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问:”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工作啊?是不是还在种牛油果树?”

我:”你才种牛油果树,你全家都种牛油果树!”

2015年我登陆新西兰,每份工作的时间都不超过3个月。不用怀疑你的眼睛,对,就是3个月。国内的朋友常常不知道我在哪个山旮旯,做着什么样的事情。偶尔想起我来,就问一句”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也有老好人劝我:”年轻人,要沉下心来做事,你换工作的速度这么快,能学到什么东西?”

本来一句”关你屁事”就要脱口而出,但转念一想,又咽了回去。

不是我不想做久一点,而是我的签证上白纸黑字写着”为每位雇主工作的时间不能超过3个月。”当然,现在新西兰移民局对中国友善了许多,自2016年起,改为”为每位雇主工作的时间不能超过6个月。”


我的胆大是从妈妈身上遗传过来的。

2015年,我辞去了北京的工作,身上带着2000块,懵懵懂懂地闯入新西兰。首要目标是养活自己,并攒够3个月的工资单,为延签做准备。所以,路子只有”做户外工”,用咱们的大实话说,就是做农民。

说干就干。到达纽村第2天,我所在的住宿就介绍了一份户外工的工作给我——”种牛油果树”。这也是为什么我的朋友总问我,”是不是还在种牛油果树”的原因。

虽然我没有”牛油果树”的概念,但接下来的一天,我头也不回地搭着公车去了沃克沃斯,一个奥克兰以北的城市,开始了我的牛油果树生涯。

户外工作就如想象中那般,汗流浃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个马来西亚女生,觉得这份工作实在辛苦,第3天就哭着跟头儿说,”对不起,我实在做不了这份工作,太累了。”还没来得及细聊,她背着包就离开了。

你或许要问我坚持做下去的原因?

我其实也怕苦也怕累。身高173的我,感觉每次跪下去种树都要比人家多用点力气。我不舍得离开,都是因为身边的小伙伴。虽然认识没几天,但大家白天一起努力工作,晚上一起聊天做饭玩桌游,所谓的陌生感早就抛到一边。

Max: Jasmine,你把你的菜都煮完了,咱们还有好几天才会去超市,之后你吃什么?

我:不知道,就是想把东西都煮完,来个鱼死网破……

Max: Jasmine你现在在干嘛?

我:我在假装我是一朵蘑菇。

Max:你今天不是说你是花朵吗?

我:噢,那我现在是一朵花蘑菇。

Max:……

Max:你在我的车上吃饭,不要弄掉米饭,弄脏我的车。

我:放心,少了一粒米饭,我都会被饿死。

Max:……

小伙伴们之前做过老师、导游、销售或者是土木工程等等,但来到新西兰,我们都摆脱身上的标签,重新开始生活。 

✎✎✎

牛油果树如期种完,接下来,我们去到另一个果园,开始采摘牛油果。身手无比敏捷的我,总是会爬上树摘,跟猴儿没什么两样。有时候摘得太忘我,摘得太多,整个人会直接卡在树枝中间下不去。此时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大声呼救啊!

“来人吶!快来人吶!救救我。”

除了时不时卡在树上下不来之外,有的时候因为摘得太满,导致肩膀承担很大的压力,每天收工后,都感觉肩膀要垮了。生活喂你吃苦瓜时,总是会顺带给你一颗糖。

“Jasmine你看!”

“哇!好神奇!蓝色的鸟蛋!”

“千万不要碰,你要是用手动了,鸟妈妈回来后察觉到你的气息,她就会抛弃这些蛋。”

我静静地盯着这些蛋,并默默地祝福它们。树枝附近的牛油果也不摘了,留给它们做掩护。


(这就是那些鸟蛋!)

周末休息的时候,跟小伙伴们一起去钓鱼。

我不会钓,静静在旁边坐着。要是钓着了,大家欢呼雀跃,晚上有得加餐。没钓着也无妨,晚上吃饱了,跑到外面的草坪上,一起躺着看星星。当然,氛围也不是想象中这么好,因为时不时会踩到羊粪。

生活就是不断地道别和重逢,又不断地认识新的人。

✎✎✎

继摘牛油果之后,我又屁颠颠地去疏橘子了。

什么是疏橘子?

一颗橘子树的果实太多,它们刚长出来,但有的是次品,它们会抢走橘子树的能量,长大后,食用价值也不高。我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些次品摘下来。

这次讲究团队的力量。四个人一同扎进橘子树里,两个人负责橘子树的上半部分,另外两人负责下半部分,用最快的速度疏果。因为大家的工资是按橘子树的棵树算的。

我也不知道哪里修来的福气,竟然跟我们的头儿分在一个组。尽管我慢,但他快啊!简直神一样的队友!赶紧打电话让妈妈在家里多烧烧香 ,答谢上天的旨意。

✎✎✎

再之后,我加入了蓝莓小分队。

新鲜的蓝莓,散发诱人的香气。饿了没关系,直接摘下来就吃,只吃最大最饱满的。常常是一天收工后,整张嘴都是蓝色的。大家彼此之间又互相嘲弄一番。

吃到后来,大家对蓝莓不同的品种,还能像专业的美食家一般,品鉴出些许个不同来。”嗯,这个品种太涩,不好吃。那个什么什么就不错,甜而不腻。”

行了吧你们!得了便宜还卖乖!

下雨天不能摘蓝莓,所以有时候一周只能工作3天。每到这个时候,大家都唉声叹气的。那时,我真切地体会到农民伯伯说的”看天吃饭”,感慨生活的不易。

3个月的时间里,我体验了各种各样的户外工。当时做完后,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再也不想做户外工了!”所以工资单一攒够,我就开始正儿八经地投简历,毫不挣扎地,跑到了直升机公司去工作。

现在回想起来,那几个月的日子,好像生活给我打开了另一扇门,让我可着劲儿体验了一把。为我之后放荡不羁的个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现在,我仍在新西兰,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看着湛蓝的天。

“要是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做户外工吗?”

“你傻了吧!为什么不呢?!”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