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ne的这家葡萄园位在整个芭萝莎地区属于中小型的葡萄园

占地面积大约16亩种,满了各种品种的葡萄

当时5月底6月初

已经是澳洲的深秋初冬

葡萄已经过了丰收季,藤上早就光秃秃了

但在葡萄地里还是有不少工作要做的,就是pruning(修剪)

把没用的藤剪了,好让新藤生长留空间


这是没有修建过的样子

张牙舞抓的


这是修剪完的样子


酿酒师yuki经常在地里做这个工作

看他剪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一个既简单又无聊的工作

但好奇心还是让我想去试一下的

可是yuki一口回绝我,说我不懂葡萄

剪坏了来年长出来的葡萄质量不好


这兄弟干活还是挺认真的

在这个葡萄园,可以算是二把手了

他在这里工作的时间最长

少说得有56个月了把

养葡萄,酿酒的知识也懂的最多

虽然这里并没有明确任命过的上下级关系

但是先来后到和丰富的经验还是会起到天然的分级作用

基本上来办不在的时候

大家都听他安排

从实际工作量来看,除了老板,他干的最多


他每天的日常工作就是一行一行的去修建葡萄枝

一个人要把园里所有的藤都修好


关于盖房子



除了几间又老又旧的小农舍

但在整片园子的中间,有一间超大的库房

这间库房只完成了一半

我在的这段时间,大家的主要工作就是盖这个库房

这个库房造完以后

一部分会作为红酒的储藏室

一部分会作为酿酒的设备间


盖这个库房是wayne请人先搭好框架和屋顶

然后再自己和葡萄园的员工们一起

把用稻草捆成的砖填在钢梁之间作墙

听起来很简单对吧

其实挺麻烦的


这墙高的地方得有小78

宽度估计只有40-50公分

墙垒高了就得坐在上面,从下面看是挺吓人的


得用脚手架爬上去才能操作


稻草墙码完以后

还要铺一层铁丝网固定,铺一层无纺布防潮,

最后再来一层铁皮作外立面

所以还是挺麻烦的

但所有这些造墙体的工作,

Wayne看来都是没有压力的准备工作

因为他要等一个big day



房子前后对比

就这一堵墙前前后后几个人做了23天的样子


卡车拉来黄沙

拉来水泥和石灰

运来搅拌机(那种搅拌机在我们这看来真的是迷你的不行)

有一种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那天的工作强度可以真正算得上是工作

我的工作并不复杂

就是把黄沙,水泥,石灰粉,棉絮和水按比例往搅拌机里放

但真正操作起来,就知道自己平时是有多弱鸡了

一开始拿铁锹姿势就不对

觉得特别费力

没一会两只胳膊就酸的不行,抬不起来

但是这里都是大老爷们,没一个喊累要休息的

这脸丢不起,憋出内伤也得继续干


另外一个就是石灰粉,又细又轻

扬起来要人命,搞的全身都是

放石灰粉的时候口罩不管用,憋着气才行


最后搅拌机里的和好的泥浆从管子里导到枪口喷上墙

似乎是为了省一份人工

wayne一个人就把这活儿给包了

脚手架上高高低低得把泥浆喷上草墙

老板干起活来,劲儿可足了

不带一点偷懒

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认真

最后喷完泥浆,会有一个小伙儿专门把墙像刮腻子似得给刮平

这里有个细节很有意思

在墙还没有大面积刮上泥浆之前

这小伙儿没有事做,但他也绝对不帮任何人干活,就自己休息

边上老头干得啃哧吭哧满头大汗,他也不理人家

老头和其它工作人员也没有任何人说叫小伙去其它地方帮忙

反正就是各司其职,谁也别碍着谁

这事儿换了在国内就不一样了

这小子肯定会被说没眼力劲儿,不知道帮衬帮衬


那天当我看到墙上都被铺满,知道工作结束的时候

内心一种解脱的感觉就差喷出来

老板wayne也挺体贴

拿出一些冰啤酒,大家分着喝

一口冰啤下肚的那会儿,似乎是我在酒庄工作最畅快的一刻


我发现在澳洲乡下的糙汉子都特别喜欢戴这种小帽

我就问泥水老哥借来带一带

他这帽子都已经破的不像样了还这么戴着


我当时很想买一顶作纪念就问他多少钱一顶

他说:他这顶这个牌子兔子皮的得300

你大爷的

这真特么是不便宜,怪不得你一直戴着舍不得换


泥水大哥临走前

Wayne还偷偷塞了一排啤酒给到他车子上表示谢意

所以你看

送点小人情这事倒是不管在哪儿都一样

那天工作结束后的热水澡似乎也比往常来得更舒服些

洗完澡我一碰到床就闭眼了

等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客厅壁炉里的火已经开始跳跃,厨房里已经叮叮咣咣的有声响了


晚餐看起来很不错


因为白天大家干活都累了

室友kay就简单做了顿晚餐

主食就是猪肉撕碎盖一层酱

右边的配菜是藜麦


在酒庄里的晚餐,除了每天有专业厨师换菜以外

最让我觉得舒服的就是每天都有各种不同的酒喝

有时候下班了,几个同事会去镇子或酒庄里逛一下

看到喜欢的红酒就买几瓶

然后到晚餐的时候大家换着喝

互相聊一聊当天的工作,再聊一聊自己喜欢的那瓶酒


当然,饭后闲聊再来根烟就再舒服不过了

这里大家都买烟丝自己卷着抽

并不是因为这样很酷

就是因为澳洲烟太贵了

一般普通的一盒20支的卷烟差不多要20-30

真心抽不起

所以大家都买烟丝自己卷

一包20g的烟丝大概50刀左右


我手上这杯是yuki自己酿的气泡酒

酸度偏高,果味很浓

很适合在温暖的壁炉前喝

他在这个酒庄很久了

wayne管理葡萄,种出来的葡萄自己会买一部分

再用Wayne的各种设备酿自己的酒

最后再把自己酿的酒卖回日本

yuki跟我们说

他家里爷爷那辈开始就是做酒生意的

父亲也是,然后再到他

但他挺坦诚得跟我们说:i’m poor, not rich

是因为自己喜欢葡萄酒才开始环游世界酿酒

虽然现在日本并没有太多的葡萄酒产区

但他已经开始努力做日本自己的葡萄酒了

过一阵子香港有红酒展会,他会带着他的酒去参展

或许有一天他可以把他的酒带到大陆

那天晚上我们酒多喝了几杯

我就问他女朋友提前离开,继续旅行了,你们怎么保持关系

他有一点点忧伤,说

远距离恋爱确实挺难的,他可以保持对感情的专注

但就不知道女朋友了


不管怎么样,祝你一切好运,yuki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