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两杯咖啡

说来也是幸运,到了Carnarvon的第二天,我就找到了这家咖啡馆的工作。其实也是不幸,因为这家店的工资应该是全Carnarvon最低。

Anyway,只要能从工作当中学到东西,那么它也不会算太差。

而我在店里的四个月,也算是偷师了不少学艺。切菜飞快,三明治顺手拈来,卷得了越南春卷,打得了一杯好咖啡。


店的老板是两个牛逼的越南女士,来澳洲打拼二十余年,烘焙咖啡料理肉派样样精通,店里的甜点应该是全镇最好吃的,不得不服。


店里卖的东西很多,不仅种类多,跨越的国度也很多,有中国炒菜炒饭炒面,有越南春卷河粉法棍三明治,有澳洲肉派薯条汉堡甜点,居然还有日本寿司。这不是一家Bakery Cafe,应该是一家无国界料理店。



我的工作一开始就是上午做冷食类的三明治沙拉卷等,下午就是疯狂切切切菜,为第二天上午做准备。

学了咖啡并且被老板们发现我做的咖啡居然很好喝之后,就变成了贯穿全店的,真正意义上的All Rounder。

什么都能干,什么都要干。


中间是店里最畅销的蛋糕Beesting

只要想学,付出努力,一定会有所收获。因为我在来澳洲之前曾在涠洲岛的青旅咖啡馆换宿,算是会打奶泡,来到这边再温习一把,各种上网搜索资料。并且在无数客人的各种要求之下,终于对意式咖啡有了一个全面的认识。

网上的总结图很多,为了我的接班人,我特意还手写了一份咖啡配方表。


一开始的拉花也是歪歪扭扭不成形状,到最后也算是能好好地拉出来Latte Art。



可是上网看牛人们拉花的视频,才知道什么叫差距……人家玩的是艺术,我不知道玩的是什么哈哈哈。


手残党的花

忙的时候,咖啡订单如雪花一般飞来粘在你右边的墙壁上,一心只想着快点快点,桌面上摆满了牛奶,什么全脂脱脂豆奶杏仁奶全部出队,巧克力粉撒得到处都是,简直是鸡飞狗跳。

整个做咖啡的心情都没有,所以我突然明白,那些大型咖啡连锁店的咖啡出品为什么都一般般了,在快速和美味面前,老板们往往会选择快速。


所以我还是喜欢慢慢地做咖啡,慢慢地等着咖啡萃取出来,香气溢满鼻腔,小心地控制着奶泡,再随心拉个花。有时候就此放手让奶泡自己去寻找和咖啡融合的道路的时候,也会有意外的惊喜。


只是尝试了很多次,依然没能拉出来天鹅……


店里有时候还会接Catering的单子,整个后厨就会为之疯狂,比如做几十个春卷,几十个汉堡,几十个寿司……



在一个全英文环境的咖啡店工作,也学到了超级多单词。甜点类面包类还有蔬菜水果类各种各样,当客人问你那个三明治里有没有xxx可是你却一脸萌比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的时候,这就很尴尬了。

比如我的河粉里面不要coriander(香菜),比如你们这个沙拉卷里面有beet root(甜菜根)吗,比如咖啡里面不要糖可是要三个sweetener(甜味剂),比如你们的牛肉派里面的肉是chunky(肉块)还是mince(肉糜)……例子多到我能举出一篇八百字论文。


每天都像打仗一样做salad roll

跟澳洲客人接触多了以后已经能熟稔地说完hi之后紧接着就是how are you,然后也确实感受到了很多文化差异。

他们不会吝啬赞美。如果觉得你的食物很好,会进来表示由衷的感谢。我被客人说过我做过的咖啡很好喝,”Don’t change the way you made them, it’s perfect.”这句话他说了三遍,简直感动。

当然了,众口难调,客人当面抱怨的时候也是有的。


做三明治的时候也是鸡飞狗跳

跟客人接触久之后也会记住熟客的order。哦这个是卡布奇诺加两个糖带走, 哦这个是白咖啡不要糖,哦这个是切片面包,哦这个是蛋挞……他们像时钟一样,几乎起着准点报时的作用。这就是,日复一日的生活啊。


每天六点上班的我……

澳洲人的幽默也是很可爱。有次一位女士在点单,我以为他后面的男士是和她分开的,就去他要什么,然后男士指着前面的女士说他们是一起的,我就顺口回了一句”Oh you are together.”男士就开心地搂了搂女士说”Yes we are together for 20 years haha!”简直甜到心里。

还有问客人咖啡里面要不要糖的时候,被回复过一句”No thank you, I am already sweet enough.”

这些时候就觉得他们实在太可爱。


狗狗在看着我做咖啡?

其实除了老板不太给力工资太低之外,我还是很喜欢这份工作的。你对顾客报以微笑,他们也以微笑回复你的时候,就已经觉得满足了。

一年的故事快要结束,是开始新的旅途,还是回归旧的生活?

Who knows,哈哈。


 

 

 

转载自公众号:夏天贩卖机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

  1. 头像

    请问你是在哪个城市的咖啡馆呢,是全职还是兼职呢?你的时薪是多少呢?~
    我在国内有三年咖啡师经验,想去墨尔本呢~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