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前,在微信还没有像现在如此普及时,我通过QQ空间,知道了一个女生独自一人在新西兰打工度假的故事,那时我就在渴望地想着,要是我有一天也能像她那样就好了。可是我知道,那是永远也不可能的,尤其是对于当时还拿着学校补助金的我来说,更不可能,光是那两千多块的雅思报名费,就让我望而却步了,更何谈那四万左右的存款证明了。

七年后,南半球菲利普岛海边度假小屋。九月冬末,暖阳透过黄色窗帘投射进屋,落下一地明媚;落地窗外,透澈的蓝天偶有浮云飘过,留下一片悠哉;曳曳枝头,可爱的鸟儿随风哼唱,吟诵一曲欢畅。而我,一个被命运齿轮推送至此的旅人,此时正坐在海边小屋里,敲打着文字,尽管心头有着千头万绪,却又不知从何言起。



打工度假,并非人人都可以去


一生只有一次机会的打工度假,真的能改变一生吗?

从2015年开始,澳大利亚继新西兰之后,成为第二个向中国开放打工度假签证的国家,每年发放5000个名额 —— 一个对于年轻人来说一生只有一次的、及其难得又独特的机会。要想得到这个每年1/5000的机会,有诸多的条件限制,其中最主要的有以下三点:

年满18周岁但未满31周岁;
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存款证明35000左右;
基本英语应用水平,雅思至少4.5或以上;

……

光是英语水平这一条件,每年就可以刷掉很大部分中国年轻人。虽然这一条件要求不高,但对于那些连英语四级都过不了的人来说,就有点难了。

因此,每年有幸抢到名额并且真正来到澳洲打工度假的人,基本都是在国内受过良好教育、且大多是在干净舒适的办公室里码电脑的“文化人”,而并非在工厂流水线上机械劳动的“工人”。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澳洲农场中介,他们在招人时更偏向于招来自欧美、日本、韩国甚至是台湾的背包客,因为他们没有英语条件限制,而且他们大多在国内原本做的就是体力劳动,所以,相对于他们,我们这些在独生政策下宠溺着长大、受过教育、且有着“体面”工作的大陆年轻人,确实要显得“皮嫩肉薄”了些。

但不管怎样,那些能够来到澳洲并且在这里长待了一两年又回国的人,最后绝对都被生活磨练成了无所不能、百炼成钢的“战斗神士”。



打工度假,并非想得那么美好


一生只有一次机会的打工度假,真的能改变一生吗?

打工度假 ——“打工打工”意味着来澳的背包客很难在这里找到一份跟国内一样相对稳定的工作,基本是一份工作干几个月,然后转移到下一个地方再找一份新工作。

刚开始,澳洲政府对背包客可以选择的工作范畴和任职时长有诸多限制,这两年,政策逐渐放松,基本所有类型的工作,只要能力足够,都可以从事。但因为语言、文化、环境和身份等问题,来澳的背包客,大多做的都是农场工作。

众所周知,澳洲是世界上最低时薪稳居全球榜首的国家,每小时薪资折合人民币大概一百元。所以,如果选择在农场旺季工作,月破两万根本不是问题。农场工作薪资待遇确实高,但也是非一般的辛苦。

就拿我之前工作过的草莓农场来说,每到出勤日,四点起床五点出发六点开始摘草莓,一直从清晨六点忙到下午两三点才停工,中间没有任何休息,连上洗手间都有时间限制,最关键的是,我每周赚的钱还永远不够付房租。在草莓农场辛辛苦苦熬了两个多星期后,我果断选择了离开。自那以后,我就发誓:再也不去农场工作了,就算最后找不到工作、花光了钱、灰溜溜地回国,也不想再去受农场那份罪!

后来,机缘巧合的,我去到昆士兰偏远小镇的寿司店工作。我当时的室友,都是在传说中的网红橘子厂“2PH”工作的中国背包客。他们每天五点起床六点出门,有时一天工作时间长达十二个小时,从清晨六点多一直工作到晚上七点左右才回到家。在上班时,曾经在国内办公室里吹着空调、喝着冷饮的他们,通通变身成了工厂流水线上、一坑一位、统一清一色制服的“包装工”,大部分时候,他们只能站着工作,不能说话,不能聊天,不能听歌,更不能玩手机……整整一天下来,他们累得筋疲力尽、腰酸背痛,有的甚至要用护腰带或止痛贴才能勉强支撑下去。

累虽是累,但有付出就有收获,他们赚的也确实很多,有时周薪直破1500刀,相当于人民币7500元,一个月下来大概25000元左右。这要是在国内,至少也是中高级管理人员才有的薪资水平了。



打工度假,并非人人体验相同


一生只有一次机会的打工度假,真的能改变一生吗?

加我微信或关注我公众号的人,应该可以看到,我笔下和镜头下的澳洲,总是如此的美好、友善与快乐。确实,这真的是我所感受到的澳洲,然而,也仅仅只是我个人的感受与体验罢了。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五千个来澳打工度假的背包客有绝对远远超过五千个故事。现在我就来说说,这一路走来,我所认识的、知道的来自“别人”的故事。


01


小C是我在寿司店工作时跟我住同个房间的中国室友,一个性格文静、笑容甜美、善解人意的广西女孩子。认识她时,她已经过了三十岁,正在澳洲进行第二年的打工旅行。我问她,你当初为什么想来澳洲。她说,她大学读的是英语专业,当初选择来澳洲,只是单纯地觉得,既然读了这个专业,总要到国外去走一走,于是便来了。我又问她,那你来了澳洲,都去了些什么地方。她说,基本哪也没去,就在这个小镇待了快两年。听到她这个回答,我“啊”了一声,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小C笑着继续说道,一开始来澳洲也是想体验来着,但后来来到这个小镇,发现可以存钱,于是便留了下来,这期间换了几份工作,连续做了两年的橘子旺季,也算是存了一些钱吧。

后来,我从我寿司店的老板,也是小C以前的同事那里得知,小C在澳洲两年不到的时间里,赚了三十多万,还在南宁首付买了房。听到这,我又再次“啊”了一声,心想:这个外表看似文静柔弱的女生真不简单啊。再后来,小C要回国了。临走前,我问她,你喜欢澳洲吗,你曾经有没有那么一刻想过要留在这里。小C说,没有。在澳洲这一年多的日子里,她无时无刻地不在想家,那些机械化的、流水线的的体力劳动,只是让她觉得麻木与厌烦,让她无比地怀念以前那些坐在办公室里码字的舒心日子。

最后,她离开了,没有留恋地离开了,带着自己辛苦付出所赚来的满满的安全感回国了。现在的她,又过回以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安安心心地在南宁过着自己舒心惬意的小日子。


02


小B应该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在我面前表现出对打工度假生活有着诸多不如意的人了。他跟我差不多同个时期来到澳洲,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跌跌撞撞、居无定所的漂泊生活后,终于找到了小镇橘子厂的工作,而我当时也是几经波折才找到寿司店工作。我们住在同个屋檐下,成为了室友。每次,他一下班回到家,就直呼“好累啊”“太苦了”“脚麻了”……有时,当我洗完澡坐在客厅里休息时,他会郑重其事地告诉我,“跟你说,打死也不要进2PH,真xx的太累了,简直比坐牢还痛苦”。

有一天,小B实在太累了不想去上班,于是便跟supervisor请假,结果被supervisor一下子day off了一星期。也因此,我们才有了一次比较深入的交谈。

小B告诉我,他之前在国内原本是一名拿着铁饭碗的公务员,每天上班清闲得很,刷刷网唠唠嗑补补觉,下午六点不到就下班了;下班后,先悠哉地去菜市场买个菜,再回家慢悠悠地做个饭,吃完饭还有大把的时间刷剧看电影看球赛。这样的生活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轻松惬意得很。当初为了来澳洲打工度假,他把铁饭碗给辞掉了,原本是想试着体验另一种生活的他,来了之后,却发现这里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 先是居无定所地飘荡了快两个月,好不容易找到橘子厂的工作,每天却累得身心俱疲,回家就想倒头便睡;难得周末双休,但小镇实在太偏太小了,啥也没有,所以放假除了在家做做饭打打游戏,也没什么可以玩的地方和机会……

小B感慨地说:“以前在国内还算有生活,现在是连生活也没有了。虽然赚得确实挺多,但真的不适合我这种年近三十的90后。现在国内发展飞速,当年跟我一起毕业的同学,他们累积了三四年的工作经验,现在正处于职业的黄金上升期。一个人三十岁之后事业是否有所成,最关键、最主要的还是看三十岁前的这一两年。而我现在在这边做的这种纯体力工作,对我将来的事业一点帮助也没有。在澳洲待得越久,我就越觉得,我回去之后跟他们的差距会更大。这种赚快钱的打工度假方式,还是比较适合那些刚毕业、没有任何社会经验和存款的毕业生,不大适合我这种年近三十的‘中年人’。

不久,小B回国了,义无反顾地回国了,就像他当初义无反顾辞掉铁饭碗来澳洲一样。其实,他只要再集多三张payslips,就可以申请在澳洲多待一年,就算现在不想待,以后过了三十岁想来也可以。但他放弃了。他说,我体验过了,这就足够了。


03


小A是我长那么大以来见过的“最强悍、最无敌、最潇洒”的女生了——当别人在橘子厂连续工作十二个小时累得直不起腰时,她却还能回到家、换上跑鞋,生龙活虎地去乌漆麻黑的植物园狂奔十公里。

小A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重庆人说话时,总是喜欢以“老子”自诩,小A也是如此。她的性格,就如同她那句随时随地脱口而出的“老子”一样强势,也如同一碗味道辛烈的重庆小面一样酸辣无比。刚搬进去和她成为室友时,我有次洗漱完忘了把洗手台的水擦干,她发现后,立马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地斥责了我,完全不考虑当事人的感受。自那以后,我充分领略了她的脾性,所以跟她相处时总小心翼翼地,避免发生不愉快的摩擦。

后来,橘子季结束了,室友们都陆续离开了,但小A还在。有一天,小A请了朋友来家里吃饭,我也跟着一起。吃完饭,小A拿出自己珍藏的旅澳手账跟我们分享,里面详细地记录了过去两年她在澳洲去过的所有地方,吃过的所有美食,打卡的所有景点,甚至具体到她每天跑了多少公里的步,做了什么美食,遇见了什么样好玩的人和事……照片、剪报、印章、邮戳、文字、水彩画,厚厚一本的旅澳手账,栩栩如生,回忆满满。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她把整个澳洲都环了一遍,做过很多不同类型的工作,去过很多不同的地方,玩过很多不同的新东西,跳伞、露营、滑翔、蹦极、马拉松,她几乎把所有来澳该去该玩该吃该走的路的全都体验了遍 —— 我当时边看边连连惊叹:到底是怎样强大无畏的女子,才可以把旅澳生活过得如此精彩纷呈、潇洒肆意!

现在,小A已经回到国内,重新做回健身教练。最近,她在开始认真地学瑜伽,经常看到她在朋友圈晒出瑜伽练身照和学习感悟。除了瑜伽,跑步、读书、烹饪、爬山、旅行,她一样也没落下,她还是一如我认识的那样,对生活永远充满着无限的精力、永不老去的热情和十足的自信。

我知道,像她那样的女子,无论去到哪里,一定会过得很不错。



打工度假,离开的与留下的


一生只有一次机会的打工度假,真的能改变一生吗?

前几天,朋友私信问我:你在澳洲生活一年多,会不会想在澳洲定居。我看你发朋友圈的照片风景都很美,遇到的人也很有意思。这个问题,我不用想也知道怎么回答,答案是“不会”。

一生只有一次机会的打工度假,真的能改变一生吗?

这也回到了文章一开头所提出来的:人生只有一次机会的打工度假,真的能改变一生吗?答案是“不能”

绝大部分来澳洲打工度假的人,最后还是会选择回国,只有极少数极少数的人会选择留下来。对于那些留下来的人,可能人生确实就此改变,但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打工度假只不过是他们漫长人生中的一段小旅程,一段类似于童年、高中、大学那样有着特别经历与回忆的旅程,一段被称之为“间隔年”的旅程。

那些来了之后又离开的人,最后回国了还是要面对那些朝九晚五的工作、日复一日的加班、三姑六婆的催婚、人挤人的拥挤地铁,浑浊的空气和抬头再也看不到的纯净蓝天和满天繁星。他们最后还是会回归到以前按部就班的生活,安安稳稳地存钱买车买房、结婚生娃。

是的,他们的一生没有就此改变,但是,他们,变了。

这场人生只有一次机会的打工度假,这场青春年华里的间隔年旅行,带给他们的改变,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每个人经历不同,故事不同,感受不同,最后的改变也不同。

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当他们在人潮拥挤的地铁里突然听见一句耳熟能详的澳式俚语“no worries”时,当他们从办公桌前忽然抬起头不经意地瞥见窗外的一抹蓝天时,当他们在逛超市时突然看见某个产自澳洲的水果或产品时,心里有某根弦会不小心的咯噔一下:呀,原来我曾经也疯狂过的呀!

而这,或许就是打工度假的意义吧!

其实,就该如此,不用赋予它多大的意义。赚钱也好,体验也罢,最后也不过是漫漫人生中的旅途一段。

所以,当我吹着咸咸的海风漫步沿海栈道,当我俯身望着清澈见底的海水里漂浮着的海藻,当我沐浴着暖阳坐在沙滩上发呆许久许久 —— 我告诉自己,这是属于上天赐给你的时光,一段独一无二的时光,尽管去爱、去经历、去体验,未来会有怎样的安排,交给未来去回答。

width=”100%” src=”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513308871245791232″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true”>





一生只有一次机会的打工度假,真的能改变一生吗?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