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着一份壮志豪情走上飞机。

一眨眼,2018年已经过去将近十天了。


而我,也来到了土澳纪元的第五天。这份我送给自己的新年礼物,似乎有一点烫手,因为前几天我的状态就是弱小,可怜又无助。



着陆第一天

Day1

收到了奥派的拒信,其余的求职信杳无回音。

电话卡无法激活,拨打人工服务无人接听。

买食物,被子,公交卡,日用品加上房租一下子花掉300刀(人民币乘以5.1

记错银行卡密码,一张澳元都取不出来,全靠chord同学帮我垫着。

chord一起做了土澳的第一顿饭。



着陆第二天

Day2

打电话运营商服务热线打到中午终于接通,战战兢兢飙英文搞定了身份认证。

意外的发现带过来的备用机无法激活,打电话跟卖家沟通依然无果,眼看着手机变砖。

依然取不出澳币(去年的我的心境是个谜)

和一群UNSW商科的留学生一起吃了火锅,还尬聊了股票和比特币。

夜里狂投简历,搞到2点都没睡。



着陆第三天

Day3

去家附近的一家烤肉店面试,老板夸我英语说得好,让我静候通知。

终于找回丢失的记忆,成功的取到了活的澳币,高兴地跳了起来

查成绩,发现翻译资格证考试的笔译实务差4分没有过,想想考完感觉良好的自己,羞耻,心虚

终于去跑了步,风大到要把人吹走。maroubra的夜静悄悄。



着陆第四天

Day4

试工并不顺利,和自称的“a fast learner”(学得贼快)相比,实物有较大出入,对各种中东食品一脸懵逼。客人来点单就(@%&*$该语音无法识别#……&*9@_@)。老板号称会再call我,但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下午一个人去了UNSW。简直是悉尼最热的一天。37°高温要被烤成炭。暑假的校园空无一人。






为了找建筑院的毕业展绕场一圈,走到却发现前一天撤展了。


丹萍约我去一个教堂参加party。临走却发现公交卡意外失踪(明明记得揣兜里了)。转车各种不顺路走到脚都要断。饥肠辘辘,走进7-11,拿起7刀的意面又放下,默默买了个3刀的蛋糕。

听了半个小时慷慨激昂的演讲之后,我那7.5分的听力才慢慢恢复了一点


然后就突然变成演唱会现场了,歪果仁的嗨点真的很低。。

回来的时候与丹萍一行三个人在中央车站分手,一个人坐车回Maroubra,一路黑灯瞎火,觉得冷清极了。


打越洋电话给爸妈,说找不到工作好焦虑,爸妈纷纷说要伸出援手,不禁泪目,明白什么叫牵肠挂肚。


着陆第五天

Day5

投简历到半夜,依然睡不安稳

早上挣扎着学习了一边前天试工那家店的菜单,学习了一大堆新单词。

发完各种类型的求职邮件之后,做饭,洗澡,打扫卫生,保持一切的整洁和秩序,做自己的主人。

形容憔悴又虚胖,好像还变黑了。

听爸爸的建议,忙完简历就出去晃荡。

又坐了好远的车,终于走进downtown下午的阳光里。


遇见了只有我一半宽的英国girl和对我爱答不理的加拿大boy。尬聊五分钟,第二次被夸英语好。


按照Google的提示去了一家职业中介,好歹全程交流无障碍。刚想交一笔中介费(49/3个月),却发现没有带现金出门。


downtown闲逛,阵雨和阳光交替出没,突然出现的还有原来做好功课要去看的楼。



公车上我后面的大叔担心的问我要去哪里,怕我迷路。看见我手中的谷歌地图,才放心的竖起大拇指,说that’s good.

趁天公也不作美,用身上仅有的4块钱银币买了一杯flat white。那个醇厚的苦味,加了三分糖才调合。却失眠到深夜。


坐公车去码头,看心心念念的hassell事务所。包下一整栋旧仓库改造成办公室的hassell,不要太会享受哦。绕场一周,门禁森严,看不出有没有在上班的样子。


沿着码头一直走,每一步都是风景。



走着走着就看见海港大桥臂弯下的歌剧院,悠然见南山的感觉。



偶遇了一家歪果仁,爸爸是澳洲本地人,妈妈是加拿大人,从多伦多飞来度假。和他们家互相帮拍照片。以及第三次被夸英语说得好(但是仍然搞不定点菜)。


Dawes point每一处都美如画。






然后一个冷脸小哥帮我拍了跟歌剧院的合照。


逛到9点坐公车回家。


发现我上个月写的文章(公众号上没火,豆瓣上火了),迄今收到了12元的赞赏,也算是今日份的小开心了吧。忽然有了灵感写完后记。


夜里远在天朝的小月月发来帮助。


忽然觉得,新的一天,又可以元气满满的去战斗啦!

不知道哪一天才能挣到活的澳元啊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