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从上次说到我们在Emerald开始了完美的小镇二签生活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的时间…

我也未曾想到那之后到现在的45天里,小镇再没有生活就只有日复一日连续13小时的工作,其间我们仅被放假了3天。
从那时起,土澳富士康才慢慢露出了真正的凶残面目,无奈的我们只能周而复始的重复着关于橘子的每一天,累到昏天黑地再没有日期的概念,只知数一下今天已经是连续第十几天上班,再不时看下澳洲银行卡账户的余额,没有心情矫情没有时间励志,只知道把自己活成了鸡汤,只需咽一口唾沫下去,就只知前路有卜再无退路,只要挺过去,世界都可能是我的。


17年8月的最后一天,你们在北半球告别仲夏…

而我却还在南半球的四季中不停切换,88天的whv二签即将集满,最近订好了9月中南下墨尔本的机票,10月中回国补充智商情商的计划,小镇生活也终于进入了尾声…

Emerald又将送走这一季的背包客,但有你们在这里的这个冬天才叫翡翠小镇。

该是时候回忆下这些时光了…


其实对于二签,我一开始是拒绝的。

科普:什么是澳洲打工度假二签政策?

“在澳大利亚”北部地区”从事农业、旅游业、服务业达到3个月(88天)的462签证持有者,可以申请延期一年。 澳大利亚北部地区包括:北领地全境,以及西澳州和昆士兰州境内位于南回归线以北的地区。”

毕竟二签政策新出可能又多变,还有听了太多出发北上一个月都找不到工作最后烧钱到倒贴的前辈经验,更是不用说农场工厂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强度,分分钟惨到怀疑人生。而且对于我这种射手座的性格,光是想想要在一个鸟不拉屎荒无人烟的地方百无聊赖的待三个月,就感到心慌…

可想象到底只是想象。

总归是要自己亲自体验,才有机会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份惊喜或者教训。

第一站在悉尼的三个月中,三份工作遭遇过裁人/削减工时/停工,其实每份工作总计才做了不到30天而已,这期间也奔波劳碌换了不下5个住处。

于是就受够了这种持续被动的生活,再也不想在悉尼city继续做服务业,开始纠结于要不要去朋友分享的悉尼药厂或者堪培拉蘑菇厂再不然塔斯育苗先暂时稳定工作一段时间,或是直接飞去西澳之前联系的酒店做housekeeping集二签,再不然就继续找随便哪的换宿,有时间看看书学学英语没事儿码码字也行…

综合比对了各种选择,我最后确认了两点:我要远离冬天和我要尽量集二签。

所以我才离开了悉尼,先来到布里斯班。这是迈出的第一步。

到达布里斯班后,所幸遇到了签证还有6个月到期着急集二签的老铁,再会了刚刚辞去高薪稳定药厂工作无业两周已经心慌慌的西文。

就这样,带着大家收集到基本的信息,有了一拍即合的出发为先。这是迈出的第二步。

到达小镇后,受挫后的我们做了无数努力,从小镇周边到全昆士兰再到全澳工农场,打了无数招工电话,分析了各种选择的利弊,又考虑到各自的想法和倾向,直到得到并选择了现在这个二签的工作机会,并尽力找到最合适的租房和生活所需,这才终于有了现在稳定高薪的小镇二签生活。这是迈出的第三步。

因为足够清醒足够理智足够努力,我们才有机会选择和得到相对最好的。

所以,当你不满意你现在的工作和生活状态的时候,请问你自己有没有迈出来第一步,先想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还是说只是在空想和抱怨?

如果你非常清楚你目前的问题在于哪,你也知道你想要什么。

那也别着急回答。

说什么真不重要。

你总得做点什么。

不被既定计划所困,忠于初心的方向,你要做点什么。

最后,你觉得你足够努力了吗?

之所以想要再理清下这个大家再熟悉不过的思维逻辑,

是为了再次忠告自己,也想提醒更多人,

所有你想要的,你真的等不来。从来都没有足够幸运,只有足够努力。

Just do it for yourself!

自此小镇生活正式拉开序幕


最初的探索

Discovery park


最初对这里的惊讶来自于,不过方圆几十公里,人口十余万的小地方,居然有二十几家的汽车旅馆集聚在最中心的位置。

后来才得知,我们居然误打误撞来到了这么个神奇的地方。

Emerald市位于澳大利亚昆士兰中部的高原地区。是牛羊牧区的铁路中心,也是附近棉花和柑橘类水果产地。该市是澳大利亚中央高地区域委员会的商业中心。西部的小镇The Gemfields被当地人所熟知。天然蓝宝石在这里被广泛开采,这里的蓝宝石储量是在南半球最大。

小镇一共有三家租售房屋中介,受制于大家熟知的澳洲人办事效率,所以我们的第一个暂住地就选择了更方便快捷的一家汽车旅馆discovery park,前台态度友好不事逼儿,公共厨房洗衣房健身房应有尽有。类似于西部电影里的feel,公路旁,一排排的简易木板平房,大片的草地…


这里有一大波邻居是永远有着直勾勾眼神的黑人阿扎西们,来自地图上放大n倍才能看的到的太平洋岛国。与澳洲政府签订的跨国季节工计划让他们有机会走出国门,但因为没有英语基础,又受工作时长和集体生活的限制,使得他们的生活仍旧是单调的三点一线,农场—超市—旅馆,所以每每在公共厨房遇到他们,总是会被好奇的眼神一路紧紧跟随,被会两句英语的小哥不耐其烦的无聊搭讪,多少总会有些不适,但还是想尽量从另一种角度来尝试理解他们离乡背井在外打工的辛苦和孤单吧…

还有见到日本的两个可爱的小姐姐,每周的葡萄卷枝工作只赚够房租和饭钱,却依然告诉这里的生活让她们特别满足和开心…

每天早上伴着繁星点点,清晨迷雾,还有Irwin接我们上班时的那句”早啊 姑娘们”,车上经典歌单一路相随,就是我们小镇工厂生活的最初美好记忆。

第一天到2ph上班,我们喊出的小视频口号是”两万两万两万”,把月入两万人民币周薪过千定为我们最初的小目标,不管有多苦有多累都要坚持下去。现在也早已经赚到了比当初的心愿更多的钱也得到了更多比钱更重要的东西。

还记得吗?在这里,我们经历了初到时的焦虑压力烦闷,也有过一无所有便无欲无求时的最单纯的快乐。

但当真讲,普通人何时能做到在任何境遇下无欲无求享受当下?

后来,工作稳定没几天,我们就已经厌倦了每次要拎着大包小包到百米开外的公共厨房做饭,对面卫浴总是坏掉的热水器,除了床再没别的家具的房间…

从那时起,就开始做起了住大房子过稳定生活的梦,一有空就往中介跑去看房自称土澳炒房团,一边向最初像家人招待我们的炒房团成员们许诺,”等我们住上了大house,请你们来我们家吃火锅,请你们来我们家party,请你们来我们家…”

直到后来…

还记得最后坐Irwin车上班那天我们集体大合唱了孙燕姿的”我们怀念的” 。


是你的台湾小哥哥呀


早就听说工厂是台湾背包客的天下,因为澳洲从很早以前就开放了对台湾的打工度假签证,签证要求较低而且没有人数上限,台湾同胞个个都是心灵手巧的快手,没有任何意外地占领了背包客聚集的澳洲各大有名又赚钱的工厂农场。

我是来到这里才深深感受到一股浓烈的台湾调调。尤其是有次听台湾couple一言一语的讲述他们这两年的澳洲打工度假经历,会有种在看康熙现场的有趣既视感。


传言说在橘子工厂前一周是最难熬的,只要熬过去就不会被炒掉。每个人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上工第三天,就亲眼见到身边同岗位的两个大陆whv被”突然”当场fire掉了。明明前一天还在跟我们谈笑风生还想要教给我们更多的经验技巧,不料不知道如何被变化无常的老板早早盯上。所以,常把”会不会被fire掉”挂在嘴边就是我们那时的日常。

但我们最初上班那几天却总是又惊慌又期待,为什么呢?

因为身边无敌温柔耐心说话声音甜爆了的台湾小哥哥呀!

不仅时时教你怎么避开雷区的工作技巧,还有体贴入微的问候…

“没事儿有我在,这边我来,累不累,还好吗?…” 你们随意脑补下,我陶醉去了哈哈…

后来又认识了更多可爱逗趣儿腻害的台湾小姐姐和香港大哥,被各路前辈们罩着的日常,就如冬日里最贴心的暖宝宝。

可工作总归还是富士康的节奏,熬过了初试,面临再进阶的频繁换岗和加大的工作强度,第一次被老板娘骂过send home后又委屈又愤怒,无法控制的处于一种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不好这份工作纠结于自我本身能力的低迷状态。

可小哥哥跟我说,你来这里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集二签,过程中本来就有苦有乐,但撑过就是你的了啊!不过是一份工作,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呢?不要纠结于今天,明天好好努力才比较重要。

总是将工作混于生活的我瞬间就被再次点亮了,一路又披荆斩棘终于才熬到了现在坐小板凳儿挑果的稳定岗位日子…

直到后来…

后来的ABC五美齐聚首,

后来的轰趴club夜夜笙歌,

后来的house梦实现,

后来的中国农业协会澳洲分会,

后来的湖边日出

后来的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

  1. 头像

    中国农业协会澳洲分会噗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