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过去了,没有任何韩国餐厅的消息,我想应该没戏了。

…….

两周过去了,依然没有消息。

这期间我已经找到了一份香港老板的茶餐厅工作,相当容易找,完全没有难度,因为我会说粤语,这是说粤语人群找华人餐厅工作的优势,尽管我们都不想去华人餐厅工作,呵呵,但至少我不用喝西北风,可以边做边找其它工作。

……

第三周,在我已经忘了韩国餐厅时,某一天,收到了它的短信,问我是否已找到工作,如果没,可以考虑去它们餐厅上班。朋友说一间试工三小时就让你扭伤了腰的餐厅,而且人工并不高,有什么值得去。我想想毕竟在里边是用英语跟同事沟通,有机会用上英语总比没机会用要好,而且它工时长,可以多赚钱。虽然它不是我理想的工作,不过,在理想与现实面前,我选择了先就业再择业,接受了它的offer. 

这家餐厅离我住处很近,走路15分钟以内。11:30餐厅才开始正式营业,在这之前的30分钟,要做店内清洁。拖地、擦桌子、搬椅子,一个人负责做完。如果让我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做,30分钟肯定能完成,然而韩国人的条条框框太多,我差点没被它们绊死。不用30分钟,已经满头大汗。想起当学生时,最讨厌军训,因为自己太容易出汗,出汗意味着毁容,呵呵!

试工的节奏已经那么快,可想而知,真实的工作肯定不会偏离这个节奏太多。

不过,第一天来上班,带我的并非培训师,是另一位员工,一位美女,典型韩国偶像剧的那种美女,然而她并不高冷,哈哈!其实这家店全部人都长着一副典型韩国人的样子,怎样才是典型?哈哈,单眼皮!韩国人的单眼皮,跟中国人的单眼皮不一样。我去韩国旅游见到的男男女女,基本上都单眼皮,眼睛细长、小小的感觉。但带我的这位美女是双眼皮,所以在其它同事中显得比较特别。当然韩国也是有很多双眼皮的人,只是从我本人在韩国目测到的数量上来说,感觉单眼皮比较多。

餐厅后场厨房有两至三个员工,一个厨师(女),两个帮厨(一男一女);前厅两到三人,一个是专门负责招待客人、下单、结帐的,另外两个是负责协调前厅和后场的,负责出餐、收拾餐桌、清洗盘子等,也是最累的,不用猜,我肯定是这个角色嘛,哈哈,唉,从没干过这行业,再说了,请问你刚毕业进去哪个行业不是先被美其名曰锻炼锻炼的名目让你理所当然做一些你觉得吃亏的工作?

不管以前做文职也好,后来做业务也罢,免不了肩颈酸痛。做文职长时间坐电脑前面,做业务扛道具来回奔波,现在来了澳洲做苦力,没有哪一样工作逃得了肩颈酸痛这毛病,只是程度更甚而已。

也不知道那位双眼皮美女同事经过了多长时间的”历练”,哪儿来的大力气,工作快(节奏)、强度大(很能搬重物),也能得心应手。在这儿锻炼的最多的不是脑子,而是体力,就当作是给脑子来一个悠长假期吧,呵呵!双眼皮美女能一次搬海量的餐具去清洗,而我一次只能搬她的三分之一的量,汗!当我不得不长时间低头清洗餐具后,又得把很重的东西搬去前厅就餐区,我听见自己肌肉撕裂的声音。这台词只在健身房听到吧?哈哈。然而,健身是可以自己控制时间长度的,但做苦力不行,得是连续不间断。第一天的上班时间是早上11点至下午4点,然而我到下午2点就累到想马上下班回家葛优躺。第二天上班前肩颈似乎好了不少,然而只是假象,一旦又开始抬重物,它又瞬间僵化。

在那么多要做的工作里面,貌似最轻松的是盛饭,但其实它是最难的,毫不夸张,是很变态的难度,我一直没法做好。盛饭谁不会呢?是,没有人不会。但是它的饭要盛得特别的装逼,我从来没听过盛饭还要这样盛的。

饭被盛到碗里,必须填满碗的表面,与碗缘成一平面,饭的表面不能有明显凹进去的空洞,必须像粉刷墙壁那样粉成一个平面,但不能把饭压太实,也不能太蓬松。这盛一碗饭怎么可以讲究成那样,像雕花一样。一大锅饭,都是定好量来煮,必须不多不少刚好盛满60碗,只允许一丁点儿的误差。我就卡在这个盛饭的环节上,死循环了好久。餐厅里每个同事都来分享她们的技巧,但是她们每个人盛出来的效果是不一样的,我学了A的方法,B说我不对,我学了B的方法,C说我不对,我学了C的方法,D说我不对,我彻底抓狂了。每次轮到这一环节,都不知道该开心(不用收拾重物)还是该崩溃。世界上是不是只有韩国人才能把这饭盛好?真是太装逼,我被折磨到不行。有两三次,因为我没盛得像样,直接被退回来重装。何曾在港式茶餐厅吃饭,一个碟头饭要如此复杂?就是把饭盛到碗里,倒扣在盘子上就很漂亮了,然而,这韩国餐厅……

永远也不要小看你身边的人。偶然发现厨师是餐厅主管,这点也是挺惊奇,万万没想到,其中一个厨房帮工(女生)竟然是餐厅经理,负责两家分店的管理工作,每周来上一天班。自我上班以来,没有人跟我介绍过这餐厅里每个人的角色是什么,是我主动问回来的答案。我还记得,在我知道她们身份之前,帮工美女每次到店,都会亲切地跟我打招呼,她样子看着很年轻,我还傻傻地以为她跟我一样都是普通打工仔,原来身份如此特殊。到底是韩国人假装亲民,还是老板用人太过分,一份工资让人既做经理又做帮厨?一次偶然的机会,老板娘来巡店,是韩国偶像剧里的典型富太太形象,打扮得珠光宝气,再配一个很抢眼的爆炸头。不过餐厅经理跟她长得不像,但怎么我觉得餐厅经理是老板娘的关系户呢,呵呵!

第三天是上全天班,以为自己撑不下来,但居然站11个小时也没觉得腿软,期间只在吃午饭和晚饭时坐了两次,每次20分钟左右。只是肩颈还是一如既往地僵硬,我的每一次收拾盘子,都觉得身体负重很厉害,肌肉已经粘在一起,完全灵活不起来,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在犹豫这份工是不是要放弃时,朋友推荐我去做一次按摩。在国内,有去过扶元堂按摩以及在五星级酒店里试过好几次推油,觉得按摩前后完全一个样,所以,我原来是觉得按摩没什么帮助。然而,估计是这次做苦力,让我的肌肉被狠狠地虐了,去尝试一次按摩,居然整个人又重新活过来,身体顿时轻了5斤。原来是之前在国内被虐得还不够严重,呵呵!

第二周的状态比第一周好了不少,这一周最后一天下班后,主管跟我说下周可以给我涨工资,我觉得终于熬出了一点点曙光来。只是,剧情却在第三周来了180度的大转变。当我收到第三周的班表时,已嗅到一点奇怪的味道。

理论上,主管会给我排三、四天全班,然而,我一天全天班也没被排上,而只被排了两个半天。另外两个半天,是排给一个新来的韩国女生。不祥的预感,加上我的分析,我可以判断自己很快就要被开除。来到澳洲开始工作前,就听说了很多不可理喻被fire的理由,或者压根不需要给你任何make sense(合乎逻辑)的理由,不管是华人老板,还是洋人老板。我也听说其它小伙伴有在白人餐厅、农场等被开除,而根本不是因为做错事情。

新来的韩国女生在试工当天,培训师还说我是资深员工,让我来带她。那天,餐厅生意一点也不忙,完全不是让她扭伤腰的节奏,于是无惊无险通过了试工。我猜是因为,她是--韩--国--人。

果然,在上完第三周第二个半天班时,主管找了一个我不认为能被判死刑的理由让我提前了一个小时下班。这在中国,员工肯定很高兴,因为工资包月,但是在土澳,这意味着工资少了。她说我还是没有把盛饭的工作做好,因为我一个人耽误了其它人的工作。也是,这个我确实没做好,然而其它方面我都做得符合她们要求了。但是如果一直认为我的这个环节很致命,那为什么上周跟我说涨工资?这说明,如果你的上司想炒掉一个人,TA 总有方法,而不管这个理由你觉得合理不合理,要说合理,那就是你做的还不合TA胃口。这就是职场,不管是在土澳还是天朝,因我曾在天朝见过几次别人被不合理的理由炒掉,没想到,自己在土澳也遇上了一次,呵呵!我想,这个理由是--种族岐视吧,不过,谁让我还是没做到100分,被人抓住漏洞了呢?早猜到这韩国餐厅的工作不容易做长久,所以我没有为了它辞掉茶餐厅的兼职工作,至少丢了一个饭碗,还有另一个小碗顶着,呵呵!

我对它的这种过桥抽板,是有一点恨意的,尽管小伙伴也跟我说,你在刚进去工作的时候就处于劣势,因为你不是大韩民族的人,你的母语不是韩语,语言沟通上来说你就不占优势。后来听了另一个比我年长很多且阅历丰富的大姐的话,又让我更进一步的理解了他们(韩国人)。她说韩国人确实是有民族情结有种族岐视,然而她们愿意招你进去还教了你这么多本领,证明她们是喜欢你认可你的,只是她们还是更愿意找相同语言的人一起工作。

 

 

转载自公众号:

索妹儿与大洋洲的亲蜜接触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