笑。很多时候,我们总以为:我把心事告诉你,就是信任你、跟你好的表现;如果你爱我,就要包容我的一切,包括我时不时的小情绪和坏脾气;我生气了难过了,你就要哄着我陪着我……但这些,其实都是赤裸裸的情感绑架,一个连自己情绪都照顾不好的人,又怎能照顾好身边的人,更何谈给身边人带去欢笑与快乐呢?

有句话是这么说,“我们总是把最好的一面留给陌生人,而把最坏的一面留给最亲的人”,这句话是真的,也是我们经常会犯的最大的错误。那些你以为无关紧要的小脾气,那些你以为可以任性乱闹的小情绪,其实在一点点地蚕食着彼此之间的关系,消耗着彼此之间的能量与信任。庆幸的是,在过去这独自生活的几年里,或许是一个人住久了的缘故,我慢慢地学会了收敛自己的脾气,慢慢地学会了照顾自己的情绪。虽然还是会时不时的焦虑、不安、烦躁、难过,但我还是在努力地照顾好自己,努力地做一个微笑向阳、要暖得向太阳的明媚女子呀!

没有人有义务成为你情绪的垃圾桶,即便是你最亲近的人




没有人有义务成为你情绪的垃圾桶,即便是你最亲近的人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