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说到我们去Fremantle面基完之后就回家了,接下来的几天还是找工作,遇见不少坑。

记得当时fb上工作机会很多,但是一圈联系下来,真的全是坑,小说一两个例子吧。

一个是草莓农场,留下的联系方式说联系人可以中文和英文,刚开始去对自己的垃圾英语也是没什么自信,选了个可以中文的拨打,然后我就拨通电话,对方是男生,马来西亚人,告诉我这几天就能开工,但是需要给他转200块澳币的介绍费,我问原因,他说都是这么做的,你不给介绍人中介费你是不可能找到工作的,我觉得很奇怪,不是说澳洲的中介不需要中介费吗?现在是什么情况?觉得有点怪怪的所以我回复他说我先考虑下,有决定再联系他,后来自己想了下也就放弃没有后文了。

一个是雪山的工作,当时我们在珀斯,找了几天工作找不到觉得好烦躁,刚毕业没有积蓄,家里带去的钱虽然还能撑一段时间但是花澳币真的好心疼,然后又一直找不到工作,所以当时想着要不要转移阵地,刚好看到fb上有雪山滑雪场招人的工作,于是立马联系了。那人是个台湾阿姨,给我的要求就是,住她家才能拿到这个工作的offer,一周200澳币的房租,坐她的车子按天算钱,然后不管适不适应工作都必须要坐满整个雪季,所以考虑好自己是不是能坚持再跟她说,我问她是否能保证我能进去上班,她答说有空缺就能去,没有空缺的时候先在她家住着。听她说完就连当时新手如我都知道在鬼扯,我移动的成本那么大,我可以保证住你家坐你车子上班,但我还要等工,没空缺我不就是给你送房租,而且当时我们住的房间每周110澳币一人,现在想起来是何等的坑人,留学生租靠近学校的房子也就200一周,这个世界对新人实在是太严格… 

是的,我一开始就把自己所有的情况告诉了她,我说我是刚来的,找不到工作balabalabala…

fb联系的最后一个工作,让我彻底放弃了用fb找工作。

那是珀斯南部一个非常有名的农场,人称地狱花椰菜,招工的是里面的员工,是个香港女生,我还是只开了个头表达了我想找工作的意思,她给我回复了一大堆,现在想起来真操蛋,农场主真是不把背包客当人看。她告诉我说农场招人没有什么英语身高要求,但是去工作必须要跟上队伍的节奏,完成工头说的任务,具体的工作她也详细描述了一遍,为的就是让我考虑清楚我能不能做好这份工作。我听完就拒绝她了,毫不犹豫,她告诉我每天早上6点钟上班,每天8小时或者更多,在上班的时候全程弯腰割花椰菜,把割好的花椰菜抱在怀里直到双手抱不住,然后一定要跑步去把花椰菜放在旁边的车子里,必须跑步不能走路,因为走路会浪费时间,割花椰菜的时候不可以蹲着,因为蹲着会浪费时间,并且工头非常的凶,不能犯错,否则会被开除。神他妈神经病?

聊天中还得知香港女生在那个农场做了6个月在这个农场上班要给押金的,后来一起上班的同事在我们聊天中我得知她们去这个农场上过班,上完第一天就跑了,押金也不要了。

一直找不到工作,这时候满哥看到最西澳的公众号说招编辑,叫我去试试,于是我立马邮件联系了,并发了我管理的公众号给他们看,负责人表示要我先试工,翻译文章和编辑推送,主要要看我的风格是否吸引人,笑话!姐姐我4000年不遇的野生段子手好吗!然后试了之后也不给钱– –,但是给了一些中国好声音西澳海选场半决赛的票,叫我去看,初来乍到的我当时觉得也挺好的,就也没有计较试工不给钱这回事了,毕竟门票也要钱是吧,而且后来还给了决赛的票。


前面说了fb找工作,经过那一圈电话打的我整个人都是灰色的,当初还没出发时候满满的信心已经被打击的差不多了,但想想还是要继续找,否则耗着更加丧。这时候出现了转机,在Fremantle面过基的一个妹子加我微信问我接下来计划,我说没有什么计划,找工作,她说要不要去玛格丽特河剪枝,说剪枝的季节要到了,我当下就答应了,一是在珀斯找不到工作,二是兔子谈恋爱了男朋友要和他一起,电灯泡当不下去,但她说她和男朋友会下来找我。

于是我就和妹子一起南下了,开着那辆手动档的丰田,出发前还捡了个人一起share油费,同行的还有一个台湾男生,自己开车,后来我才知道妹子和台湾男生约好一起下来等开工的。


苦命的小白

男生给自己和妹子找好的剪枝的工作,并且绑定好了住宿,所以我和捡来的妹子没有工作,他们是来玛格丽特河等开工,我们是去找工作,但是妹子对于工作是华人工头给的这一点有些介意,想自己再找正规的洋人中介,所以打算骑驴找马的意思,这时候我自己也挺着急的,offer再不好它也是offer啊,总比没有好,所以赶紧上网找看玛格丽特河有什么中介,最后看到攻略说玛格丽特河有三家较大且正规的中介,1down to earth2labour solution3vine power,凑巧的是今年我在新西兰也看见了vine power这家公司

几家中介公司都留了个人信息和联系方式,里面会问到你是否能坐满三个月或者问你打算做几个月,还会问你是否有户外方面的工作经验,我一个刚来的新人哪会有这种经验?诚实如我果断照实写了,直到剪枝季节结束了中介也没有联系过我哈哈哈哈。

于是就这样在玛格丽特河虚度光阴,那段时间还每天都下雨,眼看剪枝无望于是就准备了自己的简历照着攻略写的那样去扫街,给我们的反馈都是Sorry … 甚至我都去了酒霸里面投简历去了,当时并不知道在酒吧上班需要RSA,不过幸运的是当时在一家寿司店问的时候,收银的小哥告诉我隔壁达美乐披萨店可能要人呢,他们家还有空房间可以出租的,叫我们去试试,于是跑去达美乐问了过后得知果然是要人的,确实也有房间可以租。

就不该好死不死选在了冬天入境,那时候整个澳洲可能除了达尔文外都安静如鸡吧

扫完街第二天一大早兔子和她男友就到了玛格丽特河了,m豆去接机并且把他们送来玛格丽特河,吃了个午饭之后就返回珀斯了。我以为我们就要在玛格丽特待着并工作了,虽然我很不喜欢这地方,因为那是我第一次见识到澳洲的农村有多村,而且雨天,到处都冷冷的,爱热闹如我真的非常不适应这种5点开始就没有人在街上走的地方。

这时候转机又来了,晚上吃完饭大家围在客厅看电视聊天,一起下来的妹子突然叫到说珀斯有工作,那是一个马来西亚人告诉她说距离珀斯一个小时车程的地方有个白菜和胡萝卜包装厂需要两个女生,问她要不要去,但需要后天就开工,所以明天一早就需要开车赶到珀斯,并且找好住的地方。因为要两个人所以她问我要不要一起,我立马答应下来了,心想着终于可以上班挣钱了。于是我把达美乐披萨的联系方式和借来的手动档丰田留给了兔子,妹子把他的工作以及绑定的住宿都转给了我捡的妹子,第二天早上青旅收拾完东西就离开玛格丽特河了,往珀斯方向出发。

但现实却没有想的那么好,这次是在澳洲第一次遇到这种烂事。

当天下午我们到达了珀斯,找到了在airbnb定好的房子并入住,因为是试工所以我们没有找长租的share house

早早吃完饭准备第二天开工,接着就收到了消息说推迟一天开工,然后我们就想说那好吧,等着,第三天倒是没有再推迟开工了,但经历了那一天的工作之后我就想说我宁愿不开工。早上6点左右我们到达那里,按照谷歌给我们的地址开到了一个乌漆麻黑的工厂门前,找了一圈没找到人,俩人也不敢下去,离开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还是没找到地方,于是掉头准备去隔壁亮灯的工厂问问,结果走到那里一看就是这家没错了,一个香港妹子把我们领到supervisor跟前说我俩是来上班的,前半段还算正常,给我们介绍了休息室拿了手套给我们,然后演示了一遍工作流程,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干活了。


去白菜厂上班那天早上在下雨

我和妹子的工作岗位是一样的,包装大白菜,从包装第一颗白菜起,那个马来西亚的supervisor就开始催我们,并且态度及其恶劣,说我们太慢,白菜包裹的太松,又或者是白菜头切的太多,总之各种嫌弃,并且从早上一直催促直到下班,没有给过好脸色,因为工作强度太大,我俩全程面无表情全盘接收她的不友好,在下班的时候俩人对视都不知道要说啥,我心里想的是明天还要来,我到底要不要继续这份工作啊,而且每小时只有15块钱,工厂里基本上都是马来西亚跳机人。什么是跳机人?就是一开始拿了短期签证进入澳洲之后,签证过期了却躲起来不返回本国的人。回到家吃完饭之后,还是在想,但是心里想着先坚持一段时间吧,期间多找找其他的工作看看。结果晚上妹子问工头我们明天几点上班的时候,工头回复说我们明天不用去了,妹子问为什么,被告知原因就是马来西亚supervisor说我们态度不好,意思就是批评我们的时候给她摆脸色,我真是操了尼玛的大西瓜mmp,试工这一天也没有给我们工钱,还是太年轻,换做现在是势必要拿回来的。

于是上了一天班,就失业了。再回去玛格丽特河也不可能了,我的披萨工作没了,妹子的剪枝工作也转了,只能在珀斯继续找工作了,并且我也不想回去乡下

这时候已经入境澳洲半个月了,日租的airbnb租金略高,我们决定先搬到share house,于是在网上找阿找,找到了一间珀斯Clarkson附近的share house,房东福建人,在那度过了整整两周,一开始天天找工作,到后期我被一种不可能会找到工作的氛围笼罩,开始放弃了,于是天天在家里躺尸上网也不想出去走,超厌世。

妹子比我好,她有车子比较方便,而且她来的比我早一个多月,也认识了一些whver,期间有一次她找到了一个送报纸杂志的兼职工作,现在回想起来那天晚上的场景真的是很心酸,报纸和杂志是工作人员一早就放在了家门口的,然后在固定的时间之前发放到指定的区域,这个区域就是他会划分给你几条街道,发完就好。报纸杂志拿回来之后必须得分好类,类似这样的组合:aldi+coles+wws的宣传册放在一起成一个组合放进一户的邮箱里,但是报纸杂志再送来的时候并没有进行分类,妹子就得手动分好类再去塞进邮箱,这项工作得提前做好,于是那天分了一天,晚上我陪她去发放,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开着车其实非常不好做这个工作,因为你得不断的点火熄火开车停车,所以我开着车跟着她后面一路走,我坐在车里看着她跑来跑去,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就我俩,路灯照着,空气冷冷的,那时候就会想啊,打工度假到底是来干啥来了?


报纸杂志分类

断断续续一周过去了,虽然没有找到工作,但是我们并不会落下和网友一起打火锅的机会,没工作没钱的时候,满哥发起的火锅局我们还是会去参加,显得自己好像不着急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其实快撑不下去了


后来妹子的朋友给了妹子一些中介的信息,于是我们又开始往city跑,找中介问工作,也在网上投了很多简历,还开车去walk in了很多公司。

当时的我们再fb上了解到一些工厂会集中在一个区域,找到那些区域我们就可以挨个的问要不要人,于是我们往工业区跑,想起来我们walk in过的工厂种类真的是非常多,包括校服厂、矿泉水厂、螺丝厂、矿场、蘑菇厂、蓝莓厂

还走错过地方到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农场,对方一脸懵逼。

也是那段时间的找工作和walk in让我知道了Costa这个农场集团,从此开启了赚大钱的道路,当然那是一个月之后的了。

我清楚的记得在61号儿童节那天我们去珀斯canning valemarket city附近的一家中介公司,当时妹子受到友人的建议说要多去中介那露脸,那样才会记住你,结果那天果真妹子被叫住了安排了工作,但当时职缺只有一个,我也能理解,但难免的要失落。于是当时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她填资料,坐着的时候和我对面的另外一个亚洲面孔的女工作人员聊起来了,得知她是广州人,然后住东山口的,我说我也住在广州,就这样一来二去她突然说你也填表吧,我的妈耶,这是什么骚操作?!套近乎套了份工作,也是不要太6了!后来得知这份工作原本给了一个香港女生,但是她还没有来填资料,所以现在让我去上班,她马上打电话通知她不用来上班了,当时的我小人的很,顾好自己也没有管别人死活了,所以转眼就跳入了另外一个火坑——蔬菜包装工厂,在那上班一个月,熬到了好offer之后立马跳槽了,毫不犹豫。关于这家蔬菜厂,可是大有话说了。

下回继续,请保持关注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3条评论

  1. 头像

    我在澳洲做了两年才回马来西亚。一个月我扣了租金和开销可以存一万马币。要去找full time 的工 contract的工赚不到去。不然去北部 比如Carnarvon。。澳洲的工都很辛苦什么都要快

    • 头像

      可以介绍吗

  2. 头像

    哈哈好精彩绝伦,期待更新