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我打工的餐厅名叫Fleur’s place

著名旅行指南《行星星球》中文版是这样描述它的:”外观很朴素,但这个小木棚提供的食物在南岛可是数一数二的,特色是海鲜,都是摩拉基渔船直接送来的新鲜货。到楼上的露台尽情享用新鲜的杂烩汤、嫩红嘴海燕和其他新鲜的海味。一定要提前预定,不过如果你在忙碌的午餐和晚餐之间前来,他们或许也可以招待你。”

这就是我每天行走一万五千步以上的”小木棚”,各国游客追捧的新西兰南岛名餐厅。


今天是大年三十,也是我在这里的第三十一个工作日。和往常一样,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怀揣着忐忑查看天气。如果是下雨天我就放心了,这意味着这一天不需要端着很重的盘子走在凹凸不平的路上以及跟海鸥抢时间收回盘子。


在熬过了手忙脚乱的服务生”实习期”后,还是在昨天摔了三个杯子,打破了当服务生期间不摔杯子的目标,顾不上计算老板心理阴影的面积,开始彩虹迎接的新一天。


9点开始的工作是从扫地叠毛巾摆餐具开始。因为中国新年的缘故,老板特意让香港女孩Pearl和我一起在黑板上写上新年祝福语,我两都很珍惜这短暂的创作时刻。当然因为岛国多变的天气,这幅黑板画在半小时后就被一场大雨冲刷到失去痕迹。






看到这里,如果是游客吃饭的心情,会觉得这个小木棚有很棒的吃饭氛围,哪怕位子已满,也想坚持等候。而对于每天工作10个多小时的我们而言,每天面对同样的菜单食物,流动的人群,碟碗交错的分秒,都是每天夜里回家后实实在在的疲惫,是遥远的你们做旅行攻略时向往的远方,餐厅员工的苟且。


也正是因为在餐厅工作的缘故,我开始留意到中国客人和外国客人在餐厅吃饭的差异。这不仅仅是饮食文化的不同,也包含着礼仪和教养的差别。同样的分食物吃,外国客人餐后的桌子会整洁很多,有的甚至会把壳整齐的叠放在碗里,而在告知中国客人空碗是用来放壳的后,部分客人仍然会把壳扔在别的地方。餐后服务生收碗的时候,外国客人都会礼貌的说”谢谢”并且称赞这一餐很棒,有的还会主动把餐具叠好便于我们端走,而中国客人有的会非常大爷的摆手说”撤走撤走”,有的就面无表情等着服务生的”服侍”。特别是收拾一大桌中国客人餐后的桌子,和我一起工作的新西兰女孩一直皱眉头露出嫌弃的表情,在她们看来,只有小孩子吃东西才会乱七八糟弄得到处都是。


我能切身体会到新西兰旅游行业对中国游客的重视,但尊重并不是靠金钱赢得的。或许在国外旅行的过程中,你会频繁说”Thanks”,但这并不够,吃喝住行处处流露的细节都暴露着你的修养,在一个环境所有人都这样的时候可能大家很难察觉,一旦跳出固有的圈子,到新的环境跟不一样的群体对比,才知道细节处处有如此的不同。而此时的你并不是你,虽然大多数时候你”被代表”,但这个时候,在别人的眼里你仅仅是”中国人”。


今天端了不少这样的鱼,晚上九点结束工作回家后准备自己的年夜饭。这一餐,有鸡有鱼有星辰。写下这些文字,与遥远的你有所联结,村里的我就不会孤单。


你们那么聪明一定知道哪个吉祥物是燕子姐画的,答对都有红包哦。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