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到底为什么要来新西兰?”

这是我来新西兰之后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当然,除了空气、美景、福利、安全、自由…这些常年被中介媒体夸大的话题之外,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来?

很多人问我:新西兰好吗?好在哪里?无聊吗?想不想回国?

我会说:挺好的;说不清;有点无聊;会想回家。


我第一次到新西兰,是因为”打工度假”。坦白说,选择这里并不是因为”长白云之乡”的美,只是在当时新西兰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对中国开放打工度假签证的国家,而它恰好给了我这个通行证。再次回到新西兰,于我而言也并不是一个深思熟虑权衡利弊的选择。只是恰巧昶爷爷所处的行业属于新西兰紧缺,恰巧我在打工度假期间知道了银蕨签证,恰巧我们拿到了一个名额,恰巧他顺利找到了工作,最重要的,恰巧我是一个神经大条不计后果的人…所以,我们来了。

听起来是不是云淡风轻地有些欠打?

我们的确没有砸大把的青春在这里读书,没有花大价钱向中介购买名额,也没有消耗很长的时间寻找工作,更没有为了一纸PR摇尾乞怜…较小的机会成本让我天真地相信这是老天”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以为爱折腾的我本就属于远方。可生活哪里会如此容易,所有的牺牲、煎熬都是隐性的,旁人看不到的。


出发前,加班加到生无可恋的时候,我就想:”去新西兰就好了,从此人生无加班。”冬日的雾霾穿透29层高楼直达望京SOHO办公室的时候,我也会想:”去了纽村就可以洗肺了。”房价噌噌噌飞涨的时候,我更是想:”连厕所都买不起了,快逃吧。”七姑妈八大姨催着结婚生娃的时候,我还是想:”赶紧赶紧走吧,走了就清净了!”……去了远方就能逃离眼前的”苟且”,多么天真的领悟啊!逃走之后呢,生活会是怎样,我不是”想得美”,我是压根就没想过。


一晃大半年过去了,坦白说,有些时候,我对这里的生活也不是特别满意。今年新西兰的冬天十分漫长,从二月开始我就裹上了厚厚的外套;没有了马爸爸,购物变得相当无趣,”时尚”更是从生活里消失殆尽;物价也高到发指,这个季节超市里的西红柿都成了炫富利器;香蕉和奇异果是每日水果里为数不多的选择;在新环境下重建朋友圈的过程更是漫长又无力的,我跟昶爷爷就像两个高举的空酒杯,轻轻一碰都是寂寞的声响;像基督城这样一个安然自得的地方,似乎并不需要多少”高大上”的工作,七八成的人们都担任着前台、客服、收银员;最讨厌的是,从这里飞去世界哪个角落都贵的要死,旅行变得更加奢侈……


如果你切身体会过这些个细微的失落,你就会确幸:在家,真的也挺好的。


在这里慢慢认识了一些中国朋友,他们绝大多数在国内都卓有建树,比如白手起家到资产千万的生意人,比如德高望重的工程师,又比如在体制里游刃有余的老江湖…然而来到这个新国度,要面临和解决的问题绝不是一点半点。最直接的语言问题,开银行卡、牵宽带、买保险,甚至是交水电费…一系列的日常就可以轻轻松松KO掉他们。朋友H带着孩子在公园里玩耍,结果宝宝摔倒了送去医院,因为语言不通险些耽误了治疗;大老板M开车被交警拦下,也因为语言不通人生第一次被带进警局;有些在工作十多年后被迫顶着巨大压力重回校园;有些甚至压抑着对孩子和丈夫的思念,独自在异乡奋斗……我问过他们所有人,这么难,为什么还要来?

为了孩子!

讲真,我不是一个母亲,所以我还无法感同身受那样心甘情愿的自我牺牲。空气质量、食品安全、升学压力…这些与现阶段的我而言都是抽象又缥缈的,我眼里更多的是家乡的便捷、丰富和烟火气儿,这些对一个复杂的灵魂来说是多么基本的需要啊!


诚然,新西兰的美景是真的,新西兰的淳朴也是真的,新西兰的高幸福感都是真的,我也真的过上了旁人所谓”梦寐以求”的生活,看书、晨跑、画画、写稿,逃离了人情世故的束缚、也再也没有加班和挤公交的困扰,可哪一种”岁月静好”的背后不是无限的妥协和挑战呢?

皇后镇的流动、墨尔本的文艺、北京的高压、基督城的沉寂…我风尘仆仆地到了远方,折腾了一大圈之后,才明白,原来啊,无论在哪儿,生活本身并不会有多少不同,你说哪一种是更美更轻松呢?

咱谁都别羡慕谁,不同选择而已。

有人选择了孩子,有人选择了机遇,有人选择了爱情,但千万别骗自己是选择了”诗和远方”,诗再美,美不过温暖的被窝、美不过阳光打在窗台上摇曳的斑驳,更美不过母亲脸上深深的酒窝;远方再远,远不过一个越洋通话,远不过飞机跨越日界线24小时的时差,更远不过同一时间里烈日与冬雪的空间变幻。

那所谓的”苟且”呢,它在家里,在我们启程的路途中,也在下一个远方等着咱们呢。我跟自己说:别怕,别逃,冲它笑笑,问声好。


作者|蚂蚁Yee

编辑|澳打君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