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日,我告别入住一周的YHA,独自驱车前往事先约定的换宿地点—Awhitu


行驶图

一路上有高速上极速飞驰的快车 数不尽的盘山险路 更有纽村儿让人晕头转向的转盘,最关键的是,这是距我国内最后一次开车一年半后,第一次开车,交规和指示牌完全不同的异国

我心惊肉跳的握紧方向盘,双臂僵直的酸痛,聚精会神看着路况,浑身冒冷汗,真是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就敢这样上路

即使是这样,仍然有几次在转盘转错方向,甚至一次逆行,被遇见的车辆狠狠的”嘀”了几次,真是有惊无险,一小时二十二分的路程,也因为中途几次转弯错误绕路而延迟到快两小时!还好沿途一路蓝天白云,牛羊马悠然的在牧场上闲逛觅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的路怒情绪

风吹草地见牛羊


火鸡


路边随手拍

大家千万不要学我,出门在外,安全第一,一定要反复查看当地交规,找好陪练,在空旷地带练熟,再去车辆多的道路多驾驶,最后再长途驱车

俩小时的遥远路途,终于抵达换宿地—Awhitu半岛

女主人Joy热情的接待了我,向我介绍了家庭成员,(因为其不喜欢照相,所以没有留下影像)


农场男主人—Alastar

Alas是个文学影视作品中描绘的标准白人Farmer 嗓音深沉浑厚,今年53岁却身强力壮,不修边幅,是个相当有幽默感的糙汉子,他们的农场饲养了500头肉牛!全靠他和Joy来打理,全年无休,真是精力充沛

虽然他年过半百,可一双儿女还不到十岁


这对小天使就是Alas的儿女(时间过得太久,我忘了他们的名字

他们在美国Alas前妻,也就是他们妈妈那里度夏令营,很遗憾没有在换宿期间见到他们

除了两位host,还有另一位来自德国的打工换宿女生  Anneke Hope


本人长得很漂亮,是个美女,却不怎么上相

才19岁,身高有1.78,比我还能吃刚刚高中毕业来新西兰打工度假体验间隔年,英语很好,很健谈

大家见面后互相寒暄了几句,Alas问我来自中国哪个地方,我说东北丹东,和朝鲜独裁者金正恩是邻居,他没有人云亦云的说这很可怕,而是觉得凡事不能迷信媒体的报道,媒体经常散布谎言,要有独自思考能力

我回复他,”是的,媒体经常撒谎,在西方主流媒体的宣传之中,中国是一个evil communist party empire,可事实完全不是这样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了30余年,虽然最近放缓了,但仍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国家,人们生活水平逐步提高,综合国力增强,最近几年新西兰跟中国的贸易往来也很多,我猜你的牛肉有很大一部分卖给中国?”

“中新贸易量很大,但我的牛肉大部分卖给美国,美国的牛肉出口中国,因为澳新美三国牛肉都出口给中国,但美国对中国的关税最有竞争优势,所以大部分牛肉是通过美国出口到中国了,这是贸易优化”

我听闻后觉得这位农民大叔有点思想,不能戴有色眼镜把人群以职业分类,比如农民或工人就见识短浅,教授博士就学识渊博,不要被成见蒙蔽了双眼

吃完午饭我和Anneke正在刷盘子,她突然问我”do you like pop porn?(你喜欢看流行色情片吗)”

我瞬间愣住了,惊讶的说”pop porn?”心里想”听说过外国妹子特开放,但没想到开放的如此程度啊,刚见面就问这么露骨的问题??!!

“NO,NO,NO,pop corn!”她急着否认道”put the corn in a pot,and you hot the pot,these corn gona swell,and you eat it”(把玉米粒放到锅里,加热锅,这些玉米粒膨胀,然后你就能吃了)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她说的是pop corn(爆米花)而不是pop porn(流行色情片)

屋里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大笑起来,我也尴尬的陪笑所以啊,大家一定好好学英语,单词差一个字母,谬以千里啊

短暂的午休过后,我们开始了工作—粉刷墙壁



第一次刷油漆,干起活来还像模像样的吧

不一会,十多平的整间屋子就被我们刷完了,然后Joy让Anneke带着我去周围转转

随便一转,我就被这摄人心魄的美景惊呆了? 



host的house就坐落在这山谷边上 上是云蒸霞蔚的天空 下是茫茫千里的翠绿牧场



Alas家的公牛就在这广阔无边间悠然散步吃草,做牛如此,牛复何求?

复行百米,就来到了寸草不生的海崖戈壁滩


一望无尽郸浩荡沙海


沙土中还半埋着报废汽车  重现了电影中人类消失后的世界


广袤无垠中,德国妹子也拿起相机尽情的拍摄


一半是浩荡沙漠 一半是浩瀚海洋


忙碌了一天的狗,也沉醉在这铺天盖地的美景里


看着远方发呆

这条狗叫flash,我们驾驶农具驰骋在牧场上时他总爱尽情的追逐,冲着我们嚎叫,我跟Alas开玩笑说,他应该改名叫Forrest,因为他像电影《阿甘正传》的Forrest Gump 一样,总是在不停地奔跑




这就是接下来半个月我们的办公室 想想就有点小激动

这家host坐落的位置,远离尘世喧嚣,有山有水有海崖戈壁,简直就是国内亿万富豪都求之不得的绝佳安居地啊!在国内有这样美景的地方恐怕会圈起来当做旅游区收门票赚钱吧


host家庭客厅(白天)


host家庭客厅(夜晚)

在新西兰,人们普遍采取劈柴生火的方式取暖,虽然落后,却很温馨,尤其在视觉上让人产生更暖的错觉


这就是深冬夜晚Alas一家的日常 烧着柴火看电影

Joy 虽然是个标准的kiwi(新西兰人)却喜欢佛教,我问她,这是她的宗教信仰么,她说她虽然不信奉佛教,但是喜欢佛教的教义,因为这能给人带来内心的平静


屋外一角,Joy摆放的卧佛,想必就算是神也会陶醉在这美景里吧

佛教是三大宗教中最为深奥的宗教,也是唯一一个没有所谓”真神””神迹”的宗教,任何人都能通过修行成为佛陀

佛教最基本的教义之一,欲望是人产生痛苦的本源,人欲无穷,欲壑难填,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对满足自我无尽欲望的追求之中却苦苦不得其果,妄图克服生老病死之自然规律,盲目追逐富贵,最后只能将自己坠入执念的深渊之中,所以减少个人欲望,增强自我的修为才是通向内心幸福的唯一方法,但是人都是七情六欲的动物,要斩断尘世间的纷纷扰扰,何其之难?人生本身,就是一场苦行

扯远了,我们回到host晚上的娱乐时间,大家围坐在火炉前,一起看host从Netflix(国外电影网站,相当于中国爱奇艺)挑选的电影,全英无字幕再次让我感叹精通英语的重要性,否则这些精彩电影只会成为你昏昏欲睡的安眠药

在换宿的半个月时间里,我除过草,刷过漆,劈过柴火,喂过牛,给农具上过机油


正在除杂草的我


工作自拍囧照

深冬的新西兰,早晚阴冷中午炎热,为了避寒早上要穿很多,可是一干起活来就热的要命,到中午时浑身都会被汗水浸透。牧场上的杂草到处都是,无论怎么费力都无法彻底把它们清除


做累了就站在海崖边上,观海听涛

另一项日常就是劈柴火


劳作一上午,我的劳动成果 这些柴火够一星期取暖使用了



劈柴太用力,把斧头都劈成了两半


这是用来圈住牛的电线

500头牛在一大片牧场上,不能放任他们随便吃草,否则某些区域会失肥,再也无法长出新草,就荒芜了,所以要用这种电线把牛圈在一个特定的区域内,根据计划和肥力情况放牧,英文对应名称是”change break”,我们所做的就是收起电牧线—把牛放到新的区域—放出电牧线—把牛框定在新的区域内—平衡各牧场各区域土地肥力


Alas还有三条working dogs(牧羊犬)他们会帮助主人驱赶牛群,而且被训练的从不进入主人的居住区域

这三条狗是Alas的好同事,好帮手,好伙伴,工作中并肩作战,生活中亲密无间,这也是为什么游牧民族和西方世界将狗是为自己的家庭成员的原因吧,也同时因为此不理解其他民族吃狗肉,但狗在我们农耕民族的传统文化里只是看家护院的牲口,”狗腿子””猪狗不如””狗眼看人””狗仗人势”几乎与狗相关的都是贬义词

狗还是那只狗,但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有不同的诠释,何必在吃狗肉问题上争个高下,求同存异岂不是更好?

换宿第二天,遇到了来Alas家做客的朋友,他告诉我,自己是一名鼓手,小时候出身很贫苦,靠自己的奋斗得到现在的一切,我问他”你也是农场主吗”他笑笑回答”只有super rich guy 才能做农场主”

他还向我推荐了几本英文书,关于kiwi人文历史方面的,我向他推荐《白鲸》,他说自己看过这本小说,里面很多是古英文,不好理解。我们聊得很来,随后他带我来到了Alas家旁边的小型音乐工作室里


在音乐室里,他尽情的演奏了起来

婉转悠扬的曲调,玩得有模有样


不一会,忙完农活的Alas也加入了进来

整个乡村音乐室真的很乡村,里面的设施破破烂烂,都很陈旧,但是俩人忘我尽情的演奏着,陶醉在音乐的世界里

我问Alas,”你多大开始玩吉他”

“大概50年前吧”他略显骄傲的说

“那你一定靠这项本领泡了不少妞吧”我们相视一笑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