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三个人现在被困在森林里。

汽车还剩丝油。

我们必须要在车上过夜。

  时间若能像拉进度条一样轻而易举地拉到四天以前,那么那个时候的情形,是这样的。。。

  栗子在开心地联系mountain blue 农场,做为澳洲第三大农场,它的蓝莓产季一旦爆果,我们便可以轻松地周薪过千。而我们也还没有从婚礼助手的工作中辞职。

  她从刚开始来的第一天已经认识小伙伴在蓝莓农场工作,对于已经商定好一起圣诞节后去大堡礁做中文导游的我们,自然希望这两个月可以有稳定工作,可以安心攒钱到圣诞节。

  然而这个过程并没有那么顺利,在栗子和农场小伙伴联系之后取得消息,得到快要爆果,还在招人这个消息之后,我们联系了mountain blue的中介,填写完一整套复杂的文件和通过了考试之后,得到的回复却是:

  “感谢您注册并填写完试卷,有合适的工作机会时我们将会用邮件通知您。

   收到这封回复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白天。我和栗子正在Ryan的陪同下在市区里买帽子,荧光衣服,防晒用具。

  “我靠,不是说还在招人吗?怎么会还要我们等?不是应该直接发过来一封告诉我们几点到哪里报道的邮件吗?我当时很着急,因为刚刚从婚礼助手那边辞职,车子都商定得差不多就等这周末载我们过去了。我处在一个没有工作就会很烦躁的状态说道。

  “那怎么办?这么一等的话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能来带我们过去的朋友的车只有周六周日才能来,如果让他下周再来的话,就过了爆果季了。栗子说。

  “那我们现在面临两个问题,一是没有爆果的农场我们还要不要去,二是今天的防晒工具还买不买我说。毕竟今天到市区里来的唯一目的就是买用于农场的工作防晒服。

  栗子站起来来回思考了一会儿,继续用电话联系了农场小伙伴,得到的消息却是:

上周就让你们来你们不来,刚才中介好像是说招满人了。

  瞬间泄气。

  一直期待的心心念念的摘蓝莓原以为就这样泡汤,于是我们取消了一切和mountain blue相关的购买计划,车辆,打算回住所重新再找其他农场的信息。

  现在的布里斯班白天气温高达28度,整个沿河城市透着无遮挡的紫外线和通透的干净空气,人在室外,每走一步都被灼热的阳光烤得发干。在诸多的农场工作里,蓝莓和樱桃是较为轻松的,不用像草莓,地瓜那样弯腰,也不像苹果,橙子那样高且重。男生多为室外采摘,女生多为室内包装。

  在车子的问题上,之前联系时也是诸多曲折,本来是靠谱的羊羊大哥要送我们过去,但他
自己本身不去蓝莓农场工作,送我们也不为了赚钱,只是和栗子老乡情谊提出帮忙,更何况,羊羊大哥急需要网络来完成他谷物工作的注册,过了周一,可能就没戏了。

  后来羊羊大哥认识一个叫做J的男生也有车子,而且J要去农场工作之后,便让J来接我们。然而J是一个很情绪化,以自我利益为主的人,无论是在沟通还是相处过程中都极为艰难。在我们取消了mountain blue的计划之后,他便对我们失去了耐心。

然而,,,

就在睡了一觉之后的那个周六,我们一早起来,便收到了中介的邮件:

请你们周一上午8点到11点之间抵达中介办公室报到!

  在栗子对于这个来回变化的消息感觉不踏实可靠,犹豫的时候,我已经整个人都开心上天,不用再担心接下来两个月的生活,终于可以安心赚钱了。

于是我拉着她,重新联系羊羊和J,告诉他们这个消息。开始整理行装,防晒什么的,到了那边小城镇里一定会有很多二手店,或者流动走掉的工作人员,买人家穿剩的就好了。

  相比较于J的不靠谱,我和栗子最后还是坐上了羊羊大哥的车,白天送别了去谷物收成工作的Ryan,羊驼要留在布里斯班继续做外卖小哥,我们也开启了我们300公里的汽车之旅。

   然而我的大姨妈在临出门的时候不期而至。

  我瞬间失去了一切战斗能力和思考能力。

  现在想想,这样的开端可能本身就已经预兆了悲剧的一切。

  周日下午2点钟我们出发,栗子提前联系好了一家青旅,输入谷歌地图,羊羊大哥开着车,一路欢歌笑语经黄金海岸直到南威尔士州,路经几个不同风格的小镇,每一个都充斥着热情,金色和冲浪板的咸味,还有大片大片的紫楹花吹过我们的车子,又被喳喳鸟们叫着衔走飞远。

  天色逐渐变暗,我们开始进入山区,预计着九点就可以抵达青旅,然而我们忽略了两个事实:

1.    所有的时钟在南威尔士州会自动增加一个小时。

2.    我和栗子optus 运营商的手机离开城市就只能拨打SOS紧急电话,信号全无。

  说实话,大晚上开车,在澳洲这种黑到一点声音都没有的公路上,只靠着羊羊大哥的Telstra运营商手机导航(Telstra在这个鬼地方也只有一格信号),他又没下载离线地图的情况下,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930,导航不知为何还在继续,我们还在山区里一路向前,不知道哪里是尽头。终于油箱显示了Empty,羊羊大哥果断决定不能再向前了,掉头回到刚才看到的一个背包客露营地,我们至少要停在有人的地方。

  1030,这是森林里的一块空地,很多的小型集装箱变成了临时旅店,里面是上下床,我们走到最大的一个集装箱那里想要请求住宿,却发现老板早已下班,跟两个中国女孩子攀谈之后,被告知:附近10公里内都没有加油站,老板第二天早上730来,你们可以先铺帐篷,厨房和卫生间都可以用。

  然而我们没有帐篷,也没有睡袋,我们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三餐,也只吃了离开布里斯班之前的那一顿,和在加油站买的两条威化。

我们三个人现在被困在森林里。

汽车还剩丝油。

我们必须要在车上过夜。

我们还能在明天上午11点之前准时去中介报道吗?

羊羊大哥还能在一格信号的情况下完成注册吗?

没有人知道,只有写故事的人知道。。。

叶姑娘的故事,今天晚上,告诉你。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