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人想要拿打工度假签证的原因除了想出去体验、看看世界以外,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个签证允许签证持有人合法的工作,挣钱去cover旅费,又或者想趁年轻存一笔快钱。

在一个新的地方,开启新的生活,一开始会遇见许多困难。还没出发前脑子里面总是会有很多美好的想象,真实到达目的地了却会发现其实图文并不符…

不过好在先行者愿意分享自己的经历给后来者,好歹让大家有个参考,今天的故事来自索妹儿,讲述的是她在珀斯找工作与试工的经历。

在祖国原来的圈子里,找工作永远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找体面、有发展前景的工作;而在土澳的这一年,开启了一切不可能,如果我不曾在土澳停留,我将一辈子未必会做的工作。并不是说这些工作好坏与否,只是我们从大学毕业出来后就既定地走似乎属于我们的一条路。不过,在国内工作压力非常大情绪非常压抑的时候,也曾想过去当一个不用费那么多脑细胞的体力工作,简简单单,挺好!

来这儿充分感受了工作没贵贱之分的文化。

如何体现?

工资体现出来。做一份体力劳动和一份脑力劳动的薪酬是相差不远的。

这儿的用工制度相当灵活,有part time(兼职) 和full time(全职)。如果在中国,就只有full time工作可言,然而这边的兼职工作相当灵活。不管是体力劳动或是脑力劳动,都有兼职的存在。对于职场妈妈们是非常体贴的设置,她们可以选择一周只上两三天班,或者是每天只上半天班,按小时计薪,这样妈妈们就不用完全放弃工作。另外,对其它人群,例如留学生,也是相当灵活,因为很多情况下,大家不一定能做全职的工作。

很多体力劳动貌似是赚快钱的最佳选择。

我们都憧憬着能找到办公室工作,然而也知道不能手高眼低,毕竟语言、本地学历、文化是横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拦路虎。在中国,短时间未能找到工作还可以闲着,然而在土澳这个消费水平如此高的国家,我们也没有当地的失业救助福利,每天闲着在家上网投简历,大多数都是家里提供足够资金过来读书的留学生的做法。不过,对我们打工度假身份的人来说,这样意义不大。花上两三个月找到一份办公室工作并非上策,签证只有一年期,而政府规定只能为同一雇主工作最长6个月,所以,骑驴找马,边做体力活边找办公室工作反而比较可行,至少不用喝西北风。     

按老司机的建议,去了全国联锁的Office Work(大型文印店)打印了几十份简历,亲自去投递工作。开启了找工作模式,便也停不下来,以至于小伙伴相约去Rottnest  Island(俗称老鼠岛)游玩,都因为要去面试而爽约(苦笑)。 

发现雇主对应聘者是各种各样的”苛刻”。

例如面包店招聘启事上写”招会说英文和粤语的店员”,满怀信心地走进去自荐,然后老板说他们只招留学生,因为签证时间有两年,比我们长,言外之意就是我们不稳定,说离开就离开去下一城市,留学生比较稳定长期待在一个地方。

还有一次,兴奋雀跃地奔往我青旅楼下的一间很装逼的西餐厅酒吧应聘waitress(服务生)时,却在我还没有说上几句英语自荐时,对方礼貌地回绝我,说他们只聘用有澳洲绿卡的员工,因为这个工作至少是两年的长期职位(心里受到一万点伤害)。

由于曾经在跨国眼镜厂家公司做渠道销售工作,曾接受过产品培训,所以,我觊觎前公司澳洲分部旗下遍布土澳境内各大城市的直营店。于是豪不羞涩地走去求职。其中一家的店员跟我坦白说,他们一般只聘用有澳洲绿卡的员工,因为公司花费大量时间培养员工产品知识,不希望员工只能工作几个月。他们不能因为我在国内接受过产品培训就对我例外,因为他们内部会提供统一的产品培训。和另一家眼镜店的老外店长侃侃而谈,讲述我对奢侈品牌眼镜(Gucci Prada Rayban等等)的认识和销售心得,店长也很尊重并耐心听完了我的自荐,和我聊了十几分钟,这也算是我最大的收获,如果走进门店,你还能和店长聊上一会儿的话。可惜,然并卵,没有下文。别人说,你没尽过全力,都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呵呵,不过尽力去做了,也算无憾,毕竟我对销售自己最熟悉的产品最有信心,不去尝试,觉得对不起自己曾经的工作。

去了很多不同区域的店家投递简历,奔着能练习英语的福利,主要是找老外餐厅服务生和零售门店店员的工作。当然还有去了礼品店、书店、文具店等等,书店的老板让我在店内随便拿三本外文书籍谈谈自己的心得体会,这个真是太有趣的要求,臣妾实在做不到(大哭)。

总结下来,被这几点卡住:签证类型、语言能力、工作经验。澳洲公民&绿卡 >留学签证> 打工度假签证, 别人说工作难找不应全把责任推到签证类型上,我承认,有时会怀疑曾经自信的英语为什么无法帮我顺利谋到一份理想的哪怕是体力的工作,其实初来乍到土澳,不习惯土澳人民的英语也会影响到面试时的发挥。如此这般地坚持了几天的投递工作,我的策略是先找老外的工作,如果一段时间找不到,再考虑华人的。而事实上,我真的未能如意顺利获得老外的offer。

从生存的角度出发,我开始扩大范围投递给东南亚和华人餐厅。于是,便有了我的第一次试工,一家位于市中心CBD区域的韩国餐厅。这家被后来对比证明,是我在澳期间做过的最辛苦的餐厅工作,以至我曾一度怀疑人生。

接下来,我们详谈在韩国餐厅的工作体验。

面试试工当天,早上10:30我到达餐厅。餐厅只有三名员工,全部是韩国人,其中资深员工负责与我面谈。对方询问了我的签证有效时长、住处地址等等个人信息。我印象中韩国人的英文不大好,然而眼前的这位前辈的英文竟然一点韩国口音都没有,虽然不是地道的澳洲白人口音,却也是相当流畅。她们希望我能做全职工作,全天上班工作时间是早上11点至下午10点,包两餐工作餐,如果是上半天班,上6小时以上包一餐工作餐。我被告知需要把菜单上的所有菜式名字和图片记熟,到时会对我进行考核。

我认为它最专业的是有一份非常完整的Job Discription (工作职责),列明我这个岗位应该掌握的技能,每掌握一门技能,需由员工本人和leader签字并标注明掌握技能的日期。这作风,尤如世界500强外企一样,正式而规范。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随后餐厅内的各种条条框框的规矩把我折腾得够呛!

前期时薪是13刀,大约两至三周时间,如果我能顺利掌握所有的技能,可以提薪至时薪15刀。

接下来换上工装开始试工。


餐厅里另一位穿着浅绿色上衣的员工显然是店长或者是门店经理,后来得知是已退休的前店长返聘回来当培训师带新人。没想到,餐厅居然也有培训师这个角色,果然世界500强企业的作风,呵呵呵。

其实这家餐厅店内面积不大,但它在市中心有两家分店,在当地相当出名,在澳洲版的大众点评APP—Yelp上排名十分靠前,之后有幸品尝菜式让我见识到了它的实至名归。

餐厅员工的名字用的都是她们的韩国名字,不太好记。培训师对我相当友善,但她的工作一点也不含糊,说话语速和工作节奏相当快,我很认真的试图跟着她的节奏去干活。个人简历有写自己在餐饮行业工作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没办法,诚实说自己没经验,试工的命中率实在是太低,人在江湖飘,太诚实有时只能喝西北风,我也是顺势而为。而且我猜雇主也不傻,知道简历都有水份。

其实雇主在你试工时就能看出你是新手还是熟手,这个太明显了,而且还是我的第一次试工,我是心虚的,呵呵!

然而没有第一次的心虚,如何换来日后的工作经验?按照我后来在土澳待的更长之后,我发现,如果雇主能接受新手的话,他不在乎你完全没有经验还是有过一两个月的经验,在他看来,你都被定义成新手的等级,而如果有一两年经验的那就当然称得上是熟手。    

如果你吃过正宗韩餐,你就知道,韩国餐厅的餐具相当装逼,仅仅是前菜就有四个小碟,更不要说之后的各种砂锅、铁板烧、铁饭碗……而且碟子都是陶器,相当重。当你缓慢端起一盘用陶瓷盛装的饭菜时,你不觉得重。但当你必须快速把所有的陶瓷大小盘子杯子筷子勺子水瓶砂锅铁盘的食物残渣倒掉,然后分类叠起来时,那叫手忙脚乱,更何况,这是我第一次做餐饮的工作,是这一辈子第一次。

接近12点,进来用餐的客人越来越多,不断有客人就餐完毕离开又有新的客人进来就餐。刚开始还能勉强跟上那超快速的节奏,到后来慢慢力不从心,再到后来节奏是快到让你脑袋一片空白,连思考如何把这工作做好的一秒钟时间都没有。我并没有乱了方寸,但我必须快,培训师的速度是相当的快,仿佛是一部高速运转的机器,我完全跟不上她的节奏。我用0.5秒的时间思索了为什么这家餐厅配置这么少员工的事情,然后又迅速被各种碗盘的收拾工作所淹没。

什么叫做打仗?这儿的节奏堪称打仗!一点儿也不夸张!我尽最大努力想把碗盘尽快的收拾好,然而盘子实在是太多太重,我一个不小心,把腰扭伤了,痛,可是只能忍着,打仗哪有时间歇下来休息。

前厅用餐区依然坐得爆满,没有一张空桌。刚走了三四桌客人,然而门外早已排满了等待进店用餐的客人,这样的景象会让本来已繁忙不堪的工作节奏更加火上加油,必须马上收拾好盘子。培训师让我把推车从后台推到前厅,以便快速收拾盘子。我没有慌张,然而我不得不加快速度。万万没想到,作为一个新手,我没经验所以没有注意到细节,由于推车的速度过快,餐厅内空间小通道较窄,车轮撞到了客人的椅子,车子瞬间停住了,由于惯性,至少三四个陶瓷盘子被甩了出去,”哐当”一声,掉在地上落地开花,声音异常刺耳和响亮,响遍了整家餐厅。

“这次死定了!唉!”我想。还能用什么来缓解那一秒的尴尬、内疚、自责与无奈……在那一秒钟的时间里,我条件反射般地马上蹲地上收拾残局,并等待着培训师过来”判死刑”。培训师的动作相当迅速和娴熟,在后台拿着扫帚和簸箕飞奔过来马上清理碎片。没想到,她还是保持了一贯的友善和笑容,对我说:”不要紧,工作要小心点!”我不得不佩服韩国人的服务质量真是太好,她心里肯定已经在责怪我了,却丝毫不在客人面前表露出哪怕一丝不悦的神情,这样最低限度地不去影响客人就餐的心情。

完蛋了,这工作200%泡汤了,我已绝望。

本来就没经验,第一次试工还出了这种状况,这种挫败感和自责,不是挖个地洞钻进去就能缓解。

持续了三个小时,好不容易试工结束。

出乎我意料,培训师并没有责怪我,是完全没有!我一个劲地向她道歉说我愿意赔偿她们的损失,而她并没有过责怪我,只是提醒我一定要很小心处理盘子,并且问我对今天的试工感觉如何?这个问题,在我摔完她们家的盘子后,真的把我问得好尴尬(哭也没眼泪),唉……而我只能厚颜无耻、强颜欢笑地说,I am fine(我还好). 然后她从厨房拿出早已打包好的午餐给我带走。直到我离开餐厅的那一刻,她依然是笑容可掬地跟我说再见。    

这是我的工作餐,非常好吃! 


心里想着吃完这顿就没有下一次了……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