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6. 正式结束了在悉尼雪山整整两个月的工作。告别了身边的一切,随着好友Eta的车回到了墨尔本。

或许这次雪山之行让我有了太多不一样的体验,至今回想起来都还是记忆犹新的模样。

穷乡僻壤

请做好交昂贵住宿费的准备


悉尼的雪场不同于墨尔本的雪场,所有的员工住宿都是安排在山下一个叫做Jindabyne的小镇。

     


我们刚去的时候,由于是跟主管商量好推迟了几天的时间,抵达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比较好的住宿了。跟我们一起去看房子的外国小哥,最后摇摇头没有入住。而我们因为奔波劳累,所以暂时在房子里住了一晚。

而当天的入住体验非常差。由于我们的房间在一栋别墅的一楼,两扇窗户望出去都是其他的联排别墅,没有一点阳光照进来。透过一点微微的光,还能看到弥漫在空气中的灰尘。

最难以忍受的就是,房子开门进来便是厨房,厨房与我们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     

晚上睡觉,即使住在一楼,却能清晰地听到室友在三楼的谈话内容。半夜还有一位室友起来煮东西吃。

第二天我们便联系上了之前认识的中国男生三文鱼。刚好他所住的公寓里还有一间房没人住,我们便进去参观了一下。房间的采光条件很好,只是对面就是一间浴室,但好在中间有一条走道。虽然条件也不是特别好,但比起我们之前住的地方,还是要好许多。于是在三文鱼的陪同下,我们换了房间。



我们虽然是两人入住,但收费并没有折扣,还是按照一人$196/周来收费,两人一周的房租就得$400。比起之前在墨尔本两人一起只要$170/周的住宿,感觉这边实在是太贵了。

但是之后在这边也认识了不少朋友,有些朋友以$250/周的价格租到了真正的别墅,也有的朋友以换宿的形式住在当地人家里,且还在集团里面工作。            

所以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两个比较有用的Facebook群组,有很多当地人都会在上面发送招租之类的信息:

Jindabyne Notice Board

Jindabyne, To or From

来之前

请在亚超疯狂采购会用到的东西


我们居住的Jindabyne小镇,只有一个Woolworths超市。这就意味着,你所有的日常所需,都只能在这个地方进行购买。

                                 


饺子皮还是有的~

与我们同住的三文鱼,他来雪山之前由于没有买枕头,于是坐了半小时的车去临近的一个小镇Berridale,在Target买到了。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去那个小镇上的。

(员工宿舍不提供床上用具,我们只带了枕套、被套和床单,被子是住宿部经理借给我们的,枕头就叠了几件较厚的衣服,生活也是极其艰苦。)

认识了好友Eta之后,她邀请我们去她租的房子里面与房主一起吃饭。我们想用她三瓶老干妈其中的一瓶炒菜,她犹豫了很久才拿出来给我们用…

总之,在这里,最近的一个有亚超的地方,是距离Jindabyne一小时车程的Cooma。除此之外,就是2小时开外的堪培拉了。



休假时去了一次堪培拉,吃上了火锅,喝上了青岛

小镇上有唯一一家中国餐馆,我们去那里吃过两次。听说老板是广东人,菜的味道还行,只是一叠白饭就要8.9也不是每天都吃得起。

所以如果你是个中国胃,在来这里之前,请于亚超买好老干妈等各种调味料以及国产大米。

唯一不需要提前采购的东西

是滑雪用具


来雪山之前,我预想到雪山后再购买这些东西应该会很贵,所以一直奔波于城市的雪具店,想找一些实惠的东西。但是最后也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遂放弃了。

到雪山之后,我买到了第一件滑雪服,在Woolworths旁边的小店买的。虽然花了$259,但是实际上价格也并没有比山下贵,而且质量也非常好。(男朋友在山下买的一件滑雪服也要$249)

    

我非常喜欢的滑雪裤,也是在镇上买的。虽然也花了$180,但就算回到了城市里,也还是可以穿。

    

我也遇到一些台湾的朋友,他们都非常会过日子,在悉尼Aldi大甩卖的时候,就买到了$80一件的滑雪服。

不过就经常容易撞衫,我们在路上会遇到好多与他们穿同样衣服的人。

所以有很多人也会选择去Woolworths后面的Uniting Church。那里是一家OP Shop(二手店)。由于滑雪装备都是季节性用品,所以很多游客或员工在离开之前,会将自己的用品捐到教堂。


      


在这里,你可以花$10买到一条没什么大瑕疵的滑雪裤。

       

有些人也会在这里选购滑雪鞋和滑雪板,除了旧一点,也挑不出什么太大的问题。

       

我们工作地方的一位中国女生,由于太爱滑雪了,于是花了很贵的钱买了一整套设备,但是在临走之前,也苦恼于如何将这套设备带回家。

另外,你也可以跟我一样,在Monster租一套滑雪设备,滑雪板+滑雪鞋租一季也就$150。

虽然作为Thredbo的员工,在山上的店租雪具有优惠,但是算起来还是没有山下的Monster划算。

           

在Monster租的滑雪板和鞋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在Facebook群组上查找:

Jindabyne Notice Board

Jindabyne Buy Swap&Sell

没有车

在路边竖大拇指拦车也不错


前文讲到过,我们是住在山下一个叫做Jindabyne的小镇上。所以每天上班,还需要半小时车程才能到达。             

来雪山之前,一位4月份就在雪山工作的女生告诉我们,”如果你来这里,没有车是万万不行的。”在说这句话之前,她正因为在镇上的路边拦了2小时车迟到后被老板骂。

而我们最终没有买车也是因为想当然地觉得,既然是在山上,那路况肯定特别差。

于是每天上班只能蹭朋友的车,去一趟两个人的车费得$5-6,比起自己开着空车过去,还是要好很多。

但问题就在于,朋友不能总是跟你排一样的班表,所以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需要裹得厚厚的,在冷风中竖起大拇指。

 

搭过的车多了,也渐渐享受了搭车的过程。到如今我还能回忆起每一个搭过我的人。

          

第一个搭我的是个英国男生,他在车上放着我喜欢的Green Day的歌;一位女士搭我们的时候说要去Thredbo,结果突然说她其实要去Perisher(悉尼雪山的另一个雪场),把一脸懵逼的我们放在路边继续拦车;一位有钱人带着儿子参加自行车比赛,问起我中国与澳洲的咖啡价格差多少;82岁的老爷爷,因为我们是中国人带着我们环了Perisher又环Thredbo(也算是去过悉尼两大雪场的人了),打电话给他的老婆,只是为了让他老婆对我们说一句”你好”…

搭车的体验,让我总结出来两个真理:

1.上山的不是员工就是有钱人,员工一般都要钱,有钱人一般都不要钱,还不断跟你聊天。

2.有钱人中,去过中国的,对中国的印象都比较好。

在雪山

几乎每个人都有第二份工作


这句话是我与一位阿根廷同事谈话时,她告诉我的。当然我也不例外。

大家的第一份工作自然都是在Thredbo集团内部。

在Thredbo工作,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免费滑雪。只要你捐$10办一张lift pass,你就可以享受市价$1599的季票。

    

另外,市价$599/节(忘记了,瞎写的)的员工课,也只需要花$5就可以参加。

这里由于环境稍微恶劣(主要是冷),所以工资也很可观。我们刚去的时候,合同上的工资是$23.5,但是6月才工作了3天之后,7月份澳洲的基本工资都涨了,所以我们的工资很幸运地涨到了$24.5。

虽然说工资很可观,但是由于是casual工作,而且为了节省开支,Thredbo今年开始招很多员工,租了不少房子出去,另外减少了大家的工时,所以砍掉房租之后,每人每周的工资也只剩下$350-450左右。我们在那里工作整整两个月,只有2个星期拿到了将近$600的工资。

在这种情况下,时间也比较多余,除了滑雪没有其他事可做的大家,都开始找第二份工作。

我的工作(我相信其他人的工作也是一样),是在Facebook群组上找到的。

我时常浏览的群组有这几个:

Jindabyne Notice Board(这个群组算是无所不能,找房子、找工作、买东西基本都可以用)

Jindabyne Job Guide(工作一般都是Jindabyne小镇上的)

Perisher Valley Job Guide(工作机会都在Perisher,适合有车的朋友)

如果你不想在这里工作,在Facebook上搜索”地名”+”Job Guide”之类的群组,你也会找到很多工作咨询。

我的第二份工作是在一间酒店里面做waitress。最终选择来这里工作,是因为就在我家附近,走几步就能到。

这间酒店时常接待一些团,教练带着学生学习来参加比赛。由于餐饮不是他们最主要的生意,所以厨房里只有一个厨师。我的工作就是每天晚上6:30准时将汤装到碗里,给来排队的小朋友。然后继续上主食和甜品。有点半自助餐的感觉。

酒店的老板人特别好,时常扯着我们聊天,问我们将来有什么打算,还说下次来雪山,一定要还去他那里工作。

他给的工资也高,周一到周五$21.5/小时,周六$28/小时,周日$32/小时。一开始我还以为要打税,后来看到发工资才知道,这已经是打税之后的工资了。我只用每天晚上工作3小时,周末10小时左右,而且还是巨轻松那种(跟厨师各种聊天,餐具小孩们用完会自动放回来),一周工资就有$700左右。想想我在Thredbo打税后才$20左右/小时,每天8点上班,早上6点就得起床,也是心酸。            

后来有点不太愿意走,一方面也是舍不得这份兼职工作。

狗血的事情

时常发生


最后决定回墨尔本,一方面是因为好友Eta刚好也打算开车回来,三人拼车省很多费用,而且所有行李都放在后车厢,也不用像来的时候那么麻烦。

而另一方面,也是对集团内部管理的失望。

我所在的Merritts餐厅,主管是一个女人。她总是喜怒无常,很多时候做事都是按照心情来,工作管理不太有章法。

比如说,外面卖的东西没有了,你打算去补一点,但是她叫你去做另一件不是很紧要的事情。你跟她讲理,她却觉得你不听话。

再比如说,今天立下了一个规矩,你第二天严格遵守,她突然在第三天又给换掉了。

总之就是时时刻刻在强调自己的权威性。

有一段时间,食品监管局派人过来进行安全检查。那个时候,主管害怕他们觉得我们这里的食物放置了4天影响不好,于是一下把之前贴的一星期一个周期的表格变成了一天一个周期。后来,做Deli的同事,每天都是一脸懵逼,不知道现在做的食物应该贴那天的颜色,还是贴那个时间段的颜色。

     改完之后按照每天的时间段贴颜色

在这里也听说了一些比较狗血的事情。

有一次,我们的前台,在员工房哭诉主管欺负她,说”别人扎辫子都可以放在前面为什么我不可以”…

主管与另一位同事合不来,于是跑去问那位同事的室友”你告诉我他在背后说了我什么坏话,我会给你一些好处”…

同事们每当有party,就嚷嚷着说今晚一定要喝醉,然后就可以告诉主管她有多糟糕…

同事A在休息时间到炸薯条的地方拿了一点薯条,同事B跑去告状。主管拉着两个人来对质,同事B尴尬地说”我开玩笑啦”…

如今,我在墨尔本新租的房子里敲下这篇文章。

很感激在澳洲有这样一段经历,一方面了解了澳洲普通年轻人的现状与生活期望,另一方面或许也给了我更多的机会去重新认识自己。

要选择什么样的路,要过什么样的生活,虽然是一个困扰人生的长久命题,但总是在路途中慢慢寻找到线索与最终的答案。                   

 

 

转载自公众号:

廿廿风尘
原名:Hoggerel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